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四 章

作者:独孤红

白马上人儿点头说道:“该够了,阁下知道那两个人是谁?”

李雁秋摇头说道:“我初来此地人地两生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截口说道:“这么说,你不是本地人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是个外来的异乡客。”

白马上人儿沉吟了一下,道:“那我就不懂了,你不是本地人,初到此地也人地两生,为什么会有人在黑夜里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姑娘,事实上我更糊涂。”’

黑马上人儿小凤突然说道:“我看你这个人,也不像是恃刀行劫,做姦犯科的人,你早说不就没事了么?真是!”

李雁秋淡淡一笑,道:“姑娘,做姦犯科的脸上人没有字,像姑娘这种问人的方法,恐怕没人愿意跟姑娘说话。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是么?恐怕你不会相信,我住在这儿过多年,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样说话的人。”

李雁秋淡淡一笑,道;“姑娘想必是内城里的人。”

黑马上人儿小风摇头道:“你错了,我们是没权没势的百姓。”

李雁秋道:“百姓之中也分三六九等、”

黑马上人小凤道:“你说中了一点,我们是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一抬皓腕,拦住了小凤话头,道:“阁下肩上的伤,要紧么?我随身带有…………”

“多谢姑娘,”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不碍事,我自己有葯。”

白马上人儿眉锋微微一皱。

黑马上人儿小凤,蛮靴一顿,马遥鞭指,道:“说你这个人不知好歹,一点都不错,我们姑娘可从来没对一个男人家这样儿过,也……,,

白马上人儿娇靥一红,道:“小凤,既然人家自己有葯,那不是一样么?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人瑶鼻里冷哼一声,道:“要是一样,天下就没穷富之分了,数遍‘北京城’的人,这种事求还求不到呢,偏偏他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叱道:“小凤,你有完没有?人家不愿意,这能勉强么?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吸了小嘴儿,轻轻地嘟嚷了一句:“死木头,不知好歹!”

李雁秋听得清楚,眉锋一皱,头一低,要走!

白马上人儿神色一急,檀口启动,慾言又止。

黑马上人儿小凤突然抬手唤道。“喂,你,慢一点儿。”

李雁秋抬眼淡淡说道:“姑娘还有什么见教?”

黑马上人儿道:“我要问你话,你是个江湖人?”

李雁秋不想说,但人目白马上人儿那一双盯着他的目光,却又不忍不说,当下犹豫了一下道:“勉强算得上!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微愕说道:“勉强算得上何解!”

李雁秋道:“我,读书不成,学剑也不成,四下飘泊,到处为家。”

黑马上小凤道:“我看你谈吐不俗,气度不风,人儿更……这不像个读书不成的人,两个人暗算你却未能得呈。足见你身手也不错,更不像个学剑不成的人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说道:“姑娘,谈吐、气度、人品,那跟读书没有太大的关连,至放后者,那也许是他两个太不济了!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说道:“你很会说话,就算是吧,你姓什么,叫什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姑娘,萍水相逢,缘仅一面,有通姓名的必要么?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双眉一扬,倏又淡淡说道:“那随你了,不过,萍水相逢,缘仅此一面,我们姑娘有意赠葯疗伤,这种事毕竟不多,你既责人不通礼数……”

李雁秋眉锋做皱,截口说道:“姑娘的辞锋也不弱,我姓李。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连名带姓,就这一个字么!?

李雁秋眉锋又复一皱,道:“还有两个字,雁秋!”

“好名字,”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乾脆直说不就行了?干什么还分成两次?住在那儿?”

李雁秋道:“姑娘有点像……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阁下,我是请问!”

“姑娘厉害,”李雁秋只得说道:“六福客栈。”

黑马上人儿小风双眉一扬,道:“六福客栈,是晏……”

倏地住口不言!

李雁秋没在意那么多,晏中是“开碑手”晏二的侄子,又是个“查缉营”出身,京衡一带谁不知道?

当即他道:“姑娘要没别的事,我……”

“慢点!”黑马上人儿小凤一抬手,急道:“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是谁?我们姑娘的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脸一红,李雁秋及时说道:“我不敢唐突孟浪!”

头一低,转身行去。

那两位,俱皆一怔,定过神来,李雁秋已走出了老远。黑马上人儿小凤扬着柳眉气道:“这个人怎么……我去把他揪回来……  ”说着,她便要磕马扬鞭!

