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十四章 高大全真

作者:独孤红

这天晌午,宝鸡东大街一家酒肆里卖了个满座。

宝鸡是个大城镇,来往的客商多,加之又是午时,难怪这家酒肆会卖个满了。

金大龙,他就坐在这家酒肆的靠里一副座位上,一个人自斟自饮,浅浅皱着眉,两眼望着桌面出神。

桌面上,平铺着一幅羊皮,那是一瓢送给他的那幅画!真说起来,那幅画无甚奇特玄奥之处,上面画着一人一兽,人是个粗壮的黑大汉,有点象赵玄坛。

那只兽,则是只吊睛白额虎,并不是黑虎赵玄坛的那八兽灵黑虎。

那黑大汉站立手执一张弓,拉箭慾射,身前群兽奔走,显是张行猎图。

而,紧挨着他身旁,却有一只吊睛白虎,张牙舞爪,作势慾扑,如此而已。

在画的左上角,写着几句话,写的是:世间事恩恩怨怨,何者为恩,何者为怨?皆因纠缠一团。人之心善善恶恶,何人心善,何人心恶?皆因深藏腹中。

就这么几句话,难怪智慧高绝如金大龙者也皱眉了。

看样子,他坐在这儿有一会儿了,可不是么?桌上的空酒壶已经有了两个。

他就是这么凝视着,就这么沉思着………

突然,洒肆内起了一阵騒动,酒客们纷纷起身向外探视,还听得有人叫道:“乖乖,又有人去了,这是………”

“看不见么?车马软桥,多气派,准是………”

“嘿,看,我认识,城西沈家的,只不知轿里是谁………”

“咱们这儿这位可真灵,有人说他是张三丰祖师爷的化身呢!”

“可不是么?灵验极了,凡是到观里去求的,只要在观里住一晚上,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地回家了,这可不是神仙么?”

“神仙?神仙也没有这么灵呀!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你一言,我一语,说个不停。

大街上,那一队浩浩荡荡的车马软轿都过去了,酒肆内的纷纷议论还没有平息。

金大龙眉锋皱得更深,摇摇头,收起了那幅画,口中唤道:“伙计!”

没人答应,伙计们也在交头接耳地议论上了。

“伙计!”金大龙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。

“哦!”这么一声,那几个伙计里快步走过一个,近前哈腰陪上笑脸;“客人吃好了?”

金大龙道:“差不多了,我请问一声,刚才是………”伙计忙道:“客人是问刚才街上过的………”

金大龙点了点头。

伙计道:“那是城西沈家的,沈家是宝鸡的大户,看样子是往金观台,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伙计,你能不能说明白点。”

伙计“哦”地一声,窘笑说道:“客人定然是初来宝鸡?”

金大龙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
伙计道:“那难怪客人不知道,是这样的,我们这儿有座金观台,那是祖师爷张真人的专祠,客人可是知道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张真人冀州辽阳人,身高七尺,美髯过胸,智慧高绝,有过目成诵之能,传说他于洪武廿六年去世,临殓复生,弃棺而去,所以有人说他成仙了。”

“可不是么?”伙计眉飞色舞地道:“客人对真人知道得可真清楚,张真人就是在宝鸡修道成了仙,所以宝鸡有座………”

“伙计!”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金观台怎么样?”

伙计忙道:“前几年有位真人云游到了这儿,进了金观台后,他就再没有走,据他说,金观台有仙气………”

金大龙“哦”了一声。

伙计接着说道:“金观台里原有住持道士的,可是没多久那住持道士走了,让这位真人做了住持,这位真人做了住持后不得了,他把金观台大修了一次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这是个有钱的富道士?”

“不!”那伙计道:“银子都是城里的人捐的。”

金大龙笑说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伙计道:“俗话说,善财难舍,当日捐银子的时候,还真有很多人心里不乐意呢,可是又怕得罪了张真人,一家招祸,所以只好往外掏了,没想到这一捐可替宝鸡附近百里内捐来了天大的好处……”  

金大龙道:“伙计,什么好处?”

