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16章

作者:独孤红

在路上,霍瑶红又问起了急往回赶的原因,梅梦雪告诉了她,这一来,她比任何人都急。

急赶慢赶,终于赶抵了“吕梁山”下。

费啸天那座大庄院门是开着的,门外不见人,庄院里也静悄悄地。

霍瑶红忘记了疲累,带着满身风尘,第一个扑过叩门,门环砰砰响动,里面就是没有动静,她急得想哭。

孟中、罗江双双跟了上来,道:“让我两个翻过去看看。”

话声方落,门里响起了步履声,只听有人问道:“谁呀。”

霍瑶红美目倏然一睁,道:“哥哥,是你么。”

门里传出一声惊喜大叫:“小妹……”

两扇门豁然而开,当门而立的可不正是霍刚!

崔瑶红像脱了力,娇躯一歪,靠在了门框上。

霍刚没留意,望着门外梅梦雪叫道:“大妹子,回来了。”

梅梦雪高兴地叫了一声:“刚大哥,好点了么?”

霍刚蒙边地道:“还不是老样子……”

目光落在诸葛英身上,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海梦雪道:“司马杰来了。”

当然,如今诸葛英已恢复了本来面目,尽管风尘仆仆,旅途疲累,却难掩他那绝世风神。

霍刚“哦”地一声,抢步迎了出来:“玉书生……”

诸葛英迎前一步,伸手相扶,道:“霍大哥……”

霍刚摇头说道:“总算见着了你,你阁下可害人不浅,要不是我欠你一笔救命大恩,今天我非揍你不可。”

诸葛英赧然而笑道:“霍大哥,我知道了。

霍刚道:“这还差不多,有你这一句也该够了,咱们不算陌生,却够累的,来,咱们快进去洗个澡,喝杯茶,然后好好的聊。”

拉着诸葛英转了身,这才看见乃妹靠在门框上,一怔忙问道:“小妹,你怎么了?”

霍瑶红忙站好了,摇头笑道:“没什么,你不知道,我几个担多大的心,紧赶慢赶,可真急死人了!”

霍刚愕然问道:“担什么?急什么?”

霍瑶红道:“宫红没再来?”

霍刚“哦”地一声豪笑说道:“没见过他的影儿,八成儿是让司马杰吓破胆了,要不就是他瞧不起我。”

这句话逗得几个人全笑了,笑声中几个人进了费家庄院,进了门,诸葛英问道:“霍大哥,费大侠还没有回来?”

霍刚道:“回来了,他早一天到的,回来之后歇都没歇带着弟兄们又出去了。”

诸葛英哦地一声道:“上哪儿去了?”

霍刚道:“谁知道,他没说,我也没问。他跟没那回事儿一样,都不知道人家为他捏把冷汗,也难怪,他哪里知道啊。”

诸葛英转眼望向梅梦雪,却听孟中问道:“霍爷,怎么家里没一个人?”

霍刚笑道:“瞧你问的,我不是人么……”

孟中则赧然一笑,霍刚接着说道:“全被你们爷带出去了,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,把弟兄们全带走了,一夜没见人影。”

说话间已到大厅,孟中道:“我两个去张罗茶水去。”

把行囊往台阶上一放,双双往后行去。

诸葛英几个进了大厅落了座,霍刚问道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霍瑶红道:“还不是为了担心你,要不干什么着急往回赶呀,‘六诏’好玩儿着呢,真舍不得离开。”

霍刚道:“那容易,将来你嫁到‘六诏’去好了。”

霍瑶红娇靥一红,嗔道:“跟你说正经的,你就那么没正经。”

霍刚道:“姑娘,谁敢说男婚女嫁不是正经大事。”

霍瑶红为之语塞,气得白了他一眼。

诸葛英跟梅梦雪笑了……

笑了笑之后,霍刚转向诸葛美,道:“诸葛老弟,‘六诏’之行如何?”

诸葛笑道:“霍大哥问的事……”

霍刚道:“自然是‘六诏’之行的收获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霍大哥想是问找到那邢玉珍没有……”

霍刚一点头道:“不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找到了……”

霍刚两眼一睁道:“怎么,找到了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不错,经过了一番折腾之后,总算找到了他……”

接着,他把找到邢玉珍的经过情形说了一遍。

静静地听完,霍刚睁大了环眼道:“原来那‘酒怪’班羿隐于‘六诏’,而且竟为邢玉珍卖起命来了,诸葛老弟,武林传言那么说,邢玉珍如今又这么说,那么当年那件事究竟谁是谁非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霍大哥,我如今还难以断言?”

