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04章

作者:独孤红

安置好了霍刚,梅梦雪向着霍瑶红一递眼色,霍瑶红会意,按剑退向一旁。

接着,梅梦雪扬声向外发了话:“外面是哪位高人,请现身容我姐妹一见。”

话声甫落,人影电闪,门外一丈处,雪地上多了个身材瘦高的黑衣蒙面人,但见他一双目光森冷逼人。

梅梦雪看得心头一震,道:“阁下是哪位高人?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像是没听见,没动,也没答话。

梅梦雪旋即明白自己是多此一问,对方既然蒙面,那表示不愿让人观庐山真面目,也不愿让人知道他是谁。

既然这样,问他是谁他怎肯说。

一念及此,立又改口问道:“伤我刚大哥的可是阁下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然点头,答了两个字:“不错!”

话声好不冰冷。

梅梦雪觉得这话声甚是陌生,当即又道:“以高绝手法在我红妹背后贴纸条的也是阁下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又一点头,仍然两个字:“不错!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一个字,杀!”

梅梦雪道:“这我懂,但我不明白她二位跟阁下何怨何仇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我以为你几个已经知道了!”

梅梦雪道:“这么说阁下是来自‘六诏’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你认定我是来自‘六诏’?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不是邢玉珍的人么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目中寒芒暴射,叱道:“大胆,竟敢直呼仙姬名讳!”

这不啻不打自招。

梅梦雪淡然一笑道:“你以为她的所作所为值得人尊敬么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笑一声道:“死到临头,你还敢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死并不可怕,但我要明白一点,邢玉珍是不是躲在‘六诏’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你休要自作聪明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你敢杀人,难道连个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了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笑说道:“这世上还挑不出让我胆怯的事物,我可以告诉你,仙姬她不在‘六诏’,那诸葛英当年根本就没找着仙姬,而且他根本就不是去找仙姬的!”

梅梦雪道:“阁下怎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去找邢玉珍的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很简单,仙姬根本就不在‘六诏’!”

梅梦雪道:“这就不对了,既然邢玉珍不是躲在‘六诏’她为什么要派阁下来杀人灭口,她又怎么知道诸葛英大侠去了‘六诏’?”

这一问,问得瘦高黑衣蒙面人哑口无言,旋听他冷叱道:“丫头,你要是想拖延到费啸天返来,那你是打错了念头,连诸葛英都不免横尸,何况……”

梅梦雪抬头说道:“我无意拖延,我只是想把这件事弄清楚!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笑说道:“到了阴间地府问一问,你自然会明白的!”

跨步欺了过来。

梅梦雪神情一震,忙道:“阁下为什么不敢说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没有说话。

梅梦雪忙又说道:“阁下现有杀人的勇气……”

“大妹子,让开,让我跟他拼!”

霍刚强凝一口真气,忽地一声从椅子上跃了起来,魁伟身躯带起一阵风,出闸虎一般地扑了出去。

梅梦雪跟霍瑶红大惊失色,梅梦雪皓腕疾探,但一把抓空,没能抓住霍刚,霍瑶红站得较远,更来不及阻拦。

眼看着霍刚冲出茅屋,向那一步步逼近茅屋的瘦高黑衣蒙面人扑去,梅梦雪踉霍瑶红心胆慾裂,便待双双扑出去接应。

适时,怪事倏生,人影一闪,一人从天而降,正好落在霍刚与那瘦高黑衣蒙面人之间,单掌轻轻一抬,道:“阁下,匹夫血气之勇逞不得!”

说来也怪,他只这么一抬手,霍刚那足能撞倒一座山的身躯,就似被什么挡住一般,立时停住,再也前进不得。

霍刚怔住了,梅梦雪跟霍瑶红也怔住了,就连那一步步逼近茅屋的瘦高黑衣蒙面人也怔住了。

凝目望去,只见来人一袭黑衣,身材颀长,洒脱而飘逸,但那张胜却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。

霍刚略一定神,张口要问。

那黑衣客又倏然收手淡笑道:“烦劳二位姑娘扶霍大侠进去歇息,容我跟背后那位高人谈谈后,再探视霍大侠的伤势!”

