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洒黄沙红》

第八章 神秘人物

作者:独孤红

片刻之后,他到了东关外的长乐坊。

正如黄琛所说,八仙庵要到每年四月才有庙会,除了四月的庙会之外,其他时候虽也热闹,但比起那四月里的庙会总要差得多。

这八仙庵原为唐兴庆宫之一部,相传宋时郑某遇八仙于此,初建一祠,元时西安王因圆梦获验,乃大加扩修。  庵门有长安酒肆一石碣,上刻:“唐吕纯阳先生遇钟离权先生处。”

金大龙随着稀少的香客进了庵门,他如今是另一张脸,另一副面目,脸色如淡金,长眉细目,望之微嫌怕人。

他一进门,便有一个中年全真迎过来欠身稽首:“施主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铁爷知道。”

那中年全真略一迟疑,道:“施主上姓大名,贫道也好去通报……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持有这一块玉清身份证明,还须通报么?”

那中年全真脸色微变,忙道:“那么容贫道带路。”

一稽首,他便要转身。  

金大龙伸手一拦,道:“别惊动别人,请告诉我铁爷在何处,我自己去见他。”

那中年全真没再动,道:“施主,铁爷现在后庵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多谢了”

径自往后行去。  

他没有多问,事实上他如今不能多问。

再问,问铁英那该比问这全真好得多。

穿过了几重殿阁,他来到了后庵。

后庵是庵中全真的居住之处,幽径修竹,云房几间,清幽宁静,令人颇有置身世外之感。

他甫近后庵,只听铁罗汉话声由左边一间云中传出:“你回去禀报主人,我马上就走。”

随听另一个应了声是,云房之门倏然而开。

金大龙机警而快捷地闪身躲向一株老树后。

适时步履响动,一个中年汉子匆忙地走了出去,他看清楚,那是柳府几个仆从之一。

敢情,甄世贾防患未然,他有先见之明,比他还快。

听得步履远去,金大龙才从树后闪出,走进后庵,到了那间云房前,他举手扣了门。

只听房里铁罗汉喝问道:“谁?”

金大龙应声道:“铁爷,是我。”

步履几声,那两扇门又开了,当门而立,正是那位瘦瘦高高,满脸姦诈阴狠色的铁罗汉铁英。  

他入目金大龙先是一惊,继而一怔,道:“阁下是——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铁爷,可否容我进去回禀?”

话说得很恭谨。

铁罗汉狐疑的望了他一眼,侧身摆手,道:“阁下请!”

金大龙益显恭谨,一欠身,道:“多谢铁爷。”

举步行了进去,铁罗汉随手掩上了门。

金大龙进门环顾,这云房,窗明几净,点尘不染,但陈设则颇豪华气派,绝不类三清弟子清修处。

他扫过一眼之后转过了身,铁罗汉站在门旁,一双目光闪烁不定,充满狐疑地看着他。

金大龙倏然一笑,又托出了那面小牌,道:“铁爷可识此物?”

铁罗汉脸色微变,一转恭谨,躬下了身,但他身躬至半途,突又直了腰,含笑说道:“阁下何来此物?”

他够机警。

无如金大龙更高明,淡然一笑,道:“铁爷难道不知此物何来?”

铁罗汉笑道:“这是雪姑娘佩以护身之符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就算是吧,我是奉雪姑娘之命前来见铁爷。”

铁罗汉道:“阁下怎么称呼?”

金大龙道:“难道雪姑娘没对铁爷说过?”

铁罗汉摇头说道:“事实上我对阁下很陌生。”

金大龙摇头说道:“不,铁爷你断断不该陌生。”

铁罗汉道:“这么说你我以前见过?”

金大龙笑道:“铁爷,你我又何止见过?”

铁罗汉目光一转道:“阁下究竟是……”

金大龙微微一笑,道:“罗汉兄,奈何忘了赌场故人?”

铁罗汉脸色一变,身形微动,但他旋又笑道:“原来是金局主,金局主这张脸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罗汉兄该是行家,不过一张人皮面具而……”

“已”字未出,铁罗汉翻身开了门,无如他迟了一步。

金大龙一笑接道:“正要跟罗汉兄反臂言欢,罗汉兄怎翻身便跑,这般怕我?”

