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19章

作者:独孤红

前面,诸葛英在自己所住的屋里和农刚躺下。

他并没有睡的意思,他只是熄了灯,和衣躺在了床上。

天是快亮了,在天亮前的这一刻,夜色似乎显得特别黑,也特别的宁静,哪怕是一点声息也能听得见。

慕地诸葛英听见一个极其轻微的衣袂飘风声由远而近,一转眼间便到了他屋外,当然,那是有人到了他的屋外。

诸葛英暗暗一声冷笑,躺在那儿没动,静等那人的下一步行动。

很快地,那人的下一步行动来了,只听屋外有人轻轻叫道:“英,睡了么?”

诸葛美一怔,挺身下了床,抢一步到门边伸手拉开了门,门外站着的是梅梦雪。

门一开,梅梦雪便轻盈地闪进了屋,而且随手又关了门。

诸葛英讶然叫道:“怎么是你——”

他要去点灯,梅梦雪拦住了他道:“别点灯,坐下来听我说。”

诸葛英讶异地看了她一眼,坐在了床沿上。

梅梦雪移一步坐在床前那张椅子上,然后凝目问道:“我来问问你,你刚才对费大哥赔罪致歉,是真心么?”

诸葛英呆了一呆道:“你问这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你别管,只答我是不是真心?”

诸葛英道:“是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梅梦雪:“别和我这样,你只说声是或不是?”

诸葛笑道:“既然我赔了罪,道了歉,当然是真心真意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么,你认为费大哥的表现如何?”

诸葛英道:“他胸襟超人,非一般人所能比,令人敬佩!”

梅梦雪道:“这也是真心话?”

诸葛英道:“难道你以为不是?”

梅梦雪道:“对别人,你无论怎么说都可以,对我,你不该这样!”

她站起来要走。

诸葛英忙伸手拦住了她道:“怎么了?梦雪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梅梦雪道:“那要问你自己,我刚才说话你已经够清楚了,对别人,你怎么说都可以,对我,你绝不该这样。”

诸葛英沉默了一下,抬眼说道:“梦雪,你坐下来。”

梅梦雪坐了回去,但没说话。

诸葛英道:“这么说,费大侠的话,你是不相信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你呢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霍氏兄妹的表现你看见了,我怎么敢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我不是霍氏兄妹。”。

诸葛英微一摇头道:“梦雪,费啸天出此奇兵,心智的确过人!”

梅梦雪道:“你也不差,不是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你知道,梦雪,他能自圆其说,颇占优势,我只好如此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这叫将计就计!”

诸葛英没说话。

梅梦雪道:“他算得上高明,处处都能自圆其说,可是有些地方却过于牵强,我不明白刚大哥跟红妹为什么会轻易相信他?”

诸葛英道:“因为霍氏兄妹不是你我!”

梅梦雪道:“你刚才看见了,对孟中跟罗江,他表现得那么仁义,对你,又表得那么宽大,怎么不叫人敬佩……”

“还有呢?”诸葛英道:“他故意说给那兄妹俩听听,又派人遍求天下为我找角龙角去了,这显得我多么……”

摇摇头,住口不言。

梅梦雪道:“我听见了!”

诸葛英微愕说道:“你听见了?”

梅梦雪:“我回到楼上后一直躲在门后往外看,根本就没挨着床,你没看见我看见了,他望着你的背影笑,然后又望向我住的小楼,那模样儿好怕人。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他的胆子足够大的!”

梅梦雪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眼看他就要现形,就要被揭露在众人的眼目之前,他居然敢回来出这着奇兵,胆还不算大么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也没什么,他料定了,看准了没抓住他的证据,放眼天下,没一个人敢动他,他怕什么,又怕谁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说得是,我的顾虑也就在此,所以我见风转舵,将计就计地向他低了头,他的身份非比等闲,当世之中除了‘玉书生’就是他,在有些地方我还不如他得人望!”

