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26章

作者:独孤红

“玉书生”跟“白发仙姬”当今一流中之一流,身法何等高绝?半盏热茶工夫不到,两个人已然翻过一座山头,双双停身在一处断崖之上。

诸葛英尽目力,凝目四望,邢玉珍站在他身旁也举目四下搜遍,百里“吕梁”尽收眼底,却看不见一点动静。

邢玉珍道:“阁下。你断定那费啸天必藏在‘吕梁’深处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方圆百里之内,只有这一脉‘吕梁’山最壑深,仙姬应该知道,那山高壑深之处,乃是藏身的最佳处所。”

邢玉珍微一点头道:“不错,有道理,咱们这一趟应该不会白费工夫自费力,否则的话,咱们在这‘吕梁’深处窜高下低,费啸天他却逍遥于‘吕梁’之外,那可说太气人了,只是,阁下。我要问你一句,咱们如今这置身处什么地方?”诸葛英道:“一处断崖之上,仙姬问这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‘吕梁山’山高壑深,我以为那最佳藏身处不该在高处,而该在深处!”

诸葛英微微一笑道:“多谢仙姬指教,咱们这就到深处去……”

一语未了,忽然瞥见左前方一座较矮山头上,冲天飞起一群长尾雉鸡,拖着鸣声向西北另一座山头飞去。

诸葛英转眼望向邢玉珍,邢玉珍目闪寒芒道:“希望不是山居人家或者伐木樵夫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群山深区离城镇太远,不适宜住家,至于伐木樵夫,以我看那座山头高峻险恶,平常人不容易攀上。”

邢玉珍道:“那就是我料错了费啸天,费啸天此人极具心智,不能拿衡量常人的尺度来衡量他,走吧,阁下。”

话落,两个人双双侧转身从右边一条傍依峭壁,下临深渊的小路下了断崖,直往那座山头扑去。

两个人身法若电,没多久便已翻上了半山腰,站在半山腰上望,树海森森,一片浓绿,除了那一片片的林木之外,什么也看不见。

诸葛英当即传音说道:“仙姬,适才咱们站在那断崖上,看见的便是。”

邢玉珍心知他是身近敌踪,怕人听见话声,当即也传音说道:“不错,强今咱们的停身处是在山之阳,咱们该绕到那一边去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带路了。”

腾起身形往左扑去。

很快地绕到这座山头的东面,然后两个人再距离十丈远近,轻巧异常,不惊点尘往上扑去。

近山顶处,是一片浓隐蔽天的密林,诸葛英传音说道:“适才那群雉鸡冲天飞起处,应该是在这儿……”

邢玉珍四下打量,点头说道:“不错;是这儿……”

略一疑神,接道:“我听不见有什么动静,你呢?”

诸葛英道:“林内稍有声响,但那不是人的步履声,应该是兽类……”

邢玉珍目光忽凝,直直地望着林内说道:“你看,前面那第三棵树下,那花花的一堆是……”

诸葛英凝目前望,果然,那树林边缘处,第三棵树下,五彩的一堆,像是鸟类的羽毛。

他略一细看,立即看出那是什么,他当即说道:“仙姬,那是一只雉鸡,只怕已经死了。”

邢玉珍闪身掠了过去,近前一看,的确是只死的雉鸡,她诧异地道:“这儿怎么会有一只死的雉鸡,难道刚才那被惊飞的一群,是有人射猎……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不然,这只雉鸡要是被谁射死跌落,它就不应该还留在这儿……”

忽听邢玉珍轻叫说道:“雉鸡身上还有……蛇,这是什么蛇……”

诸葛英凝目再看,果然,雉鸡身上还绕着一条大拇指般粗细的花蛇,蛇身色呈五彩,跟雉鸡同,不是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是一鸟一蛇。

蛇是蛇,只是那条蛇居然也是条死蛇,似被什么重物所击,一颗蛇头粉碎,血肉模糊。

诸葛英双眉一扬道:“仙姬可知道这是什么蛇?”

邢玉珍微一摇头道:“阁下胸罗渊博,想必有以教我。”

“好说。”诸葛英道:“据我所知,这种蛇名唤‘彩练’,这种‘彩练’蛇有一种特性,无论在什么地方,都是雄雌一对,寸步不离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这么说还该有一条?”

诸葛英道:“正是!”

