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廿五章

作者:独孤红

说着说着,她哭了起来,猛然抬起螓首,扬起娇嫩美艳的脸蛋儿,像一朵带雨的梨花,说不出有多么动人,说不出多么惹人爱怜,她道:“李爷,还有对您,那里不是我的主意,可是怎么说我也有份儿,李爷,我早就说过了,我不是人,我谋害亲夫,算计恩人,该遭天打雷劈,世无所容,您……您杀了我吧。”

说着,也就要往起站。

李慕凡忙一抬手,道:“媚娘,你坐着。”

媚娘身子动了动,又坐下去。

李慕凡皱了眉,他不愿下手一个女人家,尤其像媚娘这么的女人,倒不是媚娘让他爱怜,也不是媚娘让他不忍,更不是媚娘让他动了心,李慕凡铁铮铮顶天立地,他怎么会。

而是,冤有主,债有主,算计恩人,她不是主谋,谋害亲夫虽然是她以色想极力诱惑晏二,但主要的还是杨春,再说,这种害夫就师的事,他管不着,晏家还有个晏中,报仇雪恨,清理门户,那是晏中的事儿。

是故,他问道:“媚娘,晏中跟贾一飞呢。”

媚娘带着泪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,老大跟一飞,自那天‘乐家老铺’被毁后,就没了下落,没听他们提过他俩。”

想起‘乐家老铺’,李慕凡心里一阵绞痛,但他沉默了一下后,始道:“我听说他俩都被他们抓走了……”

媚娘道:“也许,不过自那天以后,我没听说过两人的消息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那么乐老掌柜夫妇跟文管家……”

媚娘道:“听说都被害了。”

李慕凡强忍心中悲痛,点头说道:“这个我知道,我是问他二位是谁收的尸,理在了那儿?”

媚娘摇头说道:“李爷,这我也不知道,您想,像这种事杨春会告诉我么?”

李慕凡沉默了一下,道:“媚娘,你刚才说杨春他喜新厌旧,那是指……”

媚娘道;“李爷,听了您可别难受,除了您那位好侄女儿,乐家的姑娘,乐倩之外,还会有谁?”

_李慕凡心里猛然一阵刺痛,哑声说道:“怎么,媚娘,乐倩还杨春在一起。”

媚娘道:“可不是么,自从您离开‘北京’后,乐倩她就跟了杨春,那时候我是大房,她是二房,可是如今她成了大房了,而且还是什么夫人,李爷,荣华富贵谁不爱呀!”

李慕凡悲惨强笑,道:“媚娘,荣华富贵能比父母的血仇来得重要么,乐老掌柜夫妇死骨未寒,她怎……”

“说的是呀,李爷。”媚娘道:“乐家姑娘早把那血淋淋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。”

李慕凡心中又一阵刺痛,悲痛地道:“从小看着她长大,我没想到……我简直不敢相信……”

媚娘道:“李爷,摆在眼前的总是事实,我没骗您,您要是不信,等日后您找着他两个,您就知道我……”

突然一阵震人心神的擂鼓般敲门声传了过来。

媚娘“咦”地一声道:“这时候会有谁干什么这样敲门哪,快断气了,怕进不了门。”

说着,她站了起来。

李慕凡忙跟着站起,道:“媚娘,可能是冲我而来的鹰爪,你只管开门去,怎么说那全在你。”

媚娘一怔,道:“怎么,李爷您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……”

只听门外传来了哟喝。

媚娘没工夫再问,忙高声应道:“来了,来了……”

嘴说手不闲,扯了扯刚整好的乌云,又把对襟的小袄解开了几个扣子,这才扭动腰肢走了出去。

李慕凡扶起昏迷中的小丫头,闪身进了东厢房,耳边,听见媚娘在天井里边走边咒骂:“是谁呀?这么缺德,大清早的吵人好梦,寻乐儿也不看着时候,干什么那么急呀,没见过么?”

李慕凡由窗户缝儿外望,只见媚娘开了门,门口站着几个精壮汉子,有‘侍卫营’的,也有‘七狼’的手下,只是,那几对目光,全盯在了媚娘的酥胸上。

只听媚娘撒了娇,施了媚,嗔道:“干什么呀!贼眼灼灼地不老实,没见过么?”

