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三十章

作者:独孤红

两上黑衣汉了你望我,我望你,却楞在了那儿!

李慕凡表面上不急心里急,他离开“良乡”之后就转向了东,取道“大兴”,“武清”,“天津卫”这条路直奔“山东”。

这一天他到了“山东”地界,到了“乐陵”。

到了“乐陵”的时候,大已经黑了,李慕凡来就够累的,再加上这一大段急赶,人是更累了。

今夜,他不打算走了,他打算在“乐陵”找家客栈歇息一宿明天赶大早再上路!

放是,时了“乐陵城”之后,他便向离城门不远处一家各唤“福云”的客栈行去,这附近有好几家客栈,挂着招牌悬着灯,店伙站在门口招来客人,挺热闹,可是福云客栈的招牌大,灯也最亮,所以李慕凡选上了它。

为免惹麻烦,李慕凡戴着罗晓阳给他的那张面具,面具掩住了他脸上那道怕人的刀疤,看上去他跟常人一样,并不惹眼。

“福云客栈”门前,进进出出的人不少,看样子生意挺不错,这时候杂在进出的人中,有一个十八九的姑娘出了客栈,她穿着一袄裤,背后拖着一条大辫子,看侧面挺眼熟,李慕凡微微一怔,心里叫道:“咦!这不是小凤么?……”

可是还隔着一段距离,他看不太真切,再说也仅是看侧面眼熟,不能冒然的叫。街上这么多人,当街乱认人已属不妥,何况是对一个十八九的姑娘?

李慕凡脚下顿了一顿,忙放步赶了过去,那姑娘扭着腰肢,辫子一幌一幌地在前面走,他在后面快步地追。

要看清楚她不是不小凤,那非得赶到她前面去不可。

近了,近了,前面那姑娘突然停在街边一个小摊儿旁,那小摊儿上热腾腾,敢情是卖包子的。

李慕凡忙了过去,姑娘正买包子,发觉有人走近,不免转眼看了一下,她看见了李慕凡,李慕凡也看见了她,心里一跳,脱口唤道:“凤姑娘。”

那姑娘正是小凤,她在看了李慕凡一眼之后,本来已经把脸转过去了,这时候听得三字“凤姑娘”忙又转了过来,圆睁着美目望着李慕凡讶然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……你是……”

李慕凡碍于卖包子的在旁,不便去取面具,当即他道:“凤姑娘怎么不认识我了,我是李雁秋。”

小凤怔了一怔,道:“李雁秋?李雁秋是……”突然一声惊喜轻呼,忙道:“您……您是李……李爷!”

李慕凡笑道:“你终放想起来了,我脸上有……”

笑子笑,住口不言。

这时候卖包子的已经包好了十几个包子,小凤一边去接,一边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李爷您怎么会在这儿?”

李慕凡道:“这话我正要问你,在‘河北’我碰见两个‘渤海三刀’的手下,他们要找老镖头报信去,我拦住了他们,他们把事情告诉我,所以我就连夜赶来了‘山东’。”

小凤道:“原来是这样,李爷,您不用再去了,没事儿了!”

李慕凡笑道:“能在这儿看见你,证实是没事了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小风道:“跟姑娘回家去……”

李慕凡忙道:“姑娘呢?”

小凤道;“在客栈里,您瞧,就是那家‘福云’……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我刚才看见你从‘福云’客栈出来,我刚到。”

小凤道:“我们也刚到,天晚了,好冷,姑娘打算在这儿住一宿再走,路上没吃饭,姑娘嫌客栈里做的不好,所以叫我出来买几个包子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我也打算在‘福云’住一宿,明早还往‘济南’去,如今‘济南’是不必去了,客栈仍是要住的,走吧,咱两一起进去。”

听了这话,小凤脸色有点异样,迟疑了一下,道:“李爷,您可不可以先在这儿等一下,我去请少镖头出来一下跟您见见……”

李慕凡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怎么,罗少镖头也……”

小凤点了点头道:“嗯,少镖头也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为什么我先等在外面见见他?”

