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二十二章 前尘隔海

作者:独孤红

金大龙刚转过一条街,迎面来了个人,公孙龙,他一怔,随即急步迎了上来,抬眼一扫四周,低声说道:“慕容大侠,我找您找得好苦,请跟我来。”

话落,转身疾走,一头钻进了一条小巷里。

金大龙迟疑一下,迈步跟了过去。这条巷子很窄,看不见有行人,公孙龙神情紧张地站在巷里,一见金大龙进来,忙道:“慕容大侠,我几乎找遍了整个扶风城,刚才还有人在后面跟我……”

金大龙淡然说道:“那是舍弟金小龙,阁下找我干什么?”

公孙龙没理会后一句,一怔说道:“怎么,那位是您的兄弟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是的。”

公孙龙“哦”地一声跺脚说道:“早知道他是您的兄弟,我何必心惊胆战绕圈子,最后又跑这么多冤枉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阁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?”

公孙龙道:“我是奉我家姑娘之命,有封信要我面呈慕容大侠。”

说着,他抬手就要探怀。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不用拿,我已经见过你家姑娘了。”

公孙龙一怔,道:“怎么,你已经见过姑娘了?”

金大龙道:“是的,你找我,她找我,便是同为一件事,她已经把该说的告诉了我,我也麻烦你带句话给她……”

公孙龙忙道:“您请吩咐,话我一定带到。”

金大龙忙道:“谢谢她的帮助,天魔教主我已经知道是谁了!”

金大龙道:“是的,我不但经由漆雕姑娘告诉我的话里知道了天魔教主是谁,而且我也已经找到他了。”

公孙龙大喜忙道:“慕容大侠,那贼是谁,是现在武林中的哪一个?”

金大龙冷笑道:“他就是我的大恩人,我的义父,神医司空表!”

公孙龙猛地一怔,叫道:“怎么,他,他,他怎么会是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还有,我原先只当她是另有不得已的苦衷,如今我才知道她是甘心事恶,助纣为虐,这次我不为已甚,再有下次莫怪我慕容奇不能饶人。”话落,转身行出小巷。

公孙龙怔住了,等他定过神来,金大龙早已走得不知去向,他怪异慾绝地嗫嚅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旋即,他凝了凝神,闪身出了小巷子。

公孙龙刚走,巷子那头一处墙内闪出个人,那赫然竟是莫庸,他狠毒目光凝注,嘿嘿阴笑道:“好贱婢,好公孙龙……”

立听身后有人冷然截口说道:“好莫庸!”

莫庸大惊,机伶一颤,前窜数步,只一回顾,他大惊失色,机伶再颤,扭头就要跑。

但是,他没有别人快,人影一闪,金大龙已脸色冷漠,负手拦在了眼前。

莫庸魂飞魄散,心胆慾裂,便要转身再跑。

金大龙冷然说道:“莫庸,你有几分把握能在慕容奇追魂散手下脱身,再敢动一动,我先断你两条腿。”

莫庸还真没敢再动,白着脸,惊恐失声地道:“慕容奇,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金大龙“哈”地一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问得好,莫庸,你该自问。”

莫庸目光一转,强笑说道:“金局主,怎么说在长安你我有过一段不恶的交情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所以我才容你站在这儿说话。”

莫庸忙道:“是,是,是,金局主,您有什么事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正是有事请教。”

莫庸“哎呀”一声忙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,您这不是存心折煞莫庸么?有话请只管说,我知无不言,绝对知无不言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好,我先谢谢,莫庸,你可知道我杀了井立?”

莫庸忙点头说道:“我听说了,我听说了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井立是你的好朋友,过命的交情,可以说是焦孟不离,亲如手足兄弟,我杀了他,你不仇恨我么?”

莫庸轻笑道:“那怎么会,那怎么会,莫庸又怎么敢?您是当世称奇称最的第一人,您自然知道常打人的人,就得能挨人打,常打人而不愿挨人打,那怎么行,您说是么?”  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理是不差,但不知是不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真心话?”

