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17章

作者:独孤红

梅梦雪住的是座小楼,这是费啸天特意为她安排的,小楼美而雅,坐落在费家庄院的最深处,最宁静处,这地方离费啸天所住的小楼不远。

费啸天要亲自照顾她,二来也可朝夕相对。

诸葛英怀着一腔难言的滋味,一下小楼往费家为他安排的那间屋走,他心里就一直在盘旋着几件事。

刚离开小楼没多远,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沉喝:“什么人?”

诸葛英只当是喝问自己,当即住了步回身望去。

夜色一片黝黑,灯差不多都熄了,一时间很难看见什么,他刚要开口,只听又一声沉喝传了过来道:“什么人在里头?”

在里头?在什么里头?

在什么里头,诸葛英如今明白这两声喝问并不是冲自己而发,他犹豫了一下、长身扑了过去。

近了,他看见了,那是一座小楼,离梅梦雪所住的那座小楼不远的另一座小楼。

楼前站着一个人,那个是孟中。

他近前立即问道:“什么事,孟大哥。”

孟中转过来一欠身道:“您还没安歇么,楼里有人,我听见有人走动。”

诸葛英看了小楼一眼道:“楼里没人住么?”

孟中道:“这座楼原是爷的居处,爷带着弟兄出去了到现在没有回来,哪会有人?”

诸葛英凝目一看,只见小楼没有落锁,道:“门怎么没锁?”

孟中道:“爷这座小楼是向来不落锁的,没爷的活谁也不得擅进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进去查看查看,我在外头监视着。”

孟中迟疑了一下,应声扑了过去,他很快地推开门进入了小楼。

诸葛英一方面凝神倾听楼里的动静,一方面监视着小楼四周各处,既防孟中跟人在里头碰头动上手,又防着有人从别处冲出来逃脱。

过了好一会,人影闪动,孟中从小楼里出来了,一脸诧异之色地偏着头。

诸葛英道:“怎么样,有人么?”

孟中摇了摇头道:“诸葛大侠可曾有人出来?”

诸葛英道:“没有。”

孟中道:“那就怪了,我明明听见里头有人走动,怎么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没听错么?”

孟中道:“你想,诸葛大侠,孟中不敢自夸老江湖,人在楼里走动还不至于听错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一点发现都没有么?”

孟中道:“怪就在这儿,没有,就是没有,什么也没瞧见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没看见有人出来,也许是刚才孟大哥喝问的时候人就跑了。”

孟中点头说道:“或许,只是费家庄院禁卫森严……”

诸葛英笑道:“孟大哥,费大侠带着弟兄们久出未归,若大一座费家庄院几乎已成空虚,算不得戒备森严了。”

孟中赧然一笑道:“您说得是,可是谁又敢潜进费家庄院里来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费家庄院已成空虚,他又何惧之有。”

孟中道:“除非他知道爷带着弟兄们出去了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他八成是知道,费大侠带着那么多弟兄,够得上浩浩荡荡,别人怎会看不见,怎会不知道?”

孟中道:“这么说他是乘虚而入?”

诸葛英道:“应该是,要不然他怎么敢潜进费家庄院里来。”

孟中道:“他乘虚而入是来干什么的?”

诸葛英道:“这还用问么,当然是想来发笔小财的。”

孟中道:“您说他是宵小一流?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不以为然?”

孟中道:“那倒不是,只是霄小有这么好的身手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是说明听见楼里有人,却又找不着他……”

孟中刚要说话,步履响动,夜色里走来三个人,是霍刚、霍瑶红兄妹,还有罗江。

霍刚颇为勉强地向诸葛英打了个招呼,旋即转向孟中。

“什么事,孟中?”

孟中一指小楼道:“刚爷,方才我听见楼里有人走动……”

“谁?”霍刚两眼微睁,问了一句。

“不知道。”孟中道:“我进去找了半天,什么也没瞧见。”

霍刚道:“那大半是从别处跑了。”

孟中道:“诸葛大侠就在外头站着……”

霍刚扫了诸葛英一眼道:“老弟什么时候到这儿来?”

