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魄梅魂》

第09章

作者:独孤红

费啸天离开大厅灵堂之后,直奔后院。

费家这后院之大是可以想像的,也是惊人的,既深又广,亭、台、楼、树一应俱全。

在那浓荫深处,微露几角高喙狼牙,流丹飞檐,那是一座精雅小楼,资啸天就直奔浓荫深处这座小楼。

他刚到楼前,楼内立即迎出两名白衣室子看上去顶多不过十五六岁,但目光犀利,眼神十足,动作矫捷,一望可知是一流好手,而且身手相当的高。

两名白衣童子低首躬下身去:“爷回来了。”

费啸天微一点头,足不稍停地迈步进入小楼,当两名白衣童子跟进小楼之际,他陡然一声轻喝:“掩门。”

两名白衣童子应声回身掩上门。费啸天回过来道:“开启秘道!”

两名白衣童子一怔,同声问道:“您要见老人家去?”

费啸天微一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两名白衣童子动作如电,闪身掠近楼梯,伸手只有楼梯扶手那个圆圆的水球上一转,没听见任何声息,楼梯下竟忽地向下一陷,那楼梯下端与地相接处,立即现出一个透着灯光的方方洞穴。

借着灯光往下看,居然还有一道石梯通到下面去。

费啸天一声:“带我鞭剑,预备行囊。”

说完,举步走下洞口。

他走下洞口后,未见那两名白衣童子有任何动作,楼梯忽然升起,双与地面密合,一点缝隙也没有,随即,两名白衣童子迈步登上了楼。

费啸天顺着石梯往下走,一阵左转右拐,石梯走尽,脚踏地面,地面全由一块块的青石拚成。

眼前,有一道顶端分悬两只宫灯的石门。

费啸天举步上前,伸手拉了拉左边一只铁门环。

转眼间,两扇门豁然而开,开门的,又是两名十五六岁的童子,但这两个童子穿的则是一身黑衣。

两名黑衣童子恭谨躬身。

“见过少主人。”

费啸天一摆手,道:“老人家可醒着。”

左边一名黑衣童子道:“回少主,老人家正在跟四姬作乐。”

费啸天微一点头,迈步进了石门。

一条石板路直通里头,石板路的两侧里有两片花草,尽是些奇花异卉,石板路的尽头,则是另两扇石门,石门虚掩着,从见面传出阵阵的嬉笑声。

这笑声,有男人的放纵狂笑,竟也有女人的浪荡娇笑。

费啸天似乎是听惯了,就像没听见一般踏着石板路走向那两扇石门,到了近前,他毫不犹豫地抬手推开了两扇石门。

石门开处,眼前一片风流绮丽的景象……

好大的一间石室,顶、地、壁,全是一块块光滑的青石砌成,映着石室顶的几盏琉璃宫灯,到处生光,人影映现。

光亮而洁净的地上,成圆形的铺着五块红毡,每一块红毡上摆着一小桌酒菜,坐着一个人,不,是两个。

最靠里的一块红毡上,坐的是个文士装束的中年白衣人,约

有四十多岁,长眉凤目,面如冠玉,够得上风神秀绝,俊美无比,只可惜眉宇间煞气太浓。

他那修长而白析的双手,如今正抓着一只欺雪赛霜的皓腕……各端着一只银杯的玉手,紧偎着他的,是两个媚态醉人的美艳女子。

从他左边往右看,头一块红毡上,坐着个浓眉大眼,虬须满面,威态逼人,身穿大红袍的魁伟大汉。

第二块红毡上,是个身穿黄衣的瘦小老头儿。

第三块红毡上,是个身穿银色的长衫,长眉细目,脸色微嫌苍白的老头儿,他有着一付颀长身材,看上去颇为潇洒。

第四块红毡上,是个两目阴森,肤色黝黑的瘦高黑衣老者,那股子阴森劲儿任何人见了都会不寒而傈。

他四个长像不同,衣着也不同,唯一相同的是都坐在红毡上,面前都摆着一小桌酒菜,怀里都偎着一个美艳女子。

费啸天推开了门,白衣文士对门而坐,首先看见了他,一征之后旋即笑着说道:“啸天来了。”

这句话甫出口,嬉笑之声立即停住,整个石室顿然鸦雀无声,那四个推开怀中娇娘,站起来整衣躬身:“见过少主。”

唯独那白衣文士没动,他松开了两只皓腕,左右一摆手,六名美艳女子立即低头施礼而退。

费啸天迈步走进石室道:“义父,您乐您的。”

白衣文士微一摇头道:“不,不,你不常来,别让她们打咱们的畅谈。”

费啸天近前一躬身:“给义父请安。”

白衣文上往旁边挪了挪,拍拍身边红毡,道:“来,坐下说话。”

费啸天转一身招手,道:“你们都坐。”

他矮身坐了下去。

那四个一欠身,齐声说道:“谢少主恩典。”

坐了下去,但却是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。

坐定,费啸天含笑问白衣文士道:“您这两月可安好?”

