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十九章 龙凤巧配

作者:独孤红

姑娘宫玉霜按金大龙所说,一路低着头往那家民宅走去,当然,她那颗芳心跳得很厉害,像小鹿儿乱撞。

同时,金小龙发觉有人由宫家出来,更看清了是谁,他发了愣,姑娘越来越近,他的心也就跳得越厉害,跟姑娘的心完全一样。

姑娘停在了那家民宅前,她脸好红,心像要跳出来,没有勇气去敲门。  

金小龙站在门里,好紧张,喉咙发干,手心冒汗,他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。  

突然,姑娘轻咳了一声,低低说道:“里面有人么?”

金小龙一震,忙开了门,四目交投,都有着片刻的发愣,旋即,金小龙期期艾艾地开了口:“姑娘是……”

姑娘头一扬板下了脸,迈步进了门,道:“快关上门。”

金小龙应声答应关上了门,他如今仍像那摸不着头脑的丈二金刚。

屋里有着一刹那的沉寂,沉寂得令人不安。

金小龙干咳了一声:“姑娘是……”

宫玉霜冷冰冰地道:“你不认识我?”

金小龙忙道:“见过,姑娘大概是宫姑娘……”

宫玉霜道:“是就是,什么大概不大概。”

小妮子有心眼,口气虽然冷冰冰的,可是那双目光却不住地上下打量人家。  

没关系,金小龙英武逼人,小伙子帅,不怕看。

金小龙碰了钉子,脸一红,道:“那么姑娘到这儿来是……”

宫玉霜道:“你哥哥让我告诉你,从现在起,好好监视我家,只见有人出我家,不管是谁,擒下再说。”

金小龙眨动了一下大眼,道:“这是我大哥说的?”

宫玉霜道:“信不信由你,不信就算了。”

金小龙忙道:“我没说不信,我的意思是我大哥怎么跟你家……”

宫玉霜道:“那你待会儿问你大哥去。”

金小龙又碰了个软钉子,脸上一红,道:“那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宫玉霜道:“你知是知道了,只是你行么?”

金小龙愣愣地道:“什么行不行?”

宫玉霜道:“凡是进出我家的人,都是一流高手……”

金小龙明白了,他双眉一扬,道:“姑娘,假如有十个高手出来,我不会只擒下九个半……”  

宫玉霜眉梢儿一挑道:“你好狂!”  

金小龙傲然说道:“姑娘,那不关一个狂字,你该已知道我大哥是谁。”

宫玉霜道:“知道,怎么样?”

金小龙道:“我这身武学是我大哥亲自传授的。”

宫玉霜道:“你好像很以你大哥为傲?”

金小龙道:“当然,近百年来,只有他这么一个,而他是我的大哥。”   

“神气,”宫玉霜娇嗔了一声,道:“你有这么一个好大哥,他也有你这么一个好弟弟。”

金小龙道:“有什么不对么?”

宫玉霜道:“你不觉得你这个大哥很好么?”

金小龙道:“当然好,其实又何止好。”

宫玉霜冷笑一声道:“当然好,他很会帮你这个弟弟的忙。”

金小龙一怔,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  

宫玉霜道:“什么意思,问你呀,看见女孩子家脸红脖子粗说不出一句像样的话来,还以为你很老实呢,谁知道你会背地里瞧人,让你大哥打听人家的名字。”

“轰”一阵热浪上了脸,金小龙的那张黑脸好红,好红,都发了紫,他怔住了。

宫玉霜一跺蛮靴,道:“下次再这样,看我还理你!”

转身自己开了门,走了。  

金小龙仍在发愣,仍在发愣……

宫玉霜跑回了家,娇靥上直发烫,她低着关,捏着衣裳角进了大厅,脚下好轻好轻。

她似乎不想惊动人,可是,谁瞧不见她?

金大龙首先笑道:“姑娘回来了。”

姑娘没吭气儿。  

金大龙又问:“见着舍弟了么?”

姑娘点了点头,点得很轻微。

金大龙微微一笑道:“交待他了么?”

姑娘这回开了口,话声低得只有她自己听得见:“交待过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有劳姑娘了……”

姑娘道:“这是为了宫家。”  

“姑娘!”金大龙含笑说道:“小龙,他怎么样,还可以么?”

