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六章 悬疑高迭

作者:独孤红

片刻之后,金大龙回到了双龙镖局。

镖局里,金老头跟金小龙还没睡,爹儿俩点着灯在灯下闲聊正等着他,一见金大龙回来,金小龙忙含笑站起相迎。

坐在灯下,金大龙向金老头详详细细地禀报经过。

听毕,金老头才抬起了头,道:“大龙,这件事内情的确复杂,以我看,恐怕牵涉很广,不管怎么说,那甄世贾绝非等闲人物是实。”

金大龙含笑说道:“爹,我也这么想。”

金老头道:“以你看,那铁罗汉一身所学如何?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以我看,他难在小龙手下走完三招。”

金老头摇头说道:“那么他绝不可能是当年罗什古刹行凶之人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至少他跟那些人脱不了关连。”

金老头点了点头,道:“大龙,从明天起,想办法让我见见他们每一个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您是要……”

金老头道:“我这两眼虽已瞎,但当年那些人的口音,至今仍萦绕于耳,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个是,他便绝难遁形。”

金大龙眉头一皱,道:“爹,这恐怕要想个不着痕迹的办法。”

金小龙突然说道:“大哥,不能再请一次客么?”

金大龙笑道:“你想吃,请客也得有个名堂,总不能老请客。”

金小龙脸微红道:“那么您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办法是人想出来的,我自会去想,你不用操心。”

金小龙默然未语,金老头却突然说道:“大龙,这两天可有那癫狂醉客消息?”

金大龙呆了一呆,道;“没有,怎么,爹?”

金老头道:“我很奇怪,他既有意伸手管这桩事,为什么自那夜走后至今未有消息。”

金小龙忙道:“爹,他会不会被……”

金老头摇头说道:“固然,他并不见得惹得起甄世贾,但甄世贾若真要对付他,恐怕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金小龙道:“那么,您以为……”

突然一阵震人心弦的砰砰敲门声传入耳中,夜静时分,听来分外刺耳,能传出老远。

金小龙一怔,讶然说道:“这是谁,这么晚了……”

金老头截口说道:“小龙看看去。”

金小龙应声站起开门而去。

未几,急促步履响动,只听金小龙在院子里叫道:“大哥,是井帐房来了。”  

金老头道:“大龙,扶我出去。”  

金大龙扶着金老头甫出房外,金小龙已领着井立奔了过来,这位阳怪步履尤其匆忙,神色还有点惊慌。

他一见金大龙便急急说道:“金爷,糟了,雪姑娘被人害了。”

金大龙一震,旋即淡笑道:“井帐房,慢慢说,是怎么回事?”

井立喘着气道:“局主,是这样的,今晚城里朱大爷在他府里宴客,派人接雪姑娘,我叫了半天门叫不开,后来我找来了伙计撞开了门,却发现雪姑娘她……”

机伶一颤,住口不言。

想必,那位红歌妓死状甚惨。

金大龙淡然说道:“井帐房,请说下去。”

井迟疑好一阵,始道:“雪姑娘赤躶躶一丝不挂躺在床上,喉管被割断了,脸也毁了,血流了一床,好不……”立又住口不言。

金大龙眉锋忽皱,道:“这么说,雪姑娘的死,是井帐房发现的?”

井立点头说道:“是的,但不只我一人,还有几个伙计。”

金大龙沉吟了一下,道:“现场可有任何迹象?”

井立摇头说道:“我看不出什么,最好请局主亲自去一趟。”

金大龙未立即答应,又问道:“贵上呢?可知道了?”

井立道:“我已派人报与敝东家,想必他已赶往酒楼去了。”

金大龙耸肩摊手,一笑说道:“看来我时运不济,甫开张,刚接下这两宗生意就出了差错,这笔生意赔起来可能要人的命……”

转望金老头道:“爹,让小龙留下陪您,我跟井帐房去一趟。”

金老头道:“大龙,这不是等闲小生意,一个不好咱们这甫开张的镖局可能就要关门,我也想去一趟!”

金大龙自然会意,向井立道:“井帐房是坐车来的么?”