白马上人儿一抬手拦住了她,目注那夜色中已走出老远的颀长背影,神色难以言喻地道:“算了,小凤,人家既不愿知道,咱们何必死皮赖脸地!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姑娘,您还帮了说话?他是个不通情理,又不……简直是个死硬死硬的臭水头,像您,何会对人这样儿过?这块地上的那些人,谁不对您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一摇头,道:“小凤,这个人跟一般人不同!”

“是不同,”黑马上人儿小凤哼了一声道:“别人懂的他都不懂,死木头,死木头,我越想越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摇头说道:“我看得出,他绝不是等闲的人,他的谈吐,他的气度,他的所学,都是我生平仅见……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“咕”地一声,笑道:“您漏说了一点,还有他的人品!”

白马上人儿娇靥通红,美目一横,叱道:“敢再嚼舌头,留神我扯烂你的嘴!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霎动了一下美目,道:“姑娘,要不是我嚼舌头,焉能问出他姓什么,叫什么,住在那儿?您可别扯,真要扯烂了我的嘴,就没人替您…………”

白马上人儿脸又一红,旋即神色一黯,道:“‘那有什么用?他傲得可以,正眼都没看我一下,连个姓名也不愿知道,还能有……”

黑马上人儿小凤道:“我说他是块又臭又硬的死木头吧,您还跟护什么似的护着他,他不愿知道咱们,那有什么关系!反正咱们已经知道他叫李雁秋,住在晏中开的‘六福客栈’,自有小风呢,姑娘,就是块百练钢,我也有办法让他变为绕指柔,您瞧着好了!”

白马上人儿没说话,向着李雁秋逝去方向投过的最后一瞥,道:“走吧!”

掉转马头,当先驰去……

这里,两人两骑飞驰而去。

这里,李雁秋举手拍了“六福客栈”的门。”

门开处,晏中当门而立他一怔,道:“李爷,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李雁秋迈步进了门,笑道:“晏老,我要再不回来,命就没了!”

晕中讶然说道:“李爷,这话……”

李雁秋在火盆旁站定,道:“晏老,你瞧瞧我右肩的伤跟这把刀!”

一扬手,把刀柄送了过去!

晏中伸手接过李雁秋那把尖刀,老脸上一片诧异震惊,一双老眼却瞅着李雁秋的右肩。

李雁秋的右肩上,焦烂了好几块,焦烂处见肉,肉也是乌黑片片,像是用烙铁烙一般!

他脸色一变,道:“李爷,这是……”

李雁秋微微一笑,把经过说了一遍!

听毕,晏中皱了眉,沉吟说道:“李爷初来,人生地不熟,不会在这儿结过怨,这是谁既要毁人容貌,还想要人的命……”

李雁秋摊的说道:“就是说嘛,我也没招惹谁!”

晏中抬眼说道:“李爷可曾看见那两个人的面貌长像?”

李雁秋想了想,道:“用刀背后偷袭的那个人,原来自背后,经我吊上他脑子一抛,又把他抛到了丈像外,夜色太暗,没看清楚…………”

顿了顿,接道:“至于用毒液泼我的那个,在仰脸时,我只看见他一眼,似乎个子很瘦小,獐头鼠目,不像善类。”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晏中道:“会不会是他们找错了人……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我也这么想。”

晏中沉吟了一下,忽地抬眼说道:“京畿重地,又是在这吃紧时候,黄夜行凶,未兔太大胆了……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晏老,江湖人有几个怕事的?”

晏中点了点头,道:“李爷说,用刀的那个,被‘查缉营’的人带走了!”

李雁秋点头道:“是‘查缉营’的打扮,他也自称是‘查缉营’的。”

晏中道:“李爷,‘查缉营’的那人,怎么样个长像?”

李雁秋抬手一比,道:“身材很高大,一张紫膛脸,模样儿挺……”

晏中双眉一扬,道:“没错,李爷,他确是‘查缉营’的,人既落在‘查缉营’,又是被他抓了去,那就不怕问不出个所以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正想麻烦晏老有空时跑一趟!”