霍刚呆了一呆道:“怎么,你如今还难以断言!”

诸葛英道:“霍大哥,武林既有那种传说。应该不是丝毫没有根据,而事实上我却又觉得邢玉珍的话非不可信……”

霍刚正色说道:“诸葛老弟,你是当世称奇称最的人物,智慧自较人高出许多,应该用不着我多说废话,只是这件事非同小可,一个不好便是铸无穷恨,落个愧疚一生,你不可不多方求证,多方明查。”

诸葛英欠身说道:“多谢霍大哥指教,我自会小心。”

霍刚摇了摇头道:“说起来这件事也着实够棘手的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先一个不该没根据,后一个又颇为可信,叫人到底听谁的好,老弟,你预备怎么办?”

诸葛英道:“如今之计我只有找到松涧中的卓氏母女之后再作打算,这母女二人应该能给我个满意答复。”

霍刚道:“老弟说那母女二人,便是查三影的发妻跟女儿?”

诸葛笑道:“这是邢玉珍说的!”

霍刚道:“可信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那要等找着卓氏母女之后才能知道。”

霍刚点了点头道:“查三影跟邢玉珍当年何等恩爱,武林中无不称为神仙眷属,招人羡煞妒煞,没想到查三影却另有位发妻,这件事要是真的,那才是轰动武林的一件大事呢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诸葛老弟,不管这件事是真是假,我都要提醒你一句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霍大哥请赐金玉良言,我洗耳恭听。”

霍刚道:“那倒不敢当,老弟说这话也就见外了,武林人心险诈,可别让邢玉珍随便找个人欺骗了你!”

诸葛笑道:“谢谢霍大哥,我自会小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霍刚点了点头,环目忽地一睁,道:“没想到当年的四大凶人一下子出现了两个,照这么看,那宫红还在人世,那天下手于我也就是他是不会错的了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当然不会错,‘血手印’掌疤在,这还假得了么?”

霍刚浓眉微皱,诧声说道:“怎么当年四大凶人如今成了啸天的左右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不是四个,哥哥,是两个,只有仇超跟古翰,据他俩说,宫红跟夏侯飞已投向邢玉珍了。”

霍刚道:“这么说宫红下手于我,是邢玉珍的指使了?”

霍瑶红道“要照仇超跟古翰的说法看,应该是!”

诸葛英的齿chún动了一下,慾言又止。

霍刚兄妹没留意,独被梅梦雪看见了,她道:“怎么了,有说怎么不说啊,霍大哥兄妹又不是外人?”

诸葛英含笑摇头说道:“没什么!”

霍刚这种人向来不会怀疑什么,当即浓眉一轩道:“那么我霍家跟她邢玉珍又何仇何恨?”

诸葛笑道:“霍大哥,邢玉珍没有理由杀贤兄妹!”

霍刚道:“我也这么说啊,可是照这情形看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那是仇超跟古翰的说法。”

霍刚道:“诸葛老弟的意思是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可信与否还很难说,有待求证。”

霍刚道?“怎么个求证法呢,邢玉珍不承认宫红、夏侯飞是她的人,而仇超与古翰却说这两个早在当年拆移分手时就投向了邢玉珍,又是一桩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事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以我看这件事并不难办,邢玉珍不承认宫红跟夏侯飞是她的人,仇超舆古翰却说他两个投向了邢玉珍,固然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但如果咱们能找着宫红或者是夏侯飞,他两个或不至于说假话!”

霍刚道:“诸葛老弟能让他两个说真实话么?”

诸葛英笑笑说道:“应该能!”

霍刚道:“我明白了,诸葛老弟是打算出手……”

诸葛英笑道:“霍大哥说对了。”

霍刚浓眉一皱道:“人海茫茫,宇内辽阔,让人又上哪儿去找他两个,从哪儿找起呢?”

诸葛英道:“只要他两个没死,迟早总有机会碰面的!”

