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23章

作者:独孤红

暮色越来越低,天色也越来越黑,费家庄院里的灯,也一盏接一盏地亮了起来。

在费家庄院外,那“梅花溪”口夜色里站着个人,是诸葛英,他两眼直望着落在夜色里的那黝黑一片——“费家庄院”。

蓦地,诸葛英似乎有所惊觉,身形一闪进了“梅花溪”。

诸葛英身影刚隐入“梅花溪”内,他适才站立处幽灵一般出现一条人影,这人影身材美好,看上去是个女子。

只见她对着“梅花溪”,只听好自言自语地开口说道:“这大概就是‘梅花溪’了,果然是个清奇绝佳的所在,可惜我来得太晚,连那最后一枝梅花也没赶到。”

这女子不俗,是个雅人。

这女子话声方落,旋听‘梅花溪’里诸葛英一声:“邢仙姬别来无恙?”

随着这话声,诸葛英已然含笑站在‘梅花溪’口。

那女子正是‘白发仙姬’邢玉珍,她仍然是那身装束,头上仍用一块布包着,诸葛英这句话吓了她一跳,她一惊之余霍然飘退,再一细看,立即笑道:“原来是你,什么时候又学会躲在暗处吓人来着?”

诸葛英歉然一笑道:“我原站在这儿望费家庄院,警觉有人飞掠而来,所以躲进‘梅花溪’里一看究竟,不料竟是邢仙姬,仙姬什么时候到中原的?”

邢玉珍道:“我夫妇到中原已经不少时日了。”

诸葛英抬眼向邢玉珍来处望了一下道:“仲孙老人家也来了么?”

邢玉珍摇头说道:“他怎么能来,我把他安置在一个隐密处所,一个人到这‘梅花溪’一带来看看究竟,另一方面也为找你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邢仙姬找我有什么事么?”

邢玉珍道:“我要告诉你一声,我已经找着我表嫂母女俩人了……”

诸葛英心头为之一跳,“哦!”地一声道:“那位卓老人家现在什么地方?”

邢玉珍道:“你如今可有空,我带你去一趟……”

诸葛英微一摇头道:“不必了,仙姬,是非我已分清,善恶我已明白,无须再见那位卓老人家母女,我相信仙姬在‘六诏’所说的当年事句句是实……”

邢玉珍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你相信了?怎么回事,是谁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跟仲孙老人家赠我角龙角,活我一命,这已够说明一切了…

…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邢玉珍笑道:“阁下,我夫妇无意布恩施惠,只是不能见死不救,尤其你阁下是当今称奇称最的人物。”诸葛英道:“这个我知道,贤伉俪的大恩,我不敢言谢……”

“那倒不必。”邢玉珍笑道:“只要能跟你阁下化敌为友,这已是我夫妇最大的收获,也是最令我夫妇感到欣慰的事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多谢邢仙姬,能蒙贤伉俪这等有辈奇人垂青,该是我这后生晚辈的荣幸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怎么,阁下自称晚辈了?”

诸葛英道:“不该么?仙姬。”

邢玉珍点头道:“真要说起来,你也吃不了多大的亏,怎么样,真不愿跟我去跑一趟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假如为使我相信什么,那大可不必,假如认为我该去探望探望恩人,此间事了后我自当前去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两者都不是,只是我那位冰侄女儿十分想念你阁下呢?”

诸葛英没想到邢玉珍会跟他开这种玩笑,呆了一呆,脸上一热,强笑说道:

“仙姬怎么开起我的玩笑来了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,你可别以为我这个前辈没有前辈的样子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怎么会,仙姬随和,不拘世俗,这正是让人敬佩,让人乐于亲近的地方。”

邢玉珍道:“真的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对仙姬这么一位前辈,我不敢玩虚作假。”

邢玉珍笑道:“你很会说话,我可不知道,你这个后生晚辈也是个让人心折,让人乐于结交的人物,你这个忘年交我夫妇交定了,你不答应都不行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多谢伉俪爱护……”

邢玉珍话锋忽转,道:“你到这儿来干什么,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费啸天玩了一着花招,我特意来看看究竟……”

接着他把费啸天命人把宫红的尸体送给他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听毕,邢玉珍惊声说道:“果然被我料中了,费啸天他真杀了宫红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怎么,仙姬事先知道这件事?”

邢玉珍摇头说道:“倒不是我事先知道这件事,是这样的……”

她也把官红夏候飞王屋劫持卓玉冰的经过告诉了诸葛英。

诸葛英睁大了眼,道:“怎么说,仙姬、查三影犹在人世?”

