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15章

作者:独孤红

黄昏夷女戏水,月夜情歌互唱,这村子不但恢复了往昔的热闹,而且使诸葛英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夷族习俗的情趣。

第二天又是一天,在月夜情歌互唱声中,在阿律家的后屋中,阿律跟银妞陪着诸葛英,矮桌上摆着酒菜。

“这是给阿英送行,喝过这回,永远不喝了。”

这话是阿律说的。

银妞也并没不让他喝,而且连她自己也喝了。

有说有笑,但说笑中隐藏着不少离情别绪。

正在吃喝说笑间,阿鲁钻进了后屋。这两天他跟诸葛英也混熟了,进来便道:

“阿律,又有外人来了。”

阿律一怔忙问道:“是谁?”

银妞紧张地说道:“是不是费啸天又……”

阿鲁摇头说道:“不是他们,来的共是五个人,三个女的,两个男的。”

阿律道:“三个女的,两个男的,你看是……”

阿鲁道:“我看都是中原武林人物。”

阿律适:“他们歇在哪儿?”

阿鲁道:“就在酒叔叔那间空店里。”

阿律轻望诸葛英,道:“阿英,你看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诸葛英眉锋复皱,还没有说话,后屋里又钻进来一个年轻汉子,他进来便向阿律说道:“阿律,那有个人在打听费啸天……”

阿律一拍桌子道:“是费啸天的帮手……”

银妞忙道:“阿英,怎么办?你说怎么办?”

诸葛英的一双眼睁得很大,神情有点异样,道:“你几个在这儿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

他站起来穿窗而去。

没多久,他回来了,脸色有点苍白,神情也有点凝重。

阿律劈头问道:“阿英,看见了么?是不是……”

诸葛英没说话,缓缓坐了下去。

阿律忍不住又问道:“阿英,你到底看见了没有,是不是费啸天的帮手?”

诸葛英缓缓开口说道:“来人是费啸天的朋友,也是我的朋友,但并不是费啸天的帮手……”

阿律讶然说道:“来人是费啸天的朋友,也是你的朋友。但不是费啸天的帮手,你这话……”

诸葛英转望银妞道:“银妞,可愿意帮我一个忙。

银妞道:“帮你一个忙,我能帮你什么忙?”

诸葛英道:“先告诉我愿意不愿意?”。银妞道:“你是阿律跟我的好朋友,当然愿意。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那就好,听我说。”

阿律诧声说道:“阿英,你这是……”

诸葛英笑道:“阿律,别打岔,听我说……”

阿律没有再说话。

诸葛英望着银妞说道:“可记得我在邢仙姬那儿所说的,有关我在中原的一些事?”

银妞点头说道:“记得,怎么不记得,什么‘吕梁山’下的‘梅花溪’……”

诸葛英摇头截口道:“不谈‘梅花溪’你知道司马杰是谁?”

银妞道:“怎么不知道,就是你。”

诸葛英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化名司马杰么?”

银妞道:“知道,为的是骗你那位红粉知己,说……”

诸葛英截口说道:“你有没有听见我说司马杰有个妹妹还替诸葛英生了个女儿……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不错,银妞,我要你帮的忙就在这儿。”

银妞讶然说道:“你要我帮的忙就在这儿?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是司马杰,你是司马昭。”

银妞瞪大了美目,道:“你是司马杰,我是司马昭?你是叫我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帮我一个忙。”

银妞道:“装成你的妹妹去骗人?”

诸葛莫道:“银妞,你知道,我不得已……”

银妞道:“这么说来,那几个人是……”

诸葛英点点头说道:“我那位红粉知己就中其中。”

银妞面有难色,迟疑着道:“阿英,你看我行么?”

诸葛莫道:“不行我就不求你帮忙了,我认为没有比你再合适的人了。”

银妞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怕我装不像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这有什么像不像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,记住你叫司马昭,到时候也用不着你说什么话。”

银妞道:“那……你不说司马昭有个女儿么,孩子呢?怎么办?”

诸葛英道:“这个到时候我有说辞,你不用担心。”

银妞道:“还有,我穿什么呀?”

诸葛英道:“就穿这身衣裳就行了。”

银妞皱着眉道:“阿英,你怎么找我帮这种忙?”

诸葛英道:“怎么,你不愿意帮我这个忙?”

