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三十二章

作者:独孤红

他住在这儿,是够安全的,可笑那些巴家的人仍在各处等着李慕凡的到来。

不知睡了多久,李慕凡突然自睡梦中惊醒,睁眼一看,窗子上仍是漆黑一片,天还没亮。再凝神一听,远近好多步履声,虽然很杂乱,但是都很轻捷,他挺身坐了起来。

刚坐起,一阵轻快的步履声由远而近,一直到了他的房门口,随听门上向起了几声剥落:“客官,客官……”

李慕凡忙道:“是小二哥么?”

只听年轻伙计在门外道:“客官醒了,请开开门,我送东西来了,要走了。”

李慕凡忙下地开了门,年轻伙计穿着一身黑衣,脸上堆着笑,双手还抱着一叠衣掌走了进来。

李慕凡愕然说道:“小二哥,这是……’”

年轻伙计道:“伙计的衣裳呀,像你这身怎么行,那能瞒过把门的,我给你找了一套,快试试,不知合不合身?”

李慕凡忙向小二哥道:“小二哥,你真热心,真谢谢你了。”

接过来就换,边换边道:“小二哥,天还没亮嘛,怎么这么早?”

年轻伙计道:‘才四更,别看现在还满天星,等走到头天就大亮了!”

李慕凡道:“怎么,这段路很远?”

年轻伙计道:“近还用这么早动身,你知道我的东家住在那儿,在大巴山里。”

李慕凡故作一怔,道:“怎么,在大巴山里?”

年轻伙计笑道:“可不是么,你以为在城里……目光一凝,道:“糟了,你个子高,这身衣服小了。”

不错,是小了些,但还能凑合。

李慕凡摇头笑道:“没关系,小二哥,勉强穿得,又不是为我订做的,那会那么合身?”

年轻伙计点了点头,道,“我看客官也别洗脸了,快走吧,大伙儿都到前面去了,可小心点,我看掌柜的脸色不大好看。”

李慕凡一点头,道:“谢谢你,小二哥,我省的。”

跟在年轻伙计之后行了出去。

到了柜台处,只见店面里黑压压的,柜台上只点着盏油灯,光线很暗,常醒乐穿一身全新行头,长袍外面还罩着一件黑马褂,的确,他寒着一张脸,这时候冷峻目光四下一扫,道,“都到齐了么?”

只听伙计们异口同声说道:“都到齐了。”

常醒乐道:“那么咱们走,柳明带头。”

有人答应了一声,几十个伙计鱼贯地行了出去!

李慕凡走在最后,他刚出门,常醒乐一把揪住了他:“你站住。”

李慕凡忙道:“掌柜的有什么指教?”

常醒乐冷冷说道:“拿人家的手软,吃人家的嘴软,我明白我上了你的当,可是我话已经出口,不愿意失信,现在我告诉你,我随派有专人监视你,假如你敢有一点异动,我剥了你的皮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掌柜的,你这是什么话,不,我承认引你上了当,可是我是真心看热闹,饱眼福的,你可别……”

常醒乐冷冷一笑,道;“我只是让你知道一下利害,你既然是真心看热闹,饱眼福的,那是最好不过,听着,为了你我留下了一个伙计,不管你姓什么,叫什么,从现在起你叫刘福,知道了么?”

李慕凡道:“谢谢你,掌柜的,我知道了,刘福。”

常醒乐的的一松,道:“往南走,赶上去吧。”

李慕凡快步出了门,大街上空荡荡,可是还有个人影,他看得清楚,就是那年轻伙计。

他可真热心,真帮忙,一见李慕凡出来,忙一招手,转身拐进了另一条街,显然,他是怕李慕凡找不到“队伍。”

李慕凡对这人大有好感,快步赶了过去。

没一会儿,他赶上了,几十个伙计有点像卸枚疾走,但听步履声沙沙,听不到别的声息。

年轻伙计靠近他身边低低问道:“客官,他说些什么?”

李慕凡低低对他说了一遍。

听毕,他吁了口气,拍了拍李慕凡,道:“恭喜你,客官,没事了。”

李慕几道:“小二哥,你真是个热心人,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……”

年轻伙计咧嘴一笑,那口牙好白,他道:“等看过热闹,饱过眼福再说这话不迟!”