邢玉珍点点头说道:“宫红跟夏侯飞是这么说的。”

诸葛英惊诧地道:“想不到,想不到查三影竟然还在人世,仙姬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你可是要问我当年情形?”

诸葛英点头说道:“正是!”

邢玉珍苦笑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,查三影明明死在我的‘天残指’下怎么会……大半是查三影弄弦虚,当年死的不是他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只要查三影还在人世,当年死在仙姬”天残指下的,就不会是他,仙姬,那查三影现在……“

邢玉珍扫了夜色中的费家庄院一眼,道:“要照他跟费啸天的关系来看,他应该就在这费家庄院中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没想到费啸天竟是查三影的衣钵传人,怎么也没想到,怪不得他拥有四大凶人,怪不得他要替查三影报所谓仇,雪所谓恨,怪不得他‘金鞭银驹’的一身所学……”

两眼猛地一睁,异采暴射,道:“我想起来了,查三影原先必在那小楼地下…

…”

邢玉珍道:“小楼地下?”

诸葛英遂将发现费啸天那小楼下秘密的经过,又告诉了邢玉珍。

听毕,邢玉珍道:“这么说查三影如今已不在那地道中了?”

诸葛英道:“费啸天他已经把那地道填了起来,查三影应该已移往别处了!”

邢玉珍道:“费啸天他还有什么地方可藏查三影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这就不知道了,费家庄院地面上应该没有可资藏人的地方……”

双眉陡的扬,接道:“仙姬可愿跟我同进家费庄院找费啸天去?”

邢玉珍道:“你突然要找他干什么?”

诸葛英冷笑一声道:“费啸天故弄玄虚,别让他仍把查三影藏在地道中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你不是说那地道已被他填起来了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他把地道填起来了是不错,只是那有可能是做给我看的,再说那地道也不一定只有那么一处进出口。”

邢玉珍一点头道:“不错,以费啸天的为人,看他的确有可能玩了玄虚,耍了花枪,只是,你我这么找他有用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一个人或许不是他的对手,有仙姬联手制他则应有余,只要能制住他,还怕查三影不现身么?”

邢玉珍道:“你这个想法很妙,只是你也知道,费啸天身边还有仇超等三人…

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三个不堪一击。”

邢玉珍一点头道:“好吧,我跟你跑一趟吧,反正这也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于是,两个人闪动身形,双又扑向了费家庄院。

费家庄院里的灯一盏盏,费家庄院前那两盏大灯更亮,只是里外静悄悄地,听不见一点人声。

到费了家庄院前、诸葛英道:“仙姬,咱们是敲门而进,还是给他来个迅雷不及掩耳?”

邢玉珍淡然一笑道:“阁下,你我的身份都不低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么咱们就敲门而进。”

上前叩了门环。

砰然一阵响动,此时此地声音传出老远,不怕人听不见,老半天,里头响起了一个话声:“是谁呀?”

诸葛英还没有答话,那两扇大门已然打开了,只开了一条缝,门缝里一张脸,瘦瘦的,眼珠子乱转,一见是诸葛英,那瘦脸颜色一变,往回一缩,就要关门。

诸葛英抬手一推,砰然一声,两扇大门豁然大开,一个人影“哎哟!”一声跌跌撞撞的退了进去……

诸葛英迈步跨进了门,那瘦汉子扭头就要跑。

诸葛英当即一声轻喝:“站住!”

那瘦汉子还真听话,硬没敢动,回过身来赔上一脸惊慌害怕的强笑:“诸葛大侠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麻烦你给我通报一声,就说邢仙姬跟诸葛英要见费大侠。”

那瘦汉子道:“诸葛大侠要见我们爷?”

诸葛英道:“正是。”

那瘦汉子道:“诸葛大侠来得不凑巧,我们爷不在家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怎么,费大侠出去了?”

那瘦汉子道:“正是,正是,天没黑就出去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可知道费大侠上哪儿去了?”

瘦汉子强笑说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我们爷没交待,我也没敢问。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你带我进去看看!”

显然他是不信费啸天不在。

瘦汉子迟疑了一下,哈腰摆手道:“您请,您请。”

他带着诸葛英跟邢玉珍往里行去。

到了里头,诸葛英抬眼环扫,看不见一个人影,再凝神听听,也听不见一点动静,却听那瘦汉子开口说道:“您看看,我没骗您吧?”

诸葛英道:“别的人呢?”