莫庸一惊忙道:“是,是,是,当然是,我莫庸有多大的胆,敢在您面前耍花枪,玩假的?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那就好,我很满意,这是第一问,我这第二问也希望你给个能让我满意的答复……”

莫庸忙道:“那当然,当然,一定,一定!”

金大龙道:“你刚才说好贱婢,好公孙龙,是什么意思?”

莫庸强笑一声道:“这……慕容大侠,你知道,莫庸吃谁的不得不向谁,我是身不由主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这话,你不怕让你那教主听见?”

莫庸一哆嗦,强笑说道:“这么……这个,您知道,武林中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的人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漆雕嫣红跟公孙龙主仆俩,当真是吃里扒外么?”

莫庸道:“慕容大侠,这您知道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问你!”

莫庸一惊忙道:“我只是,只是,我认为他两个是吃里扒外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怎见得?”

莫庸强笑一声:“他两个背叛教主,跟您,跟您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这么说,你是发现他们出来,而暗中跟踪,看着他们是出来干什么的,是么?”

莫庸将头连点地道:“是,是,是,慕容大侠,正是这样,正是这样!”

金大龙眉锋微皱,略一寻思道:“你看见我跟公孙龙碰头了?”  

莫庸忙道:“不敢欺瞒您,是的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并不知道我是发现有人躲在左近并没有真走?”

莫庸道:“是,是,慕容大侠,我要是知道您没有走,天胆也不敢多停留。”

这该是实话,只怕杀了他也不敢。

金大龙沉吟了一下,淡然笑道:“你这回答,也让我很满意。”

莫庸忙道:“多谢慕容大侠,多谢慕容大侠,我刚才说过,对您,我绝不敢耍花枪,玩假的,我绝不敢。”

金大龙双眉一扬,道:“能为自己着想,那就好,如今,再答我这第三问,据我所知,你那教主始终不离你的左近,那么,如今他在哪儿?”

莫庸怔了一怔,道:“这,慕容大侠,我绝不是跟您耍花枪……”

金大龙冷然抬手,道:“你只告诉我,他如今在哪儿,别多作废话。”

莫庸一连应好几声道:“慕容大侠,我不知道,自长安到现在,我也知道教主就在左近,可是我不知道他确实在什么地方。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莫庸忙道:“慕容大侠,您是知道的,我们教主他功深智高,行事神秘,令人难以捉摸……”

金大龙微一点头,道:“这我颇有同感。”

莫庸打蛇随棍上,忙道:“所以喽,您想,我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莫庸,你在天魔教任什么职位?”

莫庸迟疑了一下,道:“慕容大侠,莫庸只是一名小小的护坛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总坛护坛,还是分坛护坛?”

莫庸道:‘是……是总坛护坛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堂堂一名总坛护坛你还嫌小?你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些,莫庸,要说一句总坛护坛不知道教主的行踪……”

莫庸着了急,忙道:“慕容大侠,我实在是不知道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莫庸,你知道,我是不出手则已,一经出手,绝轻不了。”

莫庸还真怕这位落拓青衫七绝神魔,其实又何止是他怕?一哆嗦,白着脸忙道:“慕容大侠,我知道,可是你就是杀了我,我也是说不出教主究竟在什么地方。”

看来不假了,金大龙略一沉吟,道:“你们天魔教总该有个人知道他的所在?”  

莫庸道:“这我就……”

目光忽地一转,接道:“慕容大侠,您何不去问问我们教主夫人?”

金大龙脸色微微一变,道:“怎么,她知道?”

莫庸道:“其实,以往就是连教主夫人也不知道教主究竟在什么地方,长得什么样子,是谁,可是如今不同了,昨天晚上她还跟教主……”

嘿嘿一笑,住口不言。

金丈龙双眉一扬,道:“昨天晚上她跟你那教主怎么样了?”

莫庸抬头说道:“哎呀,慕容大侠,您想想,夫妻俩见了面,相快就屏退了左右,连一名侍婢也不留,您想想那还会干什么别的。”

金大龙只觉一阵异味由心底直冲上来,脸色一变,道:“真的?”

莫庸道:“这我还敢乱说,教主昨天晚上头一次出现,可是除了夫人外,谁也没有看见他,因为他一直在夫人房里没出来,一直到客栈失火他才走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客栈失火,那是……我明白了,你们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家客栈?”

