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十 章

作者:独孤红

随着话声,她转过了“影背墙”,人目杨春面前跟着个陌生汉子,她一怔停步,讶然问道:“老九,这位是……’”

杨春忙道:“师娘,这位是内城‘和郡王’府来的燕爷,有事儿要找师父。”随既转过来向英武汉子陪笑说道:“燕爷,这是家师娘!”

未容英武汉子开口,媚娘便像一阵风般到了进前,脸上堆着笑,娇媚地福了一福,道:“燕爷,您请里边坐,他出去了……”

英武汉子打量了媚娘一眼,浅浅一札,道:“多谢,我不坐了,我跟杨九爷说几句就走!”

随即转向杨春道:“有件事,王爷想请晏老帮个忙在门下弟子中交待一声,如今晏老现不在,我就请杨爷转告一声好了……”

杨春忙道:“是,是,燕爷您请吩咐。”

‘’好说,”英武汉子淡然一笑,道:“杨九爷现在‘查缉营’当差,当知道李慕凡已到了……”

杨春微微一惊,忙道:“是的,燕爷,我知道,这些日子来营里派了整批整批的人在到处缉拿,另外还向‘侍卫营’调借了不少好手……”

英武汉子道:“这个我知道,我原任职于‘侍卫营’……”

杨春“哦”地一声,瞪大了眼道:“我想起来了,燕爷是侍卫营三剑客。”

英武汉子笑了笑,道:“那是营里弟兄们的抬爱,也是瞎胡闹,杨九爷,‘查缉营’拿人,那是‘查缉营’的事,王爷想请晏老帮忙,查李…

杨春心中一跳,忙道:“王爷是要……”

英武汉子道:“那是王爷自己的话,王爷这么吩咐,我就这么传话,请晏老帮忙打听李慕凡踪迹,越快越好。”

杨春连声唯唯,一个劲儿地应是。

英武汉子目光凝注,微微一笑,道:“杨九爷如今可知道李慕凡在何处?”

杨九方要说话,媚娘一旁突然说道:“燕爷,晏家如今还不知道李慕凡在那儿,要是知道的话,老九他们早就动手了!”

英武汉子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那么一旦有了消息,请晏老派人赶快禀报王爷好了,我没有别的事儿,告辞了!”向着媚娘一拱手,转身而去!

媚娘忙道:“燕爷怎不多坐一会儿!”

英武汉子回身笑道:“谢谢,我改天会再来!”

媚娘道:“那么燕爷走好,我不送了。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,英武汉子已然走出老远,只听他说了声:“别客气”,随即放步行去。

杨春眼望着英武汉子走远,收回目光道:“你怎么不让我说?”

媚娘横了他一眼,道:“傻子,这时说么,谁拿着李慕凡,谁就是大功一桩,你的大功还想不想要了,还有乐家那丫头?真是死木头,看来有时候你还不如我!”

杨春嘿嘿笑道:“小心肝儿,我什么时候也不如你呀……”

媚娘道:“算了吧,老九,只要你别忘了我这个师娘就行。”

杨春脸色一整,皱眉问道;“媚娘,你怎么又来了,说真的,媚娘,你看得出是怎么回事么?”

媚娘冷冷一笑,道:“这还用问么?郡王爷的福晋,以前跟李慕凡有过……”

倏地改口说道:“他还会安什么好心哪!”

杨春阴阴一笑,道:“不错,总不会是打算把李慕凡请到府里去吃喝一去,行了,媚娘,一句话,咱信得先下手,另让两只煮熟了的鸭子飞了!”

拉着媚娘行了进去,顺手关了上门!

英武汉了离开晏宅,片刻之后来到了“乐家老铺”,可巧文子卫正在柜台里闷坐着,他向着文子卫一拱手,道:“这位我请问一声……”

文子卫何等老江湖,一眼就看出这英武汉子是个有来头的好手,当即站起行出柜台,含笑还礼:“好说,您请!”

英武汉子道:“有位李雁秋李爷,可是住在这儿?”

文子卫未答,凝目说道:“阁下是……”

英武汉子道:“我姓燕,是李爷的朋友!”

文子卫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原来是李爷的朋友燕爷,您来得不巧,李爷昨儿晚儿就搬出去了,不知道搬住哪儿去了!”

英武汉子道:“阁下是……”

文子卫忙道:“我是乐老掌柜的管家,兼乐铺的帐房!”

英武汉子道:“贵姓?”

