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十六章 疑云重重

作者:独孤红

沈家坐落在宝鸡城内,一片大宅院,很气派,门口有对石狮子,还有一对大灯。

如今的沈家门前,自是寂静空荡一片。

在沈家那大门口,金大龙抱着沈玉菁皱了眉,他低低问道:“怎么办?”

怀里的沈玉菁话声更低:“别敲门,那会惊动左邻右舍,让街坊看见那多……”倏地住口不言。

在她住口的同时,金大龙已腾身跃起,越墙进入了沈家大宅院,轻得比一片落叶犹甚。

落身处,是沈家的前院,刚落地,忽地一声,一条毛色淡黄的大狗由暗隅里扑了出来。

金大龙一闪身,狗扑了空,沈玉菁及时喝道:“大黄,是我!”

狗不扑咬,也不叫了,瞪着眼,偏着头,直摇尾巴,敢情它奇怪,姑娘怎么躺在个大男人怀里。

沈玉菁又道:“大黄一叫,沈福就会起来,快放下我。”

金大龙连忙把沈玉菁放了下来。

果然,步履声动,夜色里由后面走来一个老人家,手里还提着一根木棒,边走边道:“大黄,三更半夜地你叫什……”一声惊呼停了步,直了眼。

沈玉菁忙道:“沈福,是我!”

老家人定过神,结结巴巴地道:“姑娘,怎么会是你……”

急步走了过来,近前说道:“姑娘,你怎么回来了……”

一眼瞥向金大龙,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沈玉菁摆手说道:“待会再说,快叫醒老爷夫人去。”

老家人道:“老爷跟夫人都还没睡,正在佛堂里求神保佑姑娘呢!”

天下父母心,金大龙为之—阵感动。

沈玉菁眼圈儿也一红,道:“神已经保佑过我了,快去通报一声去!”

老家人答应着转身走了,但他刚走两步又转回了身,看看犹锁着的大门,诧异地道:“姑娘,你跟这位是怎么进来的?”

沈玉菁道:“现在别问,待会儿你就知道了,快去吧!”

老家人没再问,转身走了,那条狗也跟着跑了。

沈玉菁回眸一笑,娇媚横生,道:“到家了,进去见见爹娘去。”

这话,听得金大龙有一阵说不出的感受,他道:“还要抱么?”

沈玉菁娇羞地横了一眼,道:“不行,搀着我走。” 

随着话,她抬起了皓腕。

金大龙伸手扶住了她,慢慢地向里行去。

沈玉菁的身子的确弱,在金大龙的搀扶下,走没多远,她就有点不支之感,金大龙忙道:“歇歇再走,好么?”

个郎体贴,沈玉菁送过包含了太多的一瞥,微微点了点头。

而,刚停下,通后院的青石路上急促步履惊动,夜色里,老家人带着一对衣着朴实、慈眉善日的老夫妇匆忙而惊慌地迎了出来,身后,还有两名侍婢。

沈玉菁忙站稳了娇躯:“爹,娘!”

“孩子,你怎么大半夜的跑回,我跟你爹正说明天一大早就去接你的……”

老妇人颤巍巍地争步抢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沈王菁。

沈玉菁红了眼圈儿,道:“要等明早,您跟爹就见不着我了……”

老妇人惊声说道:“孩子,怎么回事,怎么说?”

沈玉菁道:“娘,待会儿我再详禀……”

沈大户究竟是个男人家,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,他到了近前,凝目先望金大龙,道:“玉菁,这位是……”

沈玉菁未语先含羞,望了金大龙一眼,道:“爹,他复姓慕容,叫慕容奇,是个武林豪客。”

沈大户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原来是位武林豪侠,玉菁,你怎么跟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爹,进厅里坐着谈不好么?”

“对呀!”沈老夫人道:“都是你这老头子,孩子不能劳累,你又不是不知道,站在这儿唠叼个没完,也不怕待慢客人”

金大龙含笑说道:“伯母别客气!”

沈大户笑了,忙命沈福带路,让客直上大厅。

大厅中坐定,沈玉菁紧靠着乃母沈老夫人,沈福献过茶后,沈大户忍不住问了女儿。

沈玉菁逐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听毕,沈大户满脸惊骇震怒,道:“这,这,这成什么世界,原来那老道竟是……要不是这位慕容大侠,差点害了玉菁,老婆子,都是你,今天要去,明天要去,如今可好,差点……”

沈老夫人白着脸道:“老头子,你可别这么说,我还不是为了孩子?谁又知道那儿是这么个作孽地儿,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这不是渎冒神灵么,那些东西真该遭天打雷劈!”