梅梦雪跟霍瑶红早已到了霍刚身后,闻言双双架住霍刚向后退去,霍瑶红娇靥忽泛惊容,叫道:“小心,后面……”

黑衣客一笑说道:“多谢霍姑娘。”

霍然转过身去抬起了手。

只听砰然一声,那趁机暗施偷袭的瘦高黑衣蒙面人身形一顿,立即跄踉后退了好几步。

黑衣客一笑说道:“阁下既是当今高人,怎地专喜背后偷袭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目中陡现惊怒厉芒,喝问道:“你是?

黑衣客道:“在下司马杰,来自‘六诏’!”

霍瑶红脱口叫道:“司马杰!”

霍刚退势一顿,忙道:“怎么,你,你就是司马杰?……”

司马杰笑道:“在下正是司马杰,三位,容稍时候再详谈!……”

一顿,凝注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阁下又是哪位高人?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凭你还不配问!”

司马杰道:“那么谁才配问?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时下没一个配!”

司马杰微一点头道:“好吧,我改问别的,霍大侠之妹跟你何怨何仇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这你也不配问!”

司马杰淡然一笑道:“阁下,这你瞒不了谁的,但我希望在我不动手的情形下,让你说出你的来路,这话你不会不懂!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笑一声道:“后生小子,凭你也配!”

司马杰“哦”他一声道:“阁下又有多大年纪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老夫我至少长你几岁!”

司马杰道:“这么说来,阁下是位前辈高人了,阁下,我再问一次,阁下是谁,怎么称呼,从何处来!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尚未说,话霍瑶红突然说道:“这位,他是婬贱妖妇邢玉珍派来的……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后喝说道:“贱婢大胆,竟敢辱骂仙姬!”

司马杰轻笑截口,道:“邢玉珍,莫非是当年那位‘白发仙姬’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厉笑道:“不错,你既然知道仙姬的威名,就该知道这件事插手不得……”

司马杰抬头说道:“我只知道霍姑娘并没有说错,这件事要是别人的事,我或许会不管,既然是邢玉珍的事,我就非管不可。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厉声说道:“你这是找死……”

司马杰道:“也许是吧,不过那还得看阁下有没有办法把我的命拿去!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厉笑一声道:“你试试看!”

抖手一掌虚空击了过来。

司马杰摇头笑道:“这一掌功凝九成,足能使石破天惊,风云色变,但是只可借你阁下今天碰上的是我!”

翻腕一抖,虚空击出了一掌。

砰然又是一声大震,司马杰笑道:“阁下,如何,我的命是不是阁下所拿得去的?阁下容我一问,邢玉珍又跟霍大侠兄妹何怨何仇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厉笑说道:“你不配过问……”

霍瑶红突然说道:“这位,我兄妹跟邢玉珍一无怨,二无价,他所以派人前来杀我兄妹,是她以为我兄妹知道她躲在‘六诏’,而慾灭口。”

司马杰道:“谢谢霍姑娘,我明白了……”

目光一凝,望着对面那瘦高黑衣蒙面人,道:“阁下真是邢玉珍的人么?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不错!”

司马杰微一点头道:“很好,你阁下更走不成了!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讶然说道:“后生小子你这话……”

司马杰道:“邢玉珍的所作所为,阁下应比我还清楚,像她这种人,人人得而诛之,所以我说你更走不成了!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道:“你是说想从我身上迫出仙姬的所在?”

司马杰点头说道:“不错,确是这样!”

那瘦高黑衣蒙面人冷笑说道:“后生小子,你这是痴人作梦……”

司马杰抬头说道:“我不这么想,我认为擒你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
瘦高黑衣蒙面人目光森冷寒芒暴闪,厉笑说道:“好大的口气,你且试试看!”

闪身扑了过来。

司马杰微一点头,道:“好吧,我就听你的,姑且试试!”

左单一晃,飞快送去袭向瘦高黑衣蒙面人右肩并,等到瘦高黑衣蒙面人身形一动,向边口一躲,他右手闪电递出,五指弯曲如钩,直向瘦高黑衣蒙面人脸上抓去。

瘦高黑衣蒙面人不防有此,要躲为时已晚,那蒙面物被司马杰抓个正着,他心胆慾裂,猛地用力,一挣,只听“嘶”地一声裂帛响处,那蒙面物立时被司马杰扯下了来。

瘦高黑衣蒙面人大惊失色,捂着脸转身如飞而去。

司马杰没追,却笑道:“阁下,江湖上当有再见之日,我会找上门去找你的,只记住,从此别再乱动杀机,找人麻烦,否则你不会再有今天这种便宜。”

瘦高黑衣人早已走得没了影子,说完了话,他缓缓转过了身,头一眼他便望向梅梦雪。

却只听霍瑶红说道:“你怎么让他走了……”

司马杰抬手一指霍刚,道:“霍姑娘,令兄伤得不轻,需要治疗!”