井立忙点头:“是的,是的,老太爷要去,尽可坐我的车去。”

金大龙一点头道:“那好,小龙,扶着爹,咱们走。”

于是,金大龙扶着金老头,父子三人跟井立行了出去。

镖局大门外,果然停着一辆单套马车,车嫌小一点,但坐进四个人倒也勉强凑合了,好在长安酒楼就在城里,转眼即到,又不是长途。  

马车驰动如飞,片刻之后,车抵长安酒楼门前。

如今的大街上,是寂静、空荡,夜色深沉而冷清,长安酒楼门前,热闹的时候过去了,上着的门,开了一小扇,楼上灯光闪动,只是不闻人声。

井立领着金大龙父子三人,上楼头迳往后楼,甫踏上长廊,由雪艳芳那灯光外透的书房里迎出了个人,是长安客栈的帐房莫怀玉,他神色很凝重,一见面便拱起了手,道:“金爷……怎么老太爷也来了。”

金大龙还了一礼,淡淡说道:“莫帐房,这是敝局甫开张所接的第一宗生意,事关重大,家父不得不来看看,甄老到了么?”

莫怀玉点头说道:“到了,现在书房里候驾,金爷,这真不幸……”

金大龙没多说,漫应了一声,转身扶着金老头进了书房,书房里,甄世贾默坐椅上,那位柳之夫竟然也在座。

另外还有长安的几位知名的富绅,金大龙宴客时,这几位也在被邀之列,算得上有过一面之缘。

金大龙进了书房微微一愕,道:“没想到柳老几位也在座。”

他拱了拱手,又转向甄世贾。  

甄世贾满面悲戚地站了起来,显得那么沉重,那么颓废,本来难怪,摇钱树被害了,他岂有不难过悲痛之理?

他微地拱了拱手,道:“是老朽请他几位来的,他几位是老朽的至交好友,也是雪姑娘的知音,所以老朽请他几位来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甄老,是该有几位做个证。”

甄世贾老脸微双眉扬起,方要说话。

金大龙已然又道:“咱们待会儿再谈,容我先看看雪姑娘。”

甄世贾一点头,转脸道:“莫老弟,二位陪金局主进去看看。”

敢情,全是不忍再看。

莫怀玉跟井立答应一声,双双陪着金大龙掀进了那间会房一雪艳芳的香闺。

套房中,仍然可以闻见丝丝醉人的幽香,但大部份的幽香已被浓浓的血腥味掩盖住了。

雪艳芳这间香闺,布置、陈设极为豪华气派,在往日来说,那该是绮丽而迷人的所在。  

而今夜,眼前,却成了怕人的罗刹屠场。

牙床上,被翻红浪,折叠整齐,尚未动过,床上,仰卧着一具赤躶女尸,香肩以下,胴体玲珑,肌肤凝脂,确是造物者的杰作,连一点瑕疵都没有。

而香肩以上,却望之怕人。

玉颈上,咽喉处,被利器割了一道大口子,皮肉外翻,血顺着两边流下,满床血污已然凝固。

那颗乌云蓬散的螓首,那张风华绝代的娇面,刀痕模糊,望之若厉鬼,已然难辨面目。

这,看得金大龙神情震动,眉锋微皱,道:“怎么没人替她盖一盖?”

井立忙道:“局主没来前,敝东家吩咐不许乱动任何一物。”

金大龙没说话,顺手拉开了被子,盖在那具赤躶的女尸上,然后又在各处仔细看了一遍。

这卧房,前后有两处窗户,可是窗户紧闭,看不出一点可疑痕迹,其他地方的摆设也没有被移动的迹象。

金大龙拉开了妆台的抽屉,找不到雪艳芳的发饰。

最后,金大龙一眼溜上妆台旁那漆几上的一具瑶琴,道:“雪姑娘生前擅长抚琴?”

井立忙道:“是的,金局主,雪姑娘色艺双绝,琴、棋、书、画,无所不通,无所不精,是位难得的才女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才女难得,佳人难求,雪姑娘人美,才高,歌佳,更难得……只可惜……谁又想得到像这么一位女子,却落得……”

摇摇头,住口不言,转身行了出去。

书房里,甄世贾、柳之大等均坐着,一见金大龙出来,忙站了起来,甄世贾首先问道:“金局主,可有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道:“没有痕迹,凶手干净利落,以我看,该是身手不俗的武林人所为,绝不可能是平常人……”

甄世贾吃了一惊,道:“金局主说是武林人……”

金大龙微微点头,道:“该是。”

柳之夫突然说道;“金局主看,是为财,还是为色?”

