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08章

作者:独孤红

离梅花溪不远,有一个大庄院。

这大庄院很气派,也很深沉,另外还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慑人气氛,几乎让人不敢正眼看它。

大庄院那宏伟、气派的大门口,悬挂着两个瓜形大灯,每个灯上写着斗大的一个“费”字。

这大庄院大概在办白事,里面传出阵阵的讲话声,进进出出的人胳膊都戴着孝。

进里头看,大厅是灵堂所在,讲话声就从那里传出。

这时候,两个黑衣壮汉忙里偷闲,正躲在厨房外一个角落里大吃大喝,看上去有几分醉意了。

吃喝着,一名黑衣壮汉突然摇了摇头说:“想想咱们爷也真够心狠手辣的……”

对面那浓眉大眼的壮汉一怔,道:“怎么说?”

“怎么说?”

这名壮汉一张白脸,带着几分阴沉道:“你忘了,那天硬把人家给打了下去。”

浓眉大眼壮汉睁着一双醉眼直点头:“啊啊!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,那怎么能说爷心狠手辣,该说爷身手高强,天下无敌,真正心狠手辣的是那小子,那小子叫什么来着?司马……

司马懿不……”

“司马懿?”那白脸壮汉冷声道:“还他娘的诸葛亮呢,司马杰!”

浓眉大眼壮汉点头说道:“啊,对,对司马杰,司马杰,不是司马懿……”

一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懂了……”

那白脸壮汉道:“你不懂什么?”

那浓眉大眼壮汉道:“咱们爷替梅姑娘报了大仇,梅姑娘应该感激咱们爷才对,怎么咱们爷反倒怕人知道,尤其是怕……”

那白脸壮汉道:“这事你当然不会懂,咱们爷怕梅姑娘感激,不愿用这来换取梅姑娘的心,你明白了么?”

浓眉大眼壮汉道:“原来是这样,嗯,嗯,我懂了,我懂了……”

一咧嘴,笑道:“天爷,幸好那天咱们没下去,回来编了谎骗了爷,要不然那下面冰坚雪深,下去准完蛋,还能有今天这顿吃喝么?”

那白脸壮汉道:“别说了,若让爷听了去,咱们就吃不完兜着走……”

只听一个冰冷话声传了过来:“不差,只怕你俩马上会被劈死。”

这一句不得了,惊得他两个出了一身冷汗,酒醒了好几分,浓眉大眼壮汉抬眼四顾,忙喝问道:“谁?是,是谁?”

只听那冰冷话声说道:“我,看看认识不认识。”

不远处屋角后缓缓转出一人,体态婀娜,容貌美艳,身上穿一件雪白的轻裘,是霍瑶红。

他两个又一惊,连忙站了起来,哈腰赔笑,好生不安。

“是霍姑娘……”

霍瑶红几步到了近前,冷然一眼,道:“大伙儿都在忙,你

两个躲在这儿吃喝,可真惬意啊。”

浓眉大眼壮汉跟白脸壮汉两个吓得直哈腰连声道:“霍姑娘您诸多包涵,我两个只是偷一会儿懒贪喝一口……”

霍瑶红冷然说道:“这我管不着,你两个老老实实地答我问话,那个司马杰已经被你们爷杀了,是不是。”

浓眉大眼壮汉没敢说话,白脸壮汉子脸更白了,道:“没有啊,霍姑娘,谁说的?”

霍瑶红冷笑一声道:“要我把你们编的谎话告诉你们的爷么?”

两人大吃一惊浓眉大眼壮汉忙道:“霍姑娘,您开恩……”

霍瑶红一点头,道:“可以,不难,老老实实地答我问话!”

深眉大眼壮汉道:“爷说梅姑娘的老太爷跟老太太是司马杰杀的。”

霍瑶红双眉一扬道:“费大哥他怎么……”

浓眉大眼壮汉道:“您知道,换谁谁也不会承认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司马杰死在什么地方?”

浓眉大眼壮汉抬手往后墙外一指道:“就在离梅花溪不远那处断崖下。”

省瑶红道:“这么说司马杰是被你们爷打下了断崖。”

浓眉大眼壮汉点头说道:“是的,崔姑娘。”

霍瑶红道:“那个断崖很深么?”

浓眉大眼壮汉道:“很深,省姑娘,约莫有几十丈,下面都是石头,又尖又利,掉下去就非死不可,您瞧雪那么深,路又滑怎么能下去,所以我几个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你们爷为什么不让梅姑娘知道?”

