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一 章

作者:独孤红

雪,在北方,九月里就开始下了!--一

彤云密布,朔风狂号,起先是因风而起的柳絮般,一丝丝,一片片,但不久,就像鹅毛一般满天飞舞。

终于,积雪盈尺,白茫茫的一片,粉装玉琢,触目皆琉璃奇景,在一望无垠的旷野里,很难看见些颜色,或者动的东西。

就有,那也是觅食的老鸦,为这雪白的一片,抹上漆黑的一点,或者是风过处,雪扑籁籁地落了一地!

除此,很难再见些什么!

这是一大日暮,冬天要比其他季节黑得早,但大地上要比别的季节暗得迟,那是因为一地的白雪!

在北京城里,大冷天里,尤其是上灯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闭着门,街上很难看见个人影。

这当儿正值晚饭,吃得早的都沏上一壶好茶,围着炉子闲话家常,办年货那是白天的事,谁在这时候往外跑。

你不瞧,那内城的九座城门都关上了。

这是九门提督的命令:冬天天一黑就得关城门。

不过那是指内城几门,外城那几座城门关的就比较晚。

年头不同了,这年头称不得太平盛世到处闹乱子,到处闹盗匪,衙门里的状子像雪片,不是大衙门就破不了案,拿不住贼,所以,官家得防着点儿,百姓人心不安老早也都上了门儿!

虽称不得太平盛世,虽到处闹乱子,可是这些事却又是人们乐道的事,人就那么怪,打个比喻来说,人没有不怕鬼的,可是他就偏偏爱听鬼故事!

当老一辈的喝着好茶,吸着旱烟,迷着眼,或夏夜瓜棚下,或冬夜火炉边细谈他所听来的那些鬼狐类的故事时,年轻的就往前凑,围成一堆,听得人神,可又提心吊胆,老往身后看,就是这道理。

像“永定门”,南大街“六福客栈”的老帐房,他是个行役捕快出身,年纪大时因眼花耳不灵,手脚不够俐落,办不了案,拿不了飞贼,就拿了百十两银子退了休。他是这么个出身,年轻时也办过不少大案,熟知江湖掌故江湖事儿,也像破落户重述旧家珍地最爱提他那英雄当年勇,每天上门之后他总要说那么一段。

所以年轻的伙计都爱跟他亲近,也都最听他的话,一上门便急不可待地沏茶的沏茶,搬凳子的搬凳子,装烟的装烟,忙得不亦乐乎,等一切就绪,然后拥着帐房上了正中主座,听他咳两口浓痰,喝口茶后才说。

那圆胖脸的掌柜的跟老帐房是多年的老朋友,他常说老帐房翘着胡子说瞎话,瞪着眼胡乱吹!

可是伙计们明白,老帐房人家有不含糊的真功夫,弯起那皮包骨,碰人一下生痛的老胳膊,两个年轻的壮小伙子就扳不直,就凭这一点,谁相信他是吹。

所以,尽管胖掌柜的老在一旁揭底,老帐房依然跷起二郎腿,喝好茶,吸旱烟,乐得有人孝敬地说他的,那些年轻的伙计们也照样听得人迷。

今夜,外甥打烟笼,照旧摆了起来。

“六福客栈”门口挑着两盏大灯,那两盏上写朱红大字“六福”的大灯,在刀儿一般的寒风里直幌!

却没人管它,紧闭的两扇门,把它关在了门外,门关得好严,门缝里透不出一丝儿寒风。

门里,那柜台前,一只粗瓷的大火盆边上,围坐着七八个年轻伙计,那身材瘦削,身穿长袍马褂,头戴瓜皮小帽,鼻梁上还架着,一付老花眼镜的老帐房,独坐在一边,背向着门,跷着腿直幌,迷着一双老眼,嘴里直吸旱烟,那劣质的烟草味儿呛人,但没人怕闻!

身边板凳上,放着一只细瓷茶壶,面前地上有一口望之恶心的浓痰,也没人嫌他。

柜台上有盏灯,灯下坐着个圆胖脸,长眉细目脸色红润,chún上留着一撮小胡子的汉子,那是“六福客栈”的胖掌柜,他一手翻着帐本,一手拨着算盘,正劈拍地在算帐。

那些年轻伙计们,个个圆瞪着眼,瞅着老帐房,只等他开口,脸上虽都有焦急之色,可没一个敢开口催他。

老帐房说得好,多少年前的往事,他总得一点点地想,谁打扰他的思路,今儿个就没法说了。

半晌,突然--。

“咳!”“叭”一声咳嗽,又一口黄浓痰落地,老帐房由嘴里抽下旱烟,一翻老眼目光四扫开了口:“昨儿个,咱们说到那儿了。”

这敢情好,他忘了,得问人家。也难怪,上了年纪了嘛,年轻的想听,就得记着点儿。

一名伙计抢着开了口,急道:“七狼八虎九条龙,铁骑纵横十三雄,俱皆江湖英雄辈,不及-------”

另一名伙计“叭!”地拍了巴掌,叫着说:“晏大爷,您该说李慕凡了!”