伙计道:“这位真人道行很深,他能治百病,还会捏指算,有一次城南王大户家遭了贼,这位真人掐指一算,第二天没过日落就把东西追了回来,贼虽跑了,可是王大户家没计较那么多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那是,东西找回来也该知足…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伙计,这位真人这么神么?”

“神?”伙计瞪圆了眼,道:“说他是神,可是一点也没有错,这一带凡是害了病的人,病无论多重,只要在金观台住一夜,第二天准好,再灵验也没有了,这么多年来不知救过多少人,医好多少病呢,还有,有些女的多少年不生孩子,在金观台住一夜,不出三个月,肚子就会大起来…………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那的确神,他倒成了送子观音了。”

伙计道:“简直就比送子观音还神,有人说他就是张真人化身显世救人的呢!”

金大龙连连点头说道:“有可能,确有可能,伙计,他为人治病,要钱么?”  

伙计忙摇头说道:“不要,不要,真人怎么会要钱,不过凡是去看病的人,谁都会捐上一笔香火钱的。”  

金大龙笑了笑道:“那该跟要钱没什么两样。”

伙计一惊忙道:“客人,你可别瞎说,这要是让真人知道了……”  

“怎么?”金大龙道:“会招灾招难?”

“当然!”伙计煞有其事地道:“说来客人也许不信,有一回有一个过路的不信灵验,嘴里不干不净,最后还吐了一口唾沫,结果不出一日他就死在了半路上,客人看,应验不?怕人不?所以客人你千万………”  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我不敢再说了,伙计,算帐!”

伙计一怔道:“怎么,客人这就走?”

金大龙道:“我不愿死在半路上,所以我得赶快回家去。”

伙计又一惊,连忙算了帐。

金大龙会过帐后,飘然出了酒肆………

张三丰专祠的金观台,香火鼎盛,善男信女如织。

这座金观台不怎么大,但任何人一眼便可看出,它是刚修饰过没多久,当面飞檐狼牙朱红大门,庄严而又肃穆,横匾泥金大书三个字:“金观台”。

一道围墙围成了一个院子,前院大殿,一正二偏,共是三关,后院林木茂密看不见什么。    

金大龙随着成队的善男信女走进了金观台,进大门一条石板路直通对面的大殿。  

进了正殿,线香扑鼻沁心,闻之令人能油然肃穆而生敬意。

神坛上端坐着张三丰的塑像,长眉凤目,美髯过胸,丰神美姿,仙意盎然。神坛前,跪着一排排的善男信女,老弱都孺妇都有。

再看左右两间偏殿,坐着的都是香客,可听不见吵杂的声音,本来是,谁敢在神殿里高声谈笑,那是大不敬。

金大龙正负手观望间,背后突然响起了话声:“施主。”

金大龙转身回头,眼前站着个身材瘦小,尖嘴猴腮,稀疏疏几根山羊胡子的老道。

头上发结高挽,身上披着一件不太合身的道袍,瞧那德性披上龙袍也不像皇帝,灵验如神,道行高深的那位真人难道就是眼前这位?    

金大龙暗暗地皱了皱眉,口中却道:“真人。”

那瘦老道微一稽首道:“施主是来上香的?”

金大龙微一摇头,道:“不,我是慕名而来……”

话锋一转,道:“真人就是远近闻名……”

“不!”瘦老道含笑摇头,道:“施主错了,贫道哪有那么大道行!那是主持。”  

还好,他不是,不过,这瘦老道这么一副肉眼凡俗像,那位主持又能“神”到哪儿去?

金大龙子哦?地一道:“原来真人不是……请教真人上下?”

“不敢!”瘦老道稽首说道:“贫道上一字一,下一字尘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原来是一尘真人,住持真人可在?”

瘦老道未答,反问:“请教施主贵姓?”

“不敢!”金大龙道:“我姓穆。”

“原来是穆施主。”瘦老道道:“穆施主由何处来?”

金大龙道:“有劳真人动问,我由山西来。”

瘦老道道:“穆施主要见主持是…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有件疑难,想请真人指点。”

瘦老道道:“但不知道穆施主遭遇了什么疑难?”

金大龙笑了笑道:“这个……可容我见着真人时再面陈其详?”