邢玉珍道:“那怎么这儿只有一条?”

诸葛英道:“这就是咱们要探讨的了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莫非被那群雉鸡吃了去?”

诸葛英摇头说道:“据我所知,雉鸡不是肉食禽类!”

邢玉珍讶然说道:“那么那另一条何处去了?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适才那群雉鸡是被惊飞的,可是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应该是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雉鸡生长于山林之间,见惯了各种飞禽走兽,若有什么飞禽走兽从这儿经过,它们是不会惊飞的,它们之所以惊飞,应该是看见了什么不常见的东西……”

邢玉珍点头说道:“有道理,你刚才说雉鸡生长于山林之间,对各种飞禽走兽均已司空见惯,那么,在这个地方它们不常见的东西就只有人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还有一种可能,当它们遭侵袭、捕噬时,也会惊而飞走。”

邢玉珍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是这条蛇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这么臆测,两条‘彩练’捕食雉鸡,惊走了那一群,惊飞的雉鸡引来了咱们,也引来了别人,别人比咱们早到一步,击毙这条‘彩练’,捉去了另一条……”

邢玉珍一抬手拦住他的话头道:“慢着,你说有人先咱们到了这儿,击毙了这一条,捉去了另一条?”

诸葛英道:“正是。”

邢玉珍道:“谁没事捉这种既恶心而又怕人的东西干什么?

即使真有人捉蛇,他为什么不两条都捉去,怎么击毙这一条,捉去另一条。“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这种”彩练‘还有一宗奇特之处,交配之后,雌蛇奇毒,中人必僵,原本也有剧毒的雄蛇却变得一丝儿毒也没有,在这个时候的雄蛇如捕之炼葯,能解世间百毒。“

邢玉珍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这‘彩练’雄蛇还有这么一宗大用处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在这个对候如果有人想捕雄蛇,非先杀雌蛇不可,否则他绝捕不走那条雄蛇?”

邢玉珍目光落在那只死雉鸡身上道:“照你这么说,这条蛇该是雌蛇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如果它已经交配,如果真有人懂蛇捕之,这条蛇就必是雌蛇无疑。”

邢玉珍眉锋微皱道:“那么这是谁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那四大凶人之中,哪一个懂蛇。”

邢玉珍两眼一睁,道:“你是说……我记得宫红喜欢吃蛇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宫红已经死了。”

邢玉珍道:“古翰也懂蛇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可能就是他了,仙姬,咱们在林中分头找找看,看看有没有其他蛛丝马迹。”

邢玉珍点头答应一声,两个人立即展开身法在林内方圆二十丈内游走了一遍,两个人都有绝好的内功修为。两个人也都有绝佳的目力,方圆丈内这一游走,两个人先后发现几处极浅的足迹。

邢玉珍道:“你没料错,确是有人来过此地。”

诸葛英指地下道:“仙姬请看,这是来时的脚印,这是去时的脚印……”

邢玉珍点了点头道:“而且脚印都很浅,证明此人有一身不俗的修为,咱们可要顺着这去时的脚印找找看?”

诸葛英道:“当然要,我在前开道,仙姬请在后为我掩护。”

话落,未等邢玉珍答话,立即转身往林深处扑去。

邢玉珍未敢稍慢,容得诸葛英入林二十多丈后,她也闪身纵掠跟了过去。

两人一前一后,身形忽闪,在这片树林内顺着那两行极浅的脚印往前找去……

这片树林不小,可是在两人快逾奔电的身法下,未消片刻便已到了边缘,那两行脚印居然往山下延伸而去。

诸葛英毫不犹豫,也跟着脚印往下扑去。

只听身后邢玉珍传音说道:“那人是往下去了么?。

诸葛英道:“是的,可能如仙姬所说,他们是藏在深处。”

说话之间,诸葛英已下降廿多丈,突然他停住身形,邢玉珍自后疾掠而至,传音说道:“有什么发现么?”

