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十七章

作者:独孤红

罗晓阳一笑说道:“好字眼!”

一剑猛刺矮老头儿心窝!

一阵惨呼由西边响起,罗晓阳转眼再看时,雪地上躺下了好几个,有几个在追,小伙子已出了四五十丈!

他忙道。“前辈,兄弟走了.有几个穷追不舍。”

高大老者哈哈笑道。“哥儿放心,这傻小子别的不行,论跑,比上好的牲口都快,凭那几个还追他不上。”

罗晓阳笑道:“那就行了。”

高大老者道:“哥儿,瞅机会,该你了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最好跟前辈一起走广

高大老者道:“恐怕不行,这位焦老大很扎……”

“手”字未出,他突然间哼了一声,身形一个跄踉往后退去,那高老头扬起狠毒怪笑,双手齐出,闪身逼上抓了过去。”

罗晓阳大惊,刚打算奋力出剑逼退焦老二,然后抽身驰救,岂知,高大老者忽扬大笑:“哥儿放心,这叫兵不厌诈,焦老大,你上当了!”

双脚扬处,两团雪泥直袭焦老大小腹厥离这近,焦老大也没想到对方含有此一着,没来得及躲,“叭”“叭”两声被打个正着,他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去。

高大老者大叫说道:“哥儿,老朽先走一步了。”

嘴里说走,人却直向罗晓阳这边扑来。

罗晓阳心中刚宽,见状忙道;“前辈,您……”

高大老者已然扑到,笑道:“你不是说明咱俩一起走么?”

抖手一掌,拍向矮老头后心。

高大老者抖手一掌拍出,矮老头儿焦老二似乎颇知历害,身形一闪,连忙往左纵去。高大老者及时喝道:“哥儿,是时候了,走吧!腾身往西扑去。”

罗晓阳一收长剑,跟着窜起!

只听身后传来高老头儿阴恻恻话声道:“我焦老大没死也没伤,今天要放走了你两个,老夫兄弟这‘太行双煞’四个字,从此不再出江湖!”

高大老者身形一震,忙道:“哥儿,说不得你我只好分开走了,你保重!”

身形忽折,脱弓之矢般向南折去。

罗晓阳应了一声,加速身法往西直扑!

雪地上,只见十几个人追两个人,转眼间没了影!

再看这河边,空荡寂静,雪地上躺着人,但没一个动静,河里所有的船,也都避得远远的!

那棚子还在,只是棚后被烧了一角。

本来嘛,棚子上都是雪,那烧得着。

这里是河南登封!

在登封县城外,有条河,这条河由城里穿过城墙下,流出城外拐了一个湾由山边流往远处!

这条河的拐湾处,恰好围着一块地,这块地紧挨山下,那儿有一片小小的庄院。

庄院没墙,全用木栅围着,站在远处便可看见里边,十几栋平房,有个大广场,人家很简单。

木桩钉成的庄门,横匾一块,上写四个大字:“乐围山庄!”

紧挨着庄门的那条小河上,有座木桥,如今,木桥高高扬起靠外的一端,被庄里伸出来的两根铁索吊在半空。

如今,面对庄门,站在河的这一边,眼望着那被高高吊起的木桥站着个人,那是个身材颀长,头戴大帽的黑衣客。

他的目光,由高高被吊起的木桥这一头向下移,最后落在了面前河岸雪地上的烂泥上。

他皱了眉,因为他看见的是堆乱的脚印,还有不少的马蹄痕印。

据他所知,这情表,对这“乐团山庄”来说,不寻常。

因为那位“乐围山庄”的庄主“布衣孟尝”田孟起,平素很少跟人来往,那么,怎可能突然进出这么多人、马。

他沉思良久,忽然抬眼扬声发了话:“庄门那位在?”

庄门里静悄悄的,不见一点动静。

黑衣客扬声又问第二句:“庄门那位在?”

这回有了动静,庄门里那左右各一的小木屋里,闪出了一名庄丁,他隔河打量了黑衣客一眼,扬声问道:“朋友是干什么的?”

黑衣客道:“烦劳通报田孟起,就说有个姓李的求见!”

那庄了凝目望了望,转身奔进庄里。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过没一会儿月脏了又奔了出来,身后急步跟着一个瘦高的中年汉子,长得残眉突睛,隆淮薄chún,两腮无肉,嘴chún上还留着两撇小胡子。

出了庄门,那小胡子汉子一拱手,发了话:“敝庄主交友颇广,但不知尊驾是那一位姓李的?”