银妞道:“倒不是不愿意,我怕我装不像,万—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银妞,我刚才说过,到时候用不着你说什么话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,只记住你叫司马昭,是司马杰的妹妹,诸葛英的妻子就行了。”

银妞脸上红了一红,转眼望了阿律一下。

阿律道:“银妞,你就帮帮阿英吧,阿英是咱们的好朋友。”

诸葛笑道:“银妞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……”

银妞道:“别人可要恨我一辈子……”

诸葛英脸色微微一变,站了起来道:“走吧。”

银妞神情一紧,道:“怎么?现在就去?”

诸葛英点了点头。

银妞看他一眼道:“你这样就是司马杰么,难道人家还不认识你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,我有办法。”

探怀摸出个小白瓷瓶,拔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白色的葯丸,用手指沾酒把葯丸研开来,然后再用指头泊些葯在脸上东抹抹,西擦擦,转眼之间他变了个人。

长后细目惨白脸,正是那张人皮面具上的面目。

阿律几乎瞧直了眼,叫道:“阿英,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诸葛英道:“这是武林人常用的易容葯物。“

“怪好玩儿的。”阿律道:“给我一颗,让我也来变张谁都不认识的脸。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阿律,这不好玩儿,用这种葯物易容是有时间的,必须在这时间里洗脸才能恢复本来,过了时间可就洗不掉了。”

阿律听得一伸舌头。

诸葛英转过身去道:“银妞,咱们走吧。”

矮身先钻了出去。

阿律忙道:“阿英,我们几个跟去看看行不行?”

诸葛英在外面说道:“行是行,但必要的时候你们几个得帮帮腔。”

阿律道:“帮什么腔?”

诸葛英道:“证明银妞是司马杰的妹妹,诸葛英的妻子就行了。”

阿律道:“那容易,走,咱们跟去。”

诸葛英要银妞帮他的忙,扮演一出假戏骗人,他却不知道人家早明白了一切,这出戏必然十分精彩,天爷。

诸葛英跟银妞在前头走,阿律几个则远远地踉在后头。

眼看已近班羿的那家空酒肆,她能看见那外射的灯光了,银妞突然停了步,嗫嚅说道:“阿英,我好怕,我的心,跳得好厉害。”

诸葛英忙道:“别怕,银妞,又不是让你一个人进去,你怕什么……”

接着说了一阵,总算让银妞又往酒肆走了。

到了酒肆门口一丈处,诸葛英停了步,银妞很快地躲向他背后,诸葛英还没有扬声发话,酒肆里走出个英武中年黑衣汉子,是孟中,诸葛英立即说道:“孟大哥还认得我么?”

孟中一怔刚目,叫道:“阁下是那位司马……”

诸葛英含笑说道:“孟大哥好记性,请代为通报梅姑娘,就说‘六诏’司马杰求见。”

孟中没有说话,酒肆里传出一声惊呼:“司马杰。”

灯影一闪,人影成双,酒肆门口,孟中背后出现了两个人,是霍瑶红跟梅梦雪,霍瑶红一身墨绿劲装,梅梦雪则穿一身黑,秀发上还戴着一朵白花。

霍瑶红睁了一双美目,叫道:“司马杰,司马杰,大姐,他是……”

梅梦雪有点激动,她是强忍住了,一抬皓腕拦住了霍瑶红,目注门外诸葛笑道:“阁下就是那日阻拦宫红的那位司马杰?”

诸葛英点头道:“正是,梅姑娘别来无恙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要见梅梦雪?”

诸葛英道:“听说梅姑娘芳驾莅临‘六诏’特来拜望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的消息很灵通,我刚到,请进来吧。”

偕同霍瑶红转身行了进去。

门外孟中让开了路。

诸葛英手往后一伸,拉着银妞进了酒肆。

孟中跟着进来了,但他就站在门口,没往里走。

里面还有个黑衣壮汉,按剑而立,是罗江。

酒肆里有现成的桌椅,梅梦雪一抬皓胞道:“二位请坐。”

诸葛美谢了一声,拉着银妞坐了下去。

坐定,梅梦雪凝目望向银妞,道:“阁下,这位是……”

银妞不安地低下了头。

诸葛英道:“舍妹司马昭。”

梅梦雪眨动一下美目,道:“令妹司马昭?”

