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十一章 桃花玄阵

作者:独孤红

宝鸡,是个交通枢纽,重要城镇,它西通天水、兰州,南通四川、云贵。

秦汉隋唐都建都于西安咸阳达千余年,宝鸡是通陇蜀的要塞。

在宝鸡县东十五里处,有条溪,叫潘溪,那是个渭水上游的一支。

大晌午的时候,有个中年青衫客风尘仆仆,顶着大太阳,步履若飞地沿着潘溪疾走。

这地方很开阔,也很静,沿溪之路是小径,罕见行人,所以很静,除了流水淙淙外,别的几乎听不到了什么。

山在远处,这儿除了溪旁的两座庙,一块巨石,及石旁一株华盖般大树外,也难看见什么。

行走间,青衫客有意无意地向着溪边巨旁那棵大树上投过一瞥,想是他烈日下行向往阴凉,但可能他要急着赶路,所以脚下并未稍停。

然而,事与愿违,他不得不停下脚步——一个怪声怪气的话声,那枝叶茂密、华盖也似的大树是透射下:

“捧腹笑呵呵,

世上愚人多,

清凉夜晚他不走,  

日头底下忙奔波……”

哼了一声,接道:“我老人家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傻,小子,站住!”

青衫客并未有半点惊异,却只一皱眉便停了步。

这里,枝叶微动,一团肉球自树顶坠下,直向树下那方巨石落去,这一下要是摔着——

而,那团肉球轻轻地落在了巨石上,再看时,令人喷饭皱眉,那是个五尺不到的矮胖老者,肿肿的两颗眼,圆圆的一颗鼻子,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,偏他一副儒生文士打扮,手里握着一册书,但却边幅不修,胡子老长,头发蓬松,那袭儒衫既黄又黑,既宽又大。  

青衫客眉锋又复一皱,那矮胖老者一咧嘴,叫道:“乖乖,这石头好烫,真不知当年姜夫子是怎么坐的!”

两肩一晃,站了起来,的确,高不及五尺,儒衫下摆已扫着了脚面,青衫客不禁失笑。

这一笑,笑得矮胖老者瞪了眼:“咄,小子,面对长者竟敢无理,笑什么?”

青衫客笑容微收,没有说话。

矮胖老者喝道:“小子,你聋了?”

青衫客突然说道:“张口小子,闭口小子,这就是长者之理么?”  

矮胖老者一怔道:“原来你不是真聋……”

青衫客道:“老人家,真龙飞上天了。”

矮胖老者又呆了一呆,道:“小子,好一张油嘴,看不出你小小子年纪竟然敢反口责问我老人家,难不成你想跟我老人家……”

青衫客:“老人家,我今年近三十了,一个近三十的人,难道分不清是非么?”

矮胖老者道:“小子,你说谁是谁非。”

青衫客:“若以我看,自然是我是老人家非了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小子,有说么?”

青衫客道:“自然有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说说看。”

青衫客道:“我走路走的好好的,老人家无端出声喝止,且张口小子,闭口小子,谁是谁非该很明显了。”

“有意思!”矮胖老者咧嘴一笑,旋即绷起脸摇头说道:“以我老人家看,不是的是你而不是我老人家……”

青衫客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老人家想必也有说,请说说看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我老人家本来树荫睡大觉,正梦神人授五色之笔,不料你小子由此路经过,横扫一眼吵醒了我老人家的好梦,这还情有可原,最不可原谅的是,我老人家怜你日头底下赶路,你却装聋作哑,不理不睬。”

青衫客道:“说完了么?”

矮胖老者道:“说完了,很够了。”

青衫客淡淡一笑道:“对老人家这番说法,我置评八字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哪八字?”

青衫客道:“无理取闹,强词夺理。”

矮胖老者老眼一瞪,道:“小子,你怎么说?”