黑衣客微微一笑道:“老八,认不得我了么?”

小胡子汉子“哦”地一声惊喜说道:“果然是李爷……”侧转头喝道:“别站在那儿发楞,还不快放桥?”

那庄丁应了一声奔进小木屋,随听一阵健辆沉响,那木桥缓缓地放了下来。

木桥刚放稳,小胡子飞步迎过了河,近前一哈腰,陪上一睑恭谨而卑下的笑:“许久不见,李爷您好!”

黑衣客含笑点头,道:“好,大伙儿都好!”

小胡子汉子笑道:“托您的福,李爷,还不是老样子?今天是什么风……”

黑衣客笑了笑道:“我有事路过,特来找孟起算算帐,他呢?”

小胡子汉子笑容一敛,脸上倏地掠起一片阴霜,道:“李爷,您来得正好,庄主躺下已有多日了,一直不能下炕,早也盼您,晚也盼您……”

黑衣客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老人,是怎么回事?”

小胡子汉子微一摇头道:“李爷,说来话长,一言难尽,您请庄里坐坐,一边喝茶我一边向您禀告吧!”

侧身退后哈腰摆手。

黑衣客没说话,举步踏上了木桥。

上了木桥,黑衣客道:“老八,最近孟起的交往很广么?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没有啊,我不刚说么?庄主躺下了……”

黑衣客道:“那么河那边雪上,那些脚印蹄扬……”

小胡子汉子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李爷,那是兄弟们出外请大夫及马匹接送留下来的。”

过了木桥,背后辖精响动,木桥又吊了起来.

“老八,孟起是什么病?”

小胡于汉子一摇头道:“李爷,庄主是一条铁铮铮的汉子,要是病还愁什么,坏的是比病还历害得多!”

黑衣客霍然转注道:“孟起跟人动手了?’”

小胡子汉子笑了笑,道:“李爷,我自跟庄主以来,还没有瞧见过庄主跟人打过这么大这么剧烈的一场……”

黑衣客截口说道:“老八,是什么伤?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刀伤,李爷,还有掌伤,庄主大腿根上被砍了三刀,腿差点没断,腿也废了,还有背心上挨了一掌,那一掌也不轻,庄主至今还在咯血……”

黑衣客那帽沿阴影下闪过一道比电还亮的寒芒,道:“老八,这是谁,手法这么狠,这么重?”

小胡子汉子摇头说道:“庄主只说是四个人,但没说是谁,我好几次想问他,但您知道这时候恐怕不大好……”

黑衣客道:“这么说你当时不在场?”

小胡子汉子摇头说道:“没有,李爷,那天庄主一个人出去,半夜满身浴血爬了回来,我要是跟在身边,就是拼了自己这条命也不会让庄主受这么重的伤。”

黑衣客道:“老八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胡小子汉道:“快十天了,李爷。”

说话间已到子大厅门口,小胡子汉子一摆手,道:“李爷,您请厅里坐坐!”

黑衣客一摇头道:“不,老八、我先瞧瞧孟起去!”

小胡子汉子忙道:“不忙,李爷,庄主睡着,他难得合会儿眼,大夫不许人打扰。”

黑衣客略一迟疑,转身踏上大厅石阶,道:“老八,嫂子呢?”

小胡子汉子忙道;“李爷,夫人在后面待候庄主!”

黑衣客道;“她知道我来了么?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还不知道,知道了不知要多高兴呢,刚才郝大进去通报的时候,可巧在后院门口碰见了我,我一听姓李就想着是偶然性,也没来得及再进去就迎了出来!”

进了大厅,这大厅,布置得很简朴,很淡雅,有点书香,也有几分豪气,左边壁上,是战国四公子之首,那位孟尝君田文的像,右边壁上,是一付“易水送荆闽”!

坐定,小胡子汉子转进了厅后,转眼间他捧着一杯热茶走了出来,近前双手献上,道:“李爷,您请喝两口,驱驱寒!”

黑衣客接了过去喝了一口,抬眼问道:“老儿,这是什么茶?”

小胡子汉子,一边搓手一边陪笑说道:“这还是庄主当年在张大人府里任教习时,由京里带回来的,庄主自己一直没舍得喝。”

黑衣客笑道;“孟起也是,自己舍不得喝?却拿来招待客人!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您知道,李爷,庄主就是这么个人?”