诸葛英双眉一扬道:“就是诸葛英的……”

梅梦雪“哦”他一声道:“我想起来了,诸葛英大侠的夫人,可是?”

诸葛英点点头说道:“是的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原来是令妹司马姑娘,诸葛夫人当面,梅梦雪失敬。”

她欠了欠身。

诸葛英也欠了欠身,道:“不敢当,我兄妹生长在‘六诏’不谙中原礼数,尤其舍妹更少出外走动,倘有失礼之处还请梅姑娘海涵。”

“好说,”梅梦雪道:“阁下不必客气,贤兄妹屈驾枉顾,是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就是要让舍妹见见梅姑娘,也让梅姑娘看看舍妹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我明白了,阁下的用意在要我们相信诸葛大侠是个于情不专的人,可是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事实如此,我不愿否认,司马杰但有一口气在,非让世人知道他的心性为人不可。”

梅梦雪点了点头道:“贤兄妹的遭遇令人同情,那是应该,先前我还不信,如今既然见着舍妹诸葛夫人,我还有什么不信的……”

诸葛英两眼一睁道:“这么说梅姑娘是信了?”

“当然。”梅梦雪道:“阁下的原意不也在让我相信么?”

诸葛英霍地站了起了,微一拱手道:“多谢梅姑娘,只能让梅姑娘认清诸葛英的心性为人,我兄妹也就知足了,告辞了。”

他拉起银妞就要走。

银妞突然摇头说道:“这位姑娘,他是骗你的,我不是他的妹妹。”

诸葛英一怔大惊道:“银妞,你……”

银妞道:“我不能帮你骗这位姑娘,这位姑娘好可怜……”

诸葛英既惊又急,猛然跺了一脚。

只听梅梦雪道:“司马大侠不必如此,请归坐,梅梦雪还有话说。”

诸葛英入耳这声司马大侠,心里顿时一松,迟疑了一下,默默地坐了下去。

梅梦雪抬眼向银妞道:“谢谢你,姑娘,贵姓。”

银妞不安地道:“我叫银妞,是这个村子里的人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我想跟姑娘交个朋友,姑娘愿意么?”

银妞一喜道:“真的?”

梅梦雪扫了诸葛英一眼,道:“我这个人从来不说假话,不骗人。”

“好啊,”银妞喜孜孜地道:“我当然愿意,阿英也是我们的好朋友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阿莫?谁是阿英?”

银妞一指诸葛英道:“他就是,他是……”

诸葛英一惊就要站起。

梅梦雪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司马大侠还有个夷族名字……”

这一句又安了诸葛英的心,他没动。

话锋一顿,梅梦雪接着说道:“银妞姑娘生就一付菩萨心肠,她可怜梅梦雪,还请司马大侠别怪她。”

诸葛英苦笑一声道:“舍妹不肯来见梅姑娘,我为了让梅姑娘相信,也为让梅姑娘认清诸葛英的必胜为人,只好临时请银妞帮个忙,谁知她……”

梅梦雪含笑说道:“阁下不必解释了,请听我奉知一件事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梅姑娘清说,司马杰洗耳恭听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阻拦宫红行凶,对梅梦雪及霍家兄妹有情,而费大侠却因一时误会把阁下打下断崖,我跟……”

诸葛英一怔道:“怎么,梅姑娘知道了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这么大的事,我焉有不知道的道理。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那也没有什么,正如梅姑娘所说,费大侠是一时误会…

…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胸襟气度两超人,令人敬佩。”

诸葛英刚说了声,“好说。”

梅梦雪接着说道:“恐怕阁下还不知道,我这位小妹霍姑娘到那断崖之下去过了。”

诸葛英呆了一呆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怎么,霍姑娘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是的,她也见着了那让人敬佩,也让人感激的母女二人。”

诸葛英又复一怔,还没有说话,梅梦雪接着说道:“那位老人家告诉霍姑娘。

说阁下曾中角龙之毒,难以活过三年,不知是否确有其事?”

诸葛英心中暗怪那一位老人家多嘴,匆忙间他没工夫多考虑,咬牙一笑道:

“不错,梅姑娘,确有其事。”

梅梦雪道:“这就是阁下为什么要牺牲自己,成全他人的道理所在了,是不是?”

诸葛英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