这话意似乎……储葛英没在意,淡然一笑道:“我听见孟大哥喝问之后才赶来探视的。”

霍刚浓眉一皱道:“这会是谁,这么大胆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费大哥不在就闹贼了,孟中,你看过可曾丢了什么?”

孟中道:“没有,红姑娘,东西没人动。”

霍瑶红道:“那还好,不然咱们这几个在家的怎么向费大哥交待?”

罗江道:“这就怪了,东西没动他进去干什么?”

霍刚浓眉一扬,道:“妹妹,咱们进去看看。”

他带着霍瑶红走向小楼,孟中跟了过去。

诸葛英没动,他认为他不方便进去。

罗江也没动,不知道他是为陪诸葛英,还是为监视四周,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。

半晌过后,霍刚头一个默默地行出小楼,霍瑶红与孟中二人跟在他身后,罗江迎前一步问道:“刚爷,可曾瞧见什么?”

霍刚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罗江双眉一扬道:“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滑溜。”

腾身拔起,直上小楼瓦面,只见他站在小楼瓦面,迎夜风挺立着,四下里眺望了一阵子。

罗江在小楼瓦面四下眺望了一阵之后跃了下来,道:“刚爷,没有什么动静。”

霍刚皱着浓眉道:“这就……”双目猛地一睁,急问道:“怎没见大妹子有动静?”

是啊,吵了这半天怎没见梅梦雪出来探视,按说距离这么近,她该听见声音出来看看的。

霍刚话声方落,那里小楼头走出来梅梦雪。

“刚大哥,我在这儿。”

梅梦雪到了栏杆边,高高地站着,安然无恙。

霍刚神情一松,扬声说道:“还没睡么?大妹子。”

梅梦雪应适:“还没有,刚大哥,什么事呀?是闹贼了?”

霍刚应道:“孟中听见啸天这座楼里有人,我进去看过,没瞧见什么,东西也没丢。”

只听梅梦雪“哦”了一声,没听见她说话……

霍刚又道:“没事儿了,大妹子,你歇着去吧,我们也要去睡了。”

梅梦雪应道:“是,刚大哥,我这就进去。”

霍刚没再说话,向诸葛英打了个招呼,皆同霍瑶红走了,孟中跟罗江站在那儿没有动。随听梅梦雪又道:“诸葛大侠,请上来一下好么?”

诸葛英应了一声,向孟中和罗江说了声失陪又上了梅梦雪的小楼,到了梅梦雪站立处,他问道:“什么事?梦雪。”

他发现梅梦雪的一张娇靥苍白没有一丝儿血色,他来也没多大工夫,梅梦雪的身子突然变得十分虚弱。

梅梦雪望了望楼下夜色中的孟中跟罗江道:“是你么,英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你可以问问孟中,我是听见他喝问才过去的。”

梅梦雪道:“费大哥的楼里真有人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没听见,孟中是这么说的,凭他的所学,应该不会听错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刚大哥怎会没瞧见什么?东西也没丢?”

诸葛英道:“也许是那人已经跑了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孟中既然听见楼里有人,倘若那人从那儿逃出小楼,他焉会听不见。”

诸葛英呆了一呆道:“不错,这我倒没想到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你为什么不进去看看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你知道,对费家庄院来说,我是个外人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假如有我这个曾是费家的人陪着呢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你想进去看看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你想世云看看?”

梅梦雪道:“愿意陪我进去看看么?”

诸葛英迟疑了一下,点点说道:“好吧。”

梅梦雪没再说话,迈步袅袅向楼梯行去。

他两个下了楼,孟中、罗江还站在费啸天的小楼外没走,一见他二人来到,双双施礼叫了声:“梅姑娘!”

梅梦雪浅浅答了一礼道:“我想让诸葛大侠陪我进去看看。”

孟中道:“怎么,您要进去看看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怎么说我在这儿住着,假如费家庄院出了什么事,或者是丢了什么东西,我难以向费大哥交待。”

转身大步向小楼行去,罗江快一步跟了上去。

进了小楼,梅梦雪向前面的孟中道:“孟中,这儿有灯么?”

孟中应道:“有,梅姑娘,可要把灯点起来?”

