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二十章 天魔教主

作者:独孤红

金大龙赶返扶风城,射落在那家客栈的后院里,上房跟一间厢房里亮着灯,但空荡,寂静,不闻人声,不见人影,不,有人,那是院子里四脚横伸,静静地爬伏着一个人。

金大龙看得清楚,那人死了,他走过去用脚一挑,把那人挑翻转过来,他心头为之一震,那竟是天一。

他明白了,天一失职,因为走脱了金大龙,损了天魔教一员上将护坛井立,所以他偿了命。

眼前的情景也很明显,莫庸早赶到一步,那位教主夫人带着所属逃之天天了。

既然迟到一步扑了个空,这儿便不能多留,他长身而起,直上茫茫夜空,半空中,四下眺望,他没看见一个可疑的人影,他一抛衣袖,破空射去。

他走了,不知道往那儿去了。

可惜,他没有往那二进后院走走,也难怪,在这种情形下,谁会想到近处?该都会往远处想。

片刻之后,这空荡寂静的三进后院门口,探进了一颗脑袋,东望望,西望望,旋又缩了回去。

没多久,这三进后院里走进来一行人,那是天魔教教主夫人、莫庸、聋哑双残漆雕兄弟、姑娘漆雕嫣红、公孙龙,还有教主夫人的八名侍婢及一些天魔教教徒。

边走边听莫庸笑道:“哎呀,咱们教主真是神人,就这么着,轻易地瞒过慕容奇,教主可以说是摸透人心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那点着灯的上房里的灯光突然一暗一明,莫庸一惊退身,陡然喝问:“谁?慕容奇,难道你……”

上房里,倏地传出一声冰冷轻笑:“莫庸,你是被慕容奇吓破了胆。”

莫庸一怔,旋即失声叫道:“教……”

闪身便要向上房扑。

上房里那冰冷话声忽然喝道:“莫庸,你敢僭越夫人,站住!”

莫庸硬生生刹住身形,躬下身去:“是,教主,属下不敢。”

冰冷话声笑说道:“那就好,夫人!”

教主夫人似乎正在凝神,闻言忙道:“教主!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轻笑说道:“你我夫妻许久未见,也多日不曾欢聚,夫人辛苦,近来可好?”

教主夫人冷冷地道:“也没什么,我,本来就难得见到教主一面,真要说起来,这该是第一次离得最近……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道:“夫人似乎在抱怨什么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做为一个领袖人物的夫人并不简单,我在嫁你的当初就知道会面临什么,身受什么了,所以在心里早有了准备。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哈哈笑道:“夫人不愧是位奇女子,我刚才问夫人好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很好,教主也好。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道:“我永远是这样,除了两眼……这目力日觉减退外,其他的跟年轻人没什么两样,夫人请进来坐。”

教主夫人答应一声,带着八名侍婢袅袅行向上房。

这时,莫庸在院子里恭声说道:“启禀教主,适才匆接教主手谕,属下还没来得及禀报,井护坛他已……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道:“我知道了,井立遭了慕容奇的毒手。”

莫庸道:“禀教主,还有宫啸天的女儿……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道:“我也知道,欧逸四人有意纵放,这也是人之常情,再说,夫人也原本有此意,所以我不加追究。”

莫庸一怔抬眼,他看见教主夫人的背影震动了一下,随听教主夫人道:“教主,派欧逸四人前去,是莫庸的主意。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笑道:“他是好主意,可也正中夫人心意,反正我不加追究,夫人又何必耿耿于怀?莫庸!”

莫庸忙道:“属下在。”

上房里,天魔教主道:“你迎迎欧逸四个去,记住,不用多说话。”

莫庸应了一声,长身而起。

这里教主夫人已坐在了上房的厅堂里,她望着天魔教主藏身的东套房房门,发话说道:“教主从哪儿来?”

“夫人!”天魔教主带笑说道:“我一直在夫人左近,只是未能近妆台跟夫人形影不离,出双入对而已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并不抱怨什么,但我不懂教主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夫人是指我常在左近,而永不露面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是的!”  