文子卫道:“文,文章的文。”

英武汉子目光溜向了文子卫的一双大手,笑了笑,道:“原来是文管家,我再向文管家打听一人,当年有位纵横南七北六十三省的高人奇客,‘活报应追魂手’文……”

文子卫一摇头,道:“燕爷,我是个生意人,不认识!”

英武汉子微微一笑,道:“还有位‘神手华陀’乐南机……”

文子卫脸色一变,道:“也不认识,燕爷可还有别的事?我正忙……”

英武汉子哈哈一笑,道:“闷坐柜台那叫忙?文管家,你可听说过关外燕玉翎?”

文子卫神情一震,道:“抱歉,燕爷,我是个生意人……”

燕王翎道:“文管家,我是李爷的朋友。”

文子卫道:“燕爷,我刚说过……”

燕玉翎淡然一笑,道:“文管家,李爷另有个名宇,我也知道!”

文子卫勃然色变,道:“阁下是关外‘八臂哪叱’?”

燕玉翎笑道:“文爷好记性,到现在才想起……”

文子卫面无表情,道:“我还想起了一桩,阁下是侍卫营的三剑客之一!”

燕玉翎笑道:“文爷,投靠‘六扇门’的人,每个人各有不同的苦衷,有的人为名,有的人为利,有的人则的……”

文子卫截口说道:“那是阁下自己的事,阁下找李爷有什么贵干?”

燕玉翎道:“文爷,我有急要大事面告……”

文子卫道:“我刚说过,李爷昨儿晚上……”

燕玉翎道:“文爷,我出来一趟不容易,近时间内很难再有第二趟。”

文子卫道:“我说的是实情,阁下要是不信……”

燕王翎微摇头,道:“好吧,我不敢怪文爷,谁叫我如今是官家的人,文爷,我这里有封信请转交李爷……”说着,他撩起皮袍,自腰间取出一封信。”

文子卫脸色一变,冷笑说道:“没想到阁下还兼王府的护卫,真移得上能者……”

燕王翎淡然一笑,道:“道:文爷错了,这不是兼差,是专职,我已经被调离‘侍卫营’,如今专跟着‘和郡王’听候差遣!”

随手把信放在柜台上,拒头就走!

文子卫看了那封信一眼,轻喝说道:“阁下请留一步!”

燕玉翎停步回身,笑道:“文爷还有什么见教?”

文子卫道:“小号的‘人参茶’功能强筋健骨,益寿延年,我想请阁下喝一杯再走!”

燕玉翎微一摇头,笑道:“多谢,文爷的好意心领,倘文爷一定要我喝,我敬饮,请拿过来,我就站在这门口喝!”

文子卫冷冷一笑,道:“纵横关外的‘八臂哪叱’……”

燕玉翎笑道:“文爷别激我,那没有用,我若真的进去喝,一旦李爷看过后,文爷会懊悔的,到那时再谢过赔礼,文爷脸上挂不住,我也不好意思,告辞了!”

微一拱手,退自转身而去!

文子卫站在那儿没动,一直到燕玉翎身影不见,他方始抓起柜台的信,转身行了进去!

他不是进柜台,是向后进走。

才进后院,迎面碰见姑娘乐倩,姑娘乐倩自昨夜李雁秋走后,心情开朗了不少,人也恢复了往昔的活泼,这使得乐长春老夫妇俩心中松了不少,脸上的阴隐也散了不少,虽还有一丝,但那不关姑娘乐倩。

如今正站在后院几株压雪寒梅前,显得那么悠闲,听得急促步履声,转身抬眼,叫道:“卫叔,什么事呀?”

文子卫收了收脚步,笑道:“我有事要见大哥大嫂!”

姑娘乐清道:“爹跟娘午觉还没醒您有什么事……”

一眼瞥见文子卫手中那封信,她眨了一下美目,道:“卫叔,这是谁的信哪?”

文子卫当即说道:“刚有个人送来给李爷的!”

乐倩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是谁,您认识么?”

文子卫眉微扬,道:“当年关外豪客,‘八臂哪阿’燕玉翎,如今是‘和郡王’府的保卫。”

乐倩脸色一变,道:“卫叔,‘和郡王’是不是秋叔以前那位?”

文子卫点头说道:“和郡王和善,他的福音正是那位海若格格!”

乐倩双眉微扬,美目一闪过一丝异采,道;“那么,卫叔,您把信交给我好了,待会儿爹跟娘醒来,我对他二位说一声,看看该怎么办!”

