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五 章

作者:独孤红

片刻之后,李雁秋出现在“八大胡同”!

天寒地冻,地上积了雪,河里结了冰,连水缸里的水都冻上了,但冻不住人那颗热腾腾的心!

北京城的各地方,这时候已是家家户户关门闭窗熄了灯,唯独这块地儿,却是正值热闹!

看,各院子那朱红的门口,高挑着大灯,来往的马车在雪地上压了一条条的沟,抬软轿的也留下了脚印!

“北京城”的其他地方都是一地积雪,唯独这儿却是满地的狼藉泥泞,雪,只是东一片,西一片,路两边积的老高,路中间都是泥,各院子门口也都是泥!

各院子门口站着三两个龟奴,在那儿对进出的狎客陪笑哈腰,嘴里不住地俯喝着!

李雁秋一进“八大胡同”,老远地便看见了“迎春院”。

其实‘迎春院’在这‘八大胡同”的诸院子里样样数最,就连门口高挑着的灯,也比别家大,比别家亮!

他往“迎春院”走着,可没留意有个人看见了他,那个人正从附近一家院子里走出来,他一见李雁秋便自一怔,旋即,他在身后跟上了李雁秋,一直望着李雁秋踏上“迎春院”的门阶,他才嘴角含着阴笑地转身而去。

李雁秋在“迎春院”的门阶上跺了跺脚,然后一撩长袍下摆,昂然往里行去。

他衣着算不得鲜明,称不得气派,可是那件长袍穿在他身上,就跟穿在别人身上不同。

再加上他那俊美绝伦的人品,轩昂的气度,夺人的威仪,一眼看上去,让人马上联想到内城里那些喜欢寻花问柳,走马章台的贝勒,贝子。

身背软盖几,吃这行饭的眼睛雪亮,也都吃一套,躬身哈腰陪笑往里让,生似迎进了财神爷,一声步喝足能震动到九霄云外去,连“南天门”里的都听得见!”

这里龟奴方陪上窘迫一笑,那里抛着手绢儿,走路一摇之摆地来了个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!

那身鲜眼的衣裤穿在她身上,说不出有多么不相衬。脸上抹的活像个烂西瓜,卖弄风騒老来俏地头发上还插着那么一朵花,她也不怕臊得慌。

见面手绢儿一抛,香风微送,眉梢儿一挑咧了嘴:“哟,爷可许久没来了,今儿个是什么风呀!”

不知道李雁秋是第几遭!

李雁秋淡淡一笑,翻腕一物塞了过去!

不知道他塞了什么,只知道那鸨儿眉开眼笑,一张脸挤成了一堆,两手下垂那么一福:“谢谢您了,爷,见面您就赏,这么好……”

李雁秋没理她,迈步便往里走!

鸨儿碎步跟了上来,道:“爷,您那儿坐呀?”

李雁秋扭头侧顾,道:“你忙么?”

“不忙不忙!”那鸨儿倒着嘴直笑,道:“您来了,就是再忙也得放下呀,您吩咐吧!”

李雁秋略一沉吟,道:“我听说有个叫媚娘的……”

那鸨儿一怔,旋即笑道;“我们这儿的好姑娘多得很,干什么偏找她呀!”

李雁秋道:“不瞒你说,我是慕名而来!”

那鸨儿微微一摇头,道:“爷,您来晚了!”

李雁秋愕说道:“怎么,她有客?”

那鸨儿笑道:“不是有客,是有了主儿了,嫁出去好几年了!”

李雁秋呆了一呆,一脸懊丧,道:“早嫁了,嫁给……”

那鸨儿媚娘儿一碟,低低说道:“京畿的大人物,江湖上响当当的晏二太爷!”

李雁秋“哦!”地一声,尚未说话!

那鸨儿伸手拉住了他,挤眉弄眼地道:“别想她了,爷,我给您再找一个,准包您马上忘记她,不信您跟我去瞧瞧!”

拉着李雁秋便往里走!

李雁秋边走边摇头,道:“我白跑一趟不要紧,对‘迎春院’来说,可是一桩大损失。”

“可不是么?”那鸨儿摇头叹道:“一株摇钱红人,连根拨了,我当然心疼,可是晏二太爷看上了她,那有什么法子,当初她哥哥刚带她来的时候,我一眼就看出她准会走红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她哥哥?”

