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27章

作者:独孤红

很快地,日上中天,时届正午。

日影刚上中天,对面洞穴之中大步走出一人,是那“神刀霸王”仇超,仇超着大红袍,在日光之下宛若一团火。

只听他高声说道:“我家少主要出来跟诸位相见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那是最好不过,我等已恭候多时。”

“不敢当,让诸位久等了!”

一声朗笑,人影闪动,对面洞口之中洒脱异常地走出了“金鞭银驹”费啸天,身后跟着穿黄衣的古翰跟穿银衫的夏侯飞、古翰跟夏侯飞两人,各捧着费啸天的鞭剑。

费啸天出洞,对地上的鞭剑二僮尸体没看一眼,在洞口前一丈处一站,目光一扫,含笑说道:“累诸位久等了。”

有道是:仇人见面,份外眼红。

邢玉珍冷哼一声跨前一步,冷然说道:“你终于还是出来了!”

费啸天微微一笑道:“时辰到了,我焉能不出来。”

邢玉珍冷笑说道:“我倒是不明白,你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这时候才出来?”

费啸天道:“你没听我说么,时辰到了。”

邢玉珍道:“什么时辰到了?”

费啸天道:“诸位的时辰到了!”

邢玉珍道:“我明白了,你所以缩着头不出来,是在安排什么卑鄙的伎俩……”

费啸天笑道: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我安排了杀人之计是不错,但那称不得卑鄙,因为对敌之道本来是不择手段的,有道是:“相骂无好口,相打无好手。’……”

邢玉珍冷然说道:“你在洞里安排了什么杀人之计?”

费啸天摇头说道:“你又错了,我安排的杀人之计不在洞里。”

邢玉珍道:“这么说你安排的杀人之计是在此处了?”

费啸天摇头说道:“我安排的杀人之计也不在此处,事到如今用不着再瞒谁了,我安排的杀人之计是外来的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是外来的?”

费啸天道:“不错。”

邢玉珍深深一眼道:“这么说你是从别处请来了帮手,请来了助拳的?”

费啸天笑道:“这回你才算说对了!”

邢玉珍冷笑说道:“我想不出几个能帮你的人,也想不出几个肯帮你的人。”

费啸天道:“能帮我的人或许不多,肯帮我的人却不在少数,就像少林、武当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邢玉珍冷然说道:“你要在黑道之中挑些邪魔魍魍我还相信,你说少林、武当等名门大派,我怎么也不相信他们会帮你。”

费啸天笑笑说道:“请相信我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。”

邢玉珍冷冷一笑,道:“你是说你有把握,也就是说你有把握把少林、武当等名门大派的人手调来此处。”

费啸天道:“正是,事实如此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我倒要听听你怎么能把少林,武当等名门大派的人手,从四面八方调到这群山环绕的死谷之中。”

费啸天道:“可以……”

手往后一伸,仇超自袖底取出一物递在他手中。

邢玉珍一见那东西,立即神情震动,脱口叫道:“武——林——符。”

那是一块闪闪发光的正方形金牌,约莫有巴掌大,下面有一个把手。

费啸天笑了:“你见多识广,既知‘武林符’,你就该知道它的权威。”

邢玉珍道:“‘武林符’是武林中唯一至高无上权威的符令,谁执掌它就等于是当今武林盟主,各大门派无不俯首听命,任凭驱策……”

费啸天笑道:“不差不差,你说的一点也不差,这面‘武林符’确有这么大的权威,我就凭它调来各派高手,你看够么!”

邢玉珍道:“你从何处得来这面‘武林符’?”

费啸天道: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我不相信你会执掌‘武林符’,八成儿是面膺符,拿来我看看。”

费啸天哈哈一笑道:“你把费啸天当成了三岁孩童,我若是把这面‘武林符’给了你,岂不等于把各派的高手交在了你手里……”

邢玉珍道:“我再问一句,你从何处弄来这面‘武林符’?”

费啸天道:“我说过,你不用管这么多!”

诸葛英突然跨前一步,道:“仙姬,让我跟他说几句话……”

目光一凝,望着费啸天道:“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这时候才出来了,你是要各门派高手今天正午抵达此谷,可是——”

费啸天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!”

诸葛英道:“你打算怎么利用各门派高手对付我等?”

