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十二章 宦门侠少

作者:独孤红

兰州城东北角,有一座广大、宏伟、庄严肃穆的底邸,那就是镇西北的肃王府。

王府,当然够气派的,横匾三个大金字肃王府,门前石阶高筑,巨大石狮对峙,还有四名执戟的亲兵。

就凭这,看上去就吓人,就慑人。

这时候,肃王府前背着手踱来了一名青衫客,自然,他就是金大龙。

他远远地端详了一阵,然后举步走近去。

然而,还没走近十丈,只听一声叱喝:“喂,那百姓,站住!”

一名执戟亲兵奔了过来,当他到了金大龙面前时,金大龙已走近肃王府前五丈,那名亲兵竖着两道眉,一瞪眼,喝道:“你聋了,我叫你站住!”  

金大龙停了步,含笑问道:“这位,怎么回事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那亲兵回手一指道:“你瞎眼?看看这是什么地方?”

金大龙抬眼一看,道:“肃王府啊……”

那亲兵怒喝说道:“明知是王府所在你还乱跑,该死的……”

金大龙一摇手,道:“这位,先别乱骂人,你知道我到肃王府来,是来干什么的?”

那亲兵道:“你是来找死的。”

倒转长戟便要扫。

金大龙忙道:“这位,打我不要紧,要是出了事你担待。”

那亲兵手上一缓,道:“打了你还会出什么事?”

金大龙道:“事情大了,至少世子会重重办你。”

那亲兵一怔: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是世子的朋友,来找他的……”

那亲兵凝了目,旋即一声冷笑,道:“据我所知,小王爷没你这么个朋友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冒认……”

金大龙双手一摊,道:“信不信由你,不信你就打吧!”

那亲兵有了迟凝,半晌始道:“你真是小王爷的朋友?”

金大龙道:“何妨等我见过世子后,你瞪眼看看?”

这该不假了,万一假,到那时再说也不迟。

那亲兵收回了戟,一欠身,道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金大龙大刺刺地一摆手,道:“不知者不罪,替我通报一声去,就说襄阳祝黄堂处来人,要面见世子。”

那亲兵一怔,道:“原来你是……我替你禀报王爷去。”

说着,他转身要走!

金大龙忙道:“慢着。”

那亲兵回身说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

金大龙道:“我要见世子。”

那亲兵道:“见王爷不一样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王爷是王爷,世子是世子,你怎么搞的,当了这么多年的亲兵,连这点规矩都不懂?当然是一层一层地往上见。”

倒是挺唬人的。

那亲兵窘笑说道:“对不起,小王爷不在。”

“不在?”金大龙道:“哪里去了?”

那亲兵道:“打猎去了,一大早就出了府。”

打猎?他还有心情打猎?

金大龙呆了一呆,暗生诧异,当即说道:“既是世子不在,我……”

一阵急促蹄声传了过来。

那亲兵忙笑道:“你运气好,怕是小王爷回来了。”

金大龙循声望去,只见五骑快马飞也似地由远而近,直向肃正府驰来,该是了,寻常人谁敢在肃王府前驰马。

凝目再看,前面那匹白马上,是个英武俊美少年,年纪近廿,头戴冲天金冠,身披白底锦帔,胯下坐骑异常神骏,鞍旁还排着弓箭壶及一柄长剑。

身后四骑中,有三个是中年壮汉,只有一个颇为扎眼。那是个身材瘦削的黑衣老者,鹞眼鹰鼻山羊胡,看上去阴狠姦诈,极富心智,金大龙是个大行家,他一眼便看出这黑衣老者有怀高终身手,放眼武林犹在一流之上。

肃王府何来这等人物……

心念方转,那少年拨转马头带着人直驰过来。

那名亲兵慌忙执戟行礼。

勒马控缰,鞍上美少年目光直逼金大龙,道:“什么事?”

“禀小王,”那亲兵恭谨忙道:“这人是襄阳祝太守那儿来的,要见您。”

黑衣老者犀利眼神也逼视过来,上下打量金大龙。

美少年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你是襄阳来的?”

金大龙欠身说道:“回小王爷,是的!”

