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25章

作者:独孤红

由“撞关”沿着“吕梁山”下往前走,以二人的轻功身法,那自然一日数百里,这一天到了“襄陵”,再过去不远就是费啸天那费家庄院的所在地了,两天一夜,一路之上却未见有梅梦雪等人的踪影。

边走,邢玉珍道:“阁下,恐怕你是料错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未必,眼下距‘梅花溪’还有几十里路程,仙姬急什么?”

邢玉珍道:“几十里路程过短,若是查三影他一回到费家庄院便放人,咱们早在百里之外就该碰上梅姑娘几位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梦雪她们未必向这边走。”

邢玉珍道:“你错了,查三影他必会告诉梅姑娘咱们在‘潼关’,梅姑娘既然是知道咱们在‘潼关’,岂有不来相寻之理?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忘了?还有费啸天蹑后而至,查三影不会想不到这一点,他当然会告诉梦雪绕道走。”

邢玉珍两眼猛地一睁道:“咱们想得到的那费啸天也当然想得到,怕只怕他在半路截住了梅姑娘几位……”

诸葛英神情一震道:“这倒有可能,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著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真要这样岂不糟了,以我看咱们不如……”

一语来了,倏闻一声清朗轻啸从身左吕梁山上划空传下,邢玉珍脸色一变道:

“查三影!”

诸葛英抬眼上望,扬眉问道:“仙姬听出是他了?”

邢玉珍道:“没有错,他这啸声当年我听多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他怎么在这高山之上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以我看他是发现了咱们,所以以啸声招呼!”

诸葛英道:“那么咱们是不是要上去看看?”

邢玉珍道:“只不知道这老鬼又弄得什么鬼,上去看看也好,咱们别多耽搁就是了。”

诸葛英一点头道:“那么我先走带路了。”

话落腾身,直向“吕梁山”上掠去。

邢玉珍明白诸葛英是怕有什么险遇,所以不让她走在前头,她也不愿让诸葛英一个人涉险,忙纵身拔起跟了上去。

以他俩的轻身法那自然是快捷异常,转眼工夫之后,他俩已双双来到吕梁山脉的半山腰。

四下看看,满眼苍翠,树海森森,哪里有查三影的踪影,诸葛英四下看看之后,收回目光道:“仙姬,适才那啸声似乎是从这半山之上发起,如果咱们置身在这半山之上,怎却未见……”

邢玉珍未等说完便冷哼说道:“我刚在山下不说过么,不知那老鬼又弄得什么鬼……”

一语未了,只听左近一片松林之内,有人冷冷接口说道:“邢玉珍,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……”

邢玉珍霍然转注,厉声说:“查三影,你鬼头鬼脑的躲在松林里做甚,既然以啸声招呼我二人来此,怎不出来想见。”

只听查三影在松林内冷冷说道:“我在松林内自有我在松林内的道理,我不出去难道你就不能进来么,难道你跟我一样也两腿残废么?”

邢玉珍怒喝说道:“查三影,你还敢对我……”

扬起一掌劈向松林,邢玉珍这一掌是含怒而发,暗中凝足了真力,劲道异常,威力十分惊人。

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一株老松应掌而折,“哗喇喇”倒了下去。

查三影在林内冷笑说道:“邢玉珍,这点玩艺儿岂奈我何,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,帮‘玉书生’对付别人吧!”

邢玉珍怒不可遏,方待二次发掌,诸葛英听出话中有话,连忙伸手拦住了她,向着松林微一拱手扬声说道:“前辈既以啸声相召,为何不出林想见……”

查三影对诸葛英的确是另眼看待,他话声立即平和地道:“年轻人,长者当前,你多走一步不行么?”

诸葛英双眉一扬道:“前辈所责甚是,是我失礼。”

他迈步就要进入树林。

邢玉珍伸手一拦,冷冷说道:“阁下,恶兽当前,小心有诈。”

诸葛英侧转头来一递眼色道:“以查前辈的身份,我不相信他会施诈,仙姬请只管跟着我进去就是。”

迈步往松林里行去。

查三影在松林内哈哈一笑道:“邢玉珍,你的胆识气度差多了,当今之之最奇果非幸致,你呀,你该羞煞愧煞。”

邢玉珍冷哼一声道:“老鬼,你我见了面再算帐不迟!”

