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七章 神偷忽现

作者:独孤红

说话之间,父子三人已抵镖局。

开了门,过前院,进了堂屋,金大龙目中忽闪寒芒,笑顾金小龙道:“小龙,你可看过把戏?”

金小龙一怔,道:“把戏?大哥,什么把戏?”

金大龙笑道:“所谓把戏,就是戏法儿,北方人管它叫把戏。”

金小龙点头笑道:“那我看过,有一年塞外去了个变戏法的,那一套真是神乎其神,害得我躲在那儿看得连饭都忘吃了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有道是‘戏法人人会变,各有巧妙不同’,变戏法会靠心眼手法,处处讲究灵巧快捷,像什么摘蟠桃,大卸八块,名堂之多,不可胜数……”

金小龙眨了眨眼,满面诧异地道:“大哥,您突然……”

金大龙递过一个眼色,笑道:“你可看过虚空拿人,或者是手一翻能变出个人来。”  

金小龙立即醒悟,陡挑双眉,道:“大哥,我没看过,不过这一套我也会变。”  

金大龙摇头笑道:“恐怕不行,这跟道士拿鬼一样,道行深的拿大鬼,道行浅的拿小鬼,这道理你明白么?”  金小龙笑道:“大哥好比喻,我懂,那么您请快变吧!”

金大龙刚一点头,忽地扬眉笑道:“阁下,别动,你要一跑,我岂不当堂露丑?”  

“对了。”金小龙笑道:“我大哥是露不得丑的,一旦露了丑,他就会生气发火,谁要是让他生了气,发了火,那麻烦可就大了……”

金大龙一笑,说道:“阁下,你大概是仗恃着一身无人能及的小巧滑溜功夫,对么?我可以告诉阁下,我要不让你走,你绝走不了,不信,阁下可以尽管试试……”

抬手一指前椅子,道:“如今,我以礼相请,请阁下自己出来,别等我出手相邀,更别等我伸手把阁下拉回来。”

话声方落,一个尖尖话声响起自东厢房,“好,小子,我老人家看看你能拿我怎么办。”

随着这话声,堂屋中灯影倏摇,微风过处,堂屋灯下多了一人,那是个瘦小黑衣老者,尖嘴猴腮,残眉鼠目,尖尖的下巴上,挂着稀疏疏的几根鼠须。

他满脸的机警色,耗子眼滴溜溜一转,一扬脸,道:“小子,你是能发觉我老人家的第一人,如今我老人家出来了,你说怎么办吧?”

金大龙含笑说道:“怎么办?那么简单,夜入民宅,非姦即盗,长安城是个有王法的地方,我只问你阁下,是愿公了还是私了?”

瘦小黑衣老者眨动了一下鼠目,道:“小子,公了如何,私了又如何?”

金大龙道;“公了,我请你阁下上衙门里走一趟,私了,我请你阁下在我这儿坐坐,喝杯茶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两眼一翻,道:“就这样么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就是这样了,我不愿对人过苛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道:“不算苛,小子,后者似乎较为动人。”

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事实如此,那么你阁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瘦小黑衣老者一摇头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两者都不愿。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那么你阁下想怎么办?”

瘦小黑衣老者道:“我老人家想大摇大摆的走路。”

金大龙摇头笑道:“恐怕办不到,只要你阁下能出这堂屋半步,我恭送你阁下大摇大摆走路,你阁下请尽管试试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残眉一动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如今这立身处距堂屋门口只有两三步。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;“恕我夸句海口,就是你阁下如今站在门边上也是枉然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目光一凝,道:“小子,你好狂。”

“那并不能随便乱狂,只要你阁下有自信快过我,请尽管试试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耗子眼一转,道:“小子,男子汉,大丈夫,说话要算数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阁下,我不会辜负这须眉七尺昂藏躯的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咧嘴一笑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如今倒有点喜欢你了……”

金大龙笑道:“多谢阁下,我对阁下的印象也不恶。”

“好,小子。”瘦小黑衣老者猛一点头,道:“我老人家今夜就凑上个好心情,试试你小子是否这世上能截住我老人家的第一人,小子,我老人家走了。”

口中这么说,他可没动。

金大龙淡笑摆手,道:“阁下尽管请,我让你阁下近门边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陡挑残眉,倏又淡淡说道:“小子,你委实狂得可……”

“以”字未出,瘦小身形溜滑突转,其快如风又似电地向外扑去,这身法,称得上当世罕见。

门槛近在咫尺,那还不是一闪就到?