美少年道:“你在家岳处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是祝大人新聘来的护院。”

“大胆!”黑衣老者突然冰冷叱道:“你呀我的,见了小王爷敢不跪下。”  

扬起马鞭就要抽。

美少年一招手,道:“贾老,别无礼,既是家岳礼聘之人,该是武林豪客,对武林豪客该有礼的是我。”  

翻身离鞍下马,那黑衣老者及三壮汉也跟着下马,美少年把缰绳往一名壮汉手中一塞,含笑说道:“我叫朱英,请问贵姓?”

侠少英雄本色,毫无宦架子宫门习气。

金大龙暗暗点头,心想,这个忙我是非帮不可……

口中忙道:“回小王爷,我姓金,叫金大龙。”

黑衣老者脸色突然一变,目中飞闪寒芒。

朱英笑道:“原来是金护院,真对不起,我这两天很烦闷,他们死拉活扯地非要我出去走走不可,让你久等了。”

金大龙微一欠身,道:“岂敢。”

朱英道:“家岳派你来,有什么事么?”

金大龙迟疑了一下,道:“小王爷,方便么?”

朱英含笑说道:“没关系,贾老是我的教师,另三个是我的护卫,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!”

他虽然一再含笑说话,但那笑容总掩不住心情的沉重,及眉宇间浓浓的一层忧虑神色。

金大龙应了一声,方要开口。

黑衣老者突然说道:“小王爷,何不请金护院府里谈?”

“说得是!”朱英扬眉笑道:“你瞧,我都忘了,走,金护院,咱们府里谈去。”

伸手拉起金大龙便走。

金大龙如今对这位小王爷是大生好感,而对那位黑衣老者,他也暗暗生了戒心留了意。

进入肃王府,大厅里落了座,朱英吩咐献茶。

茶甫献上,黑衣老者突然说:“小王爷,我有几句话,请移驾几步。”

朱英皱了眉,道:“贾老,什么事……”

他仍是站了起来,向着金大龙歉然笑道:“对不起,你请坐坐!”  

“岂敢。”金大龙欠身说道:“小王爷只管请便。”

朱英跟着黑衣老者转入了厅后,好半天方始行了出来,再出来时,朱英面有异色,眼未离金大龙落了座。

那黑衣老者则chún角噙着一丝诡异笑意,紧捱着朱英椅后站立。

这,都落在金大龙眼里,但他装做没看见。

坐定,朱英欠身问道:“家岳父母安好?”

金大龙欠身说道:“大人及夫人安好,唯年来公务繁忙,大人操劳过重,身心颇有难支之感。”

朱英脸上掠过一丝诧异色,道:“家岳为官清正廉明,为百姓不辞劳苦,每每数夜不寐,再加上上了年纪,难免如此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金护院出身是……”

“北六省武林。”

朱英点头说道:“燕赵多慷慨之士,也唯有北六省才能有金护院这般人才出众、气宇轩昂不凡的英雄豪杰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小王爷夸奖了,余大龙蒙祝大人垂顾,聘为护院,虽然托身官家,总是脱不了江湖草莽……”

朱英道:“金护院过谦,我看得出,打从适才在府外第一眼起,我就觉得金护院乃非常人,心中早已……”

黑衣老者突然轻咳一声。

朱英赧然一笑,改口说道:“瞧我尽是罗嗦,倒忘了问金护院的来意了。”

金大龙心中明白几分,微微一笑,道:“我的来意,小王爷应该已经知道了。”

朱英神色一黯,道:“莫非为华妹离奇失踪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正为此,祝大人才派我来协助找寻。”

黑衣老者一笑说道:“祝大人也未免太小视肃王府了,肃王府中有的是人,何劳祝大人再派金护院来?”

朱英没说话。

金大龙淡淡说道:“那倒不是,女儿失踪,为人父母者能不焦忧,多一个人手总是好的,而事实上姑娘至今仍是……”

黑衣老者道:“肃王府的人都找不到,难道来了金护院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受人之差,忠人之事,我愿竭力一试,难道说就这么任姑娘失踪了不成?”

黑衣老者脸色微变,道:“事实上,肃王府并没有派人通知祝大人,祝大人又是怎么知道的?这令人不解。”

金大龙心神微震,他脑中电旋,立即反守为攻,道:“为这件事,大人要我问问小王爷为什么不派人通知大人跟夫人?”

