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05章

作者:独孤红

离梅花溪往东,走没几里,遍地皑皑白雪上,三间瓦房静静地坐落在山脚下的一圈竹围内。

背着山,围着竹篱,屋后几株压雪老树,这三间瓦房显得清静而幽雅,不带一点城市喧嚣。

远远望去,三间瓦房灯光外透,在这寒夜里,颇令人有孤寂之感,霍刚抬手往灯光处一指,道:“瞧见了么,二老还没睡呢。”

梅梦雪皱眉说道:“天都快亮了,怎么二位老人家还没睡?”

霍瑶红道:“也许是因为这两天情绪不太好。”

梅梦雪沉默了。

既能看见了竹篱,瓦房,那距离就不远了,说话之间,三个人已驰进二十丈内,霍刚道:“怎么没瞧见费大哥。”

霍瑶红道:“哥哥也真是,既来探视二老,能不进去么!”

崔刚赧然而笑道:“怕是费大哥吵醒了二位老人家……”

两句话工夫,三个人已到竹篱前,忽听一声霹雳大喝从从三间瓦房里那正中的一间传出:“站住!”喝声震耳撼心,着实赫了霍刚一跳,三个人不由自主地一起停了步,适时,一条人影从竹篱内掠出,直落三人面前,是费啸天,他脸色有点青,两眼有点红,但是脸上却堆着笑,只是笑得很勉强:“雪妹,霍大哥,小妹,你们三个怎么也来了?”

霍刚道:“大妹子不放心,要回来看看,怎么回事?费大哥,你吓了我一大跳,你就不知道你这一声大喝够多慑人。”

费啸天倏然而笑道:“我赔罪,霍大哥,我还以为是外人呢。

霍刚笑道:“老天爷,幸亏你只是一声大喝,要是挟神威扑出来迎面就是全力一击,只怕我头一个要惨。‘”

费啸天笑了。

梅梦雪这时候才有机会说话,她道:“费大哥,二位老人家安好么!”

资啸天点头说道:“二位老人家安好,我已经请二位老人家安歇了,咱们走吧。”

说着,他抬了手。

梅梦雪道:“灯怎么没熄。”

费啸天没回头,道:“想必二位老人家还没睡。”

梅梦雪道:“那我进去看看。”

说罢迈步就要走进竹篱。

费啸天原本抬起来的手一拦,道:“雪妹,别进去了,老人家还在生你的气呢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我知道,只怕这气要生上一阵子,但是我既然回来了,怎好不进去看看。”

费啸天道:“雪妹,二位老人家不会听不见你回来了,可是……雪妹,伯父正在气头上,不进去也罢。”

梅梦雪迟疑了一下,微一摇头道:“不,我还是过去看看。”

费啸天又一拦,道:“雪妹,听话。”

霍刚道:“这样吧,大妹子别进去了,我跟小妹进去看看,代你向二位老人家请个安吧。

他是说走就走,迈步就慾走进竹篱。

费啸天倏地一声沉喝:“站住。”

霍刚一怔停了步,满脸讶然地望向费啸天。

费啸天威态一敛,柔声说道:“霍大哥,二老要睡了,就让他二位早点安歇吧,再说,二位老人家如今正在气头上,不愿见任何人,我刚才还是求了半天才求开门,你何必再去打扰?”

霍刚迟疑着道:“那……那就算了。”

费啸天道:“霍大哥,听我的不会有错的……”

转过脸来刚叫了一声雪妹,梅梦雪已然说道:“费大哥,你真是为这不让我进去么?”

费啸天强笑说道:“雪妹也真是,我还会骗你么?”

梅梦雪道:“费大哥,我总要回来的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等二位老人家气消了之后再回来不行么?”

海梦雪道:“身为人女,既然回来了,怎好不进去请个安问候一声,再说,我是个晚辈,还能怕挨骂么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雪妹,听话,别让二老气上加气,气坏了二老……”

梅梦雪微一摇头道:“费大哥,无论怎么说,我都要进去请个安。”

费啸天道:“雪妹,这样好不,你在这儿等着,我进去代你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费大哥,你是你,我是我。”

费啸天道:“雪妹,听话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费大哥,让一让。”

“不,”费啸天毅然摇头道:“无论怎么说,我绝不让雪妹进去,我不能让二老……”

梅梦雪目光一凝,道:“费大哥,你不会单为这执意拦我,还有什么别的……请告诉我,费大哥,二位老人家怎么了?”

