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廿八章

作者:独孤红

张英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我正要告诉李大侠,皇上下了旨谕,命我全权处理这件事,清除鳌拜党羽,务求尽净。”

李慕凡道:‘那太好了,大人既然奉了圣旨,草民就可以放手大胆去做了。”

张英道:“我全力支持李大侠,李大侠为的是朝廷,我身为人臣,支持李大侠也是人臣之责,我不容辞……”顿了顿,接问道:“李大侠准备今天晚上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草民预备今天晚上就埋伏在天牢附近,可是却不敢说行刺之人今晚必来,除非官家明天就提审鳌拜,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急着下手的。”

张英点了点头道:“那么,李大侠需要些什么请先交待一声,我马上命人去办,务必在日落前办妥一切。”

李慕凡道:“草民别的不需要,只请大人向大内调借两位侍卫,另外再找一名死囚就够了。”

张英道:“调借两名大内侍卫?李大侠莫非嫌人手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真要说起来,有草民一人已足以应付,可是事关重大,为免鳖拜身后那人狡赖,草民想找两个证人……”

张英道:“那何须找大内侍卫,只有我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大人,证人必须能高来高去。”

张英一怔,旋即失笑点头,道;“对,那刺客行刺之后必然飞奔回去覆命,我这把老骨头如何能跟得上,李大侠思虑周全,计谋上乘,令我好不佩服。”

张英点了点头,站了起来,目注徐文渊道:“文渊,你陪李大侠到刑部去,我另外派人去大内调借侍卫,要他们马上赶往刑部会合。”

徐文渊答应一声,向着李慕凡道:“李大侠,请吧。”

李慕凡这里礼告退,张英那里说道:“李大侠,祝马到成功,佞臣叛党一举成揭。”

李慕凡一声:“大人请放心,草民绝不辱命。”偕同徐文渊行了出去。

临走前张英告诉他资一飞与晏中已被释放,田孟尝事则仍在调查中。

李慕凡自然一再称谢,这才出门而去。

张英望着他那背影,不住地点着头。

在徐文渊的陪同下,李慕凡到了刑部,张英是军机大臣,大学士,如今在皇上面前又是炙手可热的大红人,尤其他是奉旨行事,所以刑部的官员很合作,一切给预予李慕凡方便,要他们干什么,那是马上照办。

李慕凡这里刚交待好,大门外双双走进两个身穿长袍,长像英武,步履十分稳健的中年汉子,一个浓眉大眼,一个长眉细目,目光却犀利夺人,腰里也都鼓鼓的。

一进来,那浓眉大眼汉子便抬眼扫视过来,问道:“请问那位是张大人府的徐师爷。”

徐文渊忙道:“我就是徐文渊,二位是……”

浓眉大眼汉子道:“我二人是大内来的,上面交待要我二人来帮个忙,同时找徐师爷报到。”

徐文渊“哦”地一声忙道:“原来是二位侍卫爷,失敬,失敬,报到两字徐文渊不敢当,因为主持这件事的不是我,是这位……  ”抬手一指李慕凡,接道:“我们大人委托这位主办这件事,容我替二位介绍一下……”

两名官同四品,御前带刀的大内侍卫,两对眼睛立刻打量上了李慕凡,看神色,他俩有点不信这位江湖人打扮的汉子能主持什么事。

打量之中,浓眉大眼汉子问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徐文渊道:“二位该听说过,李慕凡李大侠。”

有道是:“人名树影”,李慕凡三字甫一人耳,两名大内侍卫目光为之一直,浓眉大眼汉子忙道:“徐师爷,你说是谁?”

徐文渊道:“就是江湖上的李慕凡李大侠。”

两名大内侍卫大大地吃了一惊,神情震动,齐齐色变,浓眉大眼汉子瞪大了皮望着李慕凡失声说道:“你……你就是李慕凡……”

李慕凡含笑点头,道:“不望二位多指教。”

浓眉大眼汉子抢前一步,激动地抱拳说道:“李爷,对您,我们是久仰而且敬慕,只是身在官家,无缘拜识,没想到今天您竟会在这儿,会参这儿见着您……”

李慕凡含笑说道:“二位错爱,还得有请教二位……”

浓眉大眼汉子一指长眉细目汉子道:“他叫杜时雨,我叫师成,都是出身辽东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莫非昔日辽东道上的‘霸拳’、‘快刀’?”