白衣文土点头说道:“好,好,你看见了,有她们跟他们整天陪着我喝酒作乐,无忧,无虑,无愁,焉得不好。”

费啸天笑了。

白衣文士接着问道:“刚从外面回来?”

费啸天点了点头道:“到各处走动一下,看看当今武林大势。”

白衣文上道:“当今武林大势如何?”

费啸天创眉双扬,傲然一笑道:“金鞭银驹威震宇内,威名又隐隐有超过‘玉书生’之势,所到之处,各门各派无不低头……”

白衣文土一笑说道:“差不多了,谅他们也不敢不低头……”

话锋忽地一转,接问道:“怎么样,找着宫红了么?”

费啸天眼角余光扫了第四块红毡上那名瘦高黑衣老者一眼:“那要看怎么说了。”

白衣文士仰天一个哈哈:“不错,在武林中是永远找不到他的,然而一到地下,那就不费吹灰之力,易如探囊取物,一句话,宫红入土有年了。”

那四个齐声说:“少主恩典,属下等感激不尽。”

费啸天转眼望向红抱大汉,笑问道:“仇超,怎么样?”

红袍大汉仇超一咧嘴,有点窘迫地道:“少主知道,属下生平无他好,但有醇酒美人,愿此身长埋温柔乡……”

费啸天笑笑道:“好个愿此身长埋温柔乡,可愿出去走走?”

仇超道:“不愿,当然,若少主有所差遣时,那又另当别论。”

费啸天笑道:“你会说话,今后谁敢再说‘神力霸王’鲁莽,

我头一个不依!”

目光一扫,接问道:“你三个怎么说,可愿出去走走?”

那三个齐声说道:“属下等跟仇超同。”

费啸天笑:“你四个倒会同进共退。”

白衣文上突然说道:“怎么?啸天,你今天来……”

费啸天回过头来道:“正要向您禀报,我想带他们四个出一趟远门。”

白衣文土道:“出一趟远门,上哪儿去?”

费啸天道:“六诏。”

白衣文上微愕说道:“‘六诏’?你这时候到六诏去……”

费啸天脸上掠过一丝异样表情,道:“替梦雪找诸葛英,并助他对付邢玉珍。”

白衣文上又复一怔,道:“找寻诸葛英,他不是已经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他命大,人挂在一棵树上,同时被人救了去。”

白衣文土睁大了一双凤目,道:“被谁救了去?”

费啸天道:“我没想到,您也绝不会想到,那断崖之下住着母女俩个人,据说很神秘,身手也很高……”

那四个脱口叫道:“有这种事?”

白衣文士道:“啸天是真的?”

费啸天道:“我还敢欺蒙您么?”

白衣文士道:“谁看见了?那母女俩是怎么样的人。”

资啸天道:“霍家那位姑娘去过了,据她说那位姑娘人长得绝美,那个妇人四十多年纪,两条腿残废了,以两把铁拐代腿,行动如飞,较一流高手还迅速……”

白衣文土脸色微微一变,道:“这么两个人,那姑娘很美,那妇人四十多,两条腿……”

目光一凝接着问道:“可知道她们的来路;姓什么?叫什么?”

费啸天摇头说道:“霍家姑娘问过,但是她们不肯说,只听

见那妇人叫那位姑娘冰儿,想必她叫什么冰。”

白衣文士脸色忽然大变,目射厉芒急道:“啸天,她们可还在那断崖之下。”

“不,”费啸天道:“走了,听霍瑶红说她们已经走了。”

白衣文士道:“走了,可知道上哪儿去了么。”

费啸天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她们连姓名都不肯说,怎会将去处告人。”

白衣文上神色怕人地道:“啸天,记住,不管她们上哪儿去,今后只要碰见这么两个人,格杀无论,不,留下那小的带回来。”

费啸天一怔,讨然凝目,道:“义父,您是要……”

白衣文士冷然说道:“那妇人可能姓卓……”

费啸天神情一震,道:“您说她是……”

白衣文士道:“我说的话你听见了么,今后无论在哪儿碰上,杀那老的,留那小的,把她带来见我。”

费啸天脸色倏转凝重,道:“是,义父。”

白衣文士似乎很感慨,很激动,良久之后才逐渐平静,凝目问道:“你确知诸葛英上‘六诏’去了?”

