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二十三章 苦心谁知

作者:独孤红

金大龙像疯狂一般,向着官道旁的旷野里狂奔,背后,遥传来金小龙焦急的呼唤,他听不见。

焦急的呼唤声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,终于听不见了,那是因为金小龙的身法到底不及他,尤其在这时候,金大龙仍在狂奔,他不知道他在后面。 

他更不知道,他在什么地方,甚至于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他自己存在。

不知跑了多久,也不知道经过多少路了……

突然,蹄声响动,车声辘辘,一辆高逢单套马车从一条小径上飞驰而至,恰好跟金大龙交错而过,而就在这人车交错而过的刹那间,车内传出了一声轻咦,一个甜美的话声充满了惊讶:“那不是奇么,他怎么会……”

随即甜美话声变成了娇喝。

“停车,停车,奇,奇,奇,你停停……”

车内探出了个清丽如仙的姑娘,她有点憔悴也带着风尘,如今是满脸的焦急,可是,她叫她的金大龙就是听不见,仍在狂奔,而且转眼远去。

她怔住了,旋即她又喝道:“沈福,跟着他走,快!”

赶车的老人似乎如今才明白,道:“姑娘,是姑爷么?”

她焦急道:“是的,别问了,快!”

赶车老人不敢怠慢,应了一声忙转牲口,赶动马车转上草地,如飞追了过去。

良久,良久,只听赶车老人叫道:“赶上了,赶上了,姑娘,快看,那是不是姑爷?”

车里的她,早就看见了,前面不远处有条河,金大龙就面对着河站在河边,还好有这条河,要不然还挡不住金大龙,那要追到什么时候去?找到找不到也成问题。

她忙道:“是,是的,快过去!”

赶车老人答应了一声,可是牲口哪能再快,终于还是以刚才的速度赶到了河边。

车还没完全停稳,车里的她就跳了下来,一下跄踉,险些摔倒,赶车老人忙道:“姑娘,小心!”

她像没听见,奔跑到了金大龙身边,金大龙茫然无觉,脸色木然,呆呆地望着滚滚东逝河水出神。

姑娘她满脸惊讶焦急,低低唤了一声:“奇!”  

金大龙没反应。

姑娘急得要掉泪,拉住金大龙胳膊猛然摇动:“奇,奇,你是怎么了,你是……”

金大龙猛然一挣,喝道:“小龙,别理我!”

可怜姑娘她一个柔弱女儿身,那经得住他这一挣,惊叫一声:“奇,是我,玉菁,你……”

这声奇跟玉菁,像两根针刺进了金大龙的耳鼓,他机伶颤,探掌便抓,当然,出手快捷如电,轻易地抓住了,姑娘转过脸来,脸色都白了,滞着一双美目,满是惊恐,叫了声:“奇……”

金大龙失声叫道:“玉菁,是你……”

他清醒了,姑娘沈玉菁松了了口气,微颌螓首,道:“是我,奇……”

金大龙惨然一笑,道:“对不起,玉菁,我不知道是你。”

沈玉菁道:“刚才我在马车上一路叫喊一路追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玉菁,别怪我,我没有听见……”

沈玉菁摇头说道:“我不会怪你的,只是你……”

金大龙一怔忙道:“玉菁,你不是去了……你怎么到这儿来的?”

沈玉菁摇了摇头,道:“先别问我,说你自己,你是怎么了,吓死人了。”  

金大龙淡淡地悲惨一笑,道:“没什么,玉菁。”

沈玉菁道:“还说没什么,瞧你……”

忙转过头去叫道:“沈福,到车里拿些布来,我给姑爷裹伤。”

沈福答应了一声,转眼间走了过来,施礼叫道:“姑爷。”

金大龙忙道:“老人家,多日不见了,你好。”

沈福忙道:“好,好,托姑爷的福,别的都还好,就是年纪大了,胳膊腿儿时常不听使唤,姑爷您安好。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好,谢谢你,老人家。”

他这里跟沈福说上了话,沈玉菁那里已动手为他包扎臂上缺了块肉的那处伤口。

须臾,包扎完毕,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谢谢你,玉菁。”

沈玉菁掠了掠云鬓,摇头说道:“别跟我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,你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爹跟娘?”