黑衣客又喝了一口,放下茶杯摆手说道:“老八,你坐下,许久不见了,咱们先聊聊!”

小胡子恭谨而卑下地应了声是,欠身坐了下去。

黑衣客抬眼向外一扫道:“老八,庄里似乎太静了些!”

小胡子没由叹道:“又是一天了,李爷,自庄主那夜带伤回来,躺在炕上后,这多日子来庄里的上上下下,每一个人干什么都不起劲,就是吃喝都难下咽。”

黑衣客点了点头道:“也难怪。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您知道,人心都是肉做的,庄主的待人,大伙儿没一个有话说,就拿我来说吧,李爷,您知道我的出身,以前干过什么事儿,就这么一双血腥的手,既没办法接管,也当不了大差事,庄主还不是管我吃喝穿,待我如亲兄弟一般!”

黑衣客吁了一口气,道:“孟起就是这么个人,唯一的缺点就是他太热心了。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可不是么?庄主他生就一付古道热肠……”

一顿,忽然接道:“李爷,我明白了,张大人找上您了?”

黑衣客笑了笑,道:“他便服简从,专诚拜访。”

小胡子汉子道;“您答应了么?”

黑衣客道:“你说,老八,冲着盖起,我怎能不答应,孟起也真是,他明知道我……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李爷,您得包涵一二,您知道,庄主受过张大人的恩,他也是没奈何,可是别人又不行,他只得推荐了您!”

黑衣客淡淡一笑道:“这一下可把我整惨了。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怎么,李爷?”

黑衣客道:“大冷天,只为找一个顺治,得东奔西跑,南碰北撞,没个安稳,没个舒适,这还不叫惨么?”

小胡子汉子笑了,道:“李爷,那要怪只该怪您!”

黑衣客凝目说道:“怎么,老八?”

小胡子汉子笑道:“谁叫您是当世第一好手呀!”

黑衣客耸肩自嘲一笑道:“我这第一好手受得罪已经不少了。”

小胡子汉子道:“可是放眼江湖,再没一个人比您行呀!”

黑衣客摇头说道:“老八,别再捧我了、你要是把我捧到九霄云上,一头摔下来我能摔死……”

小胡子汉子又笑了,但他旋即敛去笑容凝目说道:“李爷,您的脸是……”

黑衣客做一摇头道:“一点皮肉小伤,没什么?”

小胡子汉子讶然说道:“一点皮肉小伤?李爷,谁能伤您……”

黑衣客淡淡说道:“我自己!”

小胡子汉子一怔,叫道:“您自己,这……”

黑衣客微一摇头道:“老八,告诉嫂子一声,我来了!”

小胡子汉子应声而起,满睑诧异地望了黑衣客一眼一欠身,道:“那么李爷,您请喝口茶,我去去就来。”

转身匆匆行了出去!

望着小胡子汉子出了厅,黑衣客闷坐了一会儿伸手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,但当他再要喝第二口时,拿茶杯的那双手,突然停在了嘴前,略一停顿之后,他举杯就鼻间一闻,随即又用手指沾了一滴滴向地上。

那滴茶滴在了铺地花砖上,茶色,乌黑黑的!

一道寒芒自帽沿阴影下闪过,他霍地站了起来,但,旋即他又缓缓放下茶杯,长长地吸了一口气,迈步行了出去!

距厅门口还有数尺,他突然停了步,淡然发话说道:“是那位躲在门口,这是‘乐围山庄’的规矩么?”

人影一闪,厅口多了个人,瘦瘦小小的身材,一脸的阴险姦诈像,那赫然竟是‘七狼’之末马鞍!

黑衣客脱口呼道:“马鞍,是你……”

马鞍嘿嘿笑道:“不错,是我。难得你一双眼还看得清,李大侠,许久不见了,古人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说,算算看你我不多少日子没见了,别来无恙,你可好呀!”

黑衣客立即恢复平静,道:“谢谢,我很好,我没想到你兄弟会在这儿出现!”

马鞍笑道:“你没想到我兄弟这时候会在这儿出现,我兄弟却料准了,你迟早会到乐圃山庄的,果然你来了!”

黑衣客道:“不错,我来了,怎么样?”

“不怎么样!”马鞍笑道:“放眼当世江湖,谁敢把你李慕凡怎么样?恐怕也只有乐家那个妞儿了,我兄弟只是赶来跟你自叙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七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