天魔教主道:“夫人,我很忙!”

教主夫人道:“难道忙得连见面的时间都没有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夫人,事实的确如此,夫人可以想想,男人家,有谁不愿跟娇妻时刻厮守,形影不离……”

教主夫人轻唤说道:“教主!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夫人过于拘谨了,难得有夫妻欢聚畅谈的时候,这也是你我唯一能说知心话的时候,怕什么,他们谁又敢怎么样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总觉得这种话应该留待……”

“留待何时何地?”

天魔教主又笑接道:“夫人这话能令我心醉意迷,不想再离去,好吧,我破例在客栈里跟你欢聚一宵……”

教主夫人忙道:“我不是世俗女子,如果教主很忙……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夫人,夫婿在身边,纵然片刻也值千金,何况是这般苦短的良宵,夫人先前经常抱怨,如今怎又变了心意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是怕误了教主大事!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正如夫人所说,再忙,也该有个跟妻子欢聚的时候,如今我为冷落夫人而深感不安与歉疚,所以我在公忙中抽出这点工夫陪陪夫人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既然这样,我就不便再说什么了。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这才是,夫人该高兴才对……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很高兴,但并不一定非形诸于色不可。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说得是,这种感受当着下人怎好过于流露,稍时莫庸迎得四人返来后,我立即挥退左右,跟夫人作一夕之欢聚。”  

教主夫人那块覆面轻纱无风自动。

那八名侍婢个个红了双颊。

但刹时间,教主夫人那块覆面纱静止了,她刚一声:“教主……”

院子里点尘未惊地射落了五个人,那是莫庸跟欧逸等四奇,莫庸落地向上房躬下身形:“禀教主,四位护坛到!”

只听天魔教主道:“你后退。”

莫庸应了一声,躬身退后。

天魔教主道:“四位辛苦。”

欧逸双眉轩动,目射讶异,道:“此乃欧逸四人份内事,教主……”

天魔教主笑道,“我知道,四位加盟本教,完全是看拙荆的面子,否则就是我重金礼聘也无法邀得四位点头。”

欧逸神情一震,道:“该说是欧逸四人仰慕教主英……”

天魔教主截口笑道;“四位别跟我客气了,四位虽然是客座护坛,但是我把四位当成一家人,礼遇之优尤胜一般护坛……”

欧逸忙道:“欧逸四人感教主知遇,至表感激。”

天魔教主道:“真的么?”

欧逸神情微震,道:“身为下属,不敢欺瞒教主。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我没想到四位会感激我,我很感欣慰,也感谢四位的鼎力匡助,他日击倒强敌,一统武林,我必不亏待四位。”

欧逸道,“多谢教主!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别客气,四位在扶风还有什么未了之事么?”

欧逸微愕说道:“没有,教主问这……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没有就好,我有件事想请四位跑一趟塞外,又怕四位有事缠身,一时走不开,四位既然没有什么事,那就好办侈了,莫庸,上前。”

莫庸应声跨前几步。

天魔教主轻喝一声:“接住!”

一物破窗射出,直奔莫庸胸怀。

莫庸忙伸手接住,那是一封信,一封火漆封了口的信,他刚一怔,只听天魔教主道:“把这封信交给欧护坛。”

莫庸应声回身,把那封信递了过去,欧逸接信在手,讶然问道:“教主,这封信是……”

天魔教主道:“里面装的是我的手谕,四位经酒泉,出嘉峪关到老君庙,在那儿找一个名叫向不凡的人,把这封信交给他就行。”

欧逸道:“欧逸等遵命,但不知何时动身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请四位即刻动身,莫庸。”

“噗”地一宗黑忽忽的东西又破窗打出,那是一个小包袱,莫庸连忙伸手接住,适时天魔教主又扬声说道:“这是四位一路吃用所需,只多不少,四位请记住,这件事火急,也至为重要,沿途最好少耽搁。”

欧逸接过了莫庸递过来的包袱,答应一声,率独孤朋三人腾身破空而去。

他四个刚走,天魔教主立即叫道:“莫庸!”

