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18章

作者:独孤红

再看时,孟中一张脸脸色怕人,眼角裂了,嘴chún边上渗出了血,整个人像是怔在了那儿,一动不动。

在场几个人,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!

霍刚浓眉一扬,当即说道:“孟中,你这是……”

诸葛英淡淡然开了口:“孟大哥值得么?”

孟中缓缓低下了头,牙关里进出三个字来:“我不信!”

诸葛英道:“那孟大哥就更不该也不必出此下策了。”

孟中猛然抬头,目光如炬,震声说道:“诸葛大侠,爷他对孟中几个恩高义厚!”

诸葛笑道:“我不敢说这不是实情,只是,孟大哥,所谓殉主之举大可不必,古来奔暗投明之事不乏明例……”

孟中凄然一笑,摇头说道:“诸葛大侠不知道,打当初孟中几个初进费家庄院时,心里就打定了主意,生是费家人,死是费家鬼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,请恕我直言,孟大哥,何其愚?”

孟中道:“诸葛大侠,古来也不乏愚人!”

诸葛英还待再说。

罗江突然矮身曲下一膝,低着头道:“诸葛大侠,罗江几个祈求成全。”

诸葛大侠忙闪身避向一旁,道:“罗大哥请起来说话。”

罗江没动,道:“诸葛大侠,罗江几个心意早决,万请诸葛大侠成全。”

诸葛英大感作难,眼前费啸天这几个得力左右,无一不是一流高手。

武林精英,一时英豪俊杰,他怎么能眼睁睁地任他几个以身殉那不值得殉的费啸天而不闻不问。

他皱了眉,还没有说话——梅梦雪突然说道:“一个人只打定了生意要死,那是拦也拦不住了,谁也不能寸步不离地紧跟着他,我不反对这种壮烈的行为,只是你二人可愿听我一句话?”

孟中道:“您请说,我两个洗耳恭听!”

梅梦雪道:“你两等些时日再自绝不迟!”

孟中目光一凝道:“您这话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等诸葛大侠搜全了一切的证据,证明费啸天确是个不仁不义,欺世盗名的人之后再说。”

孟中苦笑说道:“梅姑娘,孟中几个不糊涂,是非黑白还分得清,适才听诸葛大侠的分析,八九不差……”

梅梦雪摇头说道:“那只是诸葛大侠一个人的看法,究竟与事实相左几许谁也不敢说,我不说了么,我现在不反对,也不阻难,你两个多在这世上待两天又何妨。”

孟中口齿chún动了一下,但没说话。

梅梦雪转眼望向罗江道:“孟中已经听我的了,你怎么说?”

罗江迟疑了一下,道:“罗江不敢不听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你起来吧,别跪着了。”

罗江应了一声,站了起来。

梅梦雪转眼望向诸葛英,诸葛英只一指点向孟中。

孟中应指欠身说道:“谢诸葛大侠和梅姑娘成全之恩!”

梅梦雪道:“你别再让人心里难受了!”

这时候霍刚的神色才松了下来,他开口说道:“费啸天他应该羞煞愧煞,就凭这几个他就应该幡然悟过,自碎天灵消弭罪孽,世间事也真怪,越是这种人越能得忠于左右,真太不公平……”

孟中和罗江低着头,都没有说话。

诸葛英却道:“孟大哥,我有几句话想问问孟大哥……”

孟中道:“您仅管问就是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并不勉强孟大哥非答不可……”

孟中双眉扬了一扬,道:“孟中知无不答,言无不尽就是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谢谢孟大哥了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问道:“孟大哥进费家庄院有多久了?”

孟中道:“孟中几个是在老爷子去世之后三年,才进费家庄院的,屈指算算到如今该有五六个年头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几位初进费家庄院的时候,费家庄院就是眼前这个样子么?”

孟中凝目问道:“诸葛大侠是指……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我该直截了当的说,我是说费啸天这座小楼,是盖在几位进费家庄院之先呢,还是盖于几位进费家庄院之后?”

孟中道:“诸葛大侠的意思我明白了,你是问我爷这座小楼的古怪处究竟在何处?”

诸葛英微一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孟中道:“诸葛大侠,您白问了!”

诸葛英道:“孟大哥不知道?”