费啸天笑道:“这还用问么,等他们到了之后,我一声令下,来个群殴围攻,我手不沾血腥,站在一旁看他们为我消除对头,等到诸位一个个躺下之后,这天下武林跟新人就是费啸天一人的了!”

诸葛英道:“好心智,好计谋!”

费啸天道:“夸奖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容我问一句,梦雪呢?”

费啸天道:“现在我身后洞里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她可好?”

费啸天道:“安好无恙,你放心,在你没躺在我脚下之前,我绝不动她!”

诸葛英道:“英雄本色!”

费啸天道:“岂敢,这一点我还能做得到,我做事也一向如此。”

诸葛英道:“现在时已居正午,怎么各门派高手还没到?”

费啸天道:“不可能那么准时,总会有一点耽搁的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可否告诉我,各门派都派出了哪些高手?”

费啸天道:“自无不可,我知道的只有少林监院大师率罗汉堂首座与二接引,还有四金刚,十八罗汉,武当上清宫主持率七十三剑,别的门派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诸葛英听得心神震动,暗暗皱眉,当即传音说道:“仙姬,如若他所说是实,咱们这几个人恐不足以与各派高手对抗,今日这死谷之中,只怕咱们凶多吉少!”

邢玉珍道:“咱们可以力拚一场。”

诸葛英道:“敌众我寡,实力太以悬殊,再说还有费啸天与仇超等在旁,他绝不容咱们走出此谷的。”

邢玉珍道:“照你这么说咱们只有坐以待弊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仙姬,如今各门派的高手还没有到。”

邢玉珍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闪身向费啸天扑去。

费啸天哈哈一笑道:“二位商量得好计谋。”

一手抓过金鞭,挥起一片金光把邢玉珍挡了回去。

邢玉珍吃亏在手无寸铁,一退之后掣出她那奇形兵刃,冷哼一声便待二次欺身扑击。

就在这时候,谷内人影连闪,廿几个灰衣僧人鱼贯地进入死谷。

费啸天双眉一扬,高举金牌叫道:“少林门下,速来退敌。”

廿几名灰衣僧人由两个老和尚率领着,腾身掠了过来挡在费啸天等身前。

邢玉珍冷叱一声,道:“和尚们,让开些!”

抬手抡起了兵刃。

诸葛英忙伸手一拦,传音说道:“仙姬,来不及了,容我跟这些少林高僧说几句话。”

上前一步,抱拳施礼:“两位大师可还认得在下?”

两个老和尚俱皆一怔,齐齐说道:“原来是诸葛大侠……”

合十各躬身躯:“老袖大悲、大慧见过诸葛大侠。”

诸葛英答了一礼道:“不敢,昔年一别,少于拜候,不想今天在这群山之中幸过二位,掌教大师可好!”

那身材瘦小的老和尚肃容说道:“多谢诸葛大侠,托诸葛大侠之福,掌教安好!”

诸葛英道:“我跟费大侠之间有点私怨,费大侠以‘武林符’召来诸位,届时动手之际,还望诸位手下留情!”

那瘦小老和尚呆了一呆道:“怎么,老袖等要对付的是诸葛大侠?”

诸葛英道:“正是。”

瘦小老和尚眉锋微皱,面泛难色,迟疑说道:“老袖不知道是诸葛大侠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武林符权威无上,任何人不得违抗,我不敢让少林为难,只请诸位手下留情!”

瘦小老和尚两道灰眉一扬道:“诸葛大侠既知‘武林符’之权威,当知少林不得已!”

诸葛英道:“所以我不敢让诸位为难!”

瘦小者和尚道:“若伤了诸葛大侠,少林蒙羞,也罪孽深重,若不伤诸葛大侠,少林一派就是违抗‘武林符’,从此成天下武林之敌,这……这实在让人难以取舍。”

只听费啸天笑道:“老和尚,那全在少林一念之间。”

瘦小老和尚转过身去道:“费大侠是怎么掌有‘武林符’的?”

费啸天淡然一笑,道:“老和尚,这话是你该问的么?”

瘦小老和尚一躬身道:“阿弥陀佛,是老油失言,在此时此地老袖敢再问一句,费大侠可否收回成命。”

费啸天道:“老和尚,一句话,今日有眼前这些人,便无我费啸天,有我费啸天,便无眼前这些人。”

瘦小老和尚脸色一变,道:“费大侠给少林凭添无边罪孽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老和尚,你要知道,今日应召来此的,不只你少林一派。”

瘦小老和尚道:“敢问费大侠,还有哪一门派?”

