《响马》

第04章 巧诛仇人

作者:独孤红

骆掌柜明白他何指,叫了一声:“大哥!”

巴管事伸手拍活了马七被制的穴道。

马七站起来伸伸胳膊伸伸腿,道:“我得赶紧回去,我们当家的脾气不好,姓费的捣的这个漏子不小,我得赶紧回去跟我们当家的说一声,免得他怨上别人。”

骆掌柜站起来,一抱拳道:“那就有劳七爷了,这趟货的三成,半个时辰之内我派人送出城去,至于‘快马’张……”

“放心!”马七道:“我什么时候回去,姓张的什么时候回来,也说不定他已经回来了。”

他一抱拳带着阴笑走了。

巴管事跟何九如脸色阴沉沉的都没说话。

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巴管事总觉得心里不大对劲儿。

骆掌柜可没在意,他道:“大哥!我走了,您张罗张罗,半个时辰之内如数给他们送出城去!”

他走了,他前脚走,红衣大姑娘后脚进门:“大爷,我爹上哪儿去了,马七人呢?”

巴管事迟疑了一下,对红衣大姑娘说了个大概。

大姑娘她一听脸上就变了色,扭头又往后去了。

费独行就坐在“裕记商行”对街一家茶馆儿里!

既然伸手管了这档子事,他就不能虎头蛇尾,在半道儿一走了之,好歹他得等着马七那帮人把“快马”张送回来,尽管他急着赶到“张家口”找秀姑去!

结果,他还没见有人从外头回来进“裕记商行”,却见马七跟骆华柜光后出了“花记商行”,各奔不同方向,飞快的走了。

他的脸色变了一变,丢下几文茶资抓起大帽出了茶馆儿,在茶馆儿旁边一条胡同里解下了坐骑,翻身上马往胡同那头驰去!

马七心里乐得很,他有他的如意算盘,他有他的惦记,出城门往前走,越想越乐,chún边都浮现了笑意!

就在这时候,他身后传来了一阵得得蹄声,路上来往的人多,骑马的也不少,他没在意!

蹄声越来越近,没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他身后,照速度看,这匹马马上就会赶到他前头去的。

可是怪了,老半天不见身后那匹马从他身边过去,只听见那蹄声紧跟在他身后得得响,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不看还好!这一看看得他心胆慾裂,连忙回过头来,拔腿就想跑!

可是他没跑,明知道他跑不出一步去!不但跑不出一步去,还要丢下人,他恨自己为什么早不回头看看。

低沉话声从身后传了过来:“马七!你走你的,带我见你们当家的去,我不难为你!”

马七心里一哆嗦,脚下没敢停,也没敢回头,走着道:“君子不挡人财路,周瑜打黄盖,阁下何必一定要管这档子闹事不可?”

身后那低沉话声道:“我知道,我看见你从‘裕记商行’出来,我就料到了八分,骆掌柜跟何九如并不是完完全全的江湖人,但另外还有响当当的真正江湖人物在,不会经不起你的吓,这里头一定另有文章,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?”

马七一对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转,道:“他们知道您是准了,他们怀疑您别有用心,所以不敢再指望您了,既不敢指望您,又惹不起我们这帮人,也就只有认了!”

那低沉话声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是这样么?”

马七忙一点头道:“是这样!”

那低沉话声道:“这倒颇出我意料之外,也难怪,谁叫我是个响马?谁叫我的名声太坏?指不指望我,由他们了,不过这种强抢豪夺的事既然让我碰上,我还是不能不管。”

马七一怔,心里一紧道:“我们当家的不是不通情理的人,见面分一半……”

那低沉话声带笑说道:“马七爷!你真高抬我了,我要是有意思要这点东西,只怕任何人也沾不到边儿了!”

马七又复一怔,道:“怎么?您不是要……”

那低沉话声道:“响马也有发善心的时候,这叫做盗也有道,再说这一点东西我也看不上眼,我只是看不惯你们这上门欺人的蛮横作风。”

马七道:“这么说,您是纯为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了?”

那低沉话声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马七道:“姓骆的上几个衙门密告您去了,您还要拔刀相助么?”

那低沉话声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是么?”