朱英嗫嚅说道:“我以为凭王府的人手,顶多一两天就能找到华妹了,为免使两位老人家担心,所以,所以……”

金大龙淡淡一笑,接道:“结果至今姑娘仍下落不明,小王爷,请恕我斗胆,万一姑娘有个三长两短,小王爷如何向大人及夫人交待,小王爷自己又不要抱恨终生?”

朱英低下了头

黑衣老者突然冷笑说道:“你只不过祝大人府中一名护院,竟敢当面教训小王爷!”

金大龙道:“阁下,我这个护院不同于一般护院。”

黑衣老者阴阴一笑,道:“可是你是不是祝大人派来的尚未可知。”

金大龙淡然反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祝大人派来的?”

黑衣老者手往前一摊,道:“拿来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什么?”

黑衣老者道:“祝大人的亲笔函件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没有。”  

黑衣老者道:“你的身份证明、腰牌。”

金大龙:“也没有。”

黑衣老者道:“那么你说说看,祝大人长得什么模样?”

金大龙道:“不知道。”

黑衣老者哈哈大笑,声震屋宇,“朋友,够了,在我这老江湖面前你就少耍吧……”

话锋一顿,冷然说道:“请小王爷下令拿贼。”

朱英猛然抬起了头,扬眉说道:“阁下究竟是否家岳的人?”

金大龙淡然笑道:“小王爷,我不是。”

话声方落,黑衣老者闪身掠出,单掌一抛,当胸劈向金大龙,朱英抬起了手,但没来得及说话。

金大龙微微动容,道:“不同凡响,阁下好一手阴掌。”

端坐未动,右掌一翻迎了上去。

只听砰然一声,金大龙一动未动,那黑衣老者却已跄踉暴退,满面惊怒之色,金大龙霍地站起,乘势欺近,右掌一抛,又攫上了黑衣老者右腕,道:“阁下最好别再动。”

黑衣老者须发俱张,骇然说道:“我走眼了……”

朱英霍地站起,目注金大龙道:“你竟……”

金大龙淡然说道:“小王爷,请听我一言。”

朱英道:“你说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我虽不是由祝大人处来的,但那没有什么两样,我是由祝姑娘的所在处来的……”

朱英一惊忙道:“怎么,你,你,你是由华妹……”

黑衣老者突然冷冷说道:“小王爷,休听他‘派胡……”

“言”字未出,金大龙右腕一振,黑衣老者跄踉暴退,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你阁下看看我是不是一派胡言。”

探怀摸出了那取自祝华身上的一对佩环,递向朱英道:“小王爷请过目,这是不是祝姑娘之物。”

朱英一把抢过那对玉环,失声说道:“这,这你是由哪儿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先请小王爷问答我,这是不是祝姑娘之物?”

朱英一点头,道:“是的,确是华妹之物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么我告诉小王爷,这是我为取信于你小王爷,由祝姑娘身上取下来的。”

朱英道:“华妹,她,她现在何处?”

黑衣老者突然说道:“小王爷,一对玉佩并不足证明他知道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那么我再告诉小王爷,祝姑娘身边还有—柄肃王府的短剑?”

“不错。”朱英忙道:“那原是我的防身兵刃,华妹喜欢它,我就把它送给了华妹,快说,她现在何处?”

黑衣老者阴笑说道:“小王爷江湖历练太嫩,你怎知祝姑娘不是他掳去的,如今又来骗小王爷上当。”

朱英呆了一呆,道:“这,你能解释么?”

“能!”金大龙道:“不过我要先问问这位,上当之语何指?”

黑衣老者道:“自然是想坑害小王爷!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那容易,倘若我有坑害小王爷之心,我无须把小王爷骗出去,我可以就地对付小王爷,凭小王爷身边的诸位及兰州城的兵马,还奈何我不得。”

黑衣老者怒笑道:“好大胆,好狂妄的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你不妨试试看再说。”

黑衣老者一点头,道:“好,我就试试。”

他一挥手,三壮汉联袂闪动。

朱英突然扬眉大喝:“站住,不许动手。”

三壮汉一惊停住,黑衣老者道:“小王爷,你……”

朱英一摆手,道:“他说的对,他若有坑害我之意,不必骗我出去……”

黑衣老者道:“小王爷怎么听他胡吹……”

朱英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 宦门侠少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