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二十一章 玉女情痴

作者:独孤红

这里是扶风城的另一个地方。

这个地方是在天魔教人所住的客栈对面,也是一家客栈,可是这家客栈比起那一家来,可就差得多了。

不但比天魔教人住的那家客栈小,而且看上去还不及天魔教人所住的那家客栈气派。

不过,这家客栈看上去,在形式上,却跟天魔教那班人所住的客栈有点不同,也多了样东西——阁楼。

阁楼面临大街,一扇窗户正对着天魔教人所住的那家客栈的大门,居高临下,对那家客栈进进出出的人可以尽收眼底,看得很清楚。

那扇小窗户,开着一条缝,假如你竭尽目力透过那条缝仔细看看,你可以发现阁楼里正对坐着两个人。

那两个人,一老一少,老年人是个略显瘦削,瞎了眼的清瞿老人,少年人是个英武黑衣少年。

那是金老头跟金小龙。

这时候,天刚亮不久,金老头盘坐着,看上去没有刚睡醒的样子,只是金小龙倒有点睡眼惺忪,而且看样子他有点羞愧、懊丧与不安,低着头没说话。

突然,金轻咳一声开了口:“小龙,别这样……”

金小龙抬起了头,痛苦地道:“爹,我怎么又睡着了。”

金老头道:“小龙,你年纪轻,熬不了累……”

金小龙道:“可是您每天给我吃葯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小龙,爹不瞒你说,爹有时候给你的葯是让你歇息的,你知道,一个人的精力有限,靠葯物固然可以支撑,可是那总是不正常,这道理就像烧火一样,风助火势,固然火可以烧得很旺,但它总不及慢慢的烧烧得久,这话你明白么?”

金小龙道:“我明白,爹,可是您让我歇息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我不得不让你歇息,小龙,你想想看,你净靠葯物支持,那后果是不堪想像的,所以爹尽量找没什么事的时候让称歇息。”

金小龙沉默了,半晌始道:“爹,后半夜到现在,有动静么?”

金老头点头说道:“有,当然有,而且还不少。”

金小龙忙道:“那您为什么不叫醒我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小龙,他们并不是要走,再说,听你的鼾声,我知道你睡得很香甜,我不忍心叫醒你。”

金小龙道:“那么,爹!您听出了什么动静。”  

金老头道:“你大哥被他们抬去之后不久,莫、井二怪率众外出,你大哥也随后赶了出去,这你是知道的。”

金小龙道:“是的,爹,我知道,我那时还清醒着。”

金老头道:“之后不久,你就睡着了,你刚睡着,我就听见你大哥他回来了此处,身形奇快,像是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金小龙道:“您怎么知道是大哥?”

金老头道:“多少年了,还听不出您大哥的身法。”

金小龙道:“爹可知道大哥跟他们上哪了?”

金老头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,不过你大哥离去之后没多久就又回来了。”  

金小龙“哦”地一声忙道:“这么说,他如今仍在对面那家客栈里了?”

金老头摇头说道:“不,小龙,你大哥他后来又走了。”

金小龙一怔,道:“大半是……谁知道,也许是找咱们去了。”

金老头道:“这,你知道,我知道,你大哥他不知道。”

金小龙道:“可是咱们客栈外墙上画的有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傻子,天这么黑,他怎么瞧得见爹的标记?他临走匆匆,又哪有时间留意别的?”

金小龙皱眉说道:“这怎么办,爹,大哥他万一找往别处,跟咱们失去联络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你怕什么,凭你大哥,谁还能奈何他,别愁,别急,小龙,你大哥迟早会找来的,只要他发现一处标记,就能顺着爹的指示找回头。”

金小龙默然不语,但他旋即又道:“爹,还有什么别的动静?”