瘦汉子道:“都出去了,都跟我们爷出去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都跟费大侠出去了?”

“是啊。”瘦汉子道:“仇爷、夏侯爷、古爷,还有弟兄们,都跟爷出去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这么说,这么大一座费家庄院里,就你一个人在?”

那瘦汉子道:“可不是么,爷交待我看家,大半是因为我派不上用场,您瞧,我们爷还不回来,一个人待在这庄院里怪害怕的。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你派不上什么用场?”

那瘦汉子一惊,忙赔笑说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,我只是这么随便说说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你可别让我难为你。”

那瘦汉子脸色一变。强笑说道:“那怎么会,那怎么会,像您,身份比我的爷还高,名头比我们爷还大,您怎么会难为我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就把他的去处告诉我。”

那瘦汉子没作声,半晌才开口说道:“我只听我们爷说了一句‘王屋’,不知道是不是真上‘王屋’去了。”

诸葛英转眼望向邢玉珍。

邢玉珍平静地摇头说道:“不要紧,他找不着的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么眼前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眼前不就是个人么。”

诸葛英两眼一睁,转过来望向那瘦汉子道:“费大侠既然不在庄院内。有件事我问你一声也是一样……”

那瘦汉子道:“您要问什么事?”

诸葛英道:“你告诉我,你家老主人现在什么地方?”

那瘦汉子先怔了一怔,然后脸声又变了一变,这才说道:“老主人,哪儿来的老主人,怕您是弄错了吧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你就不必再隐瞒了,我已经知道,你们除了费大侠这位少主人之外,还有一位老主人了。”

那瘦汉子道:“您是听谁说的,还有这回事儿,我们爷上没父母,下没兄弟…

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我不愿意难为你,可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那瘦汉子勉强笑了笑,没作声。

诸葛英道:“告诉我,你家老主人现在何处?”

那瘦汉子道:“诸葛大侠,您何必让我作难,等我们爷回来……”邢玉珍突然说道:“玉书生有好耐性,我可没有。”

抬手就要抓那瘦汉子。

瘦汉子一惊,连忙闪身后退。

诸葛英淡然道:“邢仙姬手下你躲不掉的,你最好还是赶快把你家老主人的所在告诉我,要是惹火了邢仙姬,我可不便阻拦。”

瘦汉子吓白了脸,忙:“我说,我说,我家老主人在……在地道里……”

诸葛英双眉一扬道:“那地道不是已经填上了么。”

瘦汉子道:“填上的只是一处门户,另外还有一处门户……”

邢玉珍望着诸葛英一笑笑说道:“你没料错。”

诸葛英望着那瘦汉子问道:“那另一处门户在何处?”

瘦汉子抬手往后一指道:“就在后院假山上。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好地方,你前头带路。”

瘦汉子惊慌地应了两声,连忙往后行走。邢玉珍快一步跟诸葛英走个并肩,低低说道:“咱们要小心,查三影要比费啸天还难应付。”

诸葛英双眉微扬道:“有邢仙姬联手,我何惧之有?”

邢玉珍摇头说道:“别把我捧得太高,这些年来查三影的一身修为不知有没有进境,我只知道当年我要差他一筹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也没把一身功夫搁下,是不,?纵然仙姬仍差他一筹,这一筹我来补上,应该可以应付了。”

邢玉珍这:“但愿如此。”

说话间后院已到,前头瘦汉子往假山前一站,怯怯地道:“诸葛大侠,门户就在这儿了。”

诸葛英看了那座假山一眼,道:“你应该知道门户是怎么开启的,是不?”

瘦汉子嗫嚅说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我说过,我没有好耐性。”

瘦汉子似乎很怕这位“白发仙姬”,闻言一惊,连忙伸脚往假山下踩去。一踩之下,假山那处门户立即出现。

邢玉珍抬手一指点倒了瘦汉子,她没等诸葛英说话便道:“别让他在咱们下去之后关上了门,让他在这儿躺一会儿,等咱们上来再解开他的穴道。”

诸葛英没多说,一声:“仙姬,我前行带路了。”

矮身钻了进去。

邢玉珍也未怠慢,立即跟了进去。

过没一会儿,那门户之上人影一闪,诸葛英先钻了出来,他身后紧跟着邢玉珍,诸葛英一掌拍醒了那瘦汉子,问道:“我没想到你居然敢欺我……”

那瘦汉子醒过来闻言一怔,站起来说道:“诸葛大侠,您这话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跟邢仙姬下去过了,地道里空无一人。”

瘦汉子闻言又是一怔,道:“空无一人?不会啊,老主人明明在地道里,怕您是没找遍吧?”