晏中道:“现在没事,我这就去,不瞒李爷说、‘查缉营’的那个,是家二叔的二弟子,姓魏,单名一个延字,京畿一带的朋友,送他个外号叫‘紫面钟旭’!”

李雁秋笑道:“原来是晏老的兄弟,早知道打个招呼不就行了!”

“说得是,”晏中道:“我这就去替李爷跑一趟,这把刀……”

把手中刀扬了扬,刚要接话,倏地脸色一变,一双老眼紧紧地凝注在刀柄上,沉声说道:“李爷,这把刀是您在地上捡的!?”

李雁秋诧异地点头说道:“不错,怎么……”

晏中道:“确是自那人手中掉下来的!”

李雁秋道:“也不错,晏老敢莫认识这把刀?”

晏中道:“这把刀刀柄上刻有记号,这记号我好像在那儿见过,李爷,您请自己上上葯,我出去一趟就回来。”

说着,把刀往袖子里一藏,转身开门而去,未容李雁秋说一句,李雁秋呆了一呆,摇头而笑……

晏中袖着手,低着头,冒着风雪,在空荡寂静的大街上直往西走,步履之间放得好快。

片刻之后,他进了菜市口旁一条既黑暗又狭窄,还夹带着阵阵腐臭味儿的小胡同。

在胡同左一个小窄门前,他停了下来,举手拍了门。

拍门声砰砰然,在寂静而寒冷的夜色里传出老远,响澈了整条胡同,听来份外刺耳。

过了一会儿,门里有了动静,一阵步履声由里外传,紧接着内里有人低沉地问道:“谁呀,是尤老大么?”

晏中站在门外没答理。

门里那人“咦!”地一声,随即门栓响动,那扇窄门儿豁然而开,门里,站着个衣衫不整的壮汉子,塌鼻子,刀眉,右肩上还有条刀疤,他一见晏中一怔,随即满脸堆笑地哈下了腰,忙道:“我当是尤老大回来了,原来是大爷您,您是……”

晏中跨步进了门,反手掩上了门,盯着那壮汉子道:“刀疤,尤通出去了?”

壮汉子忙道:“是的,大爷,您找他……”

晏中面无表情,点头“嗯!”了一声,道:“我找他,另外还找你们老幺!”

壮汉子道:“大爷,秦老幺跟尤老大一起去的,到现在还没回来!”

晏中道:“你可知道他俩上那儿去了?”

壮汉子摇头道“大爷,他俩没说……”

晏中忽一凝神,目注后面道:“谁在家里!”

壮汉子脸一红,窘笑说道:“大爷,是,是我,我……”

适时,后面传出一个女人的话声,带着咬牙的咒骂:“死鬼,开个门开这么久,刘三,是谁呀!”

壮汉子刀疤刘三脸更红了,那条刀疤更发紫,眼一瞪,扬眉叱道:“你他娘的嚷嚷什么,是……”

晏中一摆手,拦住了他话头,道:“进去告诉她一声去,我在这儿等尤通他俩。”

刀疤刘三红着脸陪上窘笑,道:“那么,大爷,这儿冷,您进屋里头坐去。”

晏中一摇头,道:“不了,我就在这儿站站,你去吧!”

刀疤刘三这才答应一声,转身急步行了进去。

转眼工夫,他又从里面行了出来,衣裳已然穿好了,但脸更红,窘笑也更浓,只因为他身后还跟着头发蓬散,低着头,两只手还在整衣裳的小娘儿们。

晏中眉锋一皱,把脸转向了一旁。

刀疤刘三却道:“过来,见过大爷!”

那女人低着头走了过来,福了一福,怯怯说道:“见过大爷。”

晏中不得不转回了脸,他看得清楚,那女人穿着乾净,皮肤也很白净,不像是那一路的女人,刀疤刘三这一伙,也没一个够娶媳妇的,当即他点头一摆手,道:“刘三,让她去吧!?”

刀疤刘三忙道:“谢大爷,谢大爷。”

那张脸,好不窘迫尴尬,瞧模样,他恨不得跪下来给晏中叩头,说着,他推了推那女人。

那女人也忙谢了一句,低着头急步开门走了。

掩上门后,晏中问道:“刘三,这娘儿们是……”

刀疤刘三忙道:“大爷,您开恩,是胡同口的王寡妇,丈夫死了一年多了!”

晏中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四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