诸葛英垂手一指,道:“仙姬请往下看。”

邢玉珍循诸葛英所指凝目,诸葛英手指处,距二人站立处约摸有三四十丈高低,那儿有一小片谷地,谷地里林木疏落,野草半人高,此刻正有两个白衣童子在那一株株的树下捡拾着枯枝。

邢玉珍当即轻轻叫道:“费啸天的鞭剑二僮。”

诸葛英微微一笑道:“皇天不负苦心人,咱们这一趟总算没有白跑”

邢玉珍冷哼一声道:“看情形费啸天是打算在这儿住下了……”

诸葛英垂目回顾,没说话。

邢玉珍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在搜寻那几个的藏身之处,似乎,那几个并不在那儿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怎见得?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请看,咱们站在此处,那片小小的谷地方圆几十丈内可尽收眼底,咱们并未看见别个,而且也找不出可资藏身之处。”

邢玉珍看了一阵之后,点头说道:“费啸天的鞭剑二僮可能是从别处到这儿来捡拾枯枝的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邢玉珍道:“咱们下去擒住他两个问问,还怕不知道那另几个藏身何处么,走!”

说着她就要往下去……

诸葛英忙道:“仙姬还是请在后头为我掩护吧。”

闪身扑进一片树林内,从这片树林内往下扑去。

三四十丈高低,自然是转眼即至,及至诸葛英抵达那片小小的谷地再看时,他不禁为之一怔。

原来在那一株树下捡拾枯枝的费啸天鞭剑二僮,就在这一转眼工夫中,一起没了踪影。

只听身后邢玉珍诧声说道:“怪了,他两个哪里去了,我两眼始终没离开他两个,我看见他两个绕到那株合围大树后,怎么……”诸葛英抬手一指,指着一株紧挨峭壁的合围大树道。”是那一株么,仙姬?“

邢玉珍点头说道:“不错,就是那一株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且请守在此处,我过去看看。”

闪身掠了出去,野草捎上借力,一个起落便到了紧挨峭壁而生的那株合围大树之下。

诸葛英只一眼,他心神跳动,怔了一怔,合围大树后,那块峭壁上有一条裂缝,宽窄只容一人侧身。

从裂缝中望过去,这条狭道只有十几丈,那一边,只能望见一块如茵草地,眼睛无法析视,别的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

这株合围大树长得好,峭壁上的那条裂缝恰好被它挡住,要不到树边来绝难发现。

诸葛英定了定神,向着邢玉珍招了招手,邢玉珍带着一阵香风如飞而至,她一看之下也不由一怔叹道:“好地方,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敢情那边别有洞天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不觉得这株大树长得不是地方么?”

邢玉珍点头说道:“的确,的确,怎么不?这株树长得真不是地方了,生似是谁有意把它栽在这儿的……”

诸葛英看了那条裂缝一眼,道:“这条裂缝宽窄只能容一人侧身,我先过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我仍是跟在后头。”

诸葛英道“不,仙姬最好等我过去之后再过去。”

邢玉珍倏然一笑道:“我明白了,你是怕咱们两个都在裂缝之中,万一他们来两个一堵,咱们俩就只有挨打的份儿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挨打还事小,他们要是再来个用枯枝起火,再以掌风把火从两边往里扇……”

邢玉珍脸色一变道:“费啸天阴狠毒辣,他可真使得出来,我可不愿受那烟熏火燎,你先过你的吧,等你过去了之后,我再进裂缝。”

诸葛英微一点头,跨步到了树后,侧身进了裂缝。

裂缝的宽窄虽然只容一人侧身,可是一个人侧身在里头横走倒也无艰难之感,很快地诸葛英已过了一大半,看看距那边出口已不足两丈。“

只听那边传来一个话声:“干什么去?”

冷冰冰的,一听就知道是“铁手追魂”古翰。

随听另一话声道:“少主让我两个再去捡些枯枝去!”

诸葛英听得心头猛然一震,有心退回去,眼下已过了十几支,退恐怕来不及了,他只有尽快地往前移去。

只听古翰话声说道:“等一等,给我梢点东西回来。”

轻快步履声由近而远。

诸葛英把握这机会,一阵急移到了裂缝口,微微探头外望,只见那两个白衣童子背着他站在一丈外,地上,是一条“彩练”,皮肉各在一处,敢情已被剥了。

两三丈外外,身穿黄农的古翰,转进了一个洞穴之中。

眼前是个不大大的死谷,谷里细草如茵,一片翠绿,煞是可爱,谷呈椭圆形,两边谷壁上有着不少洞穴,大小不等,一个个黑黝黝的难以探望。

诸葛英无暇多看,也无暇细看,匆忙一瞥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