老帐房一点头,道:“对,楞子说对了,该说李慕凡了!”

“李慕凡”这三个字不知代表着什么,伙计们一听,个个眉飞色舞,不自觉地往里凑了一凑!可是大伙儿脸上都有点悸意。

你瞧,连那位胖掌柜的也停了手,抬起了头:“大哥,您要给他们说李慕凡?”

老帐房两眼一翻,道:“怎么,不能说么?”

胖掌柜的皱着眉道:“大哥,您又不是不明白,何必招惹他?”

“怕什么,”老帐房喷出一口呛人的浓烟,道:“伸腿儿瞪眼躺下好几年了,恐怕连骨头都找不着了!”

胖掌柜的截口说道:“那是来往这儿的江湖朋友的说话,可谁也没有亲眼瞧见。”

“没瞧见?”老帐房道:“江南‘窦家寨’的人还会瞪看眼说瞎话。人家在江湖上是什么身份,兄弟,我看你是让李慕凡给吓破胆了。”

胖掌柜的胖脸上一红,道:“大哥,话不是这么说,一个人只有一条命,可是那个主儿他就有九条,要死他该死了多少次了,难道说非死在那一关。”

老帐房摇头说道:“兄弟,李慕凡这个人我清楚,他的功夫打遍天下没敌手,尤其那手快掌快剑,简直没人能接下十招,可是兄弟,他总是个英雄豪侠,不像别的那么蛮不讲理,话不投机,瞪眼便要杀人,有人说他心狠手辣,杀人不眨眼,那可是对那些江湖上下九流败类,要是个不会功夫的,你打他他都不还手,像这么一条铁铮铮,响当当的汉子,他会不愿人说他的英雄事迹?”

“对,对,大爷说得对!”叫楞子的伙计道:“我要是李慕凡,我就愿意,可以扬名……。”

“呸!”他身旁一名伙计,冲着他瞪了眼!

“楞子,别不害臊,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凭你那付德性就想充李慕凡,人家跺跺脚四海幌动,咳嗽一声比打雷都响,人家要扬什么名,李慕凡三个字早就扬上天了!”

叫楞子的伙计红了脸,窘迫地呼儒说道:“我姓王,他姓李,我又不是说真的,你着急什么。”

那名伙计还想再说,老帐房的一瞪眼,道:“你两个有完没有,再吵我就上炕去了,大冷天地囚在这儿,囚得我混身骨头痛。”

立即鸦雀无声,他身边一名伙计献了殷勤,陪笑说道:“大爷,您那儿不合适,我给您捶捶!”

老帐房一摇头,冷冷说道:“不用,我那儿都不合适,你几个闭上嘴等着听吧!”

那伙计碰了个软钉子,窘迫一笑,将头连点:“是,是,是,大爷,您快说吧,我几个等了半天了!”

胖掌柜的适时说道:“大哥,您真要提他。”

老帐房一摆手,道:“哎呀,兄弟,算你的帐吧,别瞎操心了,要是惹了祸事,自有大哥我担当,行么?”

胖掌柜的一摇头,嘟嚷着说:“什么人不好提,偏偏要提他,真是…”

“劈拍”然,算盘声又自响起。

这里,老帐房咳了一声,闭着眼摇头幌脑了一阵子,然后睁开眼,瞧瞧这个,看看那个,问道:“他们谁知道,李慕凡是个怎么样的人。”

叫楞子的伙计楞偏嘴快,冲口说道:“我知道,是个飞贼,是个独行大盗。”

柜台上,胖掌柜的一惊,拨错了一个珠儿,抬眼叱道:“楞子,夜静了,大冷天里别那么大声嚷嚷!”