那几个一阵邪笑,其中一人道:“怎么没见过,我们见的可多了,可就是没瞧见过像晏二奶奶你这对既白又嫩更……”

媚娘“哗”了一声道:“别一见面就没正经,既知道晏二,你们还这样对我,你们来干什么,也不瞧瞧时候……”

那人摇头说道:“别误会,别误会,寻乐我们不敢进你这两扇门儿,怕跟晏二大爷一样,嘿嘿,说着玩儿的二奶奶,现在不忙,要是没事呀,杀了我我也非进来跟你亲亲热热不可。”

“少没正经的!”媚娘道:“既是公忙,你们来于什么?大清早吵人好梦,寻人开心,去,去,去,我要关门了。”

“慢点,二奶奶。”那人笑道:“还大清早呢,你瞧,什么时候了,已经都晌午了,要在别的季节,日头早就晒你的……”

“少废话。”媚娘嚷声说道:“留神我拧烂你的嘴……”

“好啊!”另一人拍手笑道:“老王刚说到屁股二奶奶就要拧老王的嘴了,敢情这两个地儿成了一个对儿。”

另几个哄然一阵大笑,这那像来搜查找人,分明是站在窑子门口调笑,吃不花钱的豆腐。

其实,那年头当差的还不都是那回事儿。

只听媚娘说道:“再没正经我可要关门了。”

姓王的那人忙道:“二奶奶,我说,我说,你知道李慕凡,他溜回来了,刚才在正阳门外还伤了一位侍卫爷,现在满城到处拿他,挨家挨户搜查,我们不得不到你这儿瞧瞧……”

媚娘惊叫说道:“什么?李慕凡他……他回来了,在那儿……”。

姓王的那人笑道:“二奶奶,要我们知道他在那儿,还会挨家挨户的找么?”

媚娘忙道:“那,那你们进来找吧……”

姓王的那人一笑说道:“二奶奶,大伙儿都是熟人和老朋友了,还会真进你的门騒扰,我们这是忙里偷闲,抽空来看看你,反正从你门前过嘛,再说,你躲他都怕来不及,还会把他藏在你的屋里,你说是不是,走了,走了,咱们走了,让二奶奶还回被窝里去,养养精神等晚上好……”带着一阵邪笑,那一伙儿走了,媚娘砰然一声关上了门!

李慕凡松了一口气,可有点暗暗纳闷,媚娘为什么这么做,难道她真悔悟了……

心念转动间,媚娘又回到了堂屋,她唤道:“李爷,他们走了,您请出来吧。”

李慕凡掀帘走了出来,两眼直盯着媚娘那张娇靥。

媚娘她竟有点不好意思了,抬手摸了摸面颊,展颜笑道:“李爷、您瞧什么呀,我脸上有花儿么?”

李慕几道:“媚娘,谢谢你。”

“哎哟!”媚娘皱眉说道:“您这是什么话呀!我这是想减轻自己的罪孽,再说,我现在已经明白过来了,能再做湖涂事儿么?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转了话锋,道:“媚娘,对不起,匆忙间我进了你的房……”

媚娘摇头说道:“李爷,您也不该这么说,只要您不嫌,那是媚娘的福,媚娘的造化,光采,您知道,只要有钱,我这间房谁都能进去的。”说着,她有点悲凄地低下了头。

李慕凡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,遂也默然了。

他明白,对懊悔改过的媚娘,自己可以放过她,本来也就打算放过她,可是晏中绝不会放过她,只要他还在。

片刻之后,媚娘忽地抬起了头,展颜强笑,虽然是强笑,可是她永远是那么娇媚动人,她道:“李爷,您是刚进城。”

李慕凡点了点头。

媚娘道:“您一路上定然没能好好吃喝,我去……”

李慕凡忙抬手说道:“谢谢,我只是匆忙中无所选择,进来躲一躲的,不能在你这儿久待,我马上走。”

媚娘道:“那怎么行,李爷人是铁,饭是钢。一顿不吃饿得慌,再说这么大冷天的,要是不吃点喝点……”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李慕凡道:“我不是跟你客气,我是真……”

“李爷!”媚娘整了整娇靥的神色,道:“您是个明白人,外头风声正紧,寻遍北京城您不见得能找到第二个这么好的藏身处,媚娘已不是从前的媚娘了,您别担心,我绝不能让您走,您要是不嫌媚娘贱,不嫌这儿脏,就请在这儿委曲几天,多您一个人我也穷不了!”