然而,当他将近门槛之际,他身形机伶暴颤,倒抽了一口冷气,因为他明显地感到一只手掌已搭上了他的后领,而且,两脚有离地而起之势。

由不得他不刹住身形,猛然定住身形之后,他自己干笑着替自己打了圆场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活了大半辈子,就这么一件衣裳,我老人家不得不珍惜它,行了,松手吧!”

后领上,那只手掌倏松,身后金大龙笑道:“那么,委屈阁下片刻,请坐。” 

瘦小黑衣老者霍然旋身,眨动着耗子眼道:“少林镇山三绝技之一大擒拿,到了你手中益见神化,小子,你是少林哪个和尚的徒弟?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徒忌师讳,恕我不便奉告,阁下,请坐。”

瘦小黑衣老者目光乱转,一句话没再多说,决然走过去坐在东边那张空着的椅上。

他刚坐定,金老头突然喝道:“小龙,给苗前辈沏茶。”

金小龙应声而去,瘦小黑衣老者一怔凝注金老头:“你老哥认得我?”

金老头笑了笑,道:“当世具此快捷灵巧身手者,非风尘六奇中的那位九指神偷苗迁苗神偷还会有谁?”

九指神偷苗迁呆了一可,道:“独孤酒鬼没说错,你爷儿三个果然是令人莫测高深的人物。”  

金老头道:“那是独孤醉客过奖……”

苗迁道:“你老哥就是那像极了司空神医的金老哥?”

金老头含笑点头,道:“不错,老朽正是!”

苗迁目光凝注金大龙,道:“你就是跟独孤酒鬼有数面之缘,颇为谈得来,像根回了锅的油条,如今是双龙镖局局主的金大龙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正是,苗老人家,不过,人学得机灵点该不是罪过。”

苗迁道:“你小子何只是机灵,简直是……咳,不管怎么说,独孤酒鬼没试出来的,到底让我老人家摸透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苗老人家,什么?”

苗迁道:“你小子是少林俗家弟子。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,笑而不语。

苗迁似乎很得意,但突然他又皱眉摇了摇头,“不对,不对,你小子不该是少林俗家弟子……”

金大龙微愕说道:“苗老人家,怎么又不对了?”

苗迁道:“连少林当今那位掌教老和尚他也拦不住我老人家,何况是一个没在佛门的俗家弟子?”

金大龙没说话。

苗迁抬眼凝注,道:“小子,你到底是……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苗老人家,连独孤醉客都放弃了的事,您又何必锲而不舍?再说,那似乎也无关紧要。”

苗迁摇头说道:“看来你小于是守口如瓶,说不得我老人家也要跟独孤酒鬼一样地只知道这个金大龙了。”

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苗老人家,那该很够了。”

金小龙捧着一壶刚沏好的香茗走了出来,上前递过。

苗迁一边接茶,一边说道:“小子,这就是令弟金小龙?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是的,苗老人家!”  

苗迁没说话,拿起茶壶就要喝。

金大龙突然说道:“苗老人家,您咽得下去么?”

苗迁一怔抬眼,道:“小子,你说,我老人家怎么咽不下?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有东西顶在胸口,多少对吃喝有妨碍,苗老人家何不把东西拿出来再喝?”

苗迁老脸一红,手一抖差点没把一壶热茶洒了,皱着眉摇头说道:“你小子是存心要我老人家当场丢丑……”

说着,他满脸窘迫地以那只空着的右手空探入怀中,但他突然抬了眼,凝注金大龙,道:“你小子有一双锐利而厉害的眼睛,小子,你知道这是什么?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苗迁一怔说道,“那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道:“苗老人家,有句话我不便出口。”

苗迁脸又一红道:“我知道,贼不空手,我老人家是偷儿祖宗,更不会空手,只是你小子要明白,我老人家并不真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金大龙道:“事实上,我这镖局里也没有能使苗老人家看得上眼的东西。”

苗迁道:“行了,小子,你那chún舌之利,由独孤酒鬼那儿我久仰了,别再损我老人家了。”

说着,他由怀里摸出一物,那是柄带鲨鱼皮鞘,把镶珠玉匕首,随手放在了几上,道:“小子,我老人家如今可以喝了吧?”