浓眉大眼汉子师成微一点头,赧笑说道:“那是辽东道上江湖朋友的抬爱,这四个字放不进李爷您的眼内。”

李慕凡道;“好说,对二位我是人仰,久仰二位全是没遮栏的英雄豪杰,曾几何时二位突然在辽东道上失踪,没想到二位竟然供职在大内……”

师成窘笑说道;“没办法李爷,混混饭吃,当年在辽东道上待不下去了,只有……李爷您曲谅。”

这话徐文渊懂,江湖人最恨就是鹰爪,每一个江湖人都不会放过鹰爪,李慕凡是江湖之最,这两个站在他面前,就好像两个叛徒面对家长,焉得不求曲谅。

李慕凡含笑说道:“好说,人各有志,江湖险恶,如果能早日脱离,还是早日脱离的好,李慕凡从不管别人的闲事。”

师成忙道。“谢谢李爷曲谅!”

李慕凡道:“调借大内侍卫,是我向张大人建议的,我所以作此建议,是希望二位能帮我一个忙……”

师成道:“我二人一辈子就这么一件光采事儿,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,李爷您只请吩咐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不敢当,请二位认清彼此的立场,别这么客气,我不敢说清二位协助赐助。”

师成道:“李爷,您要看得起‘霸拳’‘快刀’就别这么说。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转了话锋;“二位想必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。”

师成道:“是的,上面没交待,只说要我二人来刑部找师爷报到,有件差事交我二人办办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那么我先向二位作一说明,二位该知道鳌拜被免罢官,打人天牢,交刑部审理这件案子事。”

师成道:“这我二人知道,莫非这件差事跟……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不错,这件事跟鳌拜案有关,我认为鳌拜背后还有人,也很可能在鳌拜被提审之前下手灭口,所以我预备跟二位埋伏附近,等有人来行刺鳌拜的时候,由那刺客身上追出鳌拜背后那人。”

师成浓一扬,道广李爷,我两个明白了,该怎么做,您吩咐就是。”

李慕凡道:“好说,我先告诉二位一声。如今牢里的鳌拜是由一名死囚假扮的,到时候如有人前来行刺,任他下手,也容他事成离去,别出手擒他……”

师成道:“您的意思是缀着他,看他往那儿去。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正是,这就是我的打算,咱们跟着他,等他覆命的时候再来个捉贼拿赃,我认为进拜背后那人必不等闲,为免他狡赖,所以我也请二位到时候做个证人!”

师成一拍胸脯,道:“没问题,李爷,有您一句话,水里火里我二人都去得。”

李慕凡含笑说道:“我先谢谢二位……”

转望徐文渊道:“师爷,以后的事就是我三个的了,师爷请回吧,请代为禀知大人一声,一切已准备就绪只等届时拿人了。”

徐文渊答应一声,又向师、杜二人打了个招呼,匆匆地走了。

他走了之后,李慕凡立即说道:“二位请跟我来,咱们先看看附近的形势,以便找个妥善的隐身之处。”

说着,带师、杜二人往里行去。

刑部禁卫之禁严可想而知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全是握刀持枪的亲兵,每一处门户更多到四个人把守,三个人一路通行无阻,可是每经一处,那些亲兵都投过来诧异一瞥,虽然他们奉命不许阻拦,可是毕竟他们弄不清楚这三个‘百姓’到刑部来是来干什么的,而且能在刑部大摇大摆。

囚禁鳌拜的那处牢狱,在刑部的核心部份,四周都是临牢,每处监牢都是既高又大,除了近屋顶处壁上有几处小方窗户处,可以说别无缝隙,要想进去,就只有走那禁卫森严,重重把守的门户了。

这情形,要不是‘内行人’,还真摸不清鳖拜是被囚禁在那一间监牢里,再看看四周的禁卫,要不是能高来高去的人,也真难越雷池半步。

三个人一前二后地往里走着,再过一处门户,迟拜的被囚禁处就到了,就在这时候,步履响动,一名武官打扮的中年人快步由里面转出,他步履匆忙,差点没撞在走在最前面的李慕凡身上。

李慕凡何等身手,一闪身,躲过了,那武官陪上勉强的笑脸,说了两声对不起,又匆匆地走了。

师成低低说了声:“冒失,走路怎么这个样子……”

李慕凡淡然一笑,扬声说道:“这位,请留一步。”

那名武官停步转回了身,望着李慕凡道:“你是叫我?”