姑娘红透耳根,低垂螓首,半晌,猛然抬起了头,娇靥上犹带三分红晕,绷着脸扬着眉道:“他好狂。”    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还好,只是狂,别的大概还差强人意,其实,姑娘,年轻人哪个不是带几分狂气?你说是不?”

姑娘又低下了头,没说话。

金大龙含笑转望宫啸天,道:“宫老,如何?”

宫啸天脸上堆着笑,却的点勉强,道:“只要玉霜中意,老朽还有什么意见,只是还得听听家母。”

巴三姑截口说道:“啸天,你糊涂,宫家是高攀。”

宫啸天道:“娘,您误会了,我的意思是玉霜不能……”

金大龙一笑说道:“宫老,小龙是个孤儿,我做主,他入赘宫家。”

宫啸天一喜,笑道:“那老朽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”

姑娘静听至此,娇躯一扭,转身要走。

宫啸天及时喝道:“玉霜,站住,宫家武林世家,子女不该同于世俗,不要忸怩作态,过来见过大哥。”

宫玉霜低着头走了过来,微一检任,低低说道:“见过大哥。”

金大龙忙微道:“小妹,大哥囊中空空,没有见面礼,容我后补行么?”

姑娘没说话。

巴三姑笑呵呵地道:“慕容大侠也真是,还跟她客气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老奶奶,这称呼,从今后您得改一改。”

巴三姑忙道:“哎呀,慕容大侠我这是要……”  

金大龙道:“不该么,老奶奶,这是辈份,这是礼。”  

巴三姑笑着老眼眯成了一条缝,连连点头说道:“该,该,我生受,生受了。”

老娘都这般高兴,宫啸天他也心里直乐,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,只听巴三姑又道:“今天宫家挣脱桎梏,仰慕已久的慕容大侠成了一家人,更得了一位好孙女婿,三喜临门,乐何可支,啸天,招呼厨房,我要……”

金大龙忙道:“老奶奶,等小龙给您叩过头后再说。”

巴三姑一点头,道:“对,对,就这么办,就这么办……”

只听步履响动,管一维走了进来。

金大龙道:“管兄交待过了么?”

管一维忙欠身说道:“交待过,我告诉他们任何人不许轻泄,否则按家规严惩不贷。” 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有劳管兄了,管兄请歇息去吧。”

管一维应了声是,退了出去。

大厅里,又复了那欢愉的谈笑……”

天,渐渐地黑了,宫家这大宅院已上了灯。

低重的夜色里,那五棵大柳树静静的挺立着,但是枝叶被夜风刮得不住地摇动着。

这茫茫的夜色,显得是多么宁静。

宫家那大厅里,灯光明亮,爽朗的笑声不时透出厅外,震荡夜空,敢情那几位还在谈天。

的确是难得好精神。

就在这时候,一条人影悄悄地由宫家庭院中暗隅里冒起,轻捷地掠上了墙头,再由墙头跳落墙外。

在墙外,他凝神听了听,然后长身再走,扑向了县城方向,然而,他刚冒起,另一条人影捷如鹰隼,带着一声轻叱,划破夜色,飞扑而至。

那由宫家出来的人影一惊,翻身击出一掌。

那另一条人影一声冷笑,没闪没躲,直扑过来。

两条人影一合,只听一声闷哼,一条人影倒在地上,那是由宫家出来的人影,另一条人影则挺立他身边。  

这时候,一个清朗话声由宫家那深沉的庭院里随风飘了出来。

“小龙,把他提进来。”

挺立着的人影迟疑了一下,然后弯着腰抓起了地上人影,长身纵起,越墙掠进了宫家。 

宫家大厅里射出来的灯光,照耀得大厅前细细可见,那儿站立着金大龙、宫啸天,巴三姑仍由两名侍婢搀扶着,姑娘宫玉霜像只小鸟依在巴三姑身,她不敢抬头。  

金小龙飞射落地,脸上红红的,好生不安。

金大龙含笑说道:“小龙,先给老奶奶磕头。”

金小龙一怔,但他没敢犹豫,大哥让他磕头,这头就磕得,丢下那个人,抢步上前跪了下去:“小龙给奶奶磕头。”

巴三姑的那双老眼又眯成了一条缝,抬着手连连说道:“好,好,好,起来,快起来,奶奶待会儿再给见面礼。”    