费啸天抬手往谷口一指道:“他们到了,你自己看。”

瘦小老和尚往谷口一看,脱口说道:“武当。”

可不是么,廿多个道装全真从那裂缝中鱼贯进入死谷,人人身背长剑,长髯飘扬,正是以武当“上清宫”主持为首的“武当”七子十三剑。

瘦小老和尚转身望向诸葛英,肃容说道:“阿弥陀佛,诸葛大侠请恕少林。”

诸葛英道:“好说,我知道少林不得已。”

瘦小老和尚一欠身道:“多谢诸葛大侠。”

说话间那些武当高手已到近前,一名老全真飞身抢到,躬身稽首道:“怎么诸葛大侠在此。”

诸葛英答了一礼道:“真人别来无恙!”

那老全真道:“多谢诸葛大侠,贫道当称粗健,只是年来精神大不如前了。”

诸葛英道:“真人过谦了!”

那老全真目光一凝道:“诸葛大侠以‘武林符’召来武当……

瘦小老和尚开口说道:“道友弄错了,以‘武林符’召来咱们的不是诸葛大侠。”

那老全真一怔,目光转动,旋即说道:“是费大侠?”

费啸天含笑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费某人,请看,‘武林符’在此。”

他举了举那面金牌。

老全真忙向费啸天掌中“武林符”稽首一礼:“那么,费大侠以‘武林符’召来贫道等是究竟为了……”

瘦小老和尚道:“为的是藉贵我两派之力,对付诸葛大侠。”

老全真呆了一呆,脸色倏变,道:“怎么,费大侠是要借贵我两派之力对付诸葛大侠……”

他一双目光掠向诸葛英。

诸葛英道:“我跟费大侠之间有点私怨。”

老全真道:“诸葛大侠,武当并不知道……”

诸葛英道:“知与不知,无关紧要,‘武林符’不可违抗,我不敢让两派为难!”

老全真道:“这……这实在叫人……”

抬眼望向费啸天道:“费大侠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真人不必多说,听不听令于‘武林符’,那还在武当。”

老全真忙稽首说道:“武当不敢!”

费啸天道:“那就好,午时已过,两派不必再等了。”

瘦小老和尚跟那老全真没动,也没说话。

费啸天双眉微扬,举起了掌中“武林符”。

瘦小老和尚跟老全真身躯一震,双双低下头去。

邢玉珍突然冰冷说道:“你们两派既然不敢违抗‘武林符’,就动手吧。”

瘦小老和尚目光一凝,道:“恕老袖眼拙,女施主当今之哪位!”

邢玉珍道:“我姓邢。”

诸葛英道:“白发邢仙姬,大师应该知道。”

少林、武当众高手俱皆震动,瘦小老和尚与那老全真齐声说道:“原来是白发邢仙姬……”

邢玉珍冷笑说道:“邢玉珍这点名声不比‘玉书生’大,你们两派连‘玉书生’都要对付,还在乎我邢玉珍什么,”武林符‘权威至上,不管谁执掌它就能号令天下武林,哪怕是罪大恶极之败类,阴狠卑鄙之小人,一旦掌握了’武林符‘,天下武林也要俯首听命,供他驱策,真是公理何在,道义何存,今日我邢玉珍若命大不死,非毁去这面正邪不分,善恶不明的’武林符‘不可。“

“阿弥陀佛。”瘦小老和尚佛号高喧,道:“邢仙姬这番话,老纳深有同感…

…”

那老全真也道:“但愿武林中有身份,有地位之人能挺身站出一个,毁去这面‘武林符’,免得有人仗以为恶,贻害武林。”

只听费啸天带笑说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了,眼前你们两派就得听这面‘武林符’,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,我下令了。”

瘦小老和尚与老全真神情一紧,四道目光一起投向诸葛英,只听瘦小老和尚道:“阿弥陀佛,少林要发动攻势了!”

诸葛英道:“容我准备准备,仙姬,霍大哥。”

邢玉珍跟霍刚立即到了他身边。

诸葛英道:“眼前情势很明显,一场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