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廿一章

作者:独孤红

马嚷望着李慕凡阴笑说道。“姓李的,不愿拖累他,你也好心肠,只是你已经拖累了这些少林和尚,除非你跟我们大伙儿合作,要不然他们一个也活不了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马老大、合作何解,又指什么?”

马骏嘿嘿笑道:“跟我还反穿羊袄装羊?姓李的,你要招子放亮些,瞧清楚人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马老大,我是真不懂。”

“也行,我告诉你。”马嚷道:“把老和尚告诉你的说出来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这就是所谓的合作?”

马骏道;“不错。”

李慕凡道:“说出来怎么样,有什么代价?”

马嚷道;“绝不会你们吃亏蚀本,我们这一伙儿不但放过这‘少林寺’的和尚,而且连你也一并放过,这该够了吧?”

李慕凡点头笑了笑道:“够是够,放过这些出家人,我或许相信,至于说放过我,那我是绝不敢想信,我杀了你马家的几个,跟解家的几个只怕你们恨不得剥我的皮,抽我的筋?”

马嚷丑脸一红,道:“公是公,私是私,姓马的向来公私分明,论公,你跟我们大伙儿合作,我们大伙儿自然就会放过你这一遭儿,至放私的,那以后江湖碰面的机会多得是。”

李慕凡道:“很动听,便宜也够,更让我感激,我不是不识抬举,而是没办法受这抬举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主持老和尚他只赶我离夺下山,却没告诉我一点我想知道的……”

马骏脸色微变,道:“姓李的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信不信由你,老和尚当然也不知道!”

马骏该发作,但他没发作,向着“八虎”那位老二解宝投过探询一瞥,解宝立即冷冷说道:“老和尚确这么说,可是我们这一伙儿没一个相信,他的用意在为少林消灾消祸,无如他若是不说出来,‘少林’这灾这祸仍是难消。”

李慕凡笑道:“解老二,你敢把‘少林’怎么样,主持,两堂首座,‘八护法’,‘四尊者’,‘十八罗汉’,无一不是当今一流中之一流,足抵半个江湖……”

解宝道:“‘七狼’,‘八虎’,‘九龙’也足抵得另半个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看你们最好别逼急了‘少林’。”

解宝冷笑说道:“逼急了他敢怎么样,除非他不想要这‘少林’了,要知道,拒抗官差,形同告反,论起罪来那对他们佛门弟子出家人可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李慕凡心头暗震,笑道:“这一着似乎很厉害,解老二,那随你们了,‘少林’这一趟我算白跑,还得到别处碰碰运气去了,让开我的路。”

话落,他迈步逼了过去。

那九个,颜色齐变,一拥迎了上来,马嚷道:“姓李的,私账了过之后再走不迟。”

李慕凡道:“要了私帐容易,跟我到寺外去,别让这千年神迹,佛门清净地染上血腥。”

他脚下没停。

而那九个却如露怯意地往四下里散去。

又听马路道:“姓李的,今天你休想活着出‘少林’一步。”

李慕凡笑道:“未必见得,杀了我,你们就永远别想要你们的那位小王爷了。”

马镇阴笑说道:“姓李的,那是你的儿子,”

李慕几道:‘可是有人要他。”

马骏道:“必要的时候也可以不要!”

李慕凡道:“那随你们了!”

马貌一声沉喝道:“剁他。”

解宝忽扬大叫:“姓李的,你偿命来。”

抡起一对判官笔,往李慕凡身后扑到,判官笔一上一下,上取后脑,下取‘命门’,出手便是杀着。

李慕凡没回头,道:“解老二,别在这儿,到寺外去。”

猛然向前跨了一大步,解宝的一对判官笔同时落了空。

只当他要腾身掠起,三名佩剑青衣汉子中一名出剑横越过来,抖手一剑刺向李慕凡前胸。

前剑后笔,李慕凡只有横里跨步躲闪,口中说道:“‘七狼’,‘八虎’是为兄弟们报仇,情有可原,你‘九龙’为的又是什么?”