叫楞子的伙计一楞,霎着眼道:“我那儿嚷嚷了------”

“闭你的嘴吧!”他身边那个,似乎老跟过不去,瞪着一双圆眼开口说道:“人家李慕凡是个行侠仗义的大英雄,大侠客,你昧着良心说人家是飞贼,是独行大盗……”

楞子红着脸楞楞说道:“那他为什么老打劫镖车,老---------”

“你懂什么?”那名伙计道:“那叫劫富济贫,你也不打听打听,凡是他劫的镖车那些东西是好来头,都是百姓的……”

老帐房突然一点头接了口:“不错,顺子说对了,李慕凡该是个侠盗,是个顶天立地的侠盗,他打劫的缥车,不是各地方小衙门搜刮的民脂民膏,便是那些为富不仁巨绅豪富的库藏……”

叫顺子的伙计乐了,好不得意,一仰头,道:“瞧,我说对了吧-----”

老帐房当头一盆冷水,道:“说对了是说对了,可是只能关起门来在屋里说,要是在外面嘴快乱嚷嚷,大衙门里说你私通大盗,拿你当贼办!”

叫顺子的伙计吓得白了脸,一哆嗦,闭口不言,楞子想乐,但没敢乐在脸上。

老帐房乾咳一声,伸出个指头,按了按烟袋锅里的烟,一边向火盆点火,一边说道:“李慕凡这个人,几年前我在北六省见过……”

一名伙计忙道:“大爷,您见过李慕凡!”

老帐房点了点头,没说话,因为那烟袋嘴儿已然送进了嘴里,正在点火猛吸,两腮都凹了进去。

那名伙计又问道:“大爷,他长得什么模样,多大岁数。”“啪,啪”老帐房吸了几口,直到阵阵浓烟从嘴里鼻子里冒出,他才拿开了旱烟袋,垂着眼道:“白白的一张脸,死板板的,老是透着那么一股子冷意,看上去怕人,可惜了他那高高的个于,那双既白又嫩,根根像玉的手,算起来他也快三十了。”

那名伙计道:“那么说,他不俊。”

老帐房两眼一翻,道:“谁说他俊来着。”

那名伙计喃喃说道:“那为什么凡是他到一个地方,那地方的大姑娘,小媳妇儿都着迷,白天吃不下饭,晚上睡不着觉……”

老帐房一怔,道:“这……胡说,这,你听谁说的。”

那名伙计低嚅说:“有一次我去‘天桥’玩儿,听人说的……”

“道听途说,道听途说。”老帐房头摇的像货郎鼓道:“那些人的话还能信,我就没听说……”

柜台上,胖掌柜的突然说道:“大哥,当年内城里的那回事儿,您忘了?”

老帐房又复一怔,抬眼说道:“兄弟,敢情你也竖着耳朵呢……”

胖掌柜的脸一红,窘迫地笑了。

老帐房一摇头,接着说道:“那也不可靠,那也不可靠,说归说,那是那些好事的逞能瞎说胡乱编,你想,兄弟,李慕凡虽然是个了不起的英雄豪继,但怎么说他是个草莽,内城里堂堂皇族亲贵的格格会跟他……”

胖掌柜的道:“那么,大哥,您说,他每年冬天跑一趟‘北京’干什么!”

老帐房道:“你说他是干什么来的?”

胖掌柜的道:“谁都知道那位格格每到下雪的日子,总要上西山住上一个时期不可,李慕凡是来跟她私会……”

老帐房一惊,忙摇头说道:“兄弟,别瞎说,这要让人听了去还得了,大伙儿那一个都保不住脑袋,就因为这种无中生有,血口喷人的瞎说,在内城里惹起轩然大波,难道你忘了,那一次多少人丢了脑袋丢了官,李慕凡铁铮铮的汉子,会是那种人么?再说那位格格也不是以前的大闺女了,人家嫁了好几年了!”

胖掌柜的强笑说道:“大哥,我这是人云亦云……”

老帐房道:“那是那些三姑六婆,吃饱了饭,不干正经事耍长舌头,难道咱们大男人家也跟娘儿们学。”

胖掌柜的脸一红,赧笑说道:“那么,大哥,您说他每年冬天总要从南七省不避风霜,不辞艰苦,冒着大风险,跑来北京一趟是干什么的。”

老帐房摇间说道:“那谁知道?他总是有事,有值得一来的事,不过我认为绝不会是你说的那档子事。”

胖掌柜沉默一下,道:“今年雪积的不浅了,恐怕他快要来了!”

老帐房道:“也说不定早来了………”

刚说到这儿,大门上响起了一阵剥落声。

大伙儿下意识地猛然一惊,目光齐转向那紧闭着的两扇大门,楞子楞楞地说道:“别是李慕凡来了……”

老帐房眼一瞪,那双眼神突然之间变得好亮,吓得楞子连忙闭上嘴,低下了头。

老帐房毕竟是捕快出身,见过世面,经过大风浪,当即转注那紧闭着的两扇大门,轻喝问道:“谁?”

只听门外响起个清朗的话声:“我,住店的。”

大伙儿神情一松,老帐房回过头来喝道:“客人上门了,开门去!”

大伙儿都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一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