梅梦雪道:“这我明白……”

一顿接道:“对了,英,刚才那个叫姓孙的人舌头被割,不能言语,这说法你信么?”

梅梦雪道:“你呢?”

梅梦雪哼了一声道:“我当然不信,待会儿我想找你陪我看看去……”

“不必了,梦雪。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现在去已经迟了,我敢说那姓孙的业已不在这费家庄院内了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我刚才就该当场看看……”

“一样没用!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那姓孙的舌头被割断是事实,四肢被废也是实情,只是那姓孙的舌头是不是邢玉珍割的,那就难说了!”

梅梦雪美目一睁道:“你是说他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可惜那姓孙的舌头被割,有口不能言,四肢被废,有手不能写,要不然他一定会告诉别人害他的是费啸天!”

梅梦雪道:“没想到他的心这么狠手这么辣!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这还算心狠手辣么?”

梅梦雪脸色陡然一变,半晌始道:“他找你跟他一块儿看地下甫道,你为什么不去?”

诸葛英道:“你以为现在下去还能看见什么?”

海梦雪道:“你是说那甬道现在已不值得看了?”

诸葛莫道:“要不然他怎会故示大方,当然是能让人看了才让人看的,在没放火之前他为什么千方百计地拦阻人进去!”

梅梦雪沉默了一下道:“这么说那费家庄院原是查三影的之语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全是假的,反正查三影已死去多年,四大凶人全又是他的人,咱们根本就无处去求证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他去过龙门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当然也是假的了,随便找个弟兄一问就可知道,只不过弟兄们肯不肯说还难说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问邢玉珍就行了,他说他跟邢玉珍碰过头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也是因为他有把握让咱们见不着邢玉珍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如果我没有料错,四大凶人该是分头去找邢玉珍夫妇去了,他必须得在咱们见着邢玉珍之前杀了邢玉珍夫妇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他不是说不是邢玉珍的对手么,连他都不是邢玉珍的对手,四大四人又怎能奈何邢玉珍?”

“你信么,梦雪。”诸葛莫道:“从他的心智看,他这个人不会做那没把握的事的,除非他事先没想到,要不然他一定是面面俱到,显得周周全全。”

梅梦雪道:“这么说,邢玉珍的安危堪虞。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嗯,我必须先他一步找到邢玉珍,要是让他先我一步找到邢玉珍,不但这件多年悬案无从了断,而且咱们也将永远对他费啸天无可奈何。”

梅梦雪眉梢一扬道:“纵然他杀了邢玉珍夫妇又如何,我根本就不相信他……”

“梦雪。”诸葛英道:“假如在咱们对他无可奈何的情形下,让他雄踞武林,而且日益壮大,越得人心,将来的一切就不是相信他与不相信他的事了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以为他还能怎么样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只能说假如让他掌握天下武林,那后果是十分可怕的!”

梅梦雪道:“那……你打算怎么办?”

诸葛英道:“且看他怎么办!”

梅梦雪诧声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不动你不动,他一动你先动。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不,梦雪,我要先观察他一下再采取行动。”

梅梦雪讶然说道:“你要先观察他一阵子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难道现在你还不算知彼?”

诸葛英道:“现在我只知他三分,还不够,我要知他十分,对他了若指掌,那样才能让他处处受制,步步落我下风,处于劣势,能这样,才能收克敌制胜之功。”

梅梦雪深深一眼,道:“英,你不该是武林中人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你以为我该到哪儿去?”

梅梦雪道:“应该置诸庙堂,用于战场,运筹帷幄……”

诸葛英倏然一笑道:“梦雪,你捧我了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对你,我从来没一句虚言假话。”

诸葛英感动地伸手握上皓脱,紧了紧道:“谢谢你,梦雪。”

梅梦雪接着说道:“只有你才会狠起心肠装死骗人。”

诸葛英苦苦笑了一声道:“梦雪,过去的事算了,还提它干什么,如今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眼前么。”千_梅梦雪道:“那只能说我去了一趟‘六诏’,把你押回来的。”

诸葛英笑了笑,没说话,但旋即他又皱起眉锋说道:“梦雪,现在谈眼前大事,我实为你的安危担忧……”

梅梦雪眨动了一下美目道:“为我的安危担忧,什么意思?”

