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廿二章

作者:独孤红

这里,大汉忽然笑了,道:“倒不是窦家打落水狗,只是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错过了未免可惜,谅他走不了多远,放倒了他,对官家不但是大功一椿,咱们的私仇也能报了……”转望窦冲,道:“你去招呼他们一声去,别往这儿来了,今天咱们不住店,不歇脚了,追李慕凡去,快去,我跟姑娘随后就去招呼他们一声去,别往这儿来了,今天咱们不住店,不歇脚了,追李慕凡去,快去,我跟姑娘随后就到。”

窦冲应了一声刚要走。

只听轻捷步履响动,由前面传了过来,转眼间后院里进来了一个人,那是个甘多岁的英挺美男子,穿着很讲究,很气派,手里绕动着一要马鞭,也挺洒脱!

只可惜,他目光显得有点阴整,神情也带着轻浮。

他一进后院便道:“大哥,怎不派人给我们送个信儿!……”

大汉忙道:“天佑,你来的正好,咱们今天不住店,不歇脚了。”

美汉子微愕说道:“怎么?赶到‘登封’去,有什么消息么?”

大汉摇子摇头,遂把适才的事说了一遍。

听毕,美汉子脸色微变,眉宇间浮现阴狠神色,笑道:“这倒好,咱们没找他去,他却送上了门来,大哥!你没说错,这是个机会,错过了太以可惜,打打他这只落水狗,也怪好玩的……”

姑娘的脸色变了一变!

美汉子没留意,话锋微顿之后,立即接着又道:“大哥!以我看,他不会再往‘登封’去了!”

“怎么?”大汉道。“天佑。”

美汉子得意地一笑说道:“大哥怎么这么糊涂?他在那一带吃瘪,带着伤跑到这儿,怎么会远投回那一带去。”

大汉赧然笑道;“说得是,你行,天佑。”

美汉子笑了,眼角了瞥窦冲,道:“你也真窝囊!怎么让个落水狗放倒了?”

这句话,要多么不得人心,就有多么不得人心!

窦冲红了脸,也许他不在意,就是在意,嘴里他不敢说什么?

脸上也不敢带出来,当即窘笑说道:“巴二少,俗话说,带了伤和虎……”

“虎?”美汉子大笑说道:“窦冲!你抬举了他,在我眼里他连狗都不如!”

窦冲忙陪笑道:“是,是,是,巴二少!谁不知道四川巴家……”

“四川巴家!”美汉子眉腾凶煞,一脸傲气,哼地一声道:“这回我就要让李嘉凡他躺在四川巴家的武学下!”

大汉奉承地道:“天佑!全仗你了!”

“大哥!”美汉子更傲,更得意了,一摆手,道:“自家人,客气什么,放心好了,一切有我,只别被我碰上,只要他被我看见,他要是能在四川巴家的武学下幸免,四川巴家这个巴字从今倒写!”

好狂,好傲!

姑娘皱了眉,心里的不高光,脸上带出了些!

美汉子毫不自觉自己的傲慢惹人对厌,高扬着眉又道:“大哥,咱们这就走么?”

大汉道:“当然是越快越好!”

美汉子道:“当然是越快越好,只怕累坏了娟妹!”

姑娘突然冷冷说道:“巴二少,我不累,我这个女儿家可不会比你们须眉男儿差到那儿去,再走个千儿八百里我也赶得上!”

美汉子忙陪笑说道:“娟妹别误会,我说的是真话!”

姑娘道:“我知道,巴二少……”

大汉一旁忙递眼色,道:“巴二少,巴二少的有些生份?该叫声天佑哥!”

姑娘心时好不委曲,可是她脸上没敢带出来,沉默了一下,淡淡说道:“谢谢你!天佑哥,我说的也是实话,我不愿因为我让窦巴两家错过了这一再的大好机会!”

后面这一句,话里有话,可是美汉子巴天佑被一声“天佑哥”

叫得飘飘然,昏陶陶的,他没有留意,忙笑道:“别跟我客气,娟妹,这样好不,待会儿找人雇辆马车让娟妹坐,这样就不会……”

姑娘刚要摇头拒绝,大汉突然拍了巴掌,笑道:“好主意,窦冲,你先走,去雇辆车去!”

窦冲应了一声,飞步而去。

大汉随即转注巴天佑,道:“天佑!走吧,事不宜迟,也别让你二哥他们久等!”

说完了话,他大步当先往外行去!