瘦老道两道残眉略一抖动,道:“施主所有不知,主持整天忙得很,凡到这儿来求他的,概由贫道先行问清一切,然后按事之轻重再安排见真人之次序,所以贫道仍请……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如此,我不知道,真人原谅。”

瘦老道淡淡说了声:“好说。”

然后他静等金大龙的下文。

金大龙目光一转,忽地压低了话声,道:“真人,这儿谈话不方便,可有僻静处……”  

瘦老道点头说道:“噢,噢,有,有。”

就这么几声,脚下却没动。

金大龙微微一笑,道:“容我先略表敬意。”

翻腕取出一物,转身丢进了收纳四方香火灯油钱的木箱中,那,薄薄的,黄黄的,是片金叶。

金大龙看得清楚,那瘦老道眼睛一亮,随听他道:“无量寿佛,施主多福多寿,请跟贫道来。”

转身出殿而去。

金大龙chún边噙着笑意,心里也在笑,跟在瘦老道身后出了大殿。  

瘦老道领着金大龙出大殿左拐,顺着石板路,沿着偏殿外里往后行去,这条路正对后院门,由月形的后院门里,可以看见后院一角,那儿停放着两顶软轿,只不见人。  

瘦老道没带着金大龙进后院,却在紧挨后门,靠左院墙的一间云房门前停下,一稽首,道:“施主请云房里坐。”

金大龙谢了一声,当先行进云房。  

不错,这间云房布置得比瘦老道人雅,也挺干净。

坐定,瘦老道亲手捧过一杯香茗,然后在金大龙对面坐下,容他坐定,金大龙轻叹了一声,道:“真人,这件事是发生在三个月前……”

金大龙忙道:“真人,是不是太久了。”

瘦老道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有三个月了?”

“不,不!”瘦老道煞有其事地摇头说道:“不久,不久,住持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,区区三个月怎可说久?穆施主只管请说,只管请说。”

金大龙吁了一口气,道:“既然不算久那就好,要是因为太久而没办法……我这损失可就大了,这一趟也白来了。”

话锋微顿,接道:“真人,是这样的,寒家世代商贾,到了先父那一代尤盛,先父去世后,把生意全交给了我……”

瘦老道轻嗯一声,道:“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按说,子继父志,那是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,可是我这个人对经商一途,还能差强人意,唯独眼光不够锐利,不善用人,真人该知道,做大生意,有一半要靠用人得力,自己一个人是管不了那么多的,用人不多也是不行……”

瘦老道点头说道:“施主说得是,施主说得是。”

金大龙摇头一叹,道:“而这件事坏就坏在我眼光不够锐利,不善用人上,三个月前,我的那位总帐房带着寒家世代的积蓄逃跑……”

瘦老道脱口一声轻呼,道:“怎么,他拐带了施主世代的积蓄……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此人在先父年轻时即追随先父左右,按说该是个十分可靠的人,谁知等到了我这一代时,他却……”

摇摇头,住口不言。

瘦老道瞪着眼道:“施主,那被他拐带了的积蓄一共有多少?”

金大龙道:“共是十口铁箱。”

瘦老道道:“里面装的是……”

金大龙迟疑了一下道:“不瞒真人说,种类多得连我自己都弄不清楚,不过总离不开玉器、古玩、珍珠……”

瘦老道眼睛又一亮,道:“那,那值多少,施主估计过么?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真人,十口铁箱里的每一件都价值连城,实在难以估计,如果真人一定要问,我可以这么说,非我夸大,也无意狂傲,就凭一口铁箱里的东西,就能卖下整座宝鸡。”

瘦老道脱口一声惊呼直了眼,半晌始神情大动地道:“那真值不少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如今不谈这些了,我在山西费时三个月,花了近万两银子,弄得心力交瘁,却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找到,更别谈找到我那位总帐房的下落了,我听说这儿的住持真人灵验如神,道行高深,这一带的人视为神明,所以才连夜赶了来,真人请替我想想看,若是这批东西从我手里丢失了,寒家后世子孙怎么办?我怎么向他们交待?又拿什么交待,更怎对得起穆家列祖列宗……”

瘦老道颇有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高大全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