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十二章

作者:独孤红

最后,他望着媚娘阴笑说道:“好师娘,我去了,在我回来之前,你最好把该做的都做完,剩下的就是我的事儿了!”

话落,他转身要走!

媚娘忙抬头唤道:“老九……”

杨春回身笑道:“怎么!干这回事儿还要我陪着壮胆?师娘,放开点吧,往后咱们往内城一住,甜头多着呢,荣华,富贵,到那时候你要什么有什么,嗯!”

媚娘咬着嘴儿没再说话!

杨春嘿嘿一笑,转身出了堂屋!

媚娘望着杨春出了堂屋,她手足无措,一时没了主意。

把李雁秋交给她,这是她从见着李雁秋第一眼时就盼望着的事儿,虽然杨春的爽快,大方使她有点惊异但她心里头,她有说不出的乐。

把人交给她,这使她有了惊慌,她虽然出身不正,天生的婬荡,但到底是个女人家!

再说,这不是乎常的阵仗,再是要她杀人,杀夫。

而,毕竟,那惊慌是短暂的,荣华,富贵,李雁秋,这三种诱惑,对她来说是太大了。

每一样都是她盼望的,都是她所企求的,她焉得不动心,青竹蛇几口,黄蜂尾上刺,两者不为毒,最毒妇人心。

于是,这婬荡女人咬了牙,狠了心!

在这一刹那间,她对晏二兴起一种出奇的厌恶,她盯了犹爬在桌上的晏二一眼,狠狠地吐了口唾沫。

然后,她眉目含春,面带婬荡地扶起了李雁秋,在手儿抖,心儿跳,混身乱颤的情形下,吃力地掺着李雁秋进了那早就预备好的东厢房。

门帘一动,又垂下了,转眼间归于静止!

堂屋里,只有灯花在毕剥作响。

片刻之后,门帘又动,媚娘行了出来,乌云蓬松,衣襟微解,露着一角大红的兜肚。

满脸的配红,这么冷的天,她香额上带着汗。

不过,她一脸的烦恼恨色,那模样儿,生似贪嘴的猫,掀不开那扣着鱼的纱罩,恨得牙痒痒地!

没听么,她嘴里还带着轻轻的咀咒!

她那双有慾喷火的目光,落在了晏二身上,猛一跺绣花鞋,她咬着牙扶着晏二进了西厢房!

西厢房内起了一阵騒动,片刻后砰然一声轻响,一切归于寂静,转眼间,媚娘从西厢房里掀帘走了出来。

香汗更多,人也显得娇偏无力,手里多了个小白瓷瓶,那张脸好红,她停也未停地便要往东厢房走!

然而,好事多磨,堂屋门口多了个人,由头到脚一身黑,脸蛋儿被寒风冻得发白。

媚娘一惊,差点摔了手中的小瓷瓶。

旋即,她手抚那雪白的酥胸笑了:“哟,我当是谁哪,原来是乐家妹子,可差点没把我吓死!”

乐倩站在堂屋门口,冷冷地开了口:“杨春呢?”媚娘拿瓶的手往身后一藏,堆笑说道:“他呀,出去了,不知死到那儿去了,乐家妹子进来坐呀,干什么站在门口呀!”

乐倩没动,道:“得手了?”

媚娘道:“谁说的?”

乐倩道:“我看着李慕凡进了门,却没见他再出去!”

媚娘媚眼儿一转,格格笑道:“妹子好心思,他呀,在房里呢!……”

乐倩脸色一变,一阵风般扑进了西厢房。

但,旋即,她又红着脸,神色中还带着惊骇地退了出来。一双眼紧紧地盯着媚娘,一眨不眨,道:“我没想到你这么毒,这么狠……”

媚娘娇笑说道:“妹子,这能算狠,算毒么?你呀,还是个黄花大闺女,还没到时候,要是到了时候……”

乐倩冷冷说道:“这是他的报应,他应得的下场,也是你跟杨春的事,我不管,也懒得过问,我只问李慕凡,他人呢?”

媚娘格格一笑,道:“妹子心里仍惦记着他,忙什么呀!

乐倩脸色一寒,道:“李慕凡他人呢?”

媚娘一慎忙道:“妹子,别着急,他在东厢房,至今仍好好儿的!”

乐倩双目一睁,道:“真的?”