李慕凡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我请问一声,你要到那儿去?”

那名武官道:“你问这干什么?”

李慕凡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随便问问,顺便也告诉你一声,假如你想出去,那你不必急着往外赶了,暂时任何人不许出刑部大门一步。”

那名武官脸色一变,道:“谁说的?”

李慕凡道:“我说的。”

那名武官道:“你说的?你是干什么的?”

“我?”李嘉几道:“我是一个百姓,一个草民。”

那名武官道:“笑话,百姓能管着人不让出门,你凭什么……

李慕凡道:“不凭什么,你要不是不信尽可试试看。”

那名武官道:“我就不信,这儿负责禁卫都是我的人,我倒要看看谁敢不让我出去。”

说完了话,他扭头要走。

“慢着!”李慕凡喝住了他,道:“别滥用你的职权,别说你只是一名小小的带兵官,就步军统领他今天若在刑部也许进不许出……”

那武官勃然色变,道:“好大的口气,你是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我刚才说过了,如今请你告诉我,你这么急着出去是要干什么?”

那名武官道:“那是我的事,你管不着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是一个寻常百姓,固然管不着也不敢管,可是这两位是御前带刀,官同四品的大内侍卫,他二位该管得着,再说事关重大,我张大人重托,也不得不过问。”

那名武宫一惊道:“谁是大内来的侍卫?”

李慕尼一指师、杜二人道。“他二位就是!”

那名武官瞥子师、杜二人一眼,冷笑说道: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冒充大内行卫,我不信……”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师成冷然说道:“信不信由你,李爷说不许出去,就是不许出去。”

那名武官道:“谁是李爷?”

师成一指李慕凡道:“睁大你的狗眼,这位就是。”

那名官脸色一变,道:“好哇!你敢骂……”

师成道:“骂你么样?这还是便宜。”

那名武官眼一瞪,便待发作,但旋即他又冷冷说道:“好,我有急事,不跟你计较,等我办完事回来后再说,告诉你,他说的不算数,我今天是非出去不可。”

话落,他便要走。

师成冷然说道:“你听清楚了,你敢动一动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那名武官不信这一套,他认定了这三位不敢,拔腿就走。

师成浓眉一扬,冷笑说道:“打了你我再往上找,看看是你行还是我行。”

闪身扑了过去,飞起一脚踢向那名武官膝弯。

那名武官绝想不到师成真敢,其实,别说是他,换上九门提督也得买大内侍卫的帐,他也没提防,就是有提防他也躲不掉。

师成这一脚多重,只听那武官惨呼一声砰然倒了下去,抱着那条被踢的脚满地乱滚直叫。

这一来立即惊动各处岗哨,立即跑过来了一大堆,其中一名官阶较高的武官忙问所以。

师成一亮大内侍卫腰牌,道:“我是大内来的,把他带下去扣了,这家伙不听话想往外走,有通风报信泄密的嫌疑,我再告诉你一声,从现在起,没有这位李爷的话,任何人不得出刑部了一步,假如被我发现有人出了刑部,我要你的脑袋!”

大内侍卫是威风,是神气,是厉害,那名武官吓白了脸,一点脾气没有,只哈腰连声唯唯。

地上那名如今是相信碰上了大内传卫了,可是太迟了,他只有自认倒霉了。

更倒霉的还在后头,师成一句他通风报信的嫌疑,这还得了,出了事这责任谁也担不起,他立即被两个亲兵夹着带了下去。

那名官价较高的武官一哈腰,要再请示。

师成一摆手,道:“没事了,你走吧,只记住,看好了他。”

那名武官如逢大赦,连声唯唯地退着走了!

当着李慕凡、师成对自己的这番发威有点不好意思,他转身陪笑,便待解释两句,却一眼瞥见李慕凡眉锋微皱。脸色也有点凝,他会错了意,忙道:“李爷,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廿八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