沈玉菁道:“不许顾左右而言他,先说你。”

金大龙强笑说道:“武林中人武林事,我有什么好说的?”

沈玉菁没理他,拉住了他的左臂,道:“过来!”

把金大龙拉向了一块大石旁,随即回头说道:“沈福,你也够累了,车里歇歇去吧,咱们待会儿再走。”

沈福很识趣,答应一声走向马车。

这里,沈玉菁一指面前大石,道:“你坐下。”

金大龙没动,凝目说道:“我坐下,你呢?”

沈玉菁道:“我坐在你身边,不好么?”

金大龙强笑一声道:“当然好,佳人在侧,芳泽可亲,幽香频送,那比什么都好。”

倏然坐了下去。

沈玉菁娇靥微酡,横了他一眼,道;“贫嘴,刚才吓人,现在可恶,你变得可真快。”

说着,她也坐了下去,果然依偎着金大龙而坐。

坐定,她美目含情凝注,道:“说吧。”

金大龙强笑说道:“说什么?”

沈玉菁道:“别跟我装糊涂,说你自己,你是怎么了?”

金大龙道:“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么,武林中人武林事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沈玉菁美目眨动了一下,道:“你是说跟人打了?”

金大龙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。”

沈玉菁道:“你败在了人手下?”

金大龙道:“可以见得?”

沈玉菁道:“要不你怎么会受伤?”

金大龙忙点头说道:“你说对了……”

“说对了?”沈玉菁眨动着美目道:“放眼当世,谁能打败你、打伤你?”

金大龙道:“只有这么一个,可是他更惨。”

沈玉菁道:“是么?”

金大龙不安地道:“是的。”

沈玉菁垂下目光,轻轻说道:“我把什么都给了你,夫妻要相处一辈子,除了爱之外,还需要一个诚字,只要你自问能心安,你就永远瞒着我好了。”

俗话说,一哭,二闹,三上吊是女人最大的本领,其实那是大错特错,温柔与柔情才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。

就拿如今来说,这办法比逼问好,也胜过“严刑拷问”。

金大龙身形倏颤,叹道:“玉菁,你何必一定要知道?”

“不该么?”沈玉菁垂着目光没抬眼,她望着自己的脚轻轻说道:“别忘了,我是你未婚妻子,你是我唯一的终身寄托,我要跟你一辈子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不关心你又该去关心谁?”

金大龙一阵激动,道:“玉菁,你真要问?”

沈玉菁道:“你认为我会对你虚情假意,你认为有人关心自己的夫婿那是假的?”  

金大龙一叹说道:“好吧,玉菁,我告诉你……”

接着,他由头至尾,丝毫未加隐瞒,也很详尽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听毕,沈玉菁很不平静,她皱着眉说话,没有如何地震惊,也没有如何地气愤。  

金大龙反倒错愕地问道:“玉菁,你听见了么?”

沈玉菁轻轻说道:“听见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沈玉菁微一摇头,道:“没什么,我在想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想什么?”

沈玉菁道:“想你的话。”

金大龙愕然说道:“我的话怎么了,难不成你以为我骗……”

沈玉菁摇头说道:“那倒不是,我了解你这个人,我也知道你所说的每一句话绝对真实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好……”

沈玉菁截口说道:“我也在想东方姑娘这个人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她这个人有什么好想的?有什么值得你想的?”

沈玉菁道:“当然有,当然值得,无论什么事,有这么一个果咱们就该去探求它所以有这个果的前因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那很简单,是她变……”

沈玉菁微一摇头道:“先别提这个,告诉我,告诉我,你以为你的表现如何?”