诸葛英道:“你知道,将来一旦采取行动,我是不能待在这费家庄院的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,”梅梦雪道:“你也要明白,这费家庄院也不是我的家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你打算上哪儿去?”

梅梦雪深深一眼道:“我已然没有家了,可是我毕竟还有个可依靠的人,不是么?”

诸葛英心神为之动荡,紧了紧握在皓腕上的那只手,半晌才道:“梦雪,你打算陪着我?”

梅梦雪道:“不该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你知道,斗‘金鞭银驹’是一件既艰苦又危险的事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我知道,可是谁叫我是跟着你呀。”

诸葛英当然听得懂这满含情意的一句,他苦笑说道:“梦雪,我希望你带着小兰到一个不让我担心的地方去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你说,什么地方不让你担心?”

诸葛英道:“要是你愿意,我自有安排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安排又一次差点成永决的生离?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你怎么又来了!”

梅梦雪微一摇头道:“你不知道,虽然我住在个不让你担心的地方,可是我住在那地方却会担心你……”

诸葛英好不感动道:“那有什么办法,放眼当今,除了我之外还找不出一个足以与‘金鞭银驹’抗衡的人,我不斗他谁斗呢。”

海梦雪道:“这我知道,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心。”

“梦雪。”诸葛英道:“这跟远征边疆的情形一样,做妻子的眼见夫婿要远赴边睡驰骋疆场,哪一个放得下心,可也只有待在家里默祈平安,等他回来”

梅梦雪膘了他一眼道:“瞧你多会比喻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梦雪,这是实情,也最恰当不过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没人说你譬喻的不恰当,只是……”

迟疑了一下,一点头道:“好吧,我听你的,刚大哥眼红妹怎么办?咱们总不能不管他俩啊。”

诸葛英眉头一皱道:“难,梦雪,眼下的情形你是知道的,我连启齿都没办法启齿。”

梅梦雪皱着眉点点头。

“只是,总不能说让他俩远离杀身之祸,刚大哥头一个就不会信……”诸葛英说。

梅林雪目光一凝,道:“英,你看这么说行么,请他兄妹跟我作个伴儿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这话倒可以说,只是倘若他兄妹问起你又干什么去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那你别管,我自有解说。”

诸葛英没说话。

梅梦雪又道:o你说,我什么时候走好?“

诸葛英道:“当然是越快越好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我天明就走……”

“别忙,梦雪,”诸葛英道:“要想个法子,走得不动声色,神不知,鬼不觉,至少要让他事先毫无所觉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恐怕不容易。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不,我有办法。”

梅梦雪道: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诸葛英道:“现在别问,且等天亮再说不迟。”

梅梦雪站了起来,道:“那……我先回去了。”

诸葛英跟着站了起来,道:“梦雪,不必收拾什么东西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我知道。”

开门行了出去。

望着梅梦雪那无限美妙的身影,安然地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,诸葛英掩上了门,回身又躺了下去……

天很快地亮了。

费啸天回来这头一天,费家庄院里可是够忙的,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收拾那座火后的小楼。

费家庄院弟兄多,好办事,日头还没有老高,那座火后的小楼已然收拾干静了。

当然,所谓收拾干净,那只是把一地的焦木头、碎瓦片收拾收拾,至于要重建,那就是以后的事了,好在费家庄院里空房子多的是,费啸天也不一定非住那座小楼不可。

这里,费啸天正指挥着弟兄们清理干净楼内,拿那些断木头、碎瓦片填那地下的甬通,身后来了梅梦雪:“费大哥,还没有忙完么。”

费啸天回身说道“我预备把那市道填起来封死,永除后患,也快完事了,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