沈大户霍地站了起来,道:“沈福,拿我名贴到衙门去一趟,请……”

沈老夫人叱道:“老头子,你聋了么?没听孩子说那东西已遭了报应?慕容大侠是咱们沈家的大恩人,还不快谢过?”

一句话提醒了沈大户,老夫俩离座便要拜下。

金大龙慌忙离座而起,道:“二位老人家,我绝不敢……”

沈玉菁忙叫道:“爹,娘,您二位可别折煞他,他当不起!”

沈大户回身叱道:“丫头,胡说,你怎么能……”

“娘,您过来!”沈玉菁抬了抬手,沈老夫人忙走了过去,沈玉菁满面娇羞地附在乃母耳边一阵低语。

沈大户瞧得直发愣,不知这娘儿俩在那儿嘀咕些什么。

金大龙心中了然,他如坐针毡好生不安。

“真的,孩子?”沈老夫人突然直起了腰。

沈玉菁红着娇靥,微颔螓首。

沈老夫人转注金大龙,凝目良久,这是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有趣,别提金大龙有多窘了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,那真是太好了,那真是太好了!”沈老夫人咧着老嘴,眉飞色舞笑呵呵。

沈大户更怔住了,诧异地道:“老婆子,你们娘儿俩究竟在……什么太好了,瞧你高兴得那个样儿。”

沈老夫人笑着说道:“老头子,人家慕容大侠要为咱们孩子治病,你想我能不高兴么?”

沈大户“哦”地一声笑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,那是太……”

笑容一敛,凝目说道:“老婆子你刚才怎么?”

沈老夫人埋怨地说道:“说你是个聋子,你就是个聋子。听清楚了,人家慕容大侠要为咱们孩子治病,听见了么?”

沈大户眼一直,忙道:“老婆子,这……那,那怎么行?”

沈老夫人道:“怎么不行?”

沈大户道:“我看你是老糊涂了,咱们玉菁的病……”

“我看你才是老糊涂呢!”沈老夫人道:“你懂什么?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、下棋,女儿的事你一点也不过问,玉菁她自己愿意,女儿是我生的,我也愿意,难道你不愿意?”

沈大户直着眼愣愣地道:“玉菁她……你……我……”

沈老夫人恨得跺了脚,道:老糊涂,你怎么像块木头地,一点不透?”

沈大户又怔住了,霍地转注金大龙,良久,良久,突然,“哦!”地一声,哈哈大笑,双手拍着大腿道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哈,我可真是老糊涂,愿意,愿意,既然你娘儿俩都愿意,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,像慕容大侠这种人,打着灯笼也没处找,哎呀,让玉菁自己能点头,可真不容易呀,行了,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我没有见过武林大侠客,今天不但见着了,竟还成了咱们沈家的……哈,哈,哈,……”

此老颇为风趣。  

金大龙窘死了。

两名侍婢一般地心思灵巧,玲珑剔透,双双转前施礼:“恭喜老爷,夫人!”

“恭喜姑娘!”

沈大户摆手说道:“见过姑爷!”

二侍婢含笑答应,转身盈盈又一礼:“婢子见过姑爷!”

我的天,这可让金大龙怎么办?生平何曾见过这等阵仗,饶是他称奇称最,也窘得手足无措。

沈玉菁娇羞之余,目注个郎,掩口尽笑。

沈老夫人凝注佳婿,越看越乐,打心眼里乐,老眼都迷成了一条缝,本来难怪,“落拓青衫七绝神魔”美男盖世,这等人品就是找遍天下也再难找到第二个。

沈大户那里也瞧上了。

突然——

“老头子,老头子!”沈老夫人唤了两声。  

沈大户如大梦初醒,“哦”地一声定了神,忙道:“怎么,老婆子?”

“怎么?”沈老夫人瞪眼说道:“你说怎么?”

沈大户并不算糊涂,又“哦”了一声,干咳一声,转注金大龙,庄了庄容,缓缓说道:“慕容大侠是哪里人?家里还有些什么人?”