李慕凡道;“相识一日夜,我还没有请教……”

年轻伙计道:“别跟我客气,请教我不敢当,也从没有人对我说过这两个字,我姓李,名字还不算太俗,叫玉麒。”  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李慕凡一听他姓李,想说跟他是同宗,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微微一笑,道:“好名字,名如其人……”

年轻伙计李玉麒道:“客官,你呢?”

李慕凡道:“我?我姓唐……”

“唐?”李玉麒笑了笑道:“大唐天子也姓李,我跟客官算得上是一家。”

李慕凡心里一跳,道:“是的,兄弟,算得上是一家!”

李玉麒眨了眨眼道;“客官的大名是……”

李慕凡道:“唐玉书。”

李玉麒道:“好,这名字比我的好,的确是个读书人,连名字都带个书字。”

李慕凡笑了。

他跟年轻伙计李玉级就这么谈着,跟在几十名伙计之后,翻山越岭爬上了大巴山。

天亮了,远近几处山头都已经被阳光照射到了。

走着,走着,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,李慕凡道:“怎么回事,不走了?”

李玉麒道;“到了,还走什么,你往前看看?”

李慕凡如言抬眼向前望去,只见眼前是一个狭窄的谷口,谷口两边峭壁如削,其势奇陡。

峭壁下,两边各站着一个腰佩长剑的中年黑衣汉子,那一路未见的“红鼻秃鹰”常醒乐,如今却跟两个中年黑衣汉子站在一处,敢情他是走另一条路先到了。

这时候,常醒乐挥手叫道:“一个一个地报名往里进!”

有了他这句话,前面的伙计报了名,一个一个地进人了那狭窄仅能容两个人并肩进出的谷口。

几十个人很快,李玉麒过去之后就是李慕凡,他扬声一句:“刘福”,跟在李玉麒之后进了谷口!

那两个黑衣汉子每人手上写着一本簿册,一直低着头在上面书,连头也没抬一下。

李慕凡算是顺利地过了头一关,进入谷口后,他抬眼打量四周,只见眼前是一大片谷地,大小足有百亩,四周奇峰插天,险势大生。

在百丈谷地上,座落着一大片房子,有楼,有平房,仔细算算总有好几百间。

在这片房子的四周,另有一圈木栅墙,高有两三丈,栅门口另站着四名怀抱鬼头刀的黑衣壮汉。

他正打量间,李玉麒靠了过来,低低说道:“客官,这就是巴家,你看看,怎么样?”

李慕凡点头说道:“的确是一方豪富,只是,李兄弟,这儿那来这么多江湖人哪!”

李玉麒笑了笑道:“我不跟你说过么?护院。”

李慕凡“哦!”地一声点头说道:“原来是护院……”

只见常醒乐大步往木栅门走去,一边走,一边挥手叫道:“过来,过来,都跟我来。”

于是,几十名伙计跟着他走了过去。

进了木栅门,眼前是一大片平坦的广场,广场上放着好几排兵器架,大十八般兵器,小十八般利刃,应有尽有,样样俱全。

广场中央,负手站着个身穿紫缎长袍,外罩围花马褂,chún上留着小胡子,长眉细目的矮胖汉子,他眯着一双精光四射的眼,直向几十个伙计里瞧。

只见常醒乐快步走了过去,进前恭谨地一躬身,道:“总座早。”

矮胖子小胡子微微点了点头,嗯了两声,道。“常老弟,辛苦了,都来了。”

常醒乐道:“是的,总座请点点看。”

矮胖子胡子一摆手,道:“不用了,常老弟亲自带来的还会有错,给他们分配分配吧。”

常醒乐应声走了过来。

李玉麒这时低低说道:“这是巴家的总管,里外大小事都归他管,里里外外的下人了也都听他的。”

李慕凡道:“怪不得那么神气,一个总管穿得那么阔绰、讲究,贵东家的衣食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
只听常醒乐道:“十个一队,十个一队,快给我排好。”

