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十三章

作者:独孤红

这够惨的,索克图固然凶残,也看得脸上变了色。

倒是阴鸳的和郡王面不改色,点头哈哈大笑:“好,好燕玉翎,我没想到你心这么狠,手又这么辣,你听见了,他刚才可骂过你。”

燕玉翎脸色一变,欠身说道:“王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和郡王道:“拔下他那根舌头!”

燕玉翎有着一刹那间的迟疑,但他旋即躬身恭谨答应,霍地转身,就要逼向地上李雁秋。

适时,环佩响动,一阵急促步履声起自厅后,紧接着一名身着旗装,侍婢打扮的姑娘,神色惊慌而匆忙地奔了进来,一进大厅,她惊呼一声停了步,花容失色以手掩上檀口,只因为她看贝了地上李雁秋那付惨状。

和郡王脸色微变,扬眉叱喝道:“混帐,谁叫你进来的!”

那姑娘娇躯一颤,定过了神,忙矮身一幅,惊伯地道:“禀,事王爷,是……是福……福晋……"

和郡王脸色稍缓,道:“是福晋命你来的?”

那姑娘点了点头:“回……回王爷,是……是……”

和郡王不耐烦地道:“什么事非这时候跑到这儿来找我不可,说!”

那姑娘左望望,右看看,迟疑了一下,急步向前,低低向着有郡王说了几句。

和郡主一惊,脸色大变,霍地站起,急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那姑娘忙道:“回王爷就是刚才!”

和郡主猛然转头,喝道:“索克图,快去找御医去,快!”

索克图刚一怔,和郡王大喝说道:“混帐的东西,还不快去,迟了我要你的脑袋!”

索克图一惊,匆忙答应一声,飞身穿门而去。

和郡王向燕王翎一摆手,道:“燕玉翎,把他押下去,看好了!”

话落,带着那姑娘急步转人了厅后。

听着步履声远去,燕玉翎神情微松,吁了一口气,与姓吕的精壮汉子交换了讶异探询的一瞥!

姓吕的精壮汉子没说话,微微摇了摇头。

燕玉翎也没再说话,俯身闭了李雁秋的穴道,然后把他抄了起来,两个人相偕出厅而去。

燕玉翎挟着李雁秋,与姓吕的精壮汉子一路默默地行向了东院,东院是护卫们住的地方。

这时候,东院黝黑无灯火,护卫们全值勤去了!

进了东院,燕玉翎与姓吕的精壮汉子直奔靠南一间,进了屋,燕玉翎把李雁秋在炕上一放,点上了灯。

姓吕的精壮汉子一句话没说,转身又行了出去!

燕玉翎出指连点,炕上李雁秋翻身跃起,两眼炯炯,那里有瞎,他望着燕王翎哑声说道:“燕兄,这份情李慕凡领受了……”

燕玉翎淡然一笑,道:“李大侠,说这话你是瞧不起‘八臂哪吒’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什么都不说,燕兄可以把那两颗东西吐出来了!”

燕玉翎倏然一笑,道:“说得是,肚子里好难受!”

他小腹往里一凹,两颗黑忽忽的东西冲口而出,那是两颗当暗器用的铁九,他揉了揉又放进袋里!

然后,他抬眼望向李雁秋,道:“李大侠,我不多留你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让我走?”

燕玉翎笑了笑.道:“事实上,如果李大侠如今要走,合这‘郡王府’之力也难以拦阻。”

李雁秋道:“那是燕兄解开了我的穴道……”顿了顿,接道:“燕兄,我能走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我不以为李大侠有什么不能走的。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诸位有什么打算?”

燕玉翎道:“我几个的打算,李大侠不必……”

李雁秋双眉激扬,道:“那么还是请燕兄闭了我的穴道……”

燕玉翎眉锋微皱,道:“李大侠,你知道,要不是这才内院出了事,今夜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我知道,我万难幸免,可是我不能这么一走了之!”

燕王翎道:“李大侠,燕玉翎不过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,同是一条命,谁的命不比谁值钱,再说,我充其量不过只有一条,而燕兄这儿却有三条!”

燕玉翎沉默了一下,道;“不瞒李大侠说,我三个也有离开王府,回到关外去之心,只是……如今说已经是太晚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,这话怎么说!”