金老头想了想道:“你大哥走了之后没多久,又有四个人离开了那家客栈,过没多久,那家客栈里突然起了一阵騒动,有人喊火,可是没多久就平静了,想必火没烧起来,很快地就被扑灭了,随后又有两个人出了客栈,刚才更有一个身手奇高,几乎不下你大哥的人离开客栈,别的就没有了。”

金小龙算了算,道:“前后共有七个人离开那家客栈,您说他们并不是……”

金老头截口说道:“是的,小龙,以爹看,绝不会是天魔教的人都走了,因为在你大哥之后走了四个,可是在这四个走之前,有五个人进了那家客栈,后来走的那两个不久之后就又回来了,三前四后离开客栈,那身手奇高之人,跟先走的那四个,一去没有回来。”

“他们这么进进出出的是什么意思,恨只恨我睡着了,要不然我定能看出那些人都是谁。”

金老头道:“看出是谁又如何,住在那家客栈的天魔教那些人,咱们已经知道都是谁,这已经很够了……”

金小龙忽地轻“咦”了一声,由窗缝凝目外望,急道:“爹,又有个人出了那家客栈……”

可不是么,是有个人出了那家客栈,是个瘦削的老头儿,步履异常稳健,他左右看了看之后,立即出门往西行去。

金老头道:“小龙,是谁,怎么样的人?”

金小龙当即把那老头儿描述了一遍。

听毕,金老头立刻说道:“是夺命煞公孙龙,聋哑双残漆雕兄弟的忠仆、旧属,他这时候出去干什么?”

金小龙忙道:“爹,您看要不要跟跟他。”

金老头略一迟疑,点头说道:“也好,只是,小龙,要小心,公孙龙非同小可,而且要早去早回,免得爹一人在这儿……”

金小龙道:“我知道,爹!”站起来转身下了阁楼。

他出了客栈往西一看,只见公孙龙在空荡的大街上放步往前疾走,他毫不犹疑,迈步跟了过去。

他刚走没多久,那家客栈里又出来了个人,那是姑娘漆雕嫣红,当然,留在楼上的金老头看不见她。

她出门四顾,大街上空荡、寂静,连跟踪公孙龙的金小龙都走的没影儿。

她微微一笑,迈步就要出门,突然,怔住了,凝目前望,美目一眨也不眨。

她凝住处,是对门客栈临街的外墙,墙上,画着一根拐杖跟一双葫芦,那拐杖头笔直下指。

望着,望着,她皱了眉,像在想些什么。

片刻之后,突然她双眉一展,目现异采,迈步向对街行去,毫不犹豫地进了这家客栈。

她这里刚进门,那边街角拐角处转过来一个人,那人赫然竟是金大龙,可巧,他惊鸿一瞥,看见了漆雕嫣红的侧面,怔一怔之后,飞步赶了过来。

到了这家客栈门前,他向内望了望,淡然一笑,道:“敢情搬到这家来了,咫尺之隔……”

一眼瞥见了那标记,他一震住了口,随即闪身走了进去,一名伙计从里面迎了出来,陪笑说道:“客官,早啊!是要……”

金大龙忙道:“小二哥,宝号可住着一位两眼失明的老人家,跟一位年轻的小哥儿?”

那伙计道:“啊!……有!”抬手往上指了一指,道:“就住在上面阁楼上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是他二位的朋友……”

那伙计摇头说道:“他二位的朋友可真不少,一大早就先后来了两位。”

金大龙怔道:“小二哥,先后来了两位?这话……”

那伙计说道:“刚才来了一位女客人,也是找他二位的,刚上去……”

金大龙脸色一变,跨步扑了进去,像一阵风。

那伙计一怔惊声说道:“我的天,这位客人走得好快……”

他这里自说自话,金大龙那里已经由院子里的楼梯上了阁楼,他看见了,他看见漆雕嫣红正站在那唯一的房门前举手要敲门,他张口要叫,但突然他脑际灵光一闪又忍了下去。

只听剥落几响,房里有人喝问道:“谁呀?”

金大龙听得清楚,那是他义父神医司空表。

旋听漆雕嫣红道:“我,老人家请开开门。”

房里有着一刹那的沉寂,但旋即金老头话声响起:“门没拴,请自己开吧。”

漆雕嫣红答应了一声,抬手推开了门行了进去。金大龙那里忙闪身人又到了房门近处。

只听房里金老头道:“姑娘是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可是姓金?”