金大龙未答,道:“柳老也看过了,柳老的高见是……”

他精明,柳之夫更滑,微一摇头道:“老朽是商人,不懂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;“诸位谁知道,雪姑娘可有引人觊觎的私藏?”  

甄世贾道:“那是必然的,老朽以斗量珠相聘,雪姑娘月入也甚丰,谁都会想到,她必有丰富的私藏。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;“可巧雪姑娘又风华绝代……”

柳之夫道:“金局主可曾发现雪姑娘房里少了什么东西?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似乎没有……”

柳之夫冷哼说道:“那就是为色了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柳老以为是谁?”

柳之夫道:“老朽怎么知道?不过,金局土既推断凶手是武林人,那么且想想雪姑娘平日交往的武林人,他们之中何人……”

甄世贾道:“那该只有一人。”

柳之夫霍然转注,道:“世贾兄,是谁?”

甄世贾微一摇头,道:“事关重大,无证无据,我不能空口指人,不说也罢……”

柳之夫睁目说道:“甄兄,事关人命,你怎么这般怕事?”

甄世贾沉默了一下,道:“之夫兄,你该知道,论雪姑娘交往的武林人物,那该只有武扬镖局的少镖头申少青……”

柳之夫变色冷哼,道:“我知道是他……”

金大龙一笑,道:“证据?甄老适才说得好,无证无据,不能空口指人。”   

柳之夫大声说道:“证据,武林人三字是你金局主说的,而跟雪姑娘交往的武林人,只有他申少青一人,尤其他平素……”

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柳老可看过雪姑娘的尸体了?”

柳之夫点头说道:“老朽看过了。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那么柳老不该没看出,床上的雪姑娘,仍是处子之身,清白未夫,白璧无瑕,如是,何来为色之说?”

柳之夫呆了呆,道:“那也许他未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柳老,不可能,我看过了,雪姑娘死前毫无挣扎反抗,是先被人制了穴道,若是个垂涎雪姑娘美色的人,他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所以我说不可能是先姦后杀。”

甄世贾突然说道:“未必,老朽听说他吃喝嫖赌无所不为,别的不说,单长安城里那家赌场,一输就是近……”

金大龙笑道:“甄老就是凭这指他?”

甄世贾道:“事关人命,老朽不敢断言,只是说他涉有嫌疑的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甄老,长安城中的武林人不只他一个,所以说涉有嫌疑的,也不能说只有他申少镖头一人,再说,雪姑娘的私藏究竟有没有丢,目前还不知道……”

甄世贾道:“金局主应该现在就看一看。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甄老,所谓私藏,那该只有雪姑娘才知道在何处。”

甄世贾道:“那出不了她这间卧房。”

金大龙道:“甄老知道雪姑娘必有私藏?”

甄世贾道:“这是任何人不想可知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甄老,那不一定,有的人月入甚巨,到头来却剩不下一个,有的人月入匪薄,他却能……”

甄世贾道:“不管怎么说,老朽请金局主如今……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甄老恕我直说一句,当初我要的是人命而不是钱财。”  

甄世贾微微一怔,道;“如今雪姑娘已被害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照甄老当初所开的价,分文不少赔偿就是。”

甄世贾道:“可是金局主总不能不管侦凶……”

“甄老”,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那是地方官的事,当初你我并未附带这一点。”

甄世贾道:“在道义上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在道义上,我绝对管,可是似甄老这般无证无据,空口指人我不能干,甄老该能体谅一二。”

甄世贾道:“那么,金局主打算怎么办?”

金大龙道:“甄老,请容我慢慢的查!”

甄世贾默然不语,半晌始微一点头,道:“好吧,可是那赔偿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刚说过,分文不少,如数照赔,只是……”

眉锋微皱,住口不言。

柳之夫突然说道:“金局主莫非有不方便之处?”

金大龙谈然一笑,道:“柳老该知道,我父子由塞外来,变卖了整个牧场,所得无几,到长安来购屋,花费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六章 悬疑高迭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