他这做大哥的有心促使妹妹跟巴天佑走在一起,姑娘冰雪聪明,玲球剔透,自然明白,她连忙举步跟上。

而,巴天右比他还快,忙跨一步跟姑娘走个并肩,嘴里强笑说道:“娟妹,干什么那么急呀!”

姑娘淡淡话道:“天佑哥,别怪我急,我是怕因我一人耽误了窦巴两家,真要那样我的罪孽可就大了!”

巴天佑道:“这什么话!娟妹,谁还会怪你不成?”

姑娘淡然笑道:“巴家碍放情面,也许不会,至于我窦家,可就难说了!”

巴天佑道:“怎么,你爹会怪你?”

“何止我爹。”姑娘道:“就连我这两个大哥,也没一个会饶了我,放过我。”

巴天佑目光一转,低低说道:“再忍忍!娟妹,一旦咱俩成了亲,你过了门,就不必再怕谁会怪你了!”

姑娘强忍羞怒,chún角含着一丝令人难以意会的笑意,道:“成亲,过门,天佑哥,你说准知道我会嫁你?”

巴天佑道:“难道娟妹不愿意,凭巴家的家声,财富,还有我的人品所学,难道娟妹还不愿意……”

“天佑哥,”姑娘道:“嫁人是嫁心,而不是嫁财富,嫁名声,这是一辈子的事,要冷静,要慎重,尤其对一个女孩子家,嫁对了人,嫁对了心,他一辈子幸福,要不然……”

不知道姑娘是不是表错了情,只是巴天佑他会错了意,“哦!”地一声笑道:“原来娟妹是为了这,我还当是……,娟妹,这你尽可放心,嘴里再说好听也没用,我是个怎么样的人你该知道!……”

姑娘点头说道:“是的,我知道,而且很清楚!”

巴天佑道:“假如娟妹要的话,我可以把心掏出来!……”

“哎呀,”姑娘叫道:“别说的那么怕人好不?干什么掏心呀,血淋淋的,心一掏出来,人还能活么?”

巴天佑道:“只要能让你相信,死又何妨?”

姑娘皱眉笑道:“天佑哥,怎么你也学会了花言巧语,跟别的男人一样!”

巴天佑脸微微一红,旋即正色说道:“娟妹,我这不是花言巧语,也跟别的男人绝不一样!”

姑娘笑了,道:’‘瞧你急得这样子!……”

笑容微敛,接道:“天佑哥!玩笑归玩笑,正经归正经,你真打算娶我?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这是什么话,这还有假,还能假得了么?”

姑娘点了点头,道:“或许你愿意,可是你巴家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?”

巴天佑凝目说道:“娟妹,这话!”

姑娘道:“你巴家近百口!那么多人他们容不容得了我,你的爹娘喜不喜欢我!”

巴天佑道:“这,娟妹,你只管放心!你嫁的是我而不是他们,管那么多干什么,至放后者,我爹我娘是巴不得娟妹早嫁过去,早一天过门……”

姑娘凝目说道:“真的么?天佑哥!”

马天佑正色说道:“我要是骗了你,管教我遭天打雷劈!”

姑娘一皱眉头,道:“干什么说得那么严重,那么怕人呀。”

巴天佑道;“娟妹,你!”

姑娘笑道:“天佑哥别说了,我心里明白,说正经的,你要是真中意我、打算娶我,就再等我几年!”

巴天佑呆了一呆,愕然说道:“再等你几年?为什么?”

“只因为我暂时还不想嫁人!

巴天佑叫道:“暂时还不想嫁人!娟妹,这又为什么?”

姑娘摇头说道:“不为什么。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,那总该有个理由!”

姑娘道:“你如果一定要问,我只能告诉你,我年纪还小

巴天佑叫道:“年纪还小,娟妹,你已经二十了, 一般姑娘家十六七岁就嫁人的多得是……”

姑娘道:“那是一般姑娘家。”

“娟妹,”巴天佑凝目说道:“你莫非不愿意么?”

姑娘道:“我说了么?”

巴天佑道:“那你为什么?”

姑娘道:“天佑哥!你不是一般世慾男子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,你要是真中意我,真打算娶我,就是等上个十年八年又何妨。”

姑娘这话奉承得好厉害,马天佑他不能承认自己是世俗男儿,心里也有点飘飘然,当即他慢儒说道:“娟妹,我不知道,我倒不急!”

