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廿六章

作者:独孤红

罗大奎巨目中突闪异采,砰然一声拍了桌子,脱口喝道:“好,这才是……”猛觉这话不该轻易出口,神威一敛,窘迫地干咳两下,摇头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总而言之我为你扼腕,为你惋惜。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道:“多谢前辈。”

他没有多说,使得罗大奎无法接口,罗大奎沉默了一下,有点没话找话地转了话锋,道:“我知道你的来意,是想在‘三英镖局’躲一躲,对么?”

李慕凡微笑道:“前辈,假如我有这打算,那就不能称之为躲了。”

不错,那该叫自投罗网。

罗大奎又干咳两声,道:“你跟月华的事,我也知道,那么,你是来找他的,对么,月华不在家,你白跑了一趟!”

李慕凡道:“前辈,这个我知道,沈姑娘为了我离家出走,遍寻江湖地去找我,尝风霜,历艰险,为此,我很感不安。”

罗大奎一怔,讶然说道:“怎么,你知道了?难不成你碰见过

李慕凡摇头说道:“前辈,我是碰见了一位贵局的人,但不是沈姑娘!”

罗大奎浓眉刚皱,忽地蓬然说道:“难道说你碰见了……”

李慕凡截口说道:“前辈,是少镖头。”

罗大奎失声一句:“你,你碰上了晓阳,他,他现在在那儿?”

李慕凡道:“住在‘高碑店’,后来他跟着我到‘芦沟桥’,而后他又往山东去了……”

罗大奎一怔说道:“怎么,他又去了‘山东’?这该子,怎么……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快说来我听听!”

李慕凡答应一声,遂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听毕,罗大奎既惊又喜连连点头,道:“好了,好了,这就好了,一个平安,一个无恙……”

浓眉忽地一皱,巨目跟着一凝,道:“他没有对你……”

李慕凡淡然说道:“知子莫若父,前辈该知道,少镖头不是那种人。”

罗大奎道:“他反而帮你的忙。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少镖头令我感佩也让我羞愧。”

罗大奎爽然动容,点头说道:“好小子他先让月华出去找你,而后又跟在后面暗中保护,如今他又帮了你的忙,他这是什么意思,简直比我这做爹的还英雄嘛,好,好,好,总算我这做爹的没白教养他一场……”

李慕凡羞愧地道。“前辈,对您,对少镖头,我都感歉疚……”

罗大奎一摆手,豪迈地道:“别这么说,这种事岂是能勉强的,晓阳做的对,不愧我罗家之后,反过来说,他要是敢对你疾恨,进而有所报复,我第一个不依,劈了他……”

李慕凡好不难受,道:“前辈。……”

罗大奎笑容微敛,候又摇头说道:“不过,月华的确是个好姑娘,我看着他长大,跟晓阳也一直很要好,晓阳把他当成未婚妻子,我也把她当成未来的媳妇,亲上加亲,本来是桩美事,谁知她只是把晓阳当成了自己的亲哥哥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这谁都不怪,要怪只能怪晓阳福薄,他跟月华没缘……”

李慕凡又叫一了声:“前辈……”

罗大奎微一摇头,道:“我这个人从来不喜欢说话假话地从不会说假话,更不会绕着圈子说话,每一句都是真话”

李慕凡沉默了一下,道:“假如可能,我请前辈劝劝沈姑娘……”

罗大奎道:“你想可能么?我知道月华,更了解自己的儿子。”

李慕凡道:“可是,前辈,您知道我,无论那一方面,我都不及少镖头对沈姑娘合适……”

罗大奎摇头道:“这不是合适不合适的事,这是情,也是缘,五百年前三生石上早订,人是没办法更改的!再说,姑娘的心;你我这些男人象是摸不透的,有时候就连他的生身父母也像丈二金刚,别人认为合适没有用,要她自己认为合适才有用,你说是不是?”

这番话,针针见血,丝丝入扣,任何人由他这几句话里便可看见女儿家那颗难以捉摸,深如大海的心!

罗大奎人魁伟,浓眉大眼,看上去似乎很粗莽,而由他这番话,便可知道以貌取人那是大谬不然的。

李慕凡倏然强笑,没有说话,他该说什么?又能说什么?

罗大奎目光一凝,转了话锋,道:“你这趟冒大险来京,该不会是专为晓阳带那两字平安来的吧。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是的,前辈,我是顺便替少镖头带话!”