浓眉大限壮汉道: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以我看大概是爷不愿意用这……”

霍瑶红冷然截口说道:“我不说出去,你两个也别说我问过

你俩了,要不然倒霉的是你两个。”

转身走去。

那两个站在那儿直发愣!

霍瑶红离开了厨房,直奔大厅灵堂。

灵堂里,梅梦雪着素衣,穿着孝,正呆呆地坐在那儿,她美目红肿,人瘦了不少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。

崔瑶红到了她跟前,说道:“大姐,我告诉你一件件。”

梅梦雪水然说道:“什么事,小妹?”

霍瑶红道:“费大哥把司马杰打下了断崖。”

梅梦雪并没有怎么震动,轻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为什么?

小妹。”

霍瑶红道:“费大哥硬说是他杀了两位老人家。”

梅梦雪道:“是他么?小妹。”

霍瑶红道:“大姐,你清醒清醒,杀两位老人家的怎么可能是司马杰?你忘了,司马杰还救过咱们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不错,司马杰是救过咱们,杀两位老人家的不会是他了。”

霍地转过头来,两眼猛地一睁,道:“你说什么?小妹,司马杰他怎么了?”

霍瑶红悲痛地道:“大姐,你不能再悲伤了,你看看你……

梅梦雪道:“小妹,说,司马杰怎么了?”

霍瑶红道:“司马杰被费大哥打下了断崖。”

梅梦雪脸色一变,道:“什么地方的断崖?”

霍瑶红道:“还有哪儿,就是离梅花溪不远处那个断崖。”

梅梦雪霍地站了起来,道:“费大哥他好湖涂,无证无据他怎么能这么做?再说我也告诉过他不会是司马杰,他怎么……

小妹。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霍瑶红遂把无意中听来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听毕,梅梦雪道:“费大哥他这是什么意思?不准他们轻泄,尤其对我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据他们说,费大哥所以不愿让大姐知道,是不愿用这件事来换取大姐的心,大姐看是这样么?”

梅梦雪没回答,未置是否,沉吟了一下道:“小妹,不管怎么说,司马杰对咱们是有援手救命之恩,咱们不能任他陈尸崖底,死后还遭狼吻。”

这句话霍瑶红听来大有同感,因为司马杰当日救过乃兄,要不是人家司马杰,恐怕梅梦雪跟她都难以幸免。

所以梅梦雪说完了话,她立即问道:“大姐的意思是要……”

梅梦雪道:“我在守灵,戴着孝,走不开,想麻烦小妹去一趟……”

霍瑶红:“说什么麻烦,那是我应该的。”

梅梦雪摇头说道:“小妹一人去我不放心,那地方平时就凶险难走,如今积雪很深,苦又苦在刚大哥不能去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大姐知道,费大哥的人我不能带,只有一人前去。”

梅梦雪道:“小妹,我不放心。”

霍瑶红摇头说道:“不要紧的,大姐,我小心一点就是了,我有一身还算不俗的所学,要连个有路的断屋都下不去那还行么,大姐只告诉我,一旦找到了司马杰的尸体该怎么办就行了。”

梅梦雪沉默了一下,道:“暂时也只有先把他埋在那儿了,等过些时候我们再到他墓前去焚香默祷,致我心中这份歉疚,只是,小妹你千万小心……”

霍瑶红道:“我知道,大姐。”

说着,她就要走。

梅梦雪忙道:“慢点,小妹,记住,要理就理深些,那崖底一带狼群经常出没……唉,两三天了,只怕他已经被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小妹,你去吧,要还能找到他的尸首那是最好不过,万一真要是遭了狠吻,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你记住,千万小心。”