她向文子卫伸出了玉手。

文子卫毫没犹豫地把信递了过去,道:“那么我回前面柜上去了!”

乐倩接过了信,含笑说道:“您忙去吧!”

文子卫来再说,话转身出了后院

乐倩拿着那封封着口的信,脸上泛起一片极其复杂的神情,她像在想什么?也像在犹豫什么!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突然,她扬起了眉,举步往书房行走!

然而,她刚走两步,忽又停了下来,望了望手中那封信,她又犹豫了!

只是,这犹豫太短暂了,随即她又迈了步!

到了书房,她拿着信皱了眉,在桌上左看看,右看看,似是在找寻什么。

忽地,她凝了美目,扬了柳眉,她凝目处是桌上,砚旁,那儿有一柄裁纸的小刀。她伸手拿起了小刀,坐在了椅子上,然后她用小刀在那封信的封口上小心翼翼的割,手有点颤……

突然,一声咳嗽在院中响起!

她一惊收手,下意识地把信往背后藏。

但是一声咳嗽之后,一切又归于寂然。

她神情一松,呈了一口气,把信缓缓放在桌上,又伸出了刀子,那么轻轻的,一点点,一丝丝!

半晌过后,信的封口终于被她划开了。

当然,那本不难,那是封信,又不是什么机要公文,得用火漆封上口。

刹那间,她神情紧张脸泛白,手也颤抖得更厉害。

姑娘乐倩她是个倔强,任性,敢做敢为的女儿家,按理,她不该这么提心吊胆,这么怕!

做了亏心事的人,心总是虚的。

她以颤抖的心情颤抖的手,缓缓抽出了那张信笺!

信笺,是普通的信笺,不是郡王府的用笺!

也没有带着什么醉人的幽香,仅是那么一张无色无味的白纸。

这,未免令她有点失望。

的确,她脸上已显出来了。

接着,她又轻轻地摊开了那张信笺……

信笺摊开了,可是乐倩的娇靥上陡现失望舆诧异之色,只因为那是一张白纸,洁白而无点墨的白纸!

这能叫信?

还用封口!

乐情那两道柳眉皱得好紧,刹时间她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,脸上随之而起的是一片差怒色,始抬手就要去撕那张信笺,而这时--

“倩儿”

柳三娘那呼唤声,由堂屋里传了过来。

乐倩一惊收手,匆忙地答应一声:“娘,我在这儿,来了。’”

折好了信笺,放进了信封里,抹好了浆糊,封好了口,这才拿着信匆匆地奔了出去。

她出了书房,柳三娘正站在堂屋门口,乐倩下意识地一惊叫了声:“娘,您叫我。”

柳三娘点了点头,老远地凝了目,道:“丫头,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乐倩边走边应道:“娘,是秋叔的一封信,是……”说话间,她已到了柳三娘面前:“和郡王府派人送来的。”

把信递了过去!

柳三娘眉锋微皱道:“和郡王府……”把信接了过去,突然,她脸色一变,抬眼凝注道:“丫头,你看过了?”

乐清一惊忙道:“没有啊,娘,人家是给秋叔的,又不是给我的。”

柳三娘道:“那么这封口的浆糊怎么还没干?”

乐倩立时哑了口,但她旋即定神说道:“信是刚送来的嘛,那也许……”

柳三娘双眉一竖,沉声说道:“丫头,别忘了乐家的家教。”

乐倩立时低下了头。

柳三娘满脸的气恼,但她却隐忍不发,道:“谁写的,怎么说的?”

乐倩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根本就是一张白纸。”

柳三娘神情一震,道:“丫头,怎么说?”

乐倩仍低着头道:“根本就是一张白纸,一个字也没有!”

柳三娘神色立趋凝重,道:“侍候你爹去,我叫你卫叔想法子把信送给你秋叔去!”

说着,她径自步下石阶,往前而走去。

乐倩急道:“娘,那只是一张白纸……”

柳三娘没回头,道:“娘知道,但比有字更麻烦!”

乐倩闻言一怔,满脸困惑地没再开口……

转眼间,文子卫步履匆书记地走出“乐家老铺”。

实际上,他并不知道李雁秋上那儿去了,现在何处,但怪的是他没往别处走,而直奔“六福客栈”。

穿过两知大街,刚近“六福客栈”所在的那条街,他就立刻觉出情形有些不对。

他看的清楚,“六福客栈”所在的那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十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