她说的很诚恳,李慕凡怎好坚拒,转念一想,她说的话也句句是理,的确,那些人怀疑任何一个地方,绝不会怀疑到她这儿来,这儿确是最安全最好的藏身处。

放是,他淡淡地笑了笑,道:“既然,这样我就多打扰片刻了。”媚娘刚一喜,旋即又一怔,忙道:“李爷,多打扰片刻?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是的,媚娘,天一黑我就要走……”

媚娘着了急,柳眉一皱,道:“李爷,您还是要走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有理由不得不走。”

媚娘道:“李爷,什么事让您……”

李慕凡歉然一笑,道:“我不能说,总之我不能在这儿多待。”

媚娘沉默了,片刻之后始有点幽怨地道:“既然这样,我不敢再留您,可是,李爷,您有地方可去么?”

李慕凡道:“暂时不敢说,我没有一定的去处!”

媚娘微微低下了头,道:“那么,您请坐坐,我去给您弄有吃的!”

头一低,有点黯然地行了出去。

李慕凡站在那儿没动,也没说话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其实,这时候以不说话最好。

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前思思,后想想,他只觉得自己近来的连番遭遇像一场梦。

人性本善,便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盗,他也有清醒的时候,他也有善良的一面。

媚娘,就是个例子,她不是天生的坏女人,也不是天生的婬荡胚子,她也有女儿与生俱来的柔肠,也有她美好,善良,温柔,体贴的一面。

她所以有以往的种种,那是环境使然,害了她一辈子!

看她刚才对李慕凡的一切,谁能否认她是个好女子!

但,造物弄人,岂独薄媚娘。

不,看看乐倩,再看看自己。

他就这么沉思着,沉思着……

半晌过后,他被那轻盈盈的步履声惊醒,媚娘进了堂屋,也许因为厨房暖和,她的脸红红的,更显得娇艳慾滴。

她脸上的黯然;幽怨神色已一扫尽净,如今所能看到的,只有甜、美、纯真的笑容。她两手端着一只木盘,盘子里有碗面,还有几味小菜,另外还有个空碗,两双筷子。

李慕凡忙站起要接了,媚娘含笑说道:“让我来吧,李爷,男人家别伸手,小心别洒出来!”

这又像什么口吻了。

说着,他把木盘放在几上,然后-一地把面跟菜端了出来,最后她放下木盘,手掠云发,笑道:“李爷您尝尝咸淡,试试味道怎么样,我不会,也从没做过,这是破题儿第一遭儿,您凑合吃点儿,可别见笑!”

李慕凡突然之间泛起一阵激动,他笑道:“谁说的,闻见味儿我就垂涎了。”

媚娘突然一怔,美目凝注,一眨不眨,像出了神。

李慕凡微愕说道:“媚娘,怎么了?”

媚娘开口说道:“李爷,我可没想到您会是这么一个既随和又风趣的人。”

李慕凡笑道:“人嘛,老板着脸充道学那还行,你也吃点儿。”

媚娘忽地一笑,道:“李爷,我是要吃点儿。”

说着,她拿起空碗拨了几根面,倒了一点汤,还在每样小菜上夹了一筷子,往旁边一坐,先吃了起来,刚一口,她抬头皱眉窘笑,道:“糟了,李爷,我打死卖盐的了。”

敢情是太咸了。

李慕凡不禁笑笑,同时他有着一分激动,道:“没关系,反正盐很便宜,只是,媚娘,你多此一试了。”

媚娘微愕说道:“什么,李爷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要信不过你,我就不会在这儿吃喝了。”

媚娘脸一红,窘笑说道:“李爷,那是您,我也感激,可是站在我的立场上,我不得不先吃两口。”

她心窍儿玲珑剔透,为怕李慕凡见疑,所以面也好,菜也好,她都先吃了两口。

李慕凡淡然一笑,没说话。

媚娘又道:“李爷,您趁热好吃了吧,待会儿面会……”

李慕凡没等话完就点了点头。

的确,面是在点咸,但并不太咸,味道却挺好,吃完了之后.李慕凡望着媚娘道:“媚娘,我说句话不知道你信不信?”

媚娘美目凝注,娇首微偏,含着笑,娇媚地道:“您要说什

李慕凡道:“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吃到家常热汤面。”

媚娘像被针扎了一下,笑容一凝,旋即展颜再说:“虽然明知您是骗人,可是我仍然信。”

李慕凡微一摇头,道;“不,媚娘,是真的,你了解一个江湖人,尤其像我,何处是家?又何曾安安稳稳吃过一顿家常饭。”

媚娘没说话,她仍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廿五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