金小龙恭恭敬敬地磕了一个头,爬了起来。

金大龙及时又道:“小龙,还有这位老人家,记住,叫声爹。”

金小龙他再傻也该明白,何况他并不傻,二怔说道:“大哥,您,您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大哥忙帮了,如今是你的事了,快瞌头吧。”

金小龙黑脸通红,恭恭敬敬跪了下去。 

宫啸天满脸堆笑地上前搀扶,但他到底受不了金小龙一个头,灯光下看这位赘婿,他是越看越高兴,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。

这两位脸红两张,红得一模一样。

金大龙道:“小龙,把你那块项佩取下来。”

金小龙红着脸在脖子上取下一块项佩,双手送向金大龙,金大龙笑道:“给我干什么,该交给老人家。”

金小龙忙又转向了宫啸天。

宫啸天含笑接过项佩,转向宫玉霜道:“玉霜,你的。”

宫玉霜低着头,也从玉颈上取下一块项佩送给乃父。

宫啸天转手把金小龙的送给了她,把她的交给了金小龙,两个人手里拿着项佩直捏,就不知该怎么才好。

宫啸天一旁笑道:“别捏碎了,戴上吧。”

那两位,这才把项佩戴上。

小两口戴好了项佩,巴三姑突然一叹说道,“从此宫家有后,啸天,咱娘儿俩的心事了了,把地上的翻过来,让看看他是哪个没良心的。”  

宫啸天应声出腿,把地上那人踢翻了过来,入目地上那人面貌,每个人都是一怔。

巴三姑脱口呼道:“一维,原来是你……”

可不是么,地上躺的人是瘦丧门管一维。

宫啸天气得发抖,须发俱张。冷哼一声,扬掌劈下。

金大龙抬手拦住了他,道:“老人家,我还有话要问他……”

一顿,忙道:“小龙,拍开他的穴道。”

金小龙应声出掌,管一维翻身跃起,机伶一颤,脸色大变,转身要跑。

宫啸天陡扬霹厉大喝:“站住!”

赤面殃神神威慑人,管一维没敢动。

宫啸天颤声说道:“一维,宫家视你如家人,待你不薄。”

管一维面如死灰,半晌始道:“老爷,我只是出去走走。”

宫啸天大喝说道:“你还嘴硬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小龙,搜他的腰。”

金小龙应声跨步上前。

管一维像受了惊的野兽,骇然后退,两眼尽射惊恐,直瞪金小龙,

金大龙及时又道:“小龙,够了,不搜也罢。”

忽听巴三姑颤声说道:“扶我进厅里去。”

她由两名侍婢扶着转进了厅,想必她是太生气、太伤心了。

宫啸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略转平静,道:“当年那毒,是你下的。”

管一维只得点了点头。

宫啸天身躯猛然一阵颤抖,道:“管一维,扪心自问,你能安么?”  

管一维没有说话。

金大龙道:“解葯可在你身上?”

管一维道:“我没有解葯。” 

金大龙道:“那么谁有解葯?”

管一维没有说话。

金大龙道:“你最好别等我动手。”

管一维道:“你找莫、井两位护坛去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当我不敢找他俩么,告诉我,今天那纸手令是谁送来的,那守门人是谁?”

管一维摇头说道:“这我不知道。”

金大龙道:“真的不知道?”

管一维道:“你就是杀了我,我也是这么说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好,我再问你,你在天魔教任何职?”

管一维道:“我没有什么职位,我的任务是监视宫家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什么时候跟随老人家的?”

管一维道:“当年在四川时我就进了宫家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时候你就是天魔教中人?”

管一维摇头说道:“那时候还不是。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那你是什么时候加人天魔教的?”

管一维道:“在老爷去峨嵋的前不久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很出意料,是怎么入教的?”

管一维道:“有一天我进城办事,在一家酒楼里碰见了一对夫妇,男的五十岁了,女的却很年轻,也很标致,彼此一见如故,谈的很投机,后来他夫妇邀我到他住的客栈里去坐坐,我去了,没多久那男的有事出去了,那女的却对我挑逗,可巧我多喝了几杯酒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明白了,后来那男的回来撞见了。”

管一维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可是他没有声张,当时就逼我入天魔教,我若不答应,他就要去见老爷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你不得不答应,对么?”

管一维点了点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九章 龙凤巧配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