“哟,妹子!”媚娘娇媚地道:“我还敢诓你不成,人在东厢房,不信你瞧瞧去,我要是占了他的便宜,随你怎么样处置。”

乐倩神情微松,人微动,目光落在媚娘身上,道: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

媚娘神情一震,道:“没有呀,妹子……”

乐倩道:“你等我过去。”

媚娘忙把手伸了出来,强笑说道;“妹子好厉害的眼,瞧,醒酒葯!”

乐倩脸色一变,道:“别忘了,我爹是当世神医,对于葯,我没有不认识的,你想拿这种下流葯对付他?”

媚娘脸一红,乾笑说道:“妹子,别怪我,谁叫他长得那么……你知道,我比妹子你还想她,偏偏他又醉得如堆烂泥。”

“好主意!”乐倩冷笑说道:“谁叫你……当初我是怎么说的?”

媚娘道:“妹子,是老九让我……咳,妹子,你不是只要他这个人儿么?反正我总会把他交给你……”

乐倩道:“你弄错了,我要的人谁也别想沾……”

手往前一伸,道:“把葯给我!”

媚娘一怔,道:“妹子,你要干什么?”

乐倩道:“你别管,把葯给我!”

媚娘忙道:“妹子,你可不能……”

“为什么不能。”乐倩冷冷说道:“反正我已经打算坏了,难道让我把这黄化闺女身便宜杨春,他这辈子休想,拿来!”

媚娘手往后一缩,道:“妹子……”

媚娘手往后一扬,道:“你是要我动手!”

娇躯一门已到了媚娘面前,劈手夺过了那小白瓷瓶,顺手一掌把媚娘推得跄踉后退,差点没躺下!

她一握小瓷瓶,冷冷说道:“话说在前头,你这儿老实待着,要不然……”

哼了一声,掉头便往东厢房走。

媚娘又急又恨,但却拿乐倩莫可奈何。

而,就在这时候,一声轻笑起自院中:“乐姑娘,没想到你早我一步!”

媚娘闻声一喜,人影闪动,灯花暴长,堂屋里,已多了个“白花蛇”杨春,他一脸邪笑地瞅着乐倩。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乐倩不得不停了步,媚娘那里忙开了口:“老九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

杨春转目嘿嘿一笑,道:“师娘,得偿着了么?”

媚娘“哗”地一声,道:“他呀,醉得像堆烂泥!”

杨春扬眉一笑,道:“可惜呀可惜,老家伙呢?”

媚娘回手向西厢房一指,道:“你瞧瞧去!”

杨春没动,目闪异采,嘿嘿直笑:“好师娘,有你的,这下咱们可以放心了……”

乐倩冷冷说道:“弑师杀夫,你两个该死!”

杨春回目笑道:“乐姑娘,李慕凡也是你的长辈!”

乐倩脸色一变,媚娘飞快说道:“老九,别打岔了,快让乐家妹子进去吧,她比我还急呢。”

乐倩陡挑双眉,但倏又敛去威态。

杨春则诡异目光一闪,道:“乐姑娘,你想干什么?”

乐倩冷冷说道:“不干什么?”

杨春道:“乐姑娘,说好了的,我把李慕凡交给你,你把你自己交给我,事到临头,你可别让我……”

乐倩截口说道:“你把李慕凡交给我了么?”

杨春道:“乐姑娘,他人在东厢房!”

乐倩道:“那么,还有一桩呢?”

杨春道:“什么?”

乐清道:“那‘八大胡同’贱女人的头!”

杨春嘿嘿一笑,道:“乐姑娘,总得慢慢来……”

“可以!”乐倩一点头,道:“只是,你也得慢慢的等,别忘了,我要等见着人头之后,才把自己交给你!”

杨春邪笑说道:“乐姑娘,今儿个是好日子……”

乐倩脸色一寒,道:“杨九,我话说在前头,你要是逼我,我宁可死……”

杨春慌了,忙抱双手,道:“乐姑娘,没人逼你,没人逼你,只要你说话算数……”

乐倩道:“这个你放心,我向来说一句算一句。”

杨春嘿嘿笑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顿了顿,接道:“姑娘打算拿李嘉凡怎么办?”

乐倩道:“那是我的事,不用你管!”

杨春忙道:“好,好,好,我不管,我不管!”

乐倩冷冷说道:“现在我要进东厢房去,你两个不许进来!……”

杨春脸色一变,忙道:“乐姑娘,那可不行,说好了的。”

乐倩道:“为什么不行,说好了什么,我只说我把我自己交给你,我可没说把这黄花闺女处子身交给你!”

杨春脸色大变,目射凶光道:“乐姑娘,你真要……”

乐倩道:“是真是假,你看着好了!”