紧一步跟了上去。

这片树林不小,连绵不断几乎压盖了整个“吕梁”之阳,树林虽大但用不着往深处走,因为两人入林后几丈便着见了查三影,查三影他就坐在一株合围巨树之下。

到了近前,诸葛英微一拱手道:“潼关五层楼上甫睽别,不想今日又在这‘吕梁’半山之上见着前辈,前辈安好。”

查三影显得很高兴,连连点头含笑说道:“好,好,好,年轻人,你也好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多谢前辈,托前辈之福。”

查三影一指诸葛英,转望邢玉珍道:“邢玉珍,你听听,人家玉书生是怎么说话的,你该跟人家学学。”

邢玉珍冷哼一声道:“要我说话客气那也不难,得先看看你配不配。”

查三影淡然一笑便待再说。

诸葛英忙揽过话头道:“前辈何事召唤?”

查三影未答反问道:“年轻人,你知道我发啸是招呼你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是这么猜测……”

查三影道:“你又怎么知道发啸的是我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跟前辈相识日浅,没听出来是前辈,是邢仙姬听出来的。”

查三影哼哼一笑道:“荣幸,荣幸,我至感荣幸……”

话锋微微一顿之后,他抢在邢玉珍之前开了口,接道:“年轻人,不错,我发啸确实是为招呼你的,我料定你会从这条路上过,所以我特地在这‘吕梁’半山之上相候,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在你登上这‘吕梁’半山之时,立即出去相见?”

诸葛莫道:“前辈明教?”

查三影道:“年轻人,你要知道你听得见我这啸声,别人也照样能听得见,我所以未及时出林想见,是要看看还有没有别人循啸声来到此处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前辈放心,我刚才运功默察过,附近并无人迹。”

查三影点了点头道:“那就好,年轻人,可愿席地坐坐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前辈既有所谕,我焉敢不遵。”

他连迟疑都没迟疑地便坐了下去。

邢玉珍站着没动。

查三影抬眼望着她道:“邢玉珍,我面前向不容阴人对坐……”

邢玉珍冷笑一声道:“我偏要在你对面坐下,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她当即坐在了诸葛英身侧。

查三影突然笑了。

邢玉珍脸色一变,厉声叫道:“老鬼,你敢作弄我……”

诸葛英也明白了,笑了。

查三影笑道:“你就是这脾气,让你坐,你绝不会坐,不让你坐,你是非坐不可,无可奈何之余,我只有用心智,这应该不伤大雅,你何必毗牙咧嘴,怒目相向?”

邢玉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怒哼一声便待再说。

诸葛英已然含笑说道:“仙姬,何妨静坐听听查前辈何事召唤。”

邢玉珍也急于想知道查三影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葯,一听这话立即忍了一忍,没有说话。

查三影那里笑笑说道:“年轻人,这件事跟她无关,她若不愿意尽可以到林外等着去。”

邢玉珍没忍住,冷冷说道:“老鬼,你有本事就把我赶出去!”

查三影哈哈一笑道:“我没有这本事,你还是坐着听吧。”

查三影显然不愿跟邢玉珍多斗嘴,说完了这话他马上转望诸葛英敛去笑容,庄起脸色道:“年轻人,先告诉我,你跟邢玉珍走这条路预备上哪儿去?”

诸葛英道:“不敢欺瞒前辈,我跟邢仙姬是找费啸天要人去。”

查三影微一点头道:“我没料错,你果然是去找费啸天,但费啸天不是也去了‘潼关’么?你为什么当面不向他要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说没两句话他就带着人跑了,走得匆忙异常,让人来不及……”

查三影淡然一笑道:“费啸天他真不差,我能有这么一个衣钵传人,老怀也颇堪慰了,年轻人,你不必再到费家庄院了。”

邢玉珍突然冷冷说道:“因为费啸天没回费家庄院去,可是?”

查三影目光一转,道:“不错,你怎么知道?”

邢玉珍未答,冷笑一声又问道:“就在这半路之上迎梅姑娘几位,或者是找费啸天要人就行了,可是?”