那青衣汉子一剑落空,一声未吭,欺身跨步,抖手又是一剑,这一招比前一招还狠还辣。

李慕凡陡扬双眉,道:“你耳朵聋了嘴哑了,人总该还有知觉。”

右掌探腰只一抖,旋见匹练电闪,血光崩沉,随听一声惨呼,再看时,李慕凡手持软剑卓立不动。

那青衣汉子混身是血,满地乱滚。

地上,一只血淋淋的断手犹握长剑。

这一手震住了另八个,只听一声厉喝:“姓李的,你……”

另两名青衣汉子纵身掠了过来,落指飞点,地上那青衣汉子立即不动,又两指落下,闭了那断臂上的血脉穴道,左边一名抱起他退后,右边一名脸色铁青,抬眼直逼李慕凡,道:“你心太狠,手太辣,这仇算是结定了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根本就不以为能免得……”

‘了’字未出,大喝声中,那青衣汉子抖剑扑了过去。

李慕凡振腕想迎,两条人影一合即分,定后再看,李慕凡软剑垂下了,身上也未见什么。

而那豪放汉子右臂上却多了一道微现血迹的裂痕。

他脸色倏转煞白,还要再扑。

马嚷突然叫道:“单打独斗咱们明知不行,别跟他玩这一套,上,联手合力剁他!”

有了他这一句,他八个身形齐动,由四下里攻向了李慕地适时由墙头上又掠下两个,李慕凡顿时成了一对十。

甫一接手,闷哼迭起,那十个中有两个挂了彩。

三招边后,那十个中躺下了两个,剑透眉心,满脸是血,死像狰狞可怖,尸身摔出了老远。

而李慕凡,身下也两处负伤,一在右臂,一在左肩,血染红了两大片。

叱喝声中,那八个,加上墙头上又掠下来的几个,一拥又攻了上去。

惨呼迭起,地上躺的又多了好几个,李慕凡并未再负伤,可是他的血在不停地外流,两只袖子全湿透了,染红了!‘七狼’,‘八虎’,‘九龙’的凌厉而不断的攻势,使他没有闲暇去闭血脉,正穴道,再说,右肩的那一处伤,也没办法去止血闭穴,一旦止血闭穴,他那条右臂就别想动了。

只是,血一直在流,伤口也越来越痛,右臂渐渐地有点麻木,招式施来力不从心,运剑呆滞缓慢,不够灵活快捷,照这样下去,他不知道还能握剑多久,还能并多久。

说起来,他今天的处境,较当日在‘乐圃山庄’更恶劣。

阴狠的马嚎叫了起来,还带着狞笑:“伙计们_二啊,他支持不了多久了,再拖他一会儿,然后他就该任凭咱们摆布了。”

大叫与狞笑声中,他抡刀当先扑了过去。

‘当’地一声,马骤闷哼暴退,脸色煞白。

他左肋上挨了一下,还好,那只是扫中一点皮肉,衣破皮翻,血出,他吓出一身冷汗。

李慕凡一剑伤敌,他脚下却一个跄踉。

“行了,姓李的,你从命吧。”马骏突然仰天大笑。

李慕凡没说疾,咬了咬牙翻身便往外闯。

“姓李的,你还想走么?别了,走不掉了,你要是能跨出这‘少林寺’半步,我这个马字从今倒着写。”

马嚷又笑了,是狞笑。

叱喝声中,身后追过来“九龙”的两个。

墙上,也腾身拣起两个,硬截李慕凡!

李嘉凡红了眼,咬牙挫齿,强提气凝足了真力,抖手两剑刺出,‘七狼’的两个徒弟摔下了一双,致命伤都在喉头。

然后,他回身出剑,格开了前指要害的两般兵刃,而,脚下猛然跄踉,匆忙间伸手扶住了一根石柱,差点坐在地上。

马貌的狞笑划空响起,他一挥手,道:“来呀,大伙儿跟这位李大侠客亲近亲近。”

随着他的挥手,地上的迈了步,墙上的掠了下来,成一圈,一步步地围了过去,逼了上去。

那每一个,每个人,脸上的神色都怕人。

尤其是马镇,他狰狞之中带着得意,还直笑。

李慕凡此刻混身浴血靠在那根石柱上,胸口起伏不住的喘,他心里想:“这回算是完子,死不足惜,但死在这些人手里未免窝囊,那怪谁?怪他旧创还没全好。”

恨只恨有负人重托,田孟尝算是白死了,自己未完的事也到此打住了。

一时间他想起了很多人,他的儿子,多情的“一丈红”“玉罗刹”,痴心的沈月华,可怜的乐倩,可爱的玉姑,可敬的“八臂哪叱”几个……

还有很多很多,只觉一个人影连一个地在他眼前幌动,电一般的掠过,使他头晕目眩。

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。  go    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距离一寸一寸的接近。

近了,近了,两丈,丈五,一丈……

突然,马骑抬了手,四围的一群立即停了步。

马骏目光凝注,得意向狰狞地笑问:“李大侠客,还有什么话说么?”