杨春突然笑了,挥手说道:“只能得到你乐姑娘,我杨九也该知足了,好吧,乐姑娘,你请,我跟媚娘躲出去!”

向媚娘一递眼色,道:“媚娘,咱俩到后头去!”

转身出了堂屋。

媚娘这种女人,十九都是鬼灵精,有着邪魔歪道的小聪明,她焉得不懂,向着乐倩一笑,道:“妹子,你请吧,没人打扰你!”

跟着扭动腰肢出了堂屋!”

乐倩的脸有着短暂的一片红晕,但刹那间又变成一片煞白,她一跺鞋,转身披帘进了东厢房!

东厢房里,黑黝黝的,乐倩打着火种点上了灯,虽然灯光如豆,但是在这狭小的厢房里,光线已然很够了!

灯光下,乐倩的脸猛然又是一红。

墙过,有张铺盖齐全,锦被,纱帐,绣花枕的床。

李雁秋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衣裳已经被脱掉了,下身被子一角掩盖着,在个大姑娘眼里,这够……

然而,乐倩的羞涩不过一刹那间,是太短暂了,转眼间她定了神,冷静了,走到床边,伸手在李雁秋胸前点了一指,当她那玉指触上李雁秋肌皮时,她娇躯为之一抖。

然后,她又在李雁秋“太阳穴”上揉了一揉。

当她收回手的时候,李雁秋吃力而缓慢地睁开了眼,但突然他两眼猛睁,抬起了头,接着他脸色一变,而旋即,他又神情一松。

乐倩冷冷地唤了一声:“秋叔!”

李雁秋身形猛地一震,慌忙抬眼,凝目半晌,突然变色失声说道:“倩儿,是你,我还当是……”

乐情道:“杨九跟媚娘不在这儿。”

李雁秋道:“那么我的穴道……”

乐倩道:“是杨九点的。”

李雁秋双眉陡扬,道;“倩儿,解开我的穴道,快出去!”

乐倩听若无闻,没动,也没说话!

李雁秋微愕叫道:“倩儿……”

乐倩突然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必瞒你,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!”

李雁秋一怔急道;“倩儿,怎么说……”

乐倩淡淡说道;“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!”

李雁秋脸上变了色,道:“倩儿,你……”

乐倩道:“不必多说了,我只问你一句,你爱不爱我,要不要我。”

李雁秋道:“倩儿,你……”

乐倩道:“答我问话,这很重要。”

李雁秋沉默了,随即也转趋冷静,半晌始道:“倩儿,你说说看,怎么个重要法?”

乐倩道:“你假如爱我,要我,那你就是我的夫婿,我有义务不让人伤害你,我会马上放了你!”

李雁秋道:“就这样么,倩儿?”

乐倩点头说道:“是的,就这样。”

李雁秋道:“倩儿,假如我说不爱你,不要你呢?”

乐倩冷静地道:“那我就亲手杀了你,毁了你,我得不到的,任何人也别想染指!”

李雁秋微一摇头,道:“倩儿,你知道,我不能爱你,也不能要你!”

乐倩道:“只是不能?”

李雁秋道:“倩儿我以为这很够了!”

乐倩道:“又是因为所谓伦常……”

李雁秋点头说道:“是的,情儿,这是传这亿万年不易的道理,我祖先遗留下来的美好德性!”

乐倩道:“可是你跟我爹并不是亲兄弟!”

李雁秋道:“实际上,那没有什么两样,我跟他兄弟相称!”

乐倩冷笑说道:“你太固执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择善而固执,何妨?”

乐倩道:“可是你该知道,因为你这固执,你会送了命,还有你得来不易的英名及无量的以后!”

李雁秋道:“倩儿,死不足惧,我也不惋惜,我怕的是上愧于天,俯作于人,对不起祖先,朋友,子孙。”

乐倩道:“你的确是个大英雄,大豪杰。”

李雁秋道:“谢谢你,倩儿。”

乐倩道:“你谢我干什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至少你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!”

乐倩脸色微变,道:“这么说来,你真愿意死了?”

李雁秋道:“是的,倩儿,但能保全伦常,人格,死何足惜,只是我不相信……”

乐倩道:“不相信什么,不相信我会杀你。”

李雁秋秋道:“可以这么说,倩儿,最令我难以相信的,是秋叔看着你长大,当时你天真无邪,如今你竟变成这个样子来对付秋叔!”

乐倩香chún边微微抖动了一下,道:你要知道,那不能怪我,我天生这么个脾气,事事走极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