马七道:“刚才您走后,姓骆的把姓巴的跟姓何的叫进屋去好商量了一阵,我人在外头虽然没听全,可也听见了几句,姓何的没主意,姓巴的也劝过姓骆的,可是姓骆的不听。”

那低沉话声“嗯!”了一声道:“你离开‘裕记商行’之后,骆掌柜踉着就出门往北去了,走得很快,我先没想到,现在经你这么一提,倒是有几分可能……”

马七心里一跳,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那低沉的话声道:“我没说你说的不是实话,我原是个响马,如今又是个杀人越狱的重犯,为了地方的安宁,当然谁也不会放过我,我不怪骆掌柜,因为在他还不知道我是谁以前,他曾经很热心的帮过我的忙,足证他这个人并不坏,只是有点盲从,不问清楚事就跟人起哄而已!”

马七道:“那……这档子事您还要管么?”

那低沉话声又道:“没听我说么,我不怪他,要怪只能怪我是个响马,只能怪我自己的名声太坏了。”

马七道:“这……费爷!我刚才说的,可都是实话。”

敢情他以为费慕书不信。

那低沉话声道:“你错会了我的意思了,我真不怪那位骆掌柜。”

马七道:“怎么说?您真不怪……”

那低沉话声截口说道:“马七爷!是不是真的,你将来会有明白的一天的,现在你告诉我,这儿离贵当家的坐镇处,还有多远?”

马七迟疑了一下道:“就在‘青龙坡’!”

那低沉话声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那还有一段不太近的路,你上来让我快马加鞭赶一阵吧。”

话落,那匹马擦身而过,越向前去。

马七怔住了,一时没敢动。

只听那高坐雕鞍,穿黑衣,戴大帽的费慕书道:“马七爷,我都不怕你,难道你还怕我么?”

马七两眼飞闪阴骛异彩,道: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他腾身跳上马,跨在了费慕书身后。

费慕书道:“马七爷!你坐稳了。”

他两腿一夹马腹,轻挥一鞭,坐骑拨开四蹄飞驰而去。

两人一骑,一口气跑了十几里来到一处怪石处处的高高山坡下,费慕书勒缰控马,道:“马七爷!我没找错地儿吧?”

马七道:“上头有座古庙。”

费慕书道:“‘青龙寺’?”

马七道:“现在不叫‘青龙寺’了,那块匾已经换了新的了。”

费慕书“哦!”他一声道:“马七爷你打个招呼吧,别让埋在上头的暗桩伤了我坐骑。”

马七当即撮口吹了一声口哨。

高高的山坡上突然出现了两个提刀黑衣大汉,只听一个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马七高声道:“我,眼长在你媳妇儿裤裆里么?”

只见那两个提刀黑衣大汉举手挥动了两下。

费幕书道:“马七爷!你真行。”

夹马抖缰,纵骑弛了上去。

驰上山坡再看,两旁那一块块的怪石后埋伏着不少弓箭手,另外还有十几个提刀黑衣汉子。

山坡上是一大片平地,两边临着两条山沟,都相当深,只有这正面斜度颇大的山坡是登上这片平地的唯—一条路,这样的桩卡,生人要想上来还真不容易。

往前看,一大片树林,隐隐可以看见里头露着一角红墙绿瓦,树林里安的也有桩卡,看样子这帮人还真不少。

费慕书视若无睹,放马驰了过去,穿过树林来到一座占地颇大的古刹之前,四周都长满了野草,古刹门口站着七八个提刀黑衣壮汉。

马七突然翻腕亮出一把飞刀抵在了费慕书后心上。

费慕书笑了,道:“马七爷?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马七阴阴一笑道:“刚才你神气,这会儿该你七爷神气了,少废话,下马吧。”

费慕书笑了笑道:“真没想到‘索命飞刀’马七是这么一条汉子,有道是‘强龙不压地头蛇’,到了人家的地盘几里了,还能不听人家的么?”

他抬腿就要离鞍下马。

马七在身后喝道:“慢着!你马七爷也是老江湖,少跟我来这一套,腿往前头去。”

费慕书一笑说道:“马七爷委实是位老江湖。” 他腿往前伸,从鞍前下了马。 马七跟他同时离鞍,同时着地,脚一沾地,马七喝道:“把马牵进去,归我了。”一名黑衣壮汉欠身说道:“是!二当家的。”

上前牵过费慕书的坐骑走了。

费慕书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马七爷是‘青龙坡’的二当家的,失敬,失敬!”