费啸天笑道:“雪妹这是……你太多疑了,二老好好地……”

梅梦雪颤声说道:“别瞒我,费大哥,请告诉我实话。”

费啸天眉倏一皱,道:“雪妹,你怎么……”

梅梦雪叫道:“你闪开。”

扒开费啸天的手,闪身就要往竹篱内冲。

费啸天脸色一变,道:“雪妹,你要原谅。”

说话间,翻手而起,飞起一指点了出去,梅梦雪应指而倒,接着将手一伸,恰好扶住了梅梦雪。

霍刚两眼暴睁,机伶一额,也闪身要冲。

费啸天大喝一声:“站住。”

横里一掌,硬生生地截住了霍刚。

霍刚大声说道:“费大哥,二老……”

费啸天chún边一阵抽搐,缓缓说道:“我不愿说,霍大哥又何必再问”

霍刚大叫一声,便要硬闯。

费啸天翻手扣住了他的腕脉,沉声说道:“霍大哥,请听费啸天这一次,别进去。”

霍刚挣扎不得,须默俱张,颤声说道:“费大哥,是谁,宫红……”霍瑶红失声尖叫,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费啸天缓缓说道:“不,霍大哥,致命伤在后心,但不是血手印?”

霍刚道:“那是……”

费啸天仰头一声悲怆长啸,裂石穿云,直逼夜空。

紧接着,远处也传来一声长啸,啸声甫起,远处夜色中又现人影,啸声未落,人影已飞射落地,好快的身法。

那是个中等身材,眼神十足的黑衣汉子,他一躬身道:“见过爷。”

费啸天冷然问道:“片刻之前你在何处。”

那黑衣汉子道:“回爷,属下就在适才来处。”

费啸天道:“可会见到有人进出梅家?”

那黑衣汉子道:“回爷,属下没发觉有人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听见什么没有?”

那黑衣汉子面露讶畏之色道:“回爷,也没有。”

费啸天一摆手道:“传我令谕,倾费家之力,搜寻一个名叫司马杰的人,一有发现,立刻尽速回报,快去。”

那黑衣汉子应声飞纵而去。

霍刚颤声说道:“费大哥,是司马杰……”

费啸天冷哼说道:“我早就说过他是邢玉珍的人,雪妹偏不信……”好匹夫,霍刚大喝出掌,砰然一声,眼前地上积雪横飞四溅,溅了费啸天一身,但只是积雪,很显然地,霍刚的掌力已大不如前。

只见他目光笔直,只听他喃喃说道:“司马杰,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……”费啸无脸上没有表情,缓缓说道:“霍大哥,‘梅花溪’不必去了,请跟我到舍下去吧,这儿稍待我自会派人来料理善后,走吧。“

拦腰抱起梅梦雪,当先缓步行去。

霍刚楞地向竹篱内看了一眼,突然翻身拜倒,放声大哭,只听远处传来费啸天的话声:“霍大哥,男儿有泪不轻弹,悲哭于事又何补。”

霍刚哭声倏住,翻身跃起,两眼赤红,喝道:“小妹,走!”

拉着霍瑶红大步赶了过去。

这一行四人,很快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……

天色微亮的时候,一行几十个人扑到了“梅花溪”口,为首的人是费啸天,他身后是几十个手持铁铲,肩荷锄头的健壮黑衣汉子。

费啸天站在“梅花溪”口只一瞬,立即抬手前伸:“都进去,我眼一个时辰。”。

话落,几十个黑衣汉子一起奔进了“梅花溪”口。

刹时间,这清冷的“梅花溪”口就剩下费啸天一个人,他背起了手,皱起了眉,就这雪地上踱步,踱步……

没多久,这“梅花溪”口雪地上全是脚印。

一个时后不到,一名黑衣汉子奔出了“梅花溪”,这么冷的天他竟然浑身见汗,只见他一躬身、道:“禀爷,都清了。”

费啸天道:“有么?”