查三影呆了一呆,讶然说道:“邢玉珍,你何时变得这般聪明起来,不错,我就是要告诉‘玉书生’这些话……”

诸葛英欠身一礼道:““多谢前辈,无论如何,前辈的好意我领受,也感激。”

查三影转过脸来目光一凝,道:“年轻人,你……”

邢玉珍冷笑说道:“我没那么聪明,也绝不轻易相信人,‘玉书生’他告诉我,你会代他救梅姑娘几位,我却不信。”

查三影一怔,诧异说道:“年轻人,你知道我……你怎么知道我会代你救梅姑娘几位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说不上理由,不过我有把握前辈必会救梦雪几个,事实证明我并没有料错。”

查三影讶然说道:“怎么说,你说不上理由?”

“是的,前辈,”诸葛英道:“这是一种玄奥的预感。”

查三影叫道:“玄奥的预感?年轻人,你把我弄糊涂了。”

邢玉珍也同样的糊涂,她诧异地看了诸葛英一眼,奇怪他为什么不把理由告诉查三影,可是她没当场说破,因为她知道诸葛英既然不说必然有他不说的道理。

诸葛英对邢玉珍那诧异的一瞥故作未见,道:“不管怎么说,前辈总是救了梦雪她们几个,我并没有看错。”

查三影诧异慾绝地看了他两眼,却并没有再间下去,微一点头道:“没错,年轻人,你并没有看错,我是从费家庄院里把梅姑娘几位救了出来,而且也把跟你在‘潼关’会面的事告诉了她,还有霍刚兄妹,已经顺着这条路到‘潼关’找你去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前辈,我跟邢仙姬一路行来,并没有碰见梦雪她们。”

查三影脸色微变,微一点头道:“这就是邢玉珍刚才所说的,我为什么在这‘吕梁’半山之上等你……”

邢玉珍突然说道:“查三影,梅姑娘几位真让你那好徒弟又截了去?”

查三影冷冷说道:“这个我不敢断言,我担心的就是这个,我那个衣钵传人禀赋不差,心智尤高,他已然悟出我是赶回费家庄院救人去了,他之所以没回费家庄院去,怕就是料到我会告诉梅姑娘‘玉书生’在‘潼关’,而梅姑娘也必然会到‘潼关’去找‘玉书生’,所以来个半路拦截,以你跟‘玉书生’一路行来没碰见梅姑娘几位这情形看,只怕梅姑娘几位凶多吉少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查三影,你那好徒弟现在何处?”

查三影道:“问得好,我要是知道还会等你问么?”

邢玉珍冷笑一声摇头说道:“这真让人难以相信,这真让人难以相信。”

查三影道:“邢玉珍你,难信什么?”

邢玉珍道:“我不信你会救梅姑娘几位……”

查三影勃然色变,目中厉芒直逼邢玉珍,神态好不吓人,但刹时间他已恢复平静,转脸望诸葛英道:“年轻人,你信不信?”

诸葛英道:“前辈,我信!”

查三影欣慰地笑了,道:“那就行了,她信不信无关紧要,随她了。”

邢玉珍冷哼一声道:“查三影,你躲在这‘吕梁’半山树林内,就是为了告诉‘玉书生”这件事么?“

查三影冷然点头,道:“不错,怎么样?”

邢玉珍道:“现在你已经把这件事告诉‘玉书生’了,又如何?”

查三影道:“那就要看‘玉书生’他预备怎么办,采取什么对策了。”

邢玉珍冷笑一声道:“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上天,你既然有救梅姑娘几位之心,何必把这件事告诉‘玉书生’?”

查三影两眼一睁道:“你是说我该去找我那位好徒弟要人?”

邢玉珍道:“不该么?费啸天他既是你的衣钵传人又是你的干儿子,要他交出梅姑娘几位来,那还不是一句话?”

查三影往下一指道:“邢玉珍,你瞎了么,难道看不见我等于是个没腿的人?”

邢玉珍道:“你可以从费家庄院跑到‘潼关’一个来回,然后又从费家庄院跑到这‘吕梁’半山上来,你就可以去找那费啸天。”

查三影微一点头道:“话说得好,无如这已经不是我的事了,对‘玉书生’他,我已经尽了心,尽了力,我的人就做到这儿为止……”

邢玉珍冷冷一笑道:“说什么这已经不是你的事了,说什么你已经尽了心,尽了力,说什么你的人只做到这儿,以我看分明是你那名徒不听你的了……”

查三影倏然一笑,转望诸葛英道:“她没这么高明,这是你看出来的,年轻人?”

诸葛英迟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