众伙计应声而动,李玉麒跟李慕凡排在了一队。

常醒乐那里吩咐上了,打扫的打扫.刷洗的刷洗,都是些吃力的粗活,真力气的笨重差事。

李慕凡跟李玉麒这一队,被分派到厨房困。

分派好后,不知由何处走来了几个跨刀黑衣汉子各带一队地走开了,一名黑衣汉子带着李慕凡这一队十个人往里行去。

没往里走不知道,越往里走越能发现这巴家是如何之大,如何之富有。

行走间,只见到处都是三五成群的跨刀黑衣汉子,一个个身躯精壮,满脸彪悍之色。

可就没见着巴家的女眷,也没有看见“七狼”、“八虎”、“九龙”等人。

行走间,一个瘦高中年汉子迎面走来,擦身而过,李慕凡连忙低下了头,那是“窦家寨”的窦冲。

窦冲没留意他,就是留意也不一定能看出是他。

穿过了一片花园,进人了一个院子,这就是厨房所在了,厨房站了大半个院子,可见厨房有多么大了。

空地上,一篓篓的全是菜,鸡鸭鱼肉,应有尽有,想是明天喜用的。

黑衣汉子交待过后走了,那矮矮胖胖、满身是油的厨师,立即吩咐洗茶的洗菜,洗碗盘的洗碗盘。

没奈何,李慕凡只有跟着大伙儿一起干。

李玉麒跟他蹲在一只盛满水的大木盆旁,一边洗碗盘,一边低低笑道:“客官,以往干过这个么?”

李慕凡耸肩道:“头一遭!”

“没办法。”李玉麒道:“想看热闹、饱眼福,就得也受点累,你不像我,这种活儿我是做惯了的,你就应应故事,让我来洗吧。”

李慕凡刚要说话,只觉香风袭人,院子里走进一位十七八的美姑娘,她问着这一群瞥了一眼,然后站在院子里脆声叫道:“早饭好了没有,姑娘都起来了。”

敢情这是位婢女,俏丫头人比花娇,寄身在这种人家,怎么不令人扼腕,她一边说话,一边拿眼角瞄李玉麒。

李慕凡低低说道:“瞧见了么,兄弟,她在看你呢。”

李玉麒脸一红,硬没敢抬头,道:“老兄别开玩笑了,敢情你这读书人也不老实,别忘了,我只是个客栈里的小伙计。”

李慕凡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,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,谁是天生的将相,谁是天生的伙计,昔日王三奶她硬嫁花郎,以我看这位姑娘有眼光……”

李玉麒的脸好红,他刚要说话,只听那姑娘道:“喂,你过来一下,喂,你……”

她是向李玉麒招手,李玉麒低着头没瞧见,李慕凡忙碰了他一下,道:“兄弟,瞧,不是么,绣球抛给你了,叫你呢,快答应。”

李玉麒一抬头道:“别开玩笑了,要让东家知道……”

“对了,就是你,过来一下。”

李玉麒自己也看见了,可不是么,人家正向他招手呢。

他怔了一怔,道:“怎么真是……”

李慕凡笑道:“没错吧,还不快去。”

李玉骇抹了抹手上的水站了起来,道:“姑娘有什么事?”

俏丫头的脸有点红,含笑招手,道:“过来呀,过来替我把饭送进去。”

这差事好,李慕凡心里一跳,巴不得她是点手叫他,可是人家明明叫的是李玉麒。

姑娘家势利眼,李玉麒年轻,小伙子黑是黑了些,可挺壮、挺俊,她就没有看见李慕凡的真面目。

李玉麒迟疑了一下,走了过去,道:“姑娘,我怕一个人端不了,我找个人帮忙好么?”

俏丫头道:“就那么……好吧,要快点。”

李玉麒忙回身招手,道:“刘福哥,过来帮忙。”

李慕凡一怔,怎么这么巧,他想什么,李玉麒就做为他什么,这也未免太巧了。

李慕凡忙走了过去,李玉麒端着一个大木盒,他则提着两只银盒跟在悄丫头之后出了院子。

俏丫头走路风摆柳,腰肢拧得很厉害,李玉麒他就不敢看。

出院门拐向东,走没多远踏上一道长廊,俏丫头在一间紧闭着门的屋前停了步,回眸一笑,秋波送向李玉麒,然后她举手拍子门,脆声说道:“姑娘,婢子送饭来了。”

只听里面传出个甜美面冰冷的话声:“我不吃,你拿走吧。”

人耳这话声,李慕凡心里猛地一跳,差点没松手,天,这不是窦玉娟的声音么?

原来她在这儿,要不是李玉麒……

门开了,开门不是窦玉娟,而是个既胖又壮的中年鬼妇人,李慕凡一眼便看出这中年鬼妇人有一身不俗的武学。

她一见李慕凡两人一怔问道:“玉姑娘,这两个是……”

俏丫头道:“厨房里的,我一个人拿不了,所以叫他两上帮忙送来……”回眸一瞟,道:“来,来,跟我进来。”

她带着李慕凡两人行了进去。

进了屋,李慕凡禁不住一阵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二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