燕玉翎道:“如今我三个已进了内城,更进了王府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不以为凭三位……”

燕玉翎摇头而笑,笑得暗然,道:“事实上有些事李大侠不知道,我也不能说。只是我可以告诉李大侠,凭李大侠这身艺业走固然走得了,恐怕也得经过一番苦斗,至于我三个……绝走不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明白了,这王府之中有高手?”

燕玉翎迟疑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是的,李大侠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想知道那都是谁?”

燕玉翎一摇头,道:“李大侠原谅,我不能说!”

李雁秋眉锋微皱,道:“莫非燕兄有什么难言…··。”

燕玉翎道:“李大侠,王爷对我有恩,做一天他府里的护卫,我就该尽一天忠心,这,李大侠该能体谅!”

李雁秋叹道:“燕兄令人敬佩!”双眉忽扬,道:“燕兄,我负责保三位出去!”

燕王翎摇头淡笑,道:“李大侠,恕我说句直话,你自顾有余,倘若分心再顾我三个……李大侠,我敢说那绝……”

李雁秋断然说道:“那么,我只有一句话,要走咱们一起走,要不然咱们都留下,李慕凡不能过于重视自己这条命。”

燕玉翎道:“李大侠,燕玉翎这番心意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倘三位不走,我只有心领!”

燕玉翎摇头苦笑,道:“李大侠,你这是何苦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我以为燕兄该明白!”

燕玉翎默然不语,刹时间他脸上变化很大,令人难以意会,也令人难以言喻,突然他扬眉点了头:“好吧,李大侠,我三个就仰仗李大侠试试自己的运气吧……”

李雁秋笑了,但忽地他敛去笑容,神色一转悲愤,道:“燕兄,我请教,我那哥嫂及文管家的尸骸现在何处?”

燕玉翎摇头说道:“李大侠,奉命捕人的是‘侍卫营’,我不知道,不过,有可能还在乐家老铺里……”

李雁秋长长地吸了口气,道:“那么燕兄,晏,贾二位又被囚禁何处?”

燕玉翎微一摇头,道:“李大侠,这个我不知道。”

李雁秋道:“这么说晏老的妻子……”

燕玉翎道:“我也不清楚!”

李雁秋道:“那么,杨春……”

燕玉翎道:“该已进了内城,详细的地方我也不知道!”

.李雁秋沉默了,旋即他抬眼扬眉,道:“燕兄,咱们来个约定,但闻内院有惊,请马上……”

燕玉翎忙道:“李大侠要干什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我要带走我的孩子!”

燕玉翎一惊,急道:“李大侠,你要明白,你要是有丝毫累赘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,我不能不带走我的孩子,我每年冒杀身之险到京里来。,就是为了我这点骨血!”

燕王翎道:“可是,李大侠……”忽地改了话锋,点头接道:“好吧,只请李大快答应我一件事!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请说,我无不点头!”

燕玉翎道:“请李大侠别伤王爷跟福音!”

李雁迟疑了一下,毅然点头,道:“燕兄,冲着你,我答应!”

燕王翎道:“多谢李大侠,王爷身边如今有燕玉翎三弟在,也请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燕兄放心,我省得!”

燕玉翎道:“那么我不敢多耽搁李大侠,李大侠请……”

“吧”字未出,只听院中响起一声沉喝:“谁?”

随听一个粗粗话声跟着响起:“是吕翼么?我,”

院中那精壮汉子吕翼“哦!”地一声,话声扬得很高:“是索总管,正是属下在此!”

屋中燕玉翎脸色一变,抬手要熄灯。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李雁秋忙伸手拦住了他,适时索克图话声又起:“王爷不放心,让我来看着,人呢?”

吕翼只答了句“在屋里!”索史图那雄健步履声已近。

李雁秋向着燕玉翎递过一个眼色,转身爬在了炕上!

燕玉翎走过去便要开门,而门已经被推开了,索克图目光炯炯,当门而立,他没进来。

燕玉翎忙一欠身,道:“属下见过总管!”

索克图大刺刺地“嗯”了一声,沉声说道:”谁叫你把他带到这儿来?”

燕王翎道:“王爷只让属下看好了他,没有别的吩咐,所以……”

索克图一摆手拦住了燕玉翎话头,大步行了进来,直奔炕上,伸手便要去扒李雁秋。

李雁秋霍地转身,电一般地跃起,右掌五指已然扣上了索克图手腕,索克图大惊,脸色刚变,李雁秋右掌已到,砰然一声印上索克图胸口。

索克图一张嘴,“哇!”地一声狂喷一口鲜血,高大身形一幌,连声没出地便倒在了炕下。

这一手既快又推,燕玉翎看得楞在了那儿!