费啸天道:“梦雪是这么说的,她说诸葛英上‘六诏’找邢玉珍去了。”

白衣文士chún边泛起一丝残忍笑意,道:“让他去吧,让他替我杀了那贱女人也好……”

费啸天道:“只怕他杀不了她?”

白衣文士道:“怎么?”

费啸天道:“你没听我说要赶往‘六诏’助他一臂之力么?”

白衣文士点头道:“我听见了,只是那是诸葛英一身所学在当今武林中堪称无人能出其右者,他怎会不是贱女人的敌手?”

费啸无淡然一笑,道:“您不知道,他身中角龙奇毒,功力大打折扣,所学难以尽展,便是寿命也难再有三年……”

白衣文上两眼一睁,道:“这又是谁说的。”

费啸天道:“他自己亲口对那位妇人说的,应该真而不假,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轻易地一掌把他震下断崖。”

白衣文上突然笑了,伸手拍拍费啸天肩头,道:“啸天,看来咱们爷儿俩一般地好运气。用不着手沾血腥……”

费啸天微微一摇头道:“不,我等不了那么久,您知道,三年不算短,在这三年中情势也很可能会有什么变化。”

白衣文士呆了一呆,旋即微一点头道:“你顾虑得不无道理,那么你预备……”

费啸天目中忽射奇光,道:“一箭双雕,先邢玉珍,而后是他。”

白衣文上双眉一扬,笑道:“有种,虽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,你不愧是我的衣钵传人,当年我选上你也没有选错。”

资啸天笑笑说道:“义父,无论在哪方面,我永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

白衣文士点头笑道:“这个我信得过,你预备什么时候动身。”

费啸天道:“我下来就是来向您叩别。”

白衣文士道:“怎么,马上走?”

费啸天点了点头道:“迟怕有变,我的看法无论什么事,早一步总比晚一步好。”

白衣文土哈哈大笑道:“英雄所见略同,不愧是我的衣钵传人,啸天咱爷儿俩可并称当世二英雄而了无愧色。”

费啸天笑笑说道:“我怎么敢跟您并称,金鞭银驹在当世武林中固然盛名不小,但若比起您那盛名,只怕仍要退避三舍,逊色得多。”

白衣文土哈哈大笑道:“什么时候学得跟义父客气起来了,来……”

拿起桌上酒杯,道:“义父这算是给你饯行,等功成战捷班师之际,义父再给你大摆筵席接风洗尘,庆功。”

他一仰而干,然后满斟一杯递了过去。

费啸天接过银杯,道:“谢谢义父。”

也自举杯一仰而干。

尽饮这一杯送行酒,他放下酒杯转脸向外:“你四个也收拾收拾。”

仇超恭谨地一欠身,道:“回少主,属下等没有什么好收拾的,说走就走。”

费啸天一摆手,道:“那好,你四个马上离庄,前头为我开道,可要记住,昼宿夜行,不许轻泄身份,不允许有任何耽搁。”

那四个当然是说走就走,显得费啸天令出如山,立即离席站起,向上座一躬身,转身出室而去。

白衣文士刹时间一脸怕人神色,道:“邢玉珍那贱女人……”

费啸天淡然一笑道:“我知道怎么才会让您称心快意,解仇消恨的。”

白衣文士怕人之色倏敛,摆手道:“你走吧。”

费啸天二话没说,躬身一礼,向外行去。

走没两步,只听白衣文士在后叫道:“啸天,慢一点。”

费啸天刚停步转身,白衣文士立即接着说道:“我收回前令,老小一并留下,小的带回来见我,老的弃诸荒野,任她自生自灭好了。”

费啸天微微一愕,但他没多问,深注一眼,答应声中再施礼,转身出门而去,他没看见,身后,白衣文士的神色难以言喻……

穷山恶水的六诏山下,有一个小小的村落,这个村落里十之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雪魄梅魂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