“可不是么?”那鸨儿抬手那么一比,道:“卅来岁,白净脸,也许是刚害过病,那张脸白的多红的少,见人阴沉沉的,也难怪,把自己妹妹送进火坑,谁心里头也不舒服,他把媚娘送到我这儿后就走了,从那儿起就没再来过,怪狠心的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也许他没脸再来了,我听说媚娘是关外人,姓胡?”

“不,”那鸨儿摇头说道:“是江南人,要不是江南,那能有这么标致的姑娘,她也不姓胡,卖身契上好像写的姓刘!”

李雁秋“哦!”地一声,道:“那也许我听错了,不管姓什么,一个姑娘家被卖到这地方来,总是够悲惨的!”

“可不是么?”那鸨儿煞有其事地皱眉叹道:“据她说家乡荒旱,又闹贼乱,好好的一家子就只剩下她兄妹俩,没办法才逃到这儿来的……”

忽地一顿,急接道:“对,我想起来了,媚娘可是天生的好材料,她原本就会唱曲儿,兄妹俩原打算靠这吃饭的,可是吃那口饭也不容易,谁都有个地盘儿,谁的地盘里又能容别人插一脚又没奈何,这才走上了这条路,她那哥哥……”

忽地一笑,接道:“说来也是个笑话,晏二太爷有个徒弟杨九爷,长得倒有几分像媚娘的哥哥,媚娘未嫁时,他倒是常陪二太爷来玩儿,却不料媚娘成了他的长辈.”

李雁秋神色一动,道:“怎么,杨九爷长得像媚娘的哥哥?”

“可不是么?”那鸨儿笑道:“大伙儿还开过杨九爷的玩笑呢,当着晏二太爷,弄得杨九爷好不尴尬,您可别说出去。”

李雁秋摇头道:“我是个外来人,怎么会?”

说话间,鸨儿拉着他上了靠东的那座楼。

之后,鸨儿一个人下来了!

没多久,李雁秋也下了楼,正在忙着招呼客人的鸨儿,一见他下了楼,忙撇下其他的客人迎了过来:“怎么,爷,你要走?”

李雁秋点了点头。

那鸨儿忙道:“准是那丫头不合你意,对么?那么您再坐会儿,用不着多久,我再给您找一个,这回……”

只听一阵蹄声在“迎春院”门口歇止,“迎春院”门口立起騒动,继之,走动着的客人停了,谈笑着的客人也停了,刹时间一片寂静,鸦雀无声,掉根针都能听得见。

李雁秋抬眼外望,微愕说道:“这是……难不成来了什么大员?”

那鸨儿神秘一笑,道:“比内城里的大员还神气,您瞧着吧!”

说话间,院子里走进了三个人儿,满院一亮,灯光为之黯然失色,那是三位姑娘。

与其说是三位姑娘,不如说是一主二婢,因为那两旁的两位,小心翼翼地掺扶着中间的那位。

中间的那位姑娘,看上去廿刚出头,上身穿着一件团领的狐裘,下身穿着八幅风裙,脚底下那双绣花鞋,在裙脚下时隐时现。

她,那一排整齐的“刘海”下。是一张清丽若仙,美绝尘定的娇靥,冰肌玉骨,明艳照人。

要不是在这儿碰见她,任何人会以为她是那个府第的姑娘,那个大家里的闺秀!

她那种高洁,那种孤傲,像一株雪里的寒梅,娇靥上笼罩着一层薄薄寒霜,令人目光不敢有丝毫随便。

而,那些个视客,个个直了眼,张着嘴,眼珠子随着那位姑娘转,似乎灵魂儿已上了九霄云。

便连李雁秋,他也不禁呆了一呆,目射异采扬了眉。

那鸨儿突然一声轻笑:“爷,瞧见了么?这位如何?你情候会儿,我得接驾去!”

说着,她快走迎了上去,老远地便笑道:“姑娘,你可回来了,再不回来……”’

她抬眼望了过来,她看见了鸨儿,也看见了卓立鸨儿身后的李雁秋,突然,她那双目光凝住了,脚下也顿了一顿,娇靥上飞快掠过一丝讶异。

本难怪,谁叫李雁秋像鹤立鸡群。

适时,鸨儿近前,低低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。

她向着李雁秋投下最后那深深的一瞥,香chún边难得地浮现了一丝笑意,由那两位姑娘掺扶着往后行去。

那鸨儿,一阵风般转了过来,近前笑道:“爷,您该走运了,她可是出了名的冰美人,难得一笑,更难得点头,我们这位姑娘不但是个大美人儿,而且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呢!”