那黑衣汉子道:“回爷,没有,什么都没瞧见。”

费啸天道:“跟我进去。”

放步走向“梅花溪”。

那黑衣汉子紧赶一步跟了上去。

片刻之后,费啸天当先行了出来,他身后,几十名黑衣汉子也鱼贵跟了出来。

如今,费啸天的脸色有点阴沉,chún角处,噙着一丝怕人的冰冷笑意,简直比地上的雪还冰冷。他伸手一指地上,几名黑衣汉子弯腰而行,转眼间把“梅花溪”口纵横的脚印平得一个不剩。

费啸天一摆手,刚要带着人离去,修地,他脸色微变,凝目前望,适时百丈外人影闪动,飞掠而来。

只听背后有人说道:“爷,是焦桐。”

费啸天听若无闻,站在那儿没动。

转眼间来人已到,那是个身材瘦小,虞色黝黑的黑衣汉子,他落他一躬身便恭谨地禀道:“启禀爷,人找到了。

费啸天道:“在哪儿?”

那瘦小黑衣汉子道:“在秦小乙的酒肆里,一个人喝闷酒。”

费啸天道:“他们呢。”

那瘦小黑衣汉子道:“留在那儿监视着他。”

费啸天双眉一扬,轻喝说道:“赵成。”

身后一名矮胖中年汉子跨步而出,欠身说道:“属下去。”

费啸天说道:“带着弟兄们回去,这儿的事任何人不许轻泄。”

矮胖中年汉子应声施利,转过身一挥手。带着几十个黑衣汉子走了,这里,费啸无轻喝说道:“焦桐,带路!”

瘦小黑衣汉子应声翻身射了出去。

他在前面疾驰带路,费啸天在后面背着手洒脱迈步,行云流水,一点也未见吃力,而且,雪地上连一个脚印也没有。

修为的深浅,身手的高低,就在这儿。

片刻之后劲啸天在焦桐带路之下来到一处所在,这地方是个岔路口,路口上坐落一间小茅屋,烟囱里正冒着灯,门还关着,不透一点风,看不见,也听不见里面有一点动静。

二三十丈外的石头后,树后,隐着两三个黑衣汉子,一见费啸天来到,立即现身掠了过来,一起躬身施礼。

费味天道:“人还在这儿?”

一名黑衣汉子道:“回爷,是的,只见他进去,没见他出来。”

费啸天微一摆手,那三人连同焦桐立即散往各处,他自己则背着手迈步走向那座茅屋。这座茅屋,正是霍刚兄弟当日碰见诸葛英的那家酒肆。

费啸天到了门口,用手轻轻一推,竟没能把门推开,敢情门是拴着的,他正要敲门只听里面响起个清朗话声。

“小二哥,有客人上门了,快去开门吧。”

费啸天冷冷一笑,收回了要敲门的那双手。

转眼间步履响动,有人走了过来,旋即门栓轻响,门开了,当门而立的是那位伙计,他一怔,立即赔笑哈腰:“爷原来是您那,今儿个是什么风,请进,请……”

费啸天迈步走了进去,只一眼、他便瞥见角落里坐着个人,此刻正在那儿一个人喝闷酒,那人是司马杰。

当然,司马杰也看见了他,一征放下了酒杯。

适时,伙计赶上一步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爷,您是要……”

费啸天一摆手,道:“我找位朋友,你去忙吧……”

伙计道:“您找位朋友?您的朋友是……”

费啸天拍手指了指司马杰。

伙计“哎哟”声叫道:“原来这位爷是您的朋友呀;唉,真是,这位爷怎没早说,我要是早知道这位爷是您的朋友……”

费啸天一摆手,道:“小乙,我要跟我这位朋友谈谈,你忙你的去吧。”

伙计也是个机灵人儿,连忙一连应了三声,退着走了。

费啸天迈步行向司马杰。

司马杰含笑站起,道:“没想到在这儿会碰上,费大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

费啸天已到近前,淡然一笑道:“真的,这世界似乎嫌得小了点儿。”

司马杰笑道:“可不是么,费大侠请坐,我叫伙计再……”

费啸天一抬手道:“谢谢,我心领,我是来跟阁下谈谈的,咱们坐下谈。”

一摆手,同时自己也拖过一把椅子。

坐定,司马杰道:“费大侠不打算喝一杯取取暖么?”

费啸天微一摇头道:“我不冷,也不善饮,根本就跟杯中物无缘。”

司马杰笑道:“我辈武林中人有几个不沾酒的,费大侠何必这般客气。

费啸天淡然一笑道:“费啸天生平不惯作客套虚假。”

司马杰道:“既然如此,我不便也不敢相强……”

话锋一转,接问道:“听说费大侠是找我。”

费啸天点头说道:“不错,费啸天正是找阁下,所以一大早就到这儿来。”

司马杰道:“费大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。”

费啸天淡然一笑道:“说句话阁下也许不信,百里之内哪怕有一丝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