他随话跨步,人已到了铁罗汉身后,同时,那只右掌也已落在铁罗汉左肩头,既快又利落。

铁罗汉身形一颤,左臂曲起,一个飞肘向后猛撞。

他是没见过金大龙的高绝身手,否则他绝不敢。

金大龙没躲,砰然一声撞个正着,但龇牙咧嘴大叫的却是铁罗汉自己,他像撞在了一块钢上。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罗汉兄,别再自找苦吃,伤了你我朋友间的和气,请坐下,咱两个好好谈谈。”

他把铁罗汉反转了过来,然而,铁罗汉趁转身之际,右掌蓄足了真力,猛然击向金大龙心口。

敢情,他还不死心。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罗汉兄,飞肘我勉强凑合,这一掌我可消受不起。”

左掌一翻已扣上了铁罗汉右腕脉,铁罗汉一惊想要抖腕,但倏地他半边身子酸麻,任金大龙拉了过去。

金大龙拉着他走到几旁,左掌微一用力,把铁罗汉按在椅上,然后他收手在对面椅上坐下,笑道:“罗汉兄倘有自信,尽可以再试试”

铁罗汉面如死灰,坐在那儿未再动一动。

金大龙微微一笑,道:“罗汉兄,我专程拜访,只是想来跟罗汉兄聊聊天,罗汉兄怎好意思这般对我……”

铁罗汉两眼发直,紧闭着嘴没说话。

金大龙微笑接道:“罗汉兄,我请教,你我虽缘仅一面,但交情并不恶,为什么罗汉兄你一见我就跑,我会吃人么?”

铁罗汉突然开口说道;“金局主,我明白,是黄琛说的!”

金大龙道:“罗汉兄以为黄琛说了什么?”

铁罗汉道:“金局主,男子汉,大丈夫,须眉七尺昂藏躯,我铁罗汉既敢做就敢当,那女的是我杀的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罗汉兄是个爽快人,罗汉兄以为我是为这件事来的么?”

铁罗汉微愕说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金大龙微微摇头说道:“那只是一部分,不重要的一部分,其实,你罗汉兄知道,我跟那女子毫无瓜葛,也素不相认,我犯不着为她伤了罗汉兄跟我之间的和气……”

铁罗汉目光凝注,道:“那么金局主是……”

金大龙截口说道:“罗汉兄,我先说明,按理,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但这件事对我来说,我是可管可不管,罗汉兄明白这话么?”

铁罗汉目中异彩一闪,笑道;“这话金局主该早说,彼此都是武林人,吃这口饭也不容易,金局主打算在长安创份基业,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,天大的事咱们都好商量。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话是不错,不过,罗汉兄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……”

铁罗汉微愕说道:“怎么,我误会了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我看罗汉兄是误会了。”

铁罗汉深深地看了金大龙一眼,道:“那么,金局主何妨直说?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罗汉兄既有吩咐,我敢不遵命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请罗汉兄据实答我几问,罗汉兄可以从这儿走出去。”

铁罗汉神情微紧张,道:“金局主要问什么?”

金大龙道:“罗汉兄别急,咱们谈好条件后再说不迟。”

铁罗汉道:“我明白,倘我据实答金局主数问,金局主就让我走路。”

金大龙点头说道:“是的,但要据实。”

铁罗汉道:“这个一定,金局主请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我要说明,罗汉兄的答话倘有半句不实,莫怪我翻脸无情,这件事不但要管到底,而且我有几个小玩意儿要……”

铁罗汉忙道:“金局主只管问就是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好,我先谢谢你那么爽快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罗汉兄,我这第一问是为什么你要跑?”

铁罗汉双手一摊,道:“那是因为我知道黄琛被你带走了,他必定会抬出我来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就为这么?”

铁罗汉点头说道:“是的,金局主,就为这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没有别的原因么?”

铁罗汉摇头说道:“就算是句实话吧……”

翻腕又托出了那块小牌,道:“罗汉兄,这是何物?”

铁罗汉道:“雪姑娘在这八仙庵求的护身符。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罗汉兄,这一句就算不得实话了。”

铁罗汉微愕瞪目,道:“怎么算不得实话?”