李雁秋松了手,长吁一口大气,道:“这喇嘛恐怕是一大障是,如今已少了一个他了,燕兄,请跟吕兄准备,我到内院去了!”

话落,闪身扑出去。

燕玉翎站在那儿,没动,也没说话!

人影一闪,那精壮汉子吕翼扑了进来,惊声问道:“大哥,……”

燕玉翎木然摆手,道:“老二,带着家伙,咱们准备走!”

吕翼失神地一点头。

一声惊叫,几声叱喝,起自那深深的王府内院,一条颀长人影,快似闪电,冲天拔起。

那是李雁秋,他满脸血污,右手仗软剑,左手抱着一个稚龄的孩子,那孩子闭着眼像在熟睡。

另一条人影,矫捷如鹰隼,跟着跃起,掌中剑抖出一洒光华,由下而上,飞袭李雁秋。

李雁秋软剑飞递一绞,下面那人一口长剑立时走斜,李雁秋紧接着轻喝说道:“去东院,燕,吕二位等着你呢!”

软剑一抖,电一般的奔向东院!

这时,东院里窜起两条人影,那是“八臂哪吒”燕王翎跟昔日“侍卫营”三剑客之一的吕翼!

只听内院屋面有人呼道:“燕玉翎,吕翼,截住他!”

话声方落,另几条人由斜刺里腾起,凌空截到!

燕玉翎一声大喝:“李大侠,走!”

与吕翼随话掠起,半空中迎向那几条截向李雁秋的人影,只一照面,燕王翎,吕翼长剑染血,惨呼迭起,已各撂下了一个。

如此一来,立即大乱,惊呼四起:“燕王翎吕翼,你两个……”

“燕玉翎,吕翼反了,一并截住了。”

这一惊呼叫嚷间,四面八方屋面上又窜起了十几条矫捷人影,身法之高,分明是一流高手。

李雁秋振剑叫道:“三位,请跟着我,咱们闯。”

身形一旋,抖起软剑扑向了正南!

燕王翎,吕翼,还有追向李雁秋的那年轻英俊汉子跟着纵起,但是他三个比李雁秋要慢。

正南屋面上,腾身拦截,掠起了六个!

李雁秋手起剑落,怪呼声中,血雨狂喷,跌下了一对半。

那另三个大惊闪退,李雁秋一摆软剑,便要趁势闯出。

无奈,身后燕玉翎三人已跟拦截的人接上了手,一时脱身不得,李雁秋双眉一扬,转身便待反扑。

只听燕玉翎大叫说道:“李大侠,走你的!”

他三个猛挥几剑逼得那拦截众高手手上一缓,然后腾身掠起,竟聊袂往正北内院方向扑了回去!

李雁秋立即明白燕王翎三个的用心,一怔大惊,张口刚要呼叫,忽然一个阴森冰冷的话声传人耳中:“走?今夜恐怕没一个走得掉!”

李雁秋回剑护身,刚要循声探视,七条人影如飞射各处屋面,正好把他围在核心!

那赫然竟是“七狼”。

七狼身后屋面上,更站满了“七狼”的那些徒弟。

李雁秋脱口惊呼:“马驰,原来是你七兄弟……”

站在正东的马驰冷笑道;“李慕凡,你明白就好,郡王爷遍纳江湖英雄,礼贤下士,待遇特优,我兄弟如今是郡王爷身边的护卫了。”

李雁秋定了定神,扬眉说道:“这倒很出我意识之外……”

马驰道:“李慕凡,彼此都是江湖上成了名的,你我之间也谈不上仇怨,别跟初上任的我们七兄弟过不去,放下小贝勒,我马驰今夜放你一马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倘若我不放呢?”

马驰冷笑说道:“恐怕你要跟姓燕的那三个一样!”

李雁秋心中一震,道:“他三位怎么样?”

马驰道:“凡是生心背叛王爷的人,杀无赦,你以为他三个能走得了么,我听说就是长了翅膀也是枉……”

一声惨呼由内院方向传来。

马驰嘿嘿一笑,道:“听见了么?那是谁?”

李雁秋目呲慾裂抖剑而起,扑向内院!

马驰阴笑说道:“你自顾不暇,还想帮好朋友?”

五,六,七狼腾身而起,硬截李雁秋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三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