青衫客道:“我这个人好话向来不说第二遍。”

矮胖老者沉默了,老眼凝注好半晌,突然以手搔头,先是嘿嘿而笑,继而呵呵大笑:“有意思,你小子越发地有意思了,我老人家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还没有人敢如此这般地当面数说我老人家的不是,那也难怪,因为你小子不知道我老人家是谁,有道是:不知者不罪……”

青衫客道:“倘若老人家无理取闹,我要告辞了。”

他便要拱手。

矮胖老者手中书一摆,突然喝道:“小子,慢着!”

青衫客放下了手,道:“老人家还有什么教言?”

“教言?”矮胖老者咧嘴笑道:“知书达理,小子更有意思了,听着,小子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你小子是我老人家生平所见遇长者不亢不卑,会说话,敢说话的第一人,所以我老人家打算……打算……”

干咳两声接道:“总之,我老人家打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,如今嘛,我老人家打心窝里更喜欢你,所以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又干咳了两声,然而青衫客接了口:“老人家有话何妨直说,找还急着赶路。”

“咳,咳,”矮胖老者又咳了两声,推了推老花眼镜,道:“说得是,说得是,我老人家就干脆说吧,你小子姓什么,叫什么?”

青衫客目光一转,道:“老人家,我姓金,叫金大龙。”

矮胖老者点头说道:“噢,噢,金大龙,金大龙……”

眉锋一皱,凝目不语。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有什么不对?”

矮胖老者突然开口说道:“小子,这是你的真姓真名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我有报假名的必要么?”

矮胖老者道:“说得是,没有,没有……”

接问道:“你小子是哪儿人?”

金大龙道:“塞外!”

“塞外?”矮胖老者微愕说道:“你小子如今是回家去?”

“不!”金大龙道:“我早就搬了”

“搬了?”矮胖老者道:“那么你小子如今是由哪儿来,往哪儿去?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由长安来,要到兰州去。”

“长安?”矮胖老者一怔道:“你搬到了长安?”

金大龙道:“是的,老人家!”

矮胖老者道:“你小子在长安是干什么的?”

金大龙道:“我做生意……”

矮胖老者一摇头,不胜惋惜地道:“那股铜臭糟塌了你,小子,你到兰州去干什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买货。”

矮胖老者又摇了头,道:“终日为孔方奔波,可惜,一块好材料……”

接问道:“小子,你还有亲人?”

金大龙微皱双眉,道:“一家三口,除我外还有家父,舍弟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令弟多大了,可以照顾生意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快二十了,我出门时生意由他照顾。”

矮胖老者一咧嘴,拍了一掌,道:“好极了,那就好办多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什么事好极了,什么事又好办多了?”

矮胖老者干咳两声道:“我老人家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,不知道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请说。”

矮胖老者道:“以我老人家看,你小子也学过武,对不对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目力如神。”

矮胖老者嘿嘿一笑,道:“我老人家的眼力敢夸是当世之最。小子,凡是学武的人,都嗜武如命的,对不对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又说对了。”

矮胖老者摇头晃脑得意地道:“我老人家料事向来八九不离十,小子,那么你想不想再上一层楼,百尺竿头再爬一步?”

金大龙道:“当然想,只可惜名师难求。”

矮胖老者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愿意给你找一位名师,你愿不愿意?”

金大龙道:“何止愿意,我更感激,只是我要看看那位名师是谁?”

“自然,自然!”矮胖老者将头连点地笑道:“买东西也得先看货……”

好譬喻!

他接着说道:“我老人家给你小子找的这位名师,论文,他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上识天文,下识地理,三教九流,诸子百家,他是无所不通,无所不精,论武……”

他吸了一口气,道:“大可以为帅为将,安邦定国,小可以纵横四海,睥睨八荒,打遍天下能胜过他的几乎没有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确是旷世奇才,难求之名师。”

矮胖老者咧嘴笑道:“小子,你看如何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说了半天,我至今犹不如老人家说的是谁?”

矮胖老者脸色一整,手中书一指自己鼻头,道:“小子,说了半天他就是老人家我!”