霍瑶红应了一声,转身出厅而去。

她出了大厅之后,没惊动任何人,一个人悄悄地从后门出了这大庄院,略一辩别方向,旋即腾身掠去。

这片大庄院离梅花溪不远,离那处断崖自然也不远,没多久工夫,霍瑶红便到了断崖之上。

雪早就停了,但是北风一直很强劲,一阵风过处,能刮得雪花满天乱飞,所以这两三天之间,风刮起的雪花已将断崖处当日打斗的痕避迹掩盖了起来。

霍瑶红站在崖顶住下看,看得她眉锋一皱,心往下沉,的确,从这地摔下去,便是失足也难以治了,何况是被打下去的。

这时候她心里对那位费大哥,不免有些气恨。

她站在崖顶四下里找了半天,才找着一条下岸之路,天知道那是不是路,雪积得老深,只看得出那是个不太陡的斜坡,上有几片树林而已。

这地方个好走,再不行也可以抓着树干慢慢往下去。

有此一念,省瑶红立即长身扑了过去。

下斜坡,穿树林,刚到树林边上,她一眼瞥见一行浅浅的脚印从树林里伸展出来,往上去就不见了。

她明白,从树林往上去所以没有脚印,那是因为被积雪俺住了,树林里所以还有脚印,那是因为雪被树挡住了没办法吹进树林去,所以那脚印清晰可见。

可是她不明白这是谁留下的脚印。

霍瑶红又皱起了眉间,她立即进了树林顺着脚印往下走去,

等她出了树林,脚印在树林边上中断时,她心头为之一阵跳动,敢情眼前就是崖底。

眼前既是崖底,脚印又是往上去,足见那人是来自崖底,既是来自崖底,那还会有别人,自然是司……

刚想到这儿,心中又是一个意念升起……

听人说过,刚才她也亲眼看见过,这断崖就是好人失足跌下也难逃劫数,何况是被人打下去,带着伤的人,那更是绝无生理了。

既如此,这些脚印岂会是司马杰?

既不是司马杰,那么它又是谁的,莫非还有别人来过?

也就这两种可能,不是司马杰就是别人的,而前者的可能性极其渺小,几乎等于没有。

如果是后者,那又是谁?谁会没事到凶险的崖底来,也为找司马杰?

想着想着,她突然中断意念凝了神,只因为她听见崖底,那破一块石难挡住的崖底有声音,究竟是什么声音,她一时还听不出来。

旋即,她双眉一扬,轻盈美妙,不带半点声息地惊了下去,直扑那块挡在洞门的石堆。

人到了石壁后,那声音也为清晰,她听出来了,那是有人走动,似乎在不住地走动着。

她不由大感诧异,忍不住移动身子到了那石壁边上缓缓地探出螓首想看个究竟。

头刚探出去,她心头为之一惊,她看见了,看见个绝色白衣少女,同时她也看见那绝色白衣少女面对着洞口,正好看见了她。

她眼见绝色白衣少女一惊色变,旋听一声清脆轻喝传入耳中。

“什么人在这儿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……”

霍瑶红一身傲骨,哪受得了这个,双眉一场当即闪身站了出来,向着那绝色白衣少女冷然说道:“我正要问你是谁,为什么在这人迹罕至的崖底……”

一条黑影从石壁上一个洞口内扑出,直落绝色白衣少女身侧,正是那位黑衣妇人,绝色白衣少女忙叫道:“娘……”

黑衣妇人犀利的目光直逼霍瑶红,冷然问道:“姑娘何人,为什么到涧底来偷窥?”

霍瑶红看的清楚,黑衣妇人两胁下拄着两根铁拐,显然两腿不便但却行动如风,快使异常,足见功力惊人。

她做梦也没想到这崖店住的有人,而且看白衣少女那绝代的风华,黑衣妇人夺人的气度,很显然地这母女俩还绝不是常人。

面对非常人岂可不小心应付,当即她心念电旋,含笑说道:

“老人家误会了,我没想到这洞底会有人住。”

黑衣妇人道:“那么姑娘为什么到涧底来?”

霍瑶红据实说道:“不瞒老人家说,我是来找个人的。”

绝色白衣少女美自一睁,道:“你到这儿来找人的,找谁?”

黑衣妇人道:“这儿只有我母女俩,别无他人,但不知姑娘找的是什么人?”

霍瑶红道:“我找的人他复姓司马,单名一个杰字……”

绝色白衣少女脱口叫道:“司马杰,你找他作甚?”

黑衣妇人立即截口说道:“姑娘要找司马杰?”

霍瑶红点头说道:“是的,老人家,但不知老人家可曾……”

黑衣妇人凝目说道:“姑娘怎么称呼,从何处来?”

霍瑶红道:“我姓霍,叫霍瑶红,就从崖顶不远处的费家庄院来,容我请教,老人家跟这位姑娘是……”

黑衣妇人摇头说道:“素昧平生,姑娘不必问我母女,我可以告诉姑娘,这涧底仅我母女二人在此,并没有什么司马杰。”

省瑶红道:“老人家……”

黑衣妇人摆手说道:“这儿没有姑娘要找的人,此处也非善地,好在我母女二人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