罗大奎道:“大事是什么?报仇?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道:“前辈,我报仇的心,并不那么强烈。”

罗大奎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这么说你打算放过……”

李慕凡微一摇头道:“前辈,我不能眼见挚友之女再沉沦下去,使挚友夫妇永远悲痛泉下,我要想办法使她醒悟……”

“醒悟,”罗大奎冷笑说道:“葯神医生了个好女儿!你以为她这错能原谅?”

李慕凡摇头说道:“前辈,无心铸过,虽过不罚,我不以为她这么做是有意害她生身父母的。”

罗大奎道:“那么你以为她是害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前辈,她恨的是我这个父挚。”

罗大奎道:“这也能原谅?”

李慕凡摇头说道:“前辈,我不会跟她计较的!”

罗大奎道:“或许任何人都不会跟她计较,可是她自己能愿谅自己么?”

李慕凡身形倏额,道:“前辈,那要看她了!”

罗大奎道:“晏二那好徒弟,又能放她么?”

李慕凡目中陡现逼人威棱,淡然说道:“那要看杨春他愿不愿意赏还这笔债了!”

罗大奎一震凝目,良久才轻轻一叹,道:“你的胸襟与气度,天下少见……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道:“谢谢前辈夸奖,李慕凡生平杀人无算,但非万不得已,我绝不轻易伤人,得放手时且放手,能饶人处便饶人,只要杨春他能侮悟,我可以把这笔责勾销。”

罗大奎使然动容,旋即他摇头说道:“有些人是永远不知悔悟的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那是他自已杀自己,不是任何人握的刀。”

“是的,”罗大奎一点头道:“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……”目光一凝,道:“李老弟,你还有什么事么?”

李慕凡一怔,道:“前辈,这称呼……”

罗大奎道:“我跟晓阳一样,都是既硬又臭的脾气。自己有自己的看法与想法,不是任何人能左右得了的,答我问话。”

李慕凡暗暗一阵激动,道:“谢前辈,没有。”

罗大奎道:“晓阳没说别的?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有,少镖头请前辈想办法助我进内城,但现在已经不必了,我已经进过内城了。”

罗大奎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你已经找着杨春……”

李慕凡摇头说道:“前辈,我进内城跟这件事无关!”

罗大奎何等老江湖,他没有多问,当即说道。“那么,李老弟,这‘三英镖局’不是我一个人的,我不多留你了。”

李慕凡含笑站了起来,道:“前辈,我了解,临走之前我请前辈帮我一个忙。”

罗大奎站起来截口说道:“你说吧,只要我能做是到……”

李慕凡笑道:“轻而易举,只要前辈喊几声就行了。”

“喊几声?”罗大奎愕然说道:“你这样悄悄地走,不是最好么?”

李慕凡微一摇头,道:“前辈,我自有道理,后院有位镖师在酣睡中,麻烦前辈唤他一下,前辈保重,告辞了。”’

一躬身,闪身穿门口去!

罗大奎迟疑了一下,陡扬霹雳大喝:“什么人夜进“三英镖局,站住。”

一掌灭了桌上的灯、闪身跟了出去!

出了屋,抬头看,李慕凡已然身腾半空,横掠疾射,耳边适时也传来李慕凡低低话声:“多谢前辈赞助。”

罗大奎又一声大喝,腾身追上屋面。

当然,这一来立即惊动远近,黑影条条由“三英镖局”各处暗隅里窜起,向着已然出了“三英缥局”的李慕凡追扑过去。

适时,一条高高人影行空天马般射落罗大奎身侧,那是老英雄“铁掌金刀”沈桐春,他忙喝问道:“二弟,看清楚了么?是那一路的?”

罗大奎道:“是李慕凡!”

“是李慕凡,是他!”沈桐春脱口一声惊呼怔住了,而刹时间他已定过神过神来,突然扬声喝道:“别追了,回来,统统回来。”

他这一呼喝,追出去的人,立即折了回来。

罗大讶然说道:“大哥,你怎么不让追?”