小凤微微低下了头,道;“有些话我不便对您说,所以我请少镖头先跟您说说之后您再进去见姑娘。”

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故,李慕凡下意识地心往下一沉,沉默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好吧,我在这儿等他,你去请他出来吧。”

小凤道:‘哪么,李爷,您请在这儿候一会儿。”

低着头快步地走了。

她走了,李慕凡却想上了,他在想可能发生的事故,可是想来想去他不敢肯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想着,想着,他看见罗晓阳快步由客栈里行了出来。往这边看了一眼,然后步履更快地行了过来。

李慕凡忙追了上去,叫道:“少镖头。”

罗晓阳取了近前,脸上堆着笑,但笑得很不自然:“慕凡兄,多日不见了,你好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托少镖头的福,少镖头也好,在‘芦沟桥’承蒙帮了个大忙,当时我没来得及向您道谢……”

罗晓阳道:“彼此不外,慕凡于什么这么这客气,来,慕凡兄,咱们先找个地方坐坐去。”

说着,拉着李慕凡往对街一家酒肆行去。

李慕凡没多说,他也没部,任他拉着行。

进了酒肆,拣了一付角落里离人远的座头,罗晓阳随便点了几样菜,要了一壶酒,酒菜送上,他各倒了一杯,然后举杯说道:“慕凡兄来,咱俩先对一杯!”

李慕凡含笑道:“我不擅此道,敢陪个半杯。”

罗晓阳没有勉强,点头说道:“好吧,喝了这半杯咱们好说话。”

放是,他干了一杯,李慕凡陪了半杯,一杯烈酒下喉,罗晓阳皱眉,看来他也不怎么行。

放下酒杯之后。罗晓阳沉默了一下,然后抬眼说道:“慕凡兄当时进京顺利么?”

李慕凡笑道:“多亏少镖头帮了个大忙,我是连哄带骗进去了。”

罗晓阳道:“京里的情形怎么样,见着家爷了么?”

李慕凡遂把京里的情形说了一遍。

听毕,罗晓阳在在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!

“好,你的仇报了,气也出了,这下总算太快人心……”

他只轻描淡写说了这么一句,而后,他又沉默了,半晌之后,他才抬眼说道:“慕凡兄,我知道你在等,我如今就把话扯上正题,你知道小凤为什么不让你进客栈去见月华么?”

李慕凡摇了摇头道:“我想了半天没想通,不过我想信小凤所以这么做,必然有她的道理。”

罗晓阳微一点头,道:“是的,慕凡兄,小凤聪明伶俐,她做的对,他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怕月华羞愧难安,还有我,而我却不是得不见你,只要避开月华,那也总好一点,我是个男人家,无论怎么说我都该面对你。”

听了这话,李慕凡的心又往下一沉,他凝目说道:“少镖头,你知道,我们彼此也有一段不平凡的交情,有话你请直说,别有任何顾忌!”

罗晓阳摇头说道:“不,慕凡兄,只不当着月华,我就不会有任何顾忌,我要把事情的经过一字不漏的告诉你,然后听凭你的处置。”

李慕凡道:“处置?少镖头何来这么两个字?”

罗晓阳一点头,道:“是的,慕凡兄,处置一点不错,我对不起你慕凡兄,你就是杀了我,我也没话说。”

李慕凡有几分明白了,淡然一笑,道:“敢情严重得很,少镖头,请直说吧!”

罗晓阳道:“我听小凤说,慕凡兄已经知道了月华被赵家扣为人质的事了!”

李慕凡道:“是的,那个时候少镖头还没有到赵家!”

罗晓阳道:“我在路上有了点耽搁,比我自己预期的日子迟了五天!”

李慕凡道:“我也想到少镖头大概在路上有了耽搁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我一到济南就听说了这件事,慕凡兄知道,‘渤海三刀’在‘山东’一带是响响当当的人物,‘九环刀’跟‘快手刀’闹翻了,拔了香头,这是件大事……”

李慕凡点头道:“我知道‘渤海三刀’在‘山东’一带是霸主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我一听这消息后,我就知道不好,所以我就先找到了‘九环刀’岑老,一听原委,差点没把我气死,赵玉书是老糊涂了他教子无方,还敢……”

李慕几道:“少镖头,儿女是自己的,这不能怪他,儿子被人废了一只手,换谁谁也会心疼……”

罗晓阳道:“可是他该先管管自己的好儿子,自己儿子是怎么样的人,他难道不知道么?”