梅梦雪道:“我就是要你点灯。”

孟中在前头应了一声,没有久,眼前一亮,小楼里的灯点了起来,孟中另擎着一盏灯走了过来。

诸葛英抬眼四下一扫,道:“费大侠真懂得享受,这居处够舒服的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咱们四下看看去。”

她接过孟中那盏灯,刚要走。

诸葛英突然凝目在楼梯上,道:“孟大哥刚才上过楼么?”

孟中道:“上过,怎么?”

诸葛笑道:“霍大哥跟霍姑娘呢?”

孟中道:“他二位听说我上去过了,就没再上去。”

诸葛英双眉一扬,指着楼梯道:“梦雪,你看这个。”

梅梦雪忙转眼望去,孟中跟罗江也跟着拢了过来。楼梯上,因为日久没人打扫,布上一层薄薄的尘土,那布着尘土的楼梯有四行脚印,很清晰,有两行是上去的,有两行是下来。

梅梦雪脱口问道:“果然有人来过……”

孟中道:“这么说我并没有听错?”

诸葛英道:“这楼上要只有孟大哥一人上去过,脚印上下两趟应该只有两行,现在多出两行,霍大侠踉霍姑娘没到楼上去,分明另有别人上去过……”

孟中道:“我刚才就没想着点灯,这不点灯怎么看得见……”

罗江道:“梅姑娘,可要我上去瞧瞧去?”

梅梦雪道:“看看也好,查查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,人是别想找着了,他早走了,你们看,这不是下楼的脚印么?”

罗江没说话,飞步拾级上楼而去。

孟中道:“梅姑娘,我在楼下别处瞧瞧。”

说完了话,他也转身走了。

梅梦雪擎着灯就上楼梯凝目直看。

诸葛英在一旁门道:“梦雪,你看什么。”

梅梦雪目光不离楼梯道:“我看看脚印,这双脚挺大的。”

的确,但孟中那行脚印大小差不多,比罗江刚才上楼留下的那行脚印要略大些,略宽些。

诸葛英道:“这人的个子可能不小。”

梅梦雪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这么想……”

楼板响动,罗江下来了,梅梦雪往后挪了挪身子,抬眼问道:“有没有丢什么东西?”

罗江下了楼,微皱着眉锋道:“别的我没发现丢什么东西,是爷常穿的几件衣裳不见了,怪事,什么值钱东西不好拿,拿几件常穿的衣裳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们爷楼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?”

“多了,”罗江道:“您是知道的,那些古玩玉器,哪一样不价值连城。”

诸葛英淡然说道:“想必那贼有眼无珠,不识货。”

罗江摇头说道:“古玩或许不识,玉器设人不知道它值钱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好了,好在只是丢了几件衣裳,费大爷谅必不至于太心疼,夜深了,都睡去吧,把门窗关好,该落锁的落上锁,以后小心一点就是了。”

罗江欠身答应了一声,梅梦雪把灯交给了他,偕同诸葛英出楼而去,看看又进小楼,梅梦雪停步问道:“要上去坐坐么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不了,夜太深了,你早点儿睡吧。”

梅梦雪凝目问道:“今夜这件事,你怎么个看法?”

诸葛英淡然说道:“一个笨贼,丢几件衣裳,如此而已。”

梅梦雪道:“英,说你心里的话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能么!你说的,一切等掌握有证据之后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生我的气了!”

“没有,”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我怎么会,你的说话是对的。”

梅梦雪沉默了一下道:“英,为你,我能违背爹娘的意思,什么事还会不相信你么。”

诸葛英当然听得懂这话,扬了扬眉道:“我认为是他乘夜又回来了一趟,把几件常穿的衣裳拿走了,换个别人不可能那么容易在孟中眼前脱身。”

梅梦雪脸色微微变了一变道:“他这是什么意思,回来了也不见见大伙儿,又有什么急要大事让他待在外头不回来!”

诸葛英没说话。

梅梦雪又说了话,声音有点发抖:“英,人心太可怕了,是不是?”

诸葛英道:“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毒蛇猛兽,本就是人心。”

梅梦雪摇头说道:“我没想到他会这样,怎么也没想到,说出去谁又会信,他为什么要这样?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明白几分,不知道你信不信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除去一切阻碍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