马七冰冷说道:“人生在世,尤其是咱们江湖上混的,总得找个大碗饭吃,是不是,论起来我马七平这一行资历远比你浅呢?”

费慕书道:“这倒是实话,论这一行,马七爷你可就是后生晚辈了!”

马七“哈!”地一声道:“刚说你胖你就端了,少废话,进去吧。”

他掌中飞刀往前一顿,逼着费慕书往古庙里行去!

一名提刀黑衣壮汉转身先奔进了古庙。

费慕书道:“报信儿的脚下可真快啊?”

马七没说话,一把飞刀的刀尖紧抵在费慕书后心上,不敢挪动分毫。

费慕书有多少他明白,他自己有多少他更明白,尽管费幕书现在握在他手掌心,他暗里却是仍揪着心。

进了古庙再看,挺大的一个院子,四周都长满了杂草,要说有半人高,可一点也不夸张。

大殿里黑忽忽,干净倒是挺干净,只是贼味儿很浓很重。

费慕书边走边摇头,道:“今儿个我可是失算了,棋差一着,全盘受制,这话可是真不错,只是马七爷,您手上请放轻点儿,扎破了肉不要紧,我就这么一百零一件行头,正后心处破个洞不好看,要是补上一块更显眼。”

马七冷冷一笑,道:“姓费的!少跟你七爷玩心眼儿了,你也不打听打听问一问,自从你七爷在江湖上走腿闯道儿那一天起,凡是落进你七爷手里的,可有哪一个能从你七爷手指头缝儿里漏出去的。”

大殿里传出了一阵步履声,这阵步履声很杂乱。

随着这阵步履声,高高的石阶上那大殿门口出现了四个人,一前二后,那适才报信儿的提刀壮汉随在一边儿。

一前二后那三个人,后头两个是两个利落打扮的壮汉,穿一身黑衣裤褂,腰里扎条宽皮带,手里没兵对,扎在腰里那条宽皮带上却各别了把带鞘的短刀。

前头那一个,看年纪比马七略大两岁,个头儿不大,但挺壮,一脸的络腮胡,两眼不住地闪动着精光。

他也是穿裤褂儿,头上扣了顶皮帽,手里托着一对铁胆,转得骨碌骨碌直响。

他站在高高的大殿门口,两眼精光一扫费慕书,道:“怎么回事儿,兄弟,这位是哪条路上的朋友?”

马七刚要说话。

费慕书已然说道:“七爷!可否让我自己说?”

马七冷冷说道:“你的口调儿比我的好听?”

费慕书道:“那倒不是,我是怕马七爷您添油加醋,害得我把这条命留在‘青龙坡’!”

马七冷哼一声,道:“你还打算活着下‘青龙坡’么?”

费慕书道:“那是当然,缓蚁尚且偷生,何况我这个人?”

马七冷笑一声道:“好吧!那你就试试吧!”

费慕书道:“谢谢七爷了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是这样的,大当家的,马二当家的不是上城里找财路去了么,是在下我好管闲事,伸手把马二当家的放倒在了‘裕记商行’。哪知‘裕记商行’那位骆掌柜是个胆小怕事的窝囊废,他不敢得罪马二当家的,他不但点头答应照给三成,还把马二当家的放了回来,是在下我心有不甘,追上马二当家的逼着他带在下到‘青龙坡’来显显威风,哪知道刚上‘青龙坡’反为马二当家的所制,用一把飞刀抵着在下,把在下带了进来,就是这么回事儿,还望大当家的您从轻发落。”

只听那络腮胡汉子冷冷向马七问道:“是这样么?兄弟!”

马七道:“没错,大哥!是这样。”

络腮胡汉子冷笑一声,道:“看不出你倒是挺老实的。”

费慕书道:“有马二当家的在,在下我不老实也得老实用!”

络腮胡汉子突然两眼一瞪,凶光逼人,道:“妈格巴子!你也不打听打听是哪个‘柳子’出去的,也不称称自己的厅两,居然敢伸手管爷们儿的闲事,你活得不耐烦了,给我拖出去毙了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 巧诛仇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响马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