诸葛英道:“几条地道我都找遍了!”

瘦汉子诧声说道:“那怎么会……”

邢玉珍突然冷笑道:“你的胆子够大的,你是头一个敢欺我的人,可是只有这一次,我绝不容你再有二次。”

虚空一指点向瘦汉子。

瘦汉子闷哼一声,翻身倒地,随即满地乱滚,豆大的汗珠直冒,邢玉珍又一指点了过去,那瘦汉子立即趴在地上不动了,直喘。邢玉珍道:“这滋味不大好受,你应该不会愿意再尝二次。”

“真的。”瘦汉于喘着说道:“我没骗您,您就是杀了我我也这么说,老主人明明是在地道里,怎会……”

邢玉珍转眼望向诸葛英。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怕这又是费啸天的杰作,要不然他不会这么放心留他一人看家。”

邢玉珍双眉轩动,道:“看来这费啸天的确是位厉害人物,就是当年的几个大人物也未必比得了他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这一趟咱们是白来了,仙姬看该怎么办?”

邢玉珍想了想道:“我想邀阁下到我那儿做做客去。”

诸葛英淡然一笑道:“蒙仙姬宠邀,敢不从命。”

邢玉珍笑了,道:“那么咱们走。”

衣袖一抖,身形破空拔起,直上夜空。

诸葛英立即腾身跟了上去。

邢玉珍跟诸葛英走了,那瘦汉子趴在地上还爬不起来。

突然,人影连闪,瘦汉子身边一连射落四条人影,仔细看看,那是费啸天、仇超、夏侯飞跟古翰四个。

瘦汉子一骨碌爬了起来。道:“爷……”

费啸天一摆手,道:“有赏,这儿没你的事了。”

瘦汉子一躬身:“谢爷恩典。”

退了几步,转身快步而去。

费啸天向着古翰一摆手,古翰人似鬼魅,一闪没入假山那门内,入内未几,人影闪动,古翰又自假山那门户里穿了出来,一躬身道:“禀少主,真的,老主人不见了。”

费啸天脸色愕然一变道:“老主人不是藏了起来?”

古翰道:“属下在地道里都找遍了,老主人的那张软榻在……”

费啸天眉峰一皱道:“老主人两腿不便,那他能上哪儿去,这地道如今也只剩这一处门户,他又是从哪儿出去的……”

夏侯飞看了费啸天一眼,迟疑了一下道:“少主,属下有句话,不知……”

费啸天淡然说道:“说。”

夏侯飞道:“只怕老主人知道少主的心意了……”

费啸天脸色大变,霍然转注,目中厉芒直逼夏侯飞,夏侯飞机伶一颤,低下了头,道:“属下知错,少主恕罪。”

费啸天威态倏敛,微一摇头道:“不,你没有错,错的是我,我低估了老主人。”

古翰道:“少主,要不要找找看……”

“不必。”费啸天摇头说道:“我如今要把他估得高些,他既然知道了我的心意,先躲了起来,那就不是咱们所能找得到的……”

仇超道:“少主,他两条腿不方便,走不远的。”

费啸天眼望向他,倏然一笑道:“你三个当真舍他跟我了?”

仇超浓眉一扬道:“少主如若不信……”

费啸天一摇头道:“我没说不信,你三个很识时务,跟着我总比跟一个残废人强,你三个只要好好的跟着我,我不会亏待你三个的,只是我不许有二心,那后果你三个知道。”

仇超道:“属下三个知道,倘有二心,任凭少主处置就是。”

费啸天笑了,微一点头道:“好,这件事暂且放下不提,你三个跟我去找邢玉珍他们去……”

仇超道:“那少主该快一点,怕他们已经走了很远了。”

费啸天笑说道:“放心,他们脱不出我掌心去的,我已经派鞭剑二僮跟去了。”

仇超一怔,道:“少主高明……”

费啸天淡然一笑道:“知道我高明就好,任何人也脱不出我掌心去的。”

腾身拔上夜空。

仇超三人互观了一眼,跟着拔起……

诸葛英跟邢玉珍没多在“费家庄院”里找找。其实找也找不出什么来的,因为连梅梦雪几个都已不在费家庄院里了。

梅梦雪几个哪儿去,这只有费啸天知道。

查三影不见了,离奇地不见了,就像一缕轻烟一般在地道中消失了。

查三影两腿残废,他能走到哪儿去?

这就不是费啸天所能知道的了。 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