莫庸忙应道:“属下在。”

天魔教主道:“你们都去歇息吧,我要跟夫人单独谈谈。”

莫庸应了一声,回身向漆雕兄弟等摆了摆手,先后走进了自己所住的房里。

院子里除了天一那具尸体外,算是没人了。

天魔教主又道:“夫人,此刻无须侍婢们侍候了。”

教主夫人犹豫了一下,向身后摆了摆手。

那八名侍婢浅浅一礼,一起退出上房。

这时候,上房里只有天魔教主跟教主夫人夫妻俩了。

面这位天魔教主并没有马上请这位教主夫人进房里去,反之,他却毫不着急地轻笑说道:“夫人,夜深人静,你我独处,正是谈心的好时候了。”

教主夫人平静而轻淡地道:“是的,教主!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夫人,你可知道这么久以来,我一直没跟你见面的原因么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教主公忙。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当然,这是个原因,但却不能称之为唯一的原因。”  

教主夫人轻“哦”一声道:“难道另有原因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是的,夫人,另有原因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我可以听听那是什么原因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夫妻间无话不谈,自无不可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那么我洗耳恭听。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夫人客气了,对他们,我是一教之主,权威至高无上,面对夫人,我只是一个最平凡、最平凡的丈夫……”

教主夫人没有说话。

天魔教主接着说道:“我一直没有跟夫人接近的原因,那是因为我怕夫人,这话夫人可懂?”  

教主夫人娇躯微震,轻声笑道:“堂堂一教之主,权威无上,号令所至,千万教徒无不臣服,大敌所指,武林豪雄莫不披靡,难道也有季常之癖。”

天魔教主哈哈笑道:“夫人真会说笑,我倒不是惧内,其实我还真希望我是单纯的怕内,我何指,冰雪聪明、玲珑剔透如夫人者不会不懂。”

教主夫人缓缓摇头说道:“我当真不懂。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就算夫人不懂吧,那就让我来告诉夫人,我是怕夫人对慕容奇旧情难忘,藕断丝连。”

教主夫人轻“哦”一声道:“真是为这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是的,夫人,夫妻之间没有虚假。”

教主夫人淡然一笑道:“你知道我这张脸是怎么毁的么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我听夫人说过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那么,我还有可能对慕容奇旧情难忘,藕断丝连么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按理,夫人该恨他入骨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不错,我几次要杀他,都是你的两位护坛拦住了我。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是的,夫人,这我承认,那是因为他对我有大用,杀了他不但他对我没了用,便是我自己也要遗恨终生。”

教主夫人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这么严重?他对你有什么大用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我刚说过,夫妻之间无话不谈,也没有虚假,更不该有秘密,我不瞒夫人,我要他那双眼。”

教主夫人诧声说道:“你要他那双眼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是的,夫人,我要他那双眼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你要他眼何用?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夫人这话问的……自然是要把他那双眼珠转进我的眼眶里。”

教主夫人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难道你没有眼珠么?”

天魔教主道:“我……当然有,没有眼珠岂不成了瞎子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别人的眼珠?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难道夫人忘了,刚才我说过,我自觉目力日益减退,若不换双眼珠,只怕过不了多久就难以视物了。”

教主夫人道:“那么世上的人这么多,你为什么单他的眼珠?”

天魔教主嘿嘿笑道,“夫人有所不知,慕容奇的眼珠绝然不同于这世上任何一人的眼珠,再深说一点,慕容奇的那双眼珠可以说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”

教主夫人诧声道:“他的眼珠有什么神奇,值得你这么……”

天魔教主笑道:“夫人可知道他那双眼珠是怎么来的么?”

教主夫人道:“慕容奇在罗什古刹内被人剜去眼珠,后为神医司空表所救,如今他跟司空表同时出现武林,他两眼复明,司空表却已没有眼睛,以我推测,该是司空表把眼珠给了他。”

房里“叭”地一声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章 天魔教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