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十四章

作者:独孤红

进了后院,在小凤的前导之下,花玉燕扶着李雁秋登上了座落在后院东的沈月华的绣楼!

她三人这里上了楼,那里香闺垂帘掀动,姑娘沈月华已袅袅迎了出来,她一袭晚妆,头发似乎匆忙间刚梳过。但梳得并不像往日那么整齐。

几天不见,她憔悴得令人心酸,娇靥上,也带着一丝楚楚可怜的病容,那非关病酒,不是悲秋。

她一眼望见了花玉燕,也一眼望见了李雁秋,她的惊骇不下于小凤,但是她没有以玉手掩口,只是脱口一声轻呼,娇躯半退,怔在了那儿,也没说话。

花玉燕淡然一笑,道:“妹妹,恕我事先没做得你的同意,便冒昧地替你带来了一位客人……。”

沈月华倏地走过神来,她很平静,平静得出奇,目光很快地由李雁秋脸上移开,望着花玉燕轻轻地叫了声;“花姐!”

花玉燕笑了笑,轻轻一推李雁秋,道:“惫夜进人镖局,入人闺阁,已属唐突孟浪,别站在这儿发呆再失礼,快去见见主人!”

李雁秋有着极度的不安与窘迫,还有着一份莫明其所以的歉疚,他迟疑着拱起双手:“沈姑娘……”

“不敢当!”沈月华平淡地截了口,但娇靥上那苍白而憔翠的脸色中,却有了一丝酡红与光采,也难掩她心中的激动,她一边抬皓腕肃客人座,一边转注小凤吩咐道:“小凤,给大姑娘,李爷沏茶!”

小凤答应着走了,花玉燕拉着李雁秋坐了下去。

座落处,是姑娘沈月华绣楼上的小小客厅,陈设十分雅致,坐定,三人间有着一刹那的静默,但这静默立刻又被花玉燕打破了,她望着沈月华道:“妹妹,上半夜的事,你知道了?”

沈月华微微颔首,道:“我听说了一些,局里今夜戒备特别紧,刚才爹跟两位叔叔还到这儿来过,而且在后院加派了八位镖师!”

花玉燕道:“那么我再详细地为妹妹说一遍……”接着她把经过说了一遍,最后又道:“所以我带他到妹妹这儿疗伤,歇息,我认为妹妹这儿很够安全,他们不会往这儿来……”

沈月华听花玉燕说完李雁秋逃亡经过后,说道:“华姐没料错,刚才满城搜查李爷,除了镖局,这附近没有一处被放过。”

花玉燕道:“那我就放心了,只是妹妹别勉强,也别因为他是我带来的,愿不愿意让他在这儿待两天,全在妹妹……”

这时候,小凤捧了香茗走了过来,沈月华没理花玉燕的话,却望着小凤道:“小凤,把房里收拾收拾,请李爷先进去歇息!”

小凤一怔,旋即答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。

花玉燕猛笑一喜,道:“谢谢你,妹妹!”

沈月华娇靥上的神色难以言喻,道:“我该谢谢华姐……”

李雁秋激动地道:“沈姑娘……”

沈月华美目转注,淡然截了口,道:“李爷,我这座小楼上,只有两个房间,一个是我的,一个是小凤的,我只有让你在我房里委曲几天,只要你不嫌……”

李雁秋忙道:“姑娘,我怎么能……”

花玉燕一旁截口说道:“事急从权,华妹妹一个姑娘家都不怕,你又怕什么?”

李雁秋还待再说!

花玉燕已然又道:“我华妹妹不是世俗女子,你该也不是人间俗丈夫!”

李雁秋默然不语,但心里的感受,却难以言喻。

花玉燕嫣然一笑,道:“孩子总不能老在你怀里,抱出来吧!”

李雁秋迟疑了一下,解开衣裳,双手抱出了孩子。

花玉燕伸出了手。

花玉燕双手抱过了孩子,埋怨地道:“你也真是,制穴过久,孩子怎么吃得消?”

抬手拍开了孩子的穴道。

怪了,孩子睁着一双大眼睛,不但没惊怕而哭闹,竟还挥动着小手去抓,花玉燕笑道:“看见了么?你行么?这孩子跟我有缘!”