“事实不错,要不是霍刚受了内伤,他不会留在这里的。”

梅梦雪楞地望着他道:“阁下当真是来自‘六诏’的司马杰?”

司马杰微微一笑道:“梅姑娘想必已从孟中那儿知道了我!”

梅梦雪道:“费大侠跟我正在找阁下……”

司马杰道:“这个我知道,刚才费大侠就跑到十多里外找我,我机警地躲开了,他如今仍在那一带找我呢!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容我先为霍大侠……”

霍刚猛一抬头道:“不忙,霍刚暂时还死不了,先让我弄清楚两件事再说!”

司马杰凝目说道:“还有什么事比霍大侠的内伤更要紧的?”

霍刚道:“有,你阁下已听听春,阁下何放污蔑诸葛大侠!”

司马杰,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霍大侠是说这……”

目光一转,落在梅梦雪脸上,道:“想必梅姑娘也急于明白……”

梅梦雪淡淡道“我不急,霍大侠的伤……”

“不,”霍刚一抬手,道:“大妹子,我急。”

司马杰微微一笑道:“那么我就听霍大侠的……”

话锋微颇,接道:“霍大侠对这件事是不是弄清楚了?”

霍刚点头说道:“不错,孟中告诉了梅姑娘,费大侠没来得及阻拦。”

司马杰道:“霍大侠,我说的可是句句实情,舍妹带着没有爹的孩子现在‘六诏’如果诸位不信的话,尽可以到‘六诏’去……”

霍刚道:“我怎知道那孩子是不是诸葛大侠的骨肉。”

司马杰两眼一睁,旋即敛态淡然说道:“我不敢怪霍大侠这么说,必竟霍大侠你站的立场跟我不同,但我要告诉霍大侠,世上男人多得很,舍妹不必非攀扯诸葛英不可。”

霍刚道:“阁下,这世上只有一个‘玉书生’。”

司马杰笑道:“霍大侠,‘玉书生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,舍妹是一个姑娘家,她不会厚颜乱认丈夫,硬指诸葛英是孩子的爹。”

霍刚还想再说,司马杰已然抬头说道:“霍大侠,我只是在揭穿诸葛英的为人,免得他再害了梅姑娘一辈子,除此之外,诸位信与不信对我并不重要,再说,舍妹自认命薄,已经原谅了他,我千里迢迢送来解葯,但去迟了一步,这或许是天意,这件事不必再提了。”

霍刚道:“阁下只知道信与不信对阁下并不重要,可知道信与不信对霍刚却十分重要。”

司马杰道:“霍大侠请明教。”

霍刚道:“要是霍刚不信,那霍刚就会认为你是无中生有,恶意中伤,而且还有着一桩更大的隐谋……”

司马杰淡然笑道:“是与非,诸葛英他自己心中明白,我司马杰可问心无愧,任凭诸位怎么想都行……”

忽地目光一凝,道:“霍大侠,哪一桩更大的隐谋?”

霍刚一点头道:“不错,霍刚认为你阁下还有一桩更大的隐谋。”

司马杰道:“霍大侠何指?”

霍刚道:“树从根上起,水从源头来,让我从根源说起,阁下现也是我华武林中人,想必知道当年武林中那段公案。

司马杰道:“霍大侠,是指‘白发仙姬’邢玉珍杀害了‘玉面阎罗’查三影查前辈,而偕情人私奔,随后四大奇人又跟着失踪之事?”

霍刚道:“正是,‘玉书生’诸葛大侠的先人受过查三影的活命大恩,因之诸葛大侠要查明这件事为查三影报仇雪恨,所以他才忍痛跟梅姑娘在‘梅花溪’分手,迢迢千里去了‘六诏”’司马杰道:“诸葛英他去‘六诏’干什么?”

霍刚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