“谢谢你,天佑哥。”姑娘飞快说道:“那不就行了么?”

巴天佑道:“偏是我爹我娘急着想抱孙子!”

姑娘娇靥一红,羞怒充满芳心,她想掉泪,可是她到底忍住了,滚首微垂,她没说话!

本来是,这话,让一个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怎么接口?

巴天佑接着说道:“娟妹,你知道,四川巴家是大房当家,而大房我大伯就我天择堂哥一个儿子,自我天择堂哥被人害死后,我那个嫂子也脱离了巴家,毁了婚约,我大伯跟大伯母受了这两重打击,一病就是好几个月,我爹娘为了安慰我大伯踉大伯母,另一方面也为了巴家大房将来没人当家,就把我给了我大伯跟大伯母,如今二位老人家年纪都不小了,也怕我像我天择哥一样,所以只想早一天让我娶亲,也好早一天了却心事!

姑娘低头说道:“这是你马家的想法!”

巴天佑道:“难道娟妹不愿成全!”

姑娘摇头说道:“那也不是,只是我也有我自己的打算!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有什么打算广

姑娘道:“给我两年工夫,让我去做一件事?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!什么事?”

姑娘摇头说道:“现在我不想说,也不能说?”

巴天估着急地道:“娟妹!难道对我你还!”

姑娘道:“天佑哥!就是对我爹,我两个哥哥也一样!”

巴天佑一怔默然,旋即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道:“娟妹,你不是说你爹跟大哥二哥常给你受委曲么?”

姑娘淡淡说道:“天佑哥,我还没嫁你就说这话,好意思么?”

巴天佑脸一红,忙道:“娟妹,你千万别误会,我可不是……”

姑娘截口说道:“天佑哥!别说了,不管怎么说,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哥哥也总是我的哥哥!”

巴天佑道:“好!娟妹,这事我不管,不过间,可是咱俩的婚事!

姑娘道:“我不说过了么?等我两年,两年之后我马上嫁过门去。”

巴天佑摇头说道:“娟妹,你说的好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,我不是世俗男儿,既然爱你,打算娶你,我就能等,可是,娟妹,我爹跟我娘,还有你爹,他们愿意么?他们答应么?”

这位巴二少厉害,有心机。

姑娘道:“天佑哥!这是你跟我两人的事!”

巴天佑道:“话是不错,可是,娟妹,婚姻是奉父母之命……”

姑娘道:“只要天佑哥你答应,我认为几位老人家不会太坚持的,再说天佑哥你也不必管那么多!”

巴天佑焦急面迹近喊叫地道:“娟妹!你倒底是要干什么?

而且要两年?”

姑娘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了么?我现在不想说,也不能说。”

巴天佑苦笑说道:“娟妹,你总不能让我莫明其妙的等两年……”

姑娘道:“你要是不愿意,那就算了!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!你这‘算’字是什么意思?”

姑娘道:“我早就打定了主意,在没办完这件事之前,绝不嫁人!”

巴天佑哥一惊,忙道:“娟妹,我没说不答应,只是你总该让我明白!

姑娘道:“天佑哥!除了我自己之外,我不能让任何人明白。”

巴天佑沉默了,半晌!他目光一转,突然点了头,道:“好!娟妹,我答应!”

姑娘可没留意他那目光一转,喜道:“真的?天佑哥?”

巴天佑道:“娟妹,我自小至今就没有对人说过假话,保况是对你!”

姑娘微显激动地道:“谢谢你,天佑哥!”

巴天佑淡淡说道:“那也没什么,娟妹!正如你所说,我既然爱你,既然打算娶你,就能等,也该等,不是么?”

姑娘道;“天佑哥!我不知道说什么好……”

巴天佑摇了摇头,伸手握上姑娘柔美,姑娘娇靥上掠过一抹惊怒,要抽出来,但不知怎地,刹那间她又改变了主意,任他轻轻地握着。

巴天佑笑了,那是chún边的一丝丝,有点得意,也有点怕人的婬邪,他轻柔地道。“娟妹!什么都别说,只记住,两年过后,你得马上嫁到巴家来,不许再有片刻的拖延!”

姑娘微微摇了摇头,道:“不会的!天佑哥,我不说过么?只等我两年,两年之后,我马上嫁过门去,一辈子是你的人……”

巴天佑突然一阵激动,是短暂的,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道:“两年!人家说日月如梭!岁月如流,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廿二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