孟中道:“诸葛大侠,孟中是有一句说一句,孟中几个所以愿以身殉主,那是因为爷待我几个恩高义厚,至于爷所做的这件事,孟中几个却……”‘诸葛英没容他说下去,截口说道:“我要信不过孟大哥,我就不问了!”

孟中道:“谢谢诸葛大侠,爷的这座小楼可有年间了,孟中几个自进费家庄院这座小楼就有了,听说这座小楼的岁数比我们爷都大!”

诸葛英道:“这么说它早在三十年前就有了?”

孟中道:“我是这么听说的,确不确实不敢说,以我看这应该假不了。”

诸葛英目注梅梦雪。

梅梦雪缓缓开口说道:“那应该是在费老人家年轻的时候盖的……”

霍刚道:“算算年头该是在那时候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孟中是不知道这小楼的古怪处在哪里,要不然他不会几次也在小楼各处搜寻,还查看窗户。”

诸葛英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孟中道:“以我看这座小楼里必有几处秘密门户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正是,不然这前后两个,怎么那么轻易就脱身?

只是不知道那些秘密门户究竟在何处……“

霍刚道:“进去找上一找,还愁找不出来么?”

诸葛英摇摇头说道:“费啸天不是等闲人物,他所设计的秘密门户也绝不等闲,再说,假如一找就找出来了,那这世上懂安装机关消息的人,也就算不得稀罕人物了!”

霍刚点头说道:“老弟说得是,是我没多想……”

两眼猛地一睁,道:“老弟,拆了他这座小楼行不行?”

诸葛英没说话,扫了孟中罗江一眼。

“怎么?”霍刚道:“老弟是怕他两个不同意咱们这么做?”

诸葛英没想到他会一言道破,这话他难以作答,笑笑,仍没说话。

霍刚浓眉一扬,望向孟中和罗江,道:“会么,你两个?”

孟中迟疑了一下道:“刚爷,不管怎么说,孟中、罗江仍是费家的人,在爷没回来之前,我两个不敢擅自做主……‘”

霍刚道:“怎么,你两个……”

孟中道:“爷不在家,职责所在,刚爷原谅。”

霍刚道:“我要是非拆不可呢?”

孟中道:“刚爷,孟中、罗江誓死保护费家庄院的一草一木。”

霍刚浓眉一皱道:“你两个这是何苦?”

孟中道:“我刚说过,职责所在,您千万原谅。”

霍刚没说话,转眼望向诸葛英,诸葛英道:“啊大哥,孟大哥和罗大哥是对的!”

霍刚道:“那……那就算了……”

霍瑶红突然说道:“总不能就这么算了?”

霍刚转眼过去道:“不算怎么办,你说,你能筹个什么好主意?”

霍瑶红道:“进去找呀,进去多找找,我不信看不出一点蛛丝马迹,再说那也总比在这地空口说白话有希望得多!”

诸葛英微一点头,道:“霍姑娘说得是……”

霍刚霞地站了起来,道:“走,咱们去找找去,分头找,非找它出来不可,哪怕多费些时日也在所不惜,不找出它来就不罢手!”

转眼望向孟中,罗江:“进去找找,不损坏一草一木,这总行吧?”

孟中迟疑了一下道:“刚爷,我两个不敢拦。”

霍刚一点头道:“那就好,我前头带路了。”

迈大步径自出亭而去。

霍瑶红紧一步踉了出去。

梅梦雪望向诸葛英,道:“你看有希望么?”

诸葛英摇摇头道:“恐怕是白费工夫白劳神!”

梅梦寻没再说话,站起来走了出去。

霍刚偕同乃妹霍瑶红走在最前头,当然他兄妹俩最先抵达楼前。

他兄妹俩刚到小楼前,突然一线黑光自小楼里打出,电一般地射向霍刚胸口。

那一线是黑光,大黑夜里难看见,加之它射势快捷如电,霍刚没能及时发觉,但它却没能瞒过当世称最的诸葛英,只听他一声轻喝:“刚大哥留神暗器!”

身随话动,话声未落入已到,一掌拍去,那线黑光被震斜飞,“嗤!”地一声落在丈余外,地上冒起一缕淡淡的烟。

霍刚吓出一身冷汗,可也陡添三分火,浓眉一扬,喝道:“妹妹陪大妹子留在外头,我和老弟进去会会高人!”

他可不管他身上仍带着“血手印”的伤,话落闪身就要往小楼里扑。

诸葛英眼明手快,一把拉住了他道:“刚大哥,使不得!”