李雁秋默默地没说话,看着自己孩子的平静,他心中有种异样感受。

沈月华展颜笑道:“这孩子好可爱,华姐,让我抱抱。”

于是,她两位这个抱一抱,那一个逗一逗,孩子咧着小嘴儿直笑,还呀呀地直说那令人难懂的话!

李雁秋也打心底里笑了。

前半夜的那一切,厮杀,仇怨,逃亡,躲避,在这小楼内,已然云雾散,绝不复存在了。

小凤走了出来,目光也被孩子的可爱吸引住了。

当她拍着逗孩子的时候,沈月华道:“小凤,让厨房煮点东西来,就说我饿了!”

小凤答应了一声,又下楼而去!

这里,沈月华转注李雁秋,道:“李爷,请房里歇歇吧广

李雁秋迟疑着应声站起,由沈月华陪着往香闺走去!

才走了两步,李雁秋突然转过了身,目注花王燕道:“姑娘,假如你如今还愿意……”

花玉燕含笑说道:“我一直等着你张口!”

李雁秋一阵激动,道:“姑娘,话我不多说了。”

花玉燕道:“你放心,我会把他当自己孩子一样的照顾!”

话说完才觉得有多么不妥,刹时间她脸好红。

李雁秋没留意,双目微湿,向着孩子深深望了一眼,然后才转身向房门行去,背后,又响起了花玉燕话声:“我会告诉孩子他的爹是谁,是个怎么样的人的!”

李雁秋猛然又是一阵激动,道;“多谢姑娘!”

进了房,幽香袭人,姑娘沈月华的香闺,陈设不见华丽,但见雅致,片刻前不知道怎么样,片刻后的如今,小凤把它收拾得干净!

沈月华虽然有点羞涩,紧张,但到底她还是落落大方地摆了玉手道;“李爷,别嫌赃,请躺下歇歇吧i”

望着那张床,那绣花枕,那锦被那纱帐,李雁秋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受,他也有点迟疑!

但终于他咬了牙,一句话没说,走了过去。

身在床上,头在绣花枕上,李雁秋的心跳得厉害!

他可不知道姑娘的心颤抖得更厉害,你不见替他位被子的那双玉手把被子带得直动。

本难怪,对任何一位女儿家,自己的床让个大男人睡,这却是绝不可能,绝不允许的。

尤其是姑娘沈月华,她冰清玉洁,自视更高。

而,毕竟,这一位是李慕凡!

姑娘替他拉被子,李雁秋极度不安地闭上了眼,因之,他也不知道姑娘那双包含了太多东西的目光。在他的脸上凝注了一瞬,然后轻轻滑过!

李雁秋没说话,姑娘也不需要他说。

安置好李雁秋后,姑娘悄悄地退出去。

本来此时此地,这情景,这感受,李雁秋他绝不该睡着的,但,也许是他失血过多,也许是他身心过度疲乏没多久,他竟然浑浑睡去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雁秋猛然醒来,那是因为他觉得脸上的伤口一阵奇痒!

睁开了眼,他心头为之一震。

姑娘沈月华斜着娇躯坐在床边,正给他洗擦伤口上葯!

李雁秋一阵激动,道:“姑娘,你……”

沈月华嫣然而笑。收回了玉手,道:“你醒了。”

李雁秋报然强笑,道:“不知不觉睡着了,姑娘!什么时候了?”

沈月华道:“五更,天快亮了!”

李雁秋“哦!”地一声,道:“我这一觉竟……姑娘一夜没……”

沈月华柔婉笑道:“我熬夜惯了,不觉得什么?”

李雁秋说不出的歉疚,还有说不出的……激动地道:“姑娘,李慕凡是镖局行的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我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人!”

李雁秋道:“可是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难道我知道还不够么?”

李雁秋难言感受,暗暗一叹,道:“姑娘,你给予我的太多了……”

沈月华神情忽然有点异样,娇靥微酡,道:“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了……”

李雁秋心弦一抖,道:“姑娘,我这张脸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不碍事,过两天就会好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是说……”

沈月华截口说道:“李爷,你看沈月华是个怎么样的女子?”

李雁秋只觉全身热血往上一涌,道:“姑娘,李慕凡一介江湖。”

沈月华道:“我也是个江湖女子。”

李雁秋道:“可是在江湖上,李慕凡只有盗名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我不说过么?我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人!”

李雁秋道:“姑娘,你让我这一辈子……”住口不言,旋又改口说道:“姑娘,花姑娘呢?”