金老头没有迟疑地道:“不错,老朽正是姓金,姑娘是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,我没有找错,我复姓漆雕,双名嫣红……”

金老头惊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莫非是聋哑双残漆雕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是的,老人家,家父漆雕聪。”

金老头沉默了半晌,淡淡一笑道:“我没想到天魔教会找到这儿来……”

漆雕嫣红忙道:“老人家误会了,我没有恶意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没有恶意?难道姑娘不是天魔教的人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是的,老人家,漆雕氏一家三口,暂时是天魔教中人。”

金老头道:“暂时是的,姑娘,这话怎么说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高智,还用我多说么?”

金老头当然明白,他沉默了一下,道:“那么,姑娘找到这儿来,有什么贵干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,我来找慕容大侠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姑娘,你想必找错了,我不认识什么慕容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,那么我找金大龙金局主。”

金老头道:“金大龙是我的义子,姑娘找他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我有几句很要紧的话,要告诉金局主一声。”

金老头道:“他不在,姑娘有什么要紧的话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是有关天魔教主是个怎么样的人的几句话。”

金大龙心里为之一跳。

金老头讶然说道;“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漆雕嫣红笑了一声道:“怪我没说清楚,老人家,是这样的,昨夜天魔教主曾经出现过,我根据他说的话,还有他出现的经过,揣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这揣测我不敢说有十分把握,但距离他本人的形像绝不会差得太远,所以我……”

金老头截口说道:“我明白了,姑娘,可是,姑娘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高智,又何必多问?”

金老头没再问,道:“那么,他不在,姑娘告诉我也是一样。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,我没有许多的工夫,不能多事停留,我这里有一封信是我连夜写好的,我要告诉金局主的,全在这封信上,请老人家这封信转交给金局主就行了。”

想必她已把信交给了金老头,随听她道:“老人家,我告辞了。”

“慢点,”金老头突然说道:“姑娘,我听说天魔教每一个部属都严加监视,姑娘怎么能轻易走出来……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,我是摆脱他们的监视,偷偷出来的。”

金老头道:“那么容易么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老人家有所不知,实际上如今那家客栈里,真算得上天魔教人的只有一个,他一个人,哪有办法监视那么多个?所以要想摆脱他的监视并不算难。”

金老头道:“原来如此姑娘,我父子谢谢你了……”

还没听漆雕嫣红说话,金老头突然一声冷笑,又道:“姑娘,我父子岂是那么容易骗的,你躺下去吧。”

随着砰然一是轻响,像有东西掉在了地上,显然,漆雕嫣红轻易地被制住了。

金大龙至此,不能不现身了,他跨步到了门口,房里的金老头手正向漆雕嫣红胸口伸去,突然他沉腕转头,冷然说道:“又是哪一位?”

金大龙道:“爹,是我,大龙。”

金老头神情一震,旋即说道:“是你,大龙,你来得正好,且来看看这是谁,哼,要骗到我的头上来了。”

抬手三把两把把那封信撕得粉碎。

金大龙阻拦不及,只有抬手拍开了地上漆雕嫣红的被制穴道,漆雕嫣红一震而醒,翻身自楼板上站起,入目金大龙,一怔脱口轻呼:“慕容大侠,原来你在……”

“不,姑娘”金大龙道:“在街上我恰好看见姑娘,我是跟在姑娘后面上的楼。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还好我没有恶意,要不然……”

金老头冷冷说道:“那谁知道?”

漆雕嫣红眉锋微皱,一脸的委屈神色,道:“慕容大侠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姑娘的话我都听见了,我只有一句话,谢谢姑娘。”

漆雕嫣红美目倏射感激神色,道:“我也谢谢慕容大侠,对在长安事,我在此致歉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姑娘别客气,我知道姑娘的苦衷。”

漆雕嫣红道:“谢谢慕容大侠,我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截口说道:“姑娘,别多说了,我知道姑娘不能多事停留,请姑娘把要告诉我的赶快告诉我吧?”

漆雕嫣红道:“慕容大侠,我有一封信交给了……”

一眼瞥见地上的碎纸,眉锋一皱,道;“司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一章 玉女情痴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