霍刚被他拉得往后一个踉跄,扭过头来道:“老弟,咱们还怕那些破铜烂铁不成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破铜烂铁不足惧,我也从没把它放在眼里过,怕只怕如今这座小楼里还有更阴狠歹毒的埋伏!”

霍刚道:“还有什么更阴狠歹毒的埋伏,大不了是几个人……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,摇头说道:“刚大哥,别忘了,他要除的就是你和我,你我要这么闯进去,岂不正中人之下怀,如果我没料错,刚才那暗器该是有用意的,其用意不外诱咱两个进去!”

霍刚脸色为之一变,道:“那……难不成咱俩得担上梦雪和瑶红护驾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刚大哥,一旦点破,羞恼成怒,那一样的没用。”

霍刚一怔,还待再说,蓦地——小楼里传出个冷冰冰,阴恻恻的话声:“毕竟还是‘玉书上’高明,要不是他这一拦,你两个如今早做了泉下之魂冤死鬼了”

霍刚勃然色变,喝道:“匹夫何人?”

那冰冷阴侧话声道:“霍刚,你敢出口不敬,我警告你!一旦到了时候我要把你剥皮抽筋撕成一块块……”

霍刚大叫说道:“好匹夫,你给你霍大爷出来……”

“霍刚,”一声冰冷轻笑,充满了轻蔑:“后生小子,rǔ臭未干,我若现在出去那就是你的死期到了……”

霍刚大叫一声,就要往小楼扑去。

诸葛英又拦住他了,目注小楼,淡然说道:“答我问话,阁下何人?”

那冰冷阴侧话声道:“诸葛英,他想死你为什么非拦不可。”

诸葛英道:“答我问话,阁下何人?”

那冰冷阴侧话声仍未落,道:“诸葛英,你两次坏我的事……”

诸葛英沉声喝道:“答我问话,你是何人?”

这一声,像夜空里起了个闷雷,震得宿鸟惊飞,小楼晃动,落叶沙沙而下。

“好精湛的内功真气,”楼中那人一声惊喝说道:“诸葛英,你‘玉书生’在当世称奇称最,智慧之高应是无人能比,你猜猜我是谁?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那还不容易么,必是宫红,夏侯飞两个匹夫中的一个。”

霍刚大叫一声:“宫红,这匹夫……”

只听楼中那人怪笑说道:“果然名不虚传,诸葛英,你能肯定一下么?”

诸葛英沉默了一下道:“你应该是‘银骷髅’夏侯飞。”

楼中人惊声说道:“高明,高明,高明之极,诸葛英,单凭这一点我就服了你,这要是较量一阵的话,这一阵我已经输了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只碰见我,哪一阵你也赢不了!”

楼中夏侯飞听若无闻,问道:“让我问问你,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诸葛英道:“你应该知道,仇超、古翰、宫红三个我都见过,你这话声听来陌生……”

夏侯飞道:“那也不一定非是我夏侯飞不可啊!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我把你看得很高,你怎么自贬身价。”

夏侯飞讶然说道:“诸葛英,这话怎么说?我何会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你那主人派出的自不会是等闲庸手,酒囊饭袋,那么既不是仇超,古翰,宫红,还会有谁?”\夏侯飞扬起一阵长长的怪笑,笑了良久,方自歇止敛住,道:“多谢了,多射了,诸葛英,你这话顿令我有天下英雄唯足下与飞而已之感,冲着你这句话,我也要循情和放你一马,留你个全尸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么我也谢谢!”

夏侯飞道:“别客气!”

诸葛英倏转话锋道:“夏侯飞,你那主人派你来,是来干什么的?”

夏侯飞道:“你刚才不是猜着了么,怎么还问,自然是取你跟霍刚之命,迎得梅,霍二位姑娘而去的了!”

霍瑶红叱道:“夏侯飞,你住口!”

夏侯飞嘿嘿怪笑说道:“霍姑娘好大的脾气,我家少主如何吃得消!”

霍瑶红娇靥一红转白,方待再说。

梅梦雪已然淡淡说道:“红妹,在chún舌上咱们是要吃亏的。”

霍瑶红立即闭上檀口,不再言语。

只听夏侯飞道:“怎么霍姑娘脾气又变好了。”

霍瑶红没理他,诸葛英接过了口,道:“夏侯飞,你那少主呢,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