金大龙笑道:“便是刚才我也是为苗老人家好。”

苗迁一翻耗子眼,咕噜就是一口热茶,烫得他一咧嘴:“好茶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这是家父由塞外带来的异种。”

苗迁咕噜又是一口。  

金老头突然轻咳一声,道:“苗大侠,老朽请教……”

苗迁伸出两根指头,道:“金老哥,我为两桩事儿而来。”

金老头道:“苗大侠可否明示……”

苗迁一点头,道:“没什么不行的,我来长安,是为找那大骗子老卞,我偷进你老哥这双龙镖局,是为找独孤酒鬼。”

金老头微愕道:“苗大侠,前者老朽明白,也可以效些微劳,后者老朽却愚昧茫然,不解何意。”

苗迁道:“金老哥,先说前者。”

金老头道:“当日长安城中有位贾百变……”

苗迁道:“如今长安城中没这个人。”  

金大龙:“如今长安城中却有位柳之夫。”

苗迁目中异彩一闪,道:“溜之乎,好名字,小子,我老人家谢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不敢,我以为苗老人家似不必急于找他。”

苗迁微愕说道:“小子,为什么?”

金大龙淡淡说道:“因为苗老人家即便把他找回去,他也不是以前的卞百假子。”

苗迁眨动着耗子眼,道:“小子,你让我老人家听了糊涂!”

金大龙道:“变节移志这四字老人家该懂。”

“胡说。”苗迁两眼一瞪,道:“老卞虽诈骗半辈子,但他岂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的话难取信于老人家,老人家最好去问问……”

苗迁道:“可是我老人家要听你说。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老人家既有所谕,我敢不从命……”

他把卞百假的作为颇为详尽地说了一遍,当然,那并不包括他自己的对策。

听毕,苗迁脸上变了色,震声说道:“小子,这是真的?”

金大龙淡然说道:“老人家倘不信,明日暗中随我去柳府,我担保老人家当场来个人脏俱获。”

“人脏俱获?”苗迁讶声说道:“小子,这一套,你能玩过他?”

金大龙淡然说道:“老人家刚才没听我说么?戏法人人会变,各有巧妙不同。”

苗迁摇头说道:“我看你小子绝不是个……”

脸色倏转阴沉,道:“这已经无关紧要了,小子,这么说来是真的了?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信而有征。”

苗迁“叭”地一掌拍上大腿,叫道:“好个卞骗子……”

眉锋一皱,道:“相交数十年,谁还不知道谁?老卞他绝不是这种人!无如……这是……什么时候他变节移志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重赏之下出勇夫,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

苗迁猛一摇头,道:“小子,老卞不是贪财好物的人,数十年的诈骗,他没对付过一个白道人物,纵有,那也于大无伤,而且他至今两手空空,一无所有。”

金大龙道:“老人家,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世事如白云苍狗,变化苍海良田,往日的卞百假也不是……”

“不,小子。”苗迁截口说道:“我老人家敢以项上这颗人头担保,老卞他绝不会为那区区黄白俗物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么,老人家以为他为了什么呢?”苗迁截口说道:“我老人家敢以项上这颗人头担保,老卞他绝不会为那区区黄白俗物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么,老人家以为他为了什么?”

苗迁两眼一瞪,道:“我老人家要是知道不就好了。”

金老头突然说道:“苗大侠,卞大侠昔年朝过金顶?”

苗迁一怔道:“金老哥是指当年那位神秘人物,逼迫黑道邪魔朝金顶事?”

金老头点头说道:“不错,老朽正是提这件事。”

苗迁摇头说道:“金老哥,风尘六奇没有被人列在黑道邪之内。”

金老头道:“这么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七章 神偷忽现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