金大龙赧然一笑,道:“当世之人都知道慕容奇是个胸襟超人的盖世奇男子,可是我今天十足地表现了心胸狭窄的小家气……”

沈玉菁点点头说道:“中肯之言。”

金大龙苦笑说道:“玉菁,奈何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沈玉菁道:“可怕,一个人如果临事不能控制自己,那往往会造成最可怕的后果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知道,玉菁,生平也就这一次……”

“嫌少么?”沈玉菁道:“还想再来一次,奇,一次也就够了,你知道一念之误,一行之非,能造成终生无穷遗恨,甚至于能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玉菁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我无意危言耸听,也无意夸大其词,你知道,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最真实,最中肯,最适度的。”

金大龙口齿启动,慾言又止,终于他默然了……

好半天,才听他开口说道:“玉菁,难道我做错了?”

沈玉菁摇头说道:“目前我还不知你的对错,至少我知道你做得过份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说我做得过份,我承认,因为我自己知道那的确有失风度,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她那种表现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她是人妇,与你何干?”

金大龙叹道:“玉菁,话不能这么说,怎么说当年她跟我……”

倏地住口不言。

沈玉菁道:“这就是说,你为她旧情难忘。”

金大龙点头说:“我承认,你也知道,但那是在几年之前。”

沈玉菁道:“如今呢?”

金大龙摇头道:“如今我心如止水,毫无波澜了。”

沈玉菁道:“难得你能心平气和,我愿意跟你谈谈她……”

金大龙眉微皱,道:“玉菁,何必糟蹋你我久别重逢后的宝贵时间?”

沈玉菁摇头说道:“你我两情久长,不在这片刻。”

金大龙沉默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好吧,玉菁,不过,你先得告诉我,如今不敢论我的对错,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沈玉菁道:“我这个人生性谨慎,无论对任何人,对任何事,一定要在确实明了真实之后才肯下断语。”

金大龙诧声说道:“难道你以为我说的还不够真实?”

沈玉菁摇头道:“不,我不怀疑它的真实,我也完全地相信你,可是那只是你自己的看法,并不是我的看法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你的看法,你要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凡事有果必有因,有些事表现于人眼前的,并不是真实的一面,我要进一步地去深入探求。”

金大龙叫道:“玉菁,这是明摆着的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我说过么,有些事现于人眼前的,并不够真实。”

金大龙吁了一口气,让自己平静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玉菁,你的意思是说,我听见的,看见的都是假的?”

沈玉菁道:“我不敢肯定,但不说没有这个可能。”

金大龙道:“玉菁,你……”

沈玉菁道:“别跟我辩,奇,你称奇当世,应该有你称奇当世的条件与理由,对某件事,假如不能心平气和,主观的成份过多,那永远无法深入其内探得真象,因之往往造成了令人惋惜、遗恨无穷的后果,这话你赞成么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玉菁,我不能不承认你说的有理。”

沈玉菁道:“而且是至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我不能否认,玉菁。”

沈玉菁道:“那么你就心平气和,丝毫不有主观成份地跟我谈一谈。”

金大龙毅然点头说道:“可以,你说吧!”

沈玉菁嫣然一笑,道:“从善如流,奇,这是你可爱处之一……”

金大龙脸一红皱了皱眉,刚要说话。

沈玉菁已然一整颜色,道:“凡事都得从根上说起,你据实答我问话,记住,要心平气和,不得有丝毫主观成份……”顿了顿,接问道:“据你所知,东方姑娘是个怎么样的女儿家?”

金大龙道:“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。”

沈玉菁道:“我现在想让你再说一遍。”

金大龙皱眉说道:“玉菁……”

沈玉菁摇头说道:“这样不行,你不但仍有成见而且不肯跟我合作。”

金大龙只好说道:“她是位巾帼奇英,绝代红妆,武林奇女子。”

沈玉菁道:“这也是你当初所以爱她的原因?”

金大龙只得点了点头。

沈玉菁道:“你跟她交往多久?”

金大龙道:“不少年。”  

沈玉菁道:“也曾七月七夕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,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也山盟海誓,啮臂定情?”

金大龙皱着眉点了点头。

沈玉菁道:“一个女儿家表现她的痴情,莫过于此也……”

一顿接道:“在这段日子里,你可曾发现她有着浮动不定的性情?”

金大龙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沈玉菁道:“不少年了,她要是个心性浮动的人,纵然是时刻小心,极力掩饰,她也会多少显露一点的,再说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二十三章 苦心谁知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