李慕凡道:“我敢说他本不信,可是后来岑明……”

罗晓阳道:“他是没弄清楚,只听说你确跟个姑娘住在一起,也不问清楚,马上就转头回家了,一口认定赵奎的话没有错,更气人的是月华,她也跟着信以为真……”

李慕凡笑子笑,道:“孰可忍,孰不可忍,换谁谁也一样。”

罗晓阳道:“可是她该明白你是个怎么样的人啊?要连这一点都信不过你,她就把终身托付出去了,岂不是太糊涂?”

李慕凡笑道:“好在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少镖头清往下说吧!”

罗晓阳点了点头,道:“当夜,我三不管地一个人潜入了赵家,当时夜很深了,赵家只有一处灯火,我说扑向了有灯火处,那是一座小楼,楼上还传出一两声女人浪笑,我爬在窗户上一看!”

他吸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;“我恨不得一剑劈死赵奎,月华她喝多了酒躺在床上,一边笑一边乱滚,赵奎他站在床前满脸婬笑地在脱衣裳……”

李慕凡双眉一扬,道:“月华该是被什么葯物……”

罗晓阳道:“谁说不是,我当时就冲了时去,赵奎很机警,他没敢跟我照面就跑了,救月华要紧,我没追他,我见桌上有杯茶拿起来喝了一口就往月华脸上喷去,谁知道这杯凉茶,不但没使月华清醒,反而害了我自己……”

他猛然一阵激动,李慕凡没接口。竭力地平静了自己一下之后,罗晓阳接着说道:“慕凡兄,赵奎在那杯茶里下了葯,月华就是喝了那杯茶,才……那葯性好烈,我没有喝下去就……”

倏地改口说道:“慕凡兄,后果我没脸说,我不说你也想得到,醒来之后,我羞愧慾绝,月华也痛不慾生,她要寻死,我怎么能让她死,我拦住了她……我……慕凡兄,就是这样了……”

李慕凡淡淡说道:“少镖头,那赵奎呢!”

罗晓阳道:“赵正书总算不错,知道了真象后,他引咎追回赵奎,亲手把自己的独子毁了!”

李慕凡惊然动容,道:“赵老令人敬佩。”

罗晓阳双目微红意,点头说道:“是的,‘快手刀’是个值得敬佩的人物,可是我呢?我罗晓阳呢?哼,慕凡兄,月华是你的未婚妻……”

李慕凡笑道:“少镖头,人算不如天算,这句话你可懂。”

罗晓阳呆了一呆,道:“这句话我懂,可是慕凡兄的意思……”

李慕凡微微一笑,道:“少镖头跟月华青梅竹马,本该是天设一对,地造一双的佳侣,令人羡慕的美满良缘,这是天算,而月华看中了我,断而托付终身,这是人算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慕凡兄……”

李慕凡徽一摇头,笑道:“少镖头,我很想杀你,可是我下不了手之奈何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慕凡兄,罗晓阳等于夺了你的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我试问,这事要在少镖头清醒时,把刀架在你少镖头的脖子上,你会做么?”

罗晓阳道:“可是无论怎么说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这该很诸天意,少镖头。”

罗晓阳道:“我不敢这么想,我毁人清白,夺人爱侣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少镖头,月华她怪你么?”

罗晓阳微一摇头道:“这两天好些,前两天她一直哭,不吃不喝,只怪自己命薄,这该比怪我还让我难受。”

李慕凡道:“这就是了,一个女儿家,清白重逾性命,她去不怪你,可见得错并不在你,那么,我凭什么怪你!”

罗晓阳一阵激动,道:“慕凡兄……”

李慕凡微一摇头,道:“我想听听月华有什么打算?”

罗晓阳道:“她还能有什么打算, 她说她没脸再见你。”

李慕凡道:“那么,少镖头又有什么打算?”

罗晓阳道:“事是我做的,我自该负责……”

李慕凡笑了,道:“这真是天意,你少镖头福厚,我李慕凡福薄……”

罗晓阳要说话,李慕凡抬手拦住了他,道:“少镖头,倘使你心中有愧,那么今后好好对待月华,别让他受丝毫委曲,这就够了,用不着再说别的。”

罗晓阳道:“那么慕凡兄你……”

李慕凡又肩一耸,摇头笑道:“我没那个福,我不在乎,也不计较,可是月华她肯么,你说的对,事是你做的,你该负全责。”

罗晓阳既羞愧又激动,道:“慕凡兄,你……你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”

李慕凡笑道:“那还不好办么,什么都别说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