金大龙道:“据我所知,这是三清弟子长年佩带,用来证明身份之物,执牌人的身份高居玉清之中。”

铁罗汉微震强笑,道:“金局主可能弄错了吧……”

金大龙淡然摇头,道:“罗汉兄,我没有弄错,我有几位朋友是三清弟子。”

铁罗汉诧声说道:“这么说来这真是……”

微一摇头,接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据我所知,这确是……”

金大龙淡然一笑,道:“罗汉兄,别忘了你我的条件。”

铁罗汉一惊忙道:“金局主,我说的是实……”

金大龙笑道:“是否实话,那该只有罗汉兄一人知晓,不过,我若想知道真假,那也并不难,罗汉兄以为然否?”

铁罗汉脸上挤出了一丝勉强笑意,道:“然,然,然,金局主说的是,说……”

金大龙一笑说道:“那么罗汉兄还等什么?等我动手?”

铁罗汉迟疑着猛一点头,道:“好吧,金局主,你说对了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这才像实话,也足证我的胸罗不差,罗汉兄,雪姑娘她又何来此三清弟子长年佩带之物?”

铁罗汉摇头说道:“那我就不知道了,也许雪姑娘常到这儿来上香许愿,日子一久,这庵里的道士就都混熟了,大半是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庵里的道士们赠送的?”

铁罗汉忙点头说道:“对,对,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证明三清弟子身份之物,怎可轻易送人,便既有心送人,我不以为这八仙庵中,有这等身份辈份之人。”

铁罗汉道:“那,金局主,我就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不知道了?”

铁罗汉勉强而怯怯地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金局主。”

金大龙笑了笑,道:“看来罗汉兄并不在乎我伸手管……”

铁罗汉忙道:“金局主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金大龙微笑说道:“实话要在我出手之后才能听得到……”

抬起了右掌,伸出了食指,接道:“罗汉兄,这叫一指搜魂,我还会五阴截脉!”

铁罗汉机伶一颤吓白了脸,忙道:“金局主,我说的的确是实话。”

金大龙微微一笑,道:“是么,无奈我不相信。”

一指点了出支。

铁罗汉霍地站起,旋又颓然坐了下去,道:“金局主,我确实不知道……”

看来他是真不知道。

金大龙点出的那一指忽然顿住,道:“罗汉兄,听说甄世贾一心向道,每年四月必带雪姑娘到八仙庵来上香,有这回事么?”

铁罗汉点头说道:“不错,有这回事。”

他额上已见了汗。

金大龙道:“你罗汉兄跟甄世贾又是什么关系?”

铁罗汉道:“我是他唯一的徒弟。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原来是甄世贾的得意高足,我失敬了……”

微微一笑,道:“那么,罗汉兄就该知道雪姑娘的出身跟来历。”

铁罗汉迟疑了一下,道:“说起来,她该是我的师母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这个我知道。”

铁罗汉接着说道:“她的出身原是歌伎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可是她有一身不俗的武学。”

铁罗汉道:“当然,她是我的师母。”

金大龙笑道:“罗汉兄,武林之中出歌伎么?”

铁罗汉呆子一呆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我入门在后……”

金大龙道:“入门在后?”

铁罗汉道:“事实上我是带艺来投师……”

金大龙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那是在什么地方?”

铁罗汉道:“在天水。”

金大龙神色一动,道:“天水?近塞外了!”

铁罗汉点头说道:“是的,我本是天水人。”

金大龙道:“好地方,那时候甄世贾跟雪姑娘就已……”

铁罗汉点头截口说道;“是的,我那时候就有了师母。”

金大龙道:“那么,阴阳二怪莫、井二人呢?”

铁罗汉一惊,道:“金局主也知道……”

金大龙点了点头道:“我的眼力还不算太差。”

铁罗汉道:“他两个是我跟师父师母到长安之后才来的。”

金大龙道:“怎么来的?”

铁罗汉道:“他二人似乎跟家师是旧识,就那么找来了,来了之后就没再走,不多久家师出资盖了长安酒楼及长安客栈,他两个就被委做帐房。”

金大龙点了点头,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铁罗汉想了想,道:“总有三几年了。”

金大龙双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八章 神秘人物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血洒黄沙红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