李慕凡没说活,只静静地靠在那儿。

马缀得意向狰狞的笑容更浓于,那张脸更丑恶了。

“怎么不说话呀,人,在伸腿瞪眼咽气之前,总该交待几句,留个遗言呀。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毫无悲凄之色,突然开了口:“我李慕凡人间也闯过这多年了,名也落下了,死何足惜?也没有什么遗憾,只是,我仍嫌早了一些。”

“好话。”马骏道:“你若嫌早,死在你剑下的又该怎么办?李大侠客,人须看得开,要看得破,迟早总是要走上这条路的,有什么值得留恋的,娇妻美妾,荣华富贵你都没有,不是么,说正经的,我这时候动了软心肠,打算给你找块地儿,你想在那儿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先谢谢,随便你了。”

马骤笑道:“你倒挺能凑合的,那么,要什么料的棺木。”

“棺木?”李慕凡摇头笑道:“不敢奢望,江湖人死后能人土已经算很不错了,但有破草席一块,放愿已足。”

“更见随和。”马鞍笑道:“最后一问,你想怎么个死法?”

李慕几道:“由得了我么?”

马骤道:“要不能由你,我就不问你了。”

李慕凡笑了:“说得是,那么我告诉你,痛快的也好,分尸也好,剥皮抽筋,挫骨扬灰,任你了。”

马壤大笑,道:“那么,谁吃谁动手,大伙儿来个乱刀剁馅儿吧?”

笑容一敛,睑色立寒,那神情,好不怕人,他抡刀一挥,那一群一拥而上。

李慕凡举起了软剑,但他倏然一笑,随又把剑垂了下去,探左手人怀,他要去毁那个小纸团。

手摸着了那小纸团,两个指头刚要用力。

墓地!

“阿弥陀佛,善哉,善哉。”

一声苍劲佛号,略含着佛家狮了吼划空传了过来。

李慕凡一震住手抬眼。

那一群,也立即收势停手转身。

“大雄宝殿”那高高的石阶上,不知何时排列整齐地站着,“少林”主持,两堂首座,“八大护法”,“四尊者”以及“十八罗汉”。

李慕凡强提一口气,忙道:“主持,请恕我为少林带来……”

“檀越!”慧空宝像庄严,合什说道:“‘少林’已沾血腥,这佛门清静已荡然无存,檀越多言何益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那么,主持,我不说了。”

马嚷冷然说道:“老和尚,谁让你出来的。”

“阿弥陀佛”,慧空道:“‘戒林’乃‘少林’禁地,老袖身为主持,自然可以随意进出。”

马骤脸然一变,道:“老和尚胆变大了,那么,你出来干什么?”

慧空道:“李大侠莅临‘少林’,乃‘少林’之贵客,老衲未迎在先,未送在后,心中甚感不安,如今特赶来恭送。”

马聘笑道:“老和尚相送他上那儿去?西天极乐?还是十八层阿鼻地狱。”

慧空道:“西天极乐时辰未到,阿鼻地狱那也不是李大侠的去处。老衲是要送李大侠出寺下山。”

马嚷脸色又一变,狞笑说道:“老和尚,莫非你犹在定中,你要醒来说话。”

慧空道:“马施主,老初如今清醒的很。”

马骏道:“莫忘了你是佛门弟子出家人!”

慧空道:“也唯有佛门弟子出家人才上秉佛旨,胸怀慈悲。”

马镇道:“老和尚,你看看眼前这千年神迹?”

慧空身形一阵微颤,道:“马施主,神迹已然沾上了血腥。”

马镇道:“你是不在乎它多沾一些。”

慧空一点头,道:“是的,马施主。”

马嚷道:“老和尚,你知道皇律?”

慧空道:“佛门弟子,世外之人,心中只有一个佛。”

马路勃然色变,道:“好和尚,你敢藐视皇上……”

慧空佛号高喧,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幸勿加出家人如是罪名。”

马骏道:“那么你就该……”

慧空道:“诸位施主请让路,莫耽误了老衲送客!”

马骏脸色又变,阴笑说道:“老和尚,你要放明白点,须知凭我们这一伙,是不见得够差你‘少林’多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廿一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