霍刚点了点头道:“希望这样了……”

微一摇头接道:“我就不知道仇超跟古翰什么时候成了啸天的左右……”

抬头凝望梅梦雪道:“大妹子,你知道么?”

梅梦雪摇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在六诏的时候诸葛大侠就问过我了。”

霍刚道:“这才是稀罕事儿呢,啸天怎么一直瞒着咱们……”

诸葛英双眉挑动了一下,但他没说话。

霍刚一摇头,径自又道:“说来啸天做的事儿也太令人难懂,他这趟到‘六诏’去,明明是赶去助你诸葛老弟一臂之力的,怎么会在那儿跟你斗了起来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那是因为他不相信我是‘玉书生’!”

霍刚摇头说道:“那就更不对了,去是为你而去,怎么到了地头儿反而不相信你是玉书生了,等啸天回来之后,我一定要当面问他个清楚!”

梅梦雪道:“刚大哥,费大哥究竟上哪儿去了?”

霍刚道:“谁知道啊,他也没说,刚回来又带着弟兄们匆匆地走了,让人问都来不及问,真是不知……”

顿了顿接道:“总是有什么急事大事,好在都回来了,他迟早也会回来的,见了面把话问清楚也就没事了……”

步履响动,孟中进了大厅,近前一躬身道:“诸葛大侠,二位姑娘,水预备好了……”

梅梦雪含笑说道:“谢谢你,孟中,我这就去,你也够累的了,歇着去吧!”

孟中欠了欠身,应声慾去。

霍刚突然问道:“你们爷有消息么?”

孟中欠身说道:“我问过几个弟兄,他们没一个知道爷哪儿去了!”

霍刚摇头说道:“这才是怪人怪事呢,你歇着去吧!”

孟中又欠了身,应声而去。

孟中走了,梅梦雪站起来打了个招呼带着小兰先往后面梳洗征尘去了,大厅里,就剩下了诸葛英跟霍刚兄妹三人。

霍刚向着霍瑶红一挥手道:“小妹,你也后头去吧,有我在这儿陪着诸葛老弟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霍姑娘最好也请留一会儿,我有话说!”

霍刚抬眼望向诸葛英,讶然说道:“老弟有什么说?……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这话我不该说,可是我又不得不说,刚才当着梦雪,我也不便说……”

霍刚哦地一声道:“什么话老弟这般避讳?”

诸葛英道:“直截了当一句,我怀疑费大侠!”

霍刚一怔道:“老弟怀疑费大侠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是的,霍大哥,我怀疑他,早在‘六诏’的时候我就怀疑他了!”

霍刚诧声说道:“老弟怀疑啸天什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霍大哥刚才又有多少难解难懂之处?”

霍刚道:“老弟是说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以前的不谈,只从‘六诏’说起,他杀班羿,明知是我却不信是我,仇超舆古翰成了他的人,而梅梦雪跟霍大哥却一点也不知道,这些似乎很够引人疑窦的了!”

霍刚道:“他杀班羿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班羿是成名多年的前辈异人,无论怎么说,费大侠却不该以拷打逼问的手法去对付他……”

霍刚沉默了一下道:“那也许是他急于知道邢玉珍的藏处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就算这说得过去,那么他即是赶往‘六诏’助我一臂之力的,为什么到了‘六诏’又不信我是‘玉书生’对我颇施杀手。”

霍刚道:“这个……那也许……”

半天他没能说上个所以然来,也无法帮费啸天解释,事实上这件事的确令人难以替他解释!“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还有,霍大哥,仇超、古翰何时成了他的人……”

霍刚道:“他不是说了么,那是因为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那说法没个可能,只问梦雪为什么一直不知道!”

霍刚道:“那也许他并不是有意瞒谁,而是怕引起知道人误会!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霍大哥的解释尚说得过,那么那第二个疑问怎么说?”

霍刚道:“老弟是指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明明是为助我而去,到了时候却不信我是‘玉书生’,有这种事么?霍大哥,这说得过去么?”

霍刚浓眉微皱,沉吟了一下道:“那么老弟你怀疑他是……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我无法知道他为什么这样,也无法断言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,我只觉得他显露的疑端,颇为让人动疑!”

霍刚道:“那么老弟告诉我两个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