莫庸点头说道:“是的,慕容大侠,这是我们教主的计谋。”

金大龙冷哼一声道:“莫庸,后来呢?”

莫庸摇头强笑道:“慕容大侠,谁敢靠近那间房呀,连教主是怎么个情形我都不知道,又怎么知道后来……”

金大龙咬牙说了声:“无耻!”

莫庸一怔,望着金大龙难看的神色,怯怯说道:“慕容大侠,您说什么?”

金大龙吸了一口气,冷然说道:“没什么,你说她知道?”

莫庸嘿嘿笑道:“慕容大侠,在枕边,尤其是那时候,什么话不说呀?”

金大龙脸色更难看,道:“这么说,她知道你那教主是谁,长得什么样了?”

莫庸道:“当然,当然,您想,在那时候还能瞧不清楚么?再说,在那时候谁还戴什么捞什子面具呀!”

金大龙身躯忽地一抖,道:“莫庸,你答我第四问,昨晚上,在宫家,你跟谁动的手?”

莫庸机伶一颤,道:“慕容大侠,我都实话实话了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会给你机会的。”

莫庸道:“莫容大侠,昨天晚上我另有公干……”  

金大龙冷然说道:“你要不实话实说,那就要前功尽弃,别怪我一点机会都不给你。”

莫庸一哆嗦,忙道:“慕容大侠,是,是巴三姑!”

金大龙道:“她老人家怎么样了?”

莫庸骇然要往后退。

金大龙道:“莫庸,稍时我会给你机会,可是你现在要敢动一动……”

莫庸忙站住了,颤声说道:“慕容大侠,她,伤在了我掌下……”

金大龙吸了一口气,道:“算你老实,岁月不饶人,年纪一大,身手也就不济……”

话头微顿,接问道:“答我最后一问,宫姑娘呢?”

莫庸战栗抬头,道:“不知道,对付她的是欧逸等四人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你不知道宫姑娘怎么样了?”

莫庸抬头说,道:“我不知道,我真不知道。”

金大龙一点头道:“好,我相信你,我自会找欧逸四人说话,他四个现在何处?”莫庸神情微松,道:“他们四个走了,现在不在扶风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走了?他们四个上哪儿去了?”

莫庸道:“教主命他们公干去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上何处公干去了?”

莫庸迟疑了一下,道:“关外老君庙。”

金大龙目光一凝,道:“关外老君庙?那儿是……”

莫庸抬头说道:“我不清楚,教主让他们带封信给一个叫白不凡的人。”  

金大龙道:“白不凡?这个人你认不认识?”

莫庸道:“我不认识,连听也没听过。”

金大龙略一沉吟,一点头,道:“我的话问完了,如今……”

缓缓抬手前指,道:“我给你一个逃走的机会,你转身往前走十步,每步你能跨多远就跨多远,尽自己的能力跨,转身!”

莫庸乖乖地转了身,他似乎不放心把背朝向金大龙,还提心吊胆直往后看。  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你什么时候听说过,慕容奇用这种方法在人背后下手的?如今往前走,记住,十步。”

莫庸连忙迈步,他人高腿长,再加上拼命的迈大步,他那一步足足抵得常人的两步。

十步之数一到,金大龙立即喝道:“站住。”

莫庸还真没敢再往前跨半步,连忙停住。

金大龙道:“我让你十步距离,稍时你可以尽量施展身法逃避,或躲避,或抵抗都行,我只做腾身一击,一击不中或未死,那算你今夜命大,我这次就放过你,否则,就是你报应当头,该倒霉,如今,走!”

他这里话声才落,莫庸那里已尽提真气,憋足了劲,腾身窜起,电一般地向前飞射,比平时要快上一倍。

金大龙双臂凝功,一声:“莫庸,我义父要我放过你,但我若放过你,怎么对得起巴老奶奶跟宫老人家,你纳命吧!”

腾身而起,电一般地追扑过去,身在半空,距莫庸两丈有余,他陡然沉喝扬掌,追魂散手随掌佛出。

他这里右掌一抖,莫庸那里人似断线风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二章 前尘隔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