李雁秋“哦”地一声,淡淡笑道:“可惜了……”

那鸨儿一怔,道:“爷,您说什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没什么,我还有事儿,不坐了。”

一翻腕又塞过一物,大步行了出去。

那鸨儿手里握着东西。楞在了那儿,好半天,她才前南说了一句:“天下竟有这种事。天下竟有这种人……”

李雁秋伏在这片刻之间,心里好像塞了一块硬东西,胸口发闷,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。

那也许这地方的一切让他厌恶!要不就是……

其实,他自己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。

只觉得眼前仍留着那么一个倩影,那倩影,就是刚才那一瞥所留下的,驱之不去,赶之不散!

刹时间,他又觉得好笑,可不是么?他这是何苦,人家愿意进这个门儿,吃这口饭!吹皱一池春水,干他何事?

他扬了扬眉,自嘲一笑,走下了门阶。脚刚踏上泥泞上,突然--

“李爷!”

他下意识地一惊循声望去,又下意识地脸上一烫。

身右,不远处,站着“白花蛇”杨春,他脸上永远挂着那邪恶的阴笑,在如今看来,更邪恶,邪恶得令人讨厌!真是阴魂不散,也该叫冤家路窄。

李雁秋终于忍下了,吸了口气,定了定神,淡然而笑:”原来是杨九爷!”

杨九一笑,道:“不敢,大冷夜里,没想到在这儿碰上李爷!”

李雁秋道:“闷得发慌,到这儿来逛逛!”

杨春笑道:“李爷眼力高,“迎春院”在北京城是首屈一指的,院子里的姑娘不但个个美,而且个个擅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一笑,道:“九爷似乎是风月场中的老手!”

杨春脸上一红,摊手笑道:“吃这口饭嘛,有什么法子?这儿人最杂,也最容易出乱子,所以没事儿就要往这儿跑跑!”

李雁秋摇头说道。“以我看,这儿的姑娘不怎么样!”

杨春道:“那是李爷眼光高,在常人眼里,这儿的姑娘个个美似天仙赛西施,您刚出来,没瞧见才进门的那位?”潇/湘/子//扫描,aim-9// ocr,潇/湘/书/院//连载 

李雁秋有一股莫明其妙的气往上冲,双眉一扬,道:“看见了,可惜,令人为之扼腕!”  http://210.29.4.4/book/club

杨春笑道:“李爷真个是听评书落泪,也委实过于怜香惜玉,姐儿爱的是大把大把的白银,区区清白值多少?”

李雁秋双眉一扬,倏又笑了,道:“九爷说得不错,钱能通神,何况区区几人?”

杨春目光转动,嘿嘿一笑,道:“我原以为李爷是个铁铮汉子老实人,却不料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一笑,道:“食色性也,我不是上上人!”

“不错,不错,”杨春抚掌笑道:“男人嘛,十个有九个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九爷来此是公事?”

杨春一点头,道:“看看能不能在这儿碰上李慕凡!”

李雁秋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九爷见过李慕凡?”

杨春摇头说道:“虽没见过,可是他长得什么样,我倒是听说过!”

李雁秋点头道:“听说李慕凡是个好色之徒,每到一处总要在这种地方风流一阵子,躲在温柔乡里做案,希望九爷能碰上他,这是大功一件……”

杨春脸上微微一红,要说话!

李雁秋却接着说道:“九爷既有公事在身,我不打扰了,明天‘东来顺’我做东,请九爷几位喝一杯,万请赏光,告辞了!”

一拱手,便要走。

杨春一怔,忙道:“李爷,慢点,是怎么回事?”

李雁秋淡淡一笑,道:“‘没什么,不过想藉此跟诸位亲近亲近,往后仰仗诸位的地方多得很,也藉此求个照顾!”

杨春脸色微变,目光一转,笑道:“那我不敢当。不过只有酒喝,我几个一定到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那么我先谢过九爷赏脸了,九爷请忙吧!”

一拱手,转身行去!

杨春扬声说道:“李爷走好,小心天黑路滑!”

李雁秋应道:“多谢九爷,我摔不到的,摔到了,也可以再爬起来!”

似乎话里都有话,也针锋相对,互不稍让。

望着那渐去渐远的颀长背影,杨春笑了,笑得更阴沉,更怕人……、

李雁秋隐忍一肚子说不出其所以然的闷气,回到了“六福客栈”,敲响了门,开门的是晏中。

晏中脸色不大对,凝望着他,劈头便道:“李爷,您上那儿去了,有人来看您,等了您半天了!”

李雁秋一怔,忙问道:“晏老,是谁?”

晏中道:“乐老掌柜的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五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