沈桐春迟疑了一下,干咳一声道:“嗯,他们那会是李慕凡的对手,再说,家里各处遍布官家好手,咱们何必插上一手,走吧,下去吧。”

他转身先掠了下去。

罗大奎望着他那背影,满脸的不解神色,旋即巨目异采一闪,他笑了,呐哺说道:“‘天下父母心,这就是天下父母心……”

二弟,下来呀广院子里响起了沈桐春的呼唤。

“嗅,来了。”罗大奎答应一声,纵身跃了下去……

“三英镖局”的吆喝嚷叫,必然惊动各处的官家好手,这原在李慕凡意料中,他眼见条条黑影疾若鹰隼划破夜色向他扑了过来,耳边同时也传来了叱喝:“在那儿,在那儿……”

“屋上,屋上,快,快、……”

“啊,是李慕凡,快放信号禀报……李慕凡,看你这回往那儿跑……”

一溜火光冲天而起,紧接四下溜溜火光冲起,像煞了过年时放的旗花,烟火,煞是好看。

好看归好看,追扑的人越来越多,叱喝嚷叫声也越来越近,虽然他很容易地引动四下的埋伏,追查各处的官家好手,可是这不是闹着玩儿的,一步之差就会全盘俱墨。

李慕凡不敢怠慢,身形一转,半空里扑向了东城,自然,那追扑的人也就立即转了方向往东城飞追。

眼看着快到“东城”,身下是一条一条的黝黑胡同,他身形柱下一栽,没人了黝黑的胡同里。

只听远处有人叫道:“下去了,下去了,他下去了。”

同样地,黝黑的胡同里有人冷然接了口:“是下来了,李慕凡,算你倒霉。”

暗隅里劲风吹起,一柄腰刀当头砍下,既快又狠更猛。

李慕凡着实地吓了一跳,匆忙中身子一旋一仰,飞手一腿脏了出去,这一着恰好,上面躲过了那一刀,下面瑞在那人小肚子上,那人“哎哟”一声倒了下去,手抱着肚子满地乱滚,眼看活不成了。

李慕凡灵机一动,上前抓起那那一条腿,猛力一抡把那人抡上半空,然后他闪电般向西扑去。

只听夜空中有人惊呼:“快,快,上来了,上……咦又下去了!”

那人是下来了,砰然一声摔在了胡同里没再动。

那个倒霉鬼引住了官家好手,李慕凡神不知,鬼不觉地到“西城”!

这地方,是离城墙不远的一怎野树林,野树林前有一座小小的“土地庙”,由放年久失修,香火断绝,已然残落的不像样儿了,瞧,黑黝黝的,连个庙门都没有。

李慕凡打量了四周一眼,地处荒郊旷野,又在这半夜三更里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,别说人了。

正好,不管怎么说,总可以在这儿歇息一宿。

想到了这儿,他迈步走了过去,而,刚近十丈,一条人影由土地庙里掠起,捷若鹰隼一般向北射去。

李慕凡又着实地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这残破的“土地庙”里有人,先前他以为是埋伏在这儿的官家好手,再一看,那人是匆慌奔逃,而不是扑向他,心想这大概是躲灾躲难的江湖朋友,自己反倒惊跑了他,想到这儿,不禁哑然失笑,但,他笑容刚掠起,突然又凝住了,“咦?”地一声道:“好高的身法,这不是……”然一声轻喝:“朋友,站住请留一步。”

他不叫还好,一声轻喝出去,那人跑得更快了,转眼间又掠出什大丈去,李慕凡双眉一扬,喝道:“朋友,你会‘闪电飘风’身法,难道还怕李慕凡么?”

“李慕凡”三字出口,正在奔驰那人硬生生地刹住身形,霍然转了过来,随着二十多丈扬声说道:“你说你是谁?”

李慕凡道:“朋友,我是李慕凡。”

那人似乎迟疑了一下,然后腾身掠了过来,南近十丈,李慕凡神情猛震,几疑眼花,失声一句:“子卫,是,是,是你……”

那人大叫一声,如飞而至,可不是么?正是“活报应追魂手”

文子卫,只是他衣衫破烂,神倩狼狈已极,他直着眼颤声一句:“李爷,果然是您!”

翻身扑了下去。

李慕凡没有阻拦,他楞在了那儿,完全楞在了那儿,假如这时候来了官家好手,他准跑不掉。

本难怪,文子卫明明死了,明明跟乐长春夫妇一起惨死在“乐家老铺”,怎么如今……

梦耶,真耶,人乎?鬼乎?

半晌,文子卫先站了起来脸上泪痕纵横,叫道:“李爷,您醒醒,李爷,您……”

李慕凡魂魄归窍,倏然惊醒,目光一凝,颤声说道: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廿六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