沈月华道:“走了!”

李雁秋双目一睁,也身慾起,道:“走了?”

“是的!”沈月华道:“四更左右带着孩子走了!”

李雁秋忙道:“她,她上哪儿去了?”

沈月华柔婉一笑,道:“别着急,也别担心,把孩子交给她,我敢说比让孩子的生身娘带都好,我跟她相交虽然没多久,但只有我了解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人间的奇女子,江湖上愧煞须眉的巾帼……”

李雁秋这时候听不下那么多,忙道:“姑娘,我是问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她走的时候留了话,‘邵阳湖’畔有个‘柳村’,你要是想看孩子,日后可以到那儿去找她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翻阳湖畔,‘柳村’……”

沈月华微颔螓首,道:“是的!”

李雁秋道:“她是那儿的人么?”

沈月华摇头说道:“不是,她的家在‘贺兰山’下!”

李雁秋道:“那她怎么……”

沈月华微一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你日后到那儿去找,一定可以找到她跟孩子的!”

李雁秋道:“谢谢姑娘!”

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缓缓躺了下去!

沈月华嫣然一笑,又道;“恐怕你现在还不知道她是谁?”

李雁秋道:“我听她说过,她是四川巴家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那是以前,近年来,她在江湖上博得一个美号……  ”翻腕自袖底取出一物,道:“你可认得这个?”

那是一朵铁制但涂了红漆的红花!

李雁秋神情一震。道:“姑娘,这是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这是她的信物,江湖上的宵小,怕它怕得要死,见了这朵红花无不胆破魂飞,望风逃窜!”

李雁秋失声说道:“姑娘,她,她是玉罗刹,‘一丈红’……”

沈月华微颔蟀首,笑道:一是的,她就是大名满江湖的女盗玉罗刹,‘一丈红’严玉华!”

李雁秋怔住了,良久始哺哺说道:“花玉燕,严玉华……我早该想到了……”

沈月华道:“你把孩子交给了她,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我放心了,姑娘,只是她为什么,……”

沈月华微微一笑,道;“她为什么冒险闯内城救你,为什么以一个孤傲高洁的女儿身,愿意替你带孩子,是么?’”

李雁秋点了点头。道:“是的,姑娘!”

沈月华道:“这恐怕只有等你日后见着她,当面问她了!”

李雁秋没有说话,他又有了说不出的感受!

沈月华也没多说,突然转向房门,唤道:“小凤,把银耳汤端来!”

外面,传来了小凤一声答应,转眼间小凤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汤行了进来。

李雁秋忙仰身坐起,沈月华接过了银耳汤,道:“一夜折腾,你也该饿了,趁热喝了吧!”

另一双玉手就要去拿银匙!

李雁秋忙道:“我自己来!”

沈月华嫣然一笑,收回后把碗递了过去!

李雁秋伸手接过了,眼望小凤不安地道:“凤姑娘,让你受累了,谢谢你!”

小凤美目略一眨动,似笑非笑地道:“我不要紧,倒看你日后怎么谢我们姑娘了!”

沈月华靥一红,不到半夜工夫,她精神好多了,脸色也有了红润,她忙道。“小凤,给李爷拧热手巾来!”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她支开了小凤,这里李雁秋心神震动,忙低头拿起银匙!

天很快地亮了!

天亮后没多久--

一阵登登快捷的楼响惊动了小楼上的这三位!

李雁秋目中闪起了寒芒。

沈月华睁着美目凝了神。

房外,响起了小凤的问话。

“谁呀!这么早……,嗅!是大爷,您早!”

随着一个清朗话声带笑说道:“小风,你也早,姑娘起来了么?”

小凤道:“起来了,正在房里梳妆呢!”

那清朗话声“哦!”了一声,只听小凤发急道:“大爷,您怎么能往房里去,姑娘正在梳妆呢!”

那清朗话声笑道:“偏你每次拦我,自己兄妹有什么关系?”

沈月华徽皱眉锋,忙道:“是大哥么?”

房外那清朗话声应道:“是我,小妹,我能……”

沈月华忙截口说道:“大哥请坐坐,我就出来!”

说着,她站起行了出去!

房外,那小客厅里,卓立着一个廿多岁年轻人,一身长袍,外罩皮袄,眼神十足,chún红齿白长得十分英俊。

他一见沈月华出房,忙迎上两步含笑说道:“小妹你早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