这是官样文章,必须的一套。

金大龙毫不犹豫,也丝毫未加隐瞒地把对沈玉菁说过的又说了一遍。

悲惨处,二老为之皱眉,凶险处,二老为之脸下变色,心惊肉跳,静静听毕,沈大户首先叹道:“原来慕容大侠有这么一段……”

摇摇头,接道:“真是啊,年轻轻的就经过……”

沈老夫人微皱着眉突然说道:“慕容大侠,你刚才说,在玉菁之前还有位……”

修地住口不言,只因为沈玉菁扯了她一下。

金大龙却毅然说道:“是的,老人家,在她之前我是有位红颜知己,不过,我刚说过,她如今已是人妇。”

沈老夫人“哦”了两声,没说话。

沈玉菁这么大了,女儿的婚事她比女儿都着急,苦就苦在求亲之人虽多,女儿始终不点头。

如今,女儿愿意,而且还是那么死心塌地,她还有什么好说的?不过,凭心而论,如今她不能不佩服夸赞女儿的眼光,唯有眼前这位才配得上她这有奇女才女之称的女儿。

“爹!”沈玉菁突然说道:“我告诉您件事,今后您有了对手,有了伴儿!”

沈大户微愕说道:“玉菁,这话怎么说?”

沈玉菁瞟了金大龙二眼,道:“他,无所不通,无所不精,剑,掌,琴,棋,书,画,诗,在当世之中更被称为七绝!”

沈大户猛然一喜,急道:“真的?”

沈玉菁道:“我还会骗您不成?不信您可以试之当面。”

沈大户忙道:“酒行么?”  

沈老夫人突然叱道:“非得人人都成醉鬼不行么?”

沈大户一摆手道:“这是我跟咱们这位乘龙的事儿,你别管。”

金大龙迟疑了一下,含笑说道:“虽不及老人家海量,倒也敢自夸江河。”

沈老夫人一皱眉,低声说道:“又来个酒……”

沈大户哈哈大笑:“好,好,这才是真真的好……”

站起来就拉,道:“走,咱俩到后面下上几盘,拼它几斗去。”

金大龙正感难以应付,沈老夫人已然说道:“老头子,别胡闹了,还有正事未办。” 

沈大户回目说道:“还有什么正事,难道这不是正事?在我看没有比我……”

沈老夫人叱道:“没喝先醉,女儿的病你不管了?”

沈大户一怔,尬尴窘笑,自打圆场,道:“对,对,玉菁的病比我喝酒、下棋重要,那么,我这后延,我这后延,过两天我两个再好好的拼斗拼斗!”

沈老夫人横了他一眼,道:“就凭你这把老骨头,还想跟人家拼斗,你也配!”    

“怎么不配?”沈大户道:“又不是拿刀动杖那种拼斗,这敢情好,如今你就让上了,往后去还有我过的么?”

沈老夫人也笑了,笑声中,她忽地转注金大龙,道:“玉菁的病,慕容大侠打算……”

金大龙忙道:“老人家,我至今还不知道玉菁害的是什么病?”

沈老夫人道:“老头子,你到底后去对慕容大侠说说去。”

沈大户忙站了起来,金大龙跟着站起,两人相偕进入厅后,这里沈玉菁跟沈老夫人娘儿俩又嘀咕上了。

须臾,沈大户与金大龙由厅后转出,金大龙的脸色有点凝重,坐定后,他抬眼望向沈老夫人,道:“老人家,玉菁的病情晚辈已经知道了……”

沈老夫人忙道:“慕容大侠看能不能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您请放心,这个我有把握,多则五日,少则三天,玉菁的身子定然能康健如常人……”

“真的?”沈大户叫了一声。

“那真太好了,那真太好了!”沈老夫人噙着泪,连连说道:“这真是玉菁的福气,这真是玉菁的福气!”

沈玉菁更是满目惊喜,不过她没说话。

金大龙接着说道:“老人家,玉菁这种病,放眼天下可能说少见,甚至可以说绝无仅有,治起来也许要费点事……”

“怎么?”沈大户与沈老夫人神情一紧开声齐问。

金大龙微一摇头,道:“二位老人家别担心,二位老人家是何时发现玉菁害了这种病?”

金大龙微一抬头,道:“为时三年,其间又加庸医乱投葯石,二位老人家,玉菁这病要再迟半年,便是华陀再世,扁鹊重生也难治好了。”

老夫妇俩脱口惊呼,忙道:“那么如今……”

金大龙微微一笑道:“还不算太迟,我说过,有把握治好玉菁的病,多则五日,少则三天,玉菁定然能健康如常人。”

沈大户半信半疑地道:“能这么快?”

沈玉菁道:“爹,您忘了,他是当世称奇称最的人!”

金大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疑云重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