金大龙一怔,道:“原来是老人家你……”

矮胖老者瞪着眼,道:“小子,你看如何?”

金大龙沉吟了一下,道:“老人家适才所说,丝毫没有夸大么?”

“那什么话?”矮胖老者老脸一板,道:“你小子可以到武林各个角落里去打听打听,我老人家虽然其貌不扬,边幅不修,可是一身一肚中的真才实学,有道是‘人不可貌相’,像貌长得好又有什么用,胸无点墨,身无长技,那只是绣花枕头一个……”

“老人家!”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既如此,象你老人家这般名师,的确是当世难求,我该是求之不得,哪有不愿意之理……”

矮胖老者一怔喜忙道:“小子,这么说你是……”

“别忙,老人家!”金大龙道:“我先请教,在众生之中,老人家为什么独选上我?”

矮胖老者道:“这不难解释,因为你小子是块璞玉,百年难求的上上之选好材料,唯独我老人家有这种眼光,我老人家生平爱才,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至今没找着中意的材料,深恐一肚子学问,绝技随着我老人家进棺入土失了传,另一方面,人我老人家避开大路,在这渭水之旁大树上纳凉打盹,可巧你好走上了这条路,这更证明你小子跟我老人家有缘,既是如此,我老人家岂肯失之交臂,当面错过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原来如此,只是……我今年近三十,求师也不下数十次,但结果没求到一个,那是因为……”

矮胖老者截口道:“碌碌之辈,庸才,那些人怎么配称师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老人家只说对了一半,其实也是我过于苛求……”

矮胖老者道:“事关自己前途,自该苛求!”

“不,老人家!”金大龙道:“我所谓苛求,那是因为我每求师必提出一个条件!”  

矮胖老者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条件,什么条件?”

金大龙道:“凡是我所求之前,必须经过我的考试,无论文武,要能胜过我的才算有资格做我师,否则……”

矮胖老者道:“那是自然,连你胜不过还称什么……”

一怔瞪目,接道:“小子,莫非你有意考考我老人家?”

“是!”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事关我的前途,也是我的条件,尚请老人家……”

矮胖老者突然仰天大笑,指着金大龙道:“我说你这小子真的很有意思,居然考起我老人家来了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难道不行么?”

矮胖老者笑得带喘,连眼泪都笑出来了,他一边举袖擦泪,一边摇头说道:“不是不行,而是我老人家只听说有老师考徒弟的,却没有听说有徒弟考老师的,你考别人还可说,要考我老人家那未免太以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不勉强,如若老人家不愿意那就算了。”

矮胖老者两眼刚瞪,金大龙接着又是一句:“其实,人若是真实学,又何怪一个考字?老人家以为然否?”   矮胖老者将头连点,道:“然,然,小子,算你行,我真真算得上我老人家首遇,小子,我老人家答应,你考吧!”

金大龙道:“话说在前头,要是老人家连我都不如,可得放我走路!”

矮胖老者道:“那是自然,我老人家不但马上放你走路,而且反过来给你小子叩头,对你小子执弟子之礼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那我不敢当……”

矮胖老者道:“我老人家一定要……”

金大龙神色一动,道:“这样吧,头不必叩,弟子之礼我也消受不起,请老人家答应我一个条件,以后,但不一定什么时候,我再碰上老人家时,只要老人家据实答我三问就行了。”

矮胖老者一怔说道:“小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别问,只要你点头答应就行了。”

矮胖老者满脸诧异地一点头,道:“好,就这么说,我老人家点头答应了,可是,小子,你若不比我老人家强,你可要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立即行大礼,拜老人家为师就是!”

矮胖老者一喜道:“小子,须眉七尺昂藏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言出如山大丈夫!”

矮胖老者一拍手,道:“好,小子,想怎么考你就怎考吧!”

金大龙微微一笑,道:“我先在文事一途考考老人家……”

目注矮胖老者手中书册,接道;“老人家手里拿的是什么书?”

矮胖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桃花玄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