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七 章

作者:独孤红

李雁秋道:“我冲的是晏中,阁下。”

花玉燕道:“他晏家有官家跟江湖两重势力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可是我结识了晏中,他以一字‘义’字对我。”

花玉燕微微皱了皱眉,眉宇间竟然有点轻愁,道:“这么说,你是打算伸手到底了?”

李雁秋一点头,道:“正是,阁下,我不惜血洒尸……”

花玉燕眼一瞪,叱道:“不许胡说,让人听了就不舒服!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,住口不言。

花玉燕轩了轩两道长长的眉,道:“我忘了,你本是这么个一身铁筋傲骨,铁肝义胆,顶天立地的奇英豪,大丈夫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笑道:“阁下,你说谁?”

花玉燕一摇头,道:“别打岔,我不再劝你,但我要提醒你留意几件事,第一,‘七狼’跟晏家的仇怨,内情绝不简单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我却认为‘七狼’是上门欺人,这是他七个的一贯作风!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倘若你这么想,日后你就会知道你是错了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阁下何不索性告诉我……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,否则我不会等你问,可是我敢说此中内情绝不简单,而且十九曲在晏家。”

李雁秋淡然笑道:“是么?”

花玉燕道:“我认为是,不信你往后看好了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这就是你阁下提醒我的第一桩。”

“是的!”花玉燕点头说道:“第二桩,‘七狼’或不难斗,你要是李慕凡,那更可以说容易,不过,据我所知,‘七狼’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……”

李雁秋目中异采一闪,道:“真的么?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我不会骗你,也没有必要骗你!

李雁秋道:“你知道那是谁么?”

花玉燕摇头道:“不知道,也想不出,不过,我无意危言耸听,能使七狼伏首听命的人,不难想像他是怎么样个人!”

李雁秋道:“这是第二桩!”

花玉燕点了点头,道:“第三桩,晏家家门内危机重重……”

李雁秋心中一跳,道:“你阁下知道些什么?”

花玉燕目光一凝,道:“你如此对晏中,我不以为晏中在言谈之中没对你叶露过?”

李雁秋摇头说道:“怎么说我是个外人,他自己家门里的事……”

“阁下!”花玉燕截口说道:“你不该这般对我。”

李雁秋脸一红,赧笑说道:“真正厉害的是阁下,我承认,晏中对我说过,我自己也看出了些,但两者都不多,都不够详尽。”

花玉燕道:“这不就是了么,干什么瞒我,我对你掬心,你忍心这般对我……”顿了顿,微一摇头,接道:“我知道的也不多。”

一顿,改口说道:“先告诉我,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李雁秋淡淡道:“阁下,事关晏家的隐私,恕我不便……”

花玉燕双眉一扬,道:“你要明白,我不是试探你!”

李雁秋道:“阁下,事实上你我初次相逢,缘仅此一面。”

花玉燕的神色有点气,但他旋即敛态说道:“你说的对,我不该怪你,那么我先告诉你,晏二的那个年轻娇妻,跟他的几个徒弟,都不是什么好路数!”

李雁秋道:“前者我听晏中多少提一些,至放后者,我不知阁下何指。”

花玉燕道:“我指的是适才杨九那几个。”

李雁秋道:“杨九几个如何?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别的我不知道,也不敢说,杨九此人面泛姦诈,心智深沉是实,而且听说他最为晏二夫妇宠爱。”

李雁秋道:“他确有讨人喜爱之处。”

花玉燕哼了一声,道:“晏二要了这么一位年轻娇妻,恐不是福,杨九能上邀晏二夫妇的宠爱,内情也绝不简单,跟这种人交往,我希望你该处处留神提防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多谢阁下。”

花玉燕道:“你别不当回事,要知道,凡事败在一个‘骄’字,有道是,‘明枪好躲,暗箭难防’,小人之心叵测,也最可怕。”

李雁秋脸上一热,敛去笑容,道:“阁下,我多谢明教。”

花玉燕向李雁秋微微一笑,道:“从善如流,知过能改,这才像话……”

李雁秋眉锋一皱,花玉燕已笑容一敛,接道:“还有,你是乐家老铺乐长春的至交?”

李雁秋一点头,道:“不错,阁下怎知……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那掌珠倩姑娘……”

李雁秋心中一跳,忙道:“乐倩怎么样?”潇湘子*扫描,aim-9 ocr,潇湘书院*连载

花五燕目光一转,道:“告诉乐长春夫妇及倩姑娘自己,多留神提防那位杨九爷,他怀有怕人的野心!”

李雁秋心头震动,脸色一变,道:“阁下,这是真……”

花王燕淡淡说道:“你请往后看!”

李雁秋双眉一扬,道:“怪不得杨九他……”

如今,他明白为什么杨春会下手于他了。

话锋微顿,抬眼说道:“你阁下似乎知道的不少……”

花王燕微微一笑,道:“我保留了不少,否则会更使你心凉,譬如说乐长春是‘神手华陀’乐南极的化身,他那位情如手足的仆从,就是当年威震江湖,纵横黑白两道的‘活报应追魂手’……”

李雁秋脸色大变,但刹那间他又恢复平静,道:“阁下,对于你,可否让我多知道一些?”

花玉燕淡然说道:“你想知道些什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譬如说,你阁下的住处,身份,还有,为什么你我这般交浅,却作如此深言……”

花玉燕淡然一笑,道:“你能忍到如今才问,足见你耐性、镇定两皆超人,我的住处,在内城,身份,半个江湖人,至于交浅言深……”

话锋做顿,脸颊微红,笑了笑,接道:“怨我现在卖个关子,日后你总有明白的一大,不过你尽可放心,我完全出诸一片惺惺相惜好意!”

李雁秋道:“不卖关子不行么?”

花玉燕摇头说道:“恐怕不行,这关子势必得卖,除非你以武相向,下手逼我,不过,我不以为你会那么狠心,对么?”

李雁秋微一摇头,道:“那很难说,因为阁下令人动疑。”

花玉燕道:“令人动疑,我不否认,但你该看得出,我没有恶意。”

李雁秋微微一笑,道:“的确,现在还看不出。”

花玉燕眉梢儿微扬,道:“那么,我就坐在你眼前,你动手吧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你以为我不会么?”

抬手缓缓向花玉燕手臂抓去!

花玉燕泰然安祥,坐在那儿一动不动,那双既黑又亮的大眼睛,却紧紧盯在李雁秋脸上。

手,差一发便要碰上花王燕手臂,李雁秋突然沉腕收掌为一摇头,淡然笑道:“不错,你令我不忍……”

花玉燕展颜而笑,道:“还好你没碰我,不然的话,你手上非留点什么不可,信不?阁下,辨你的正轻事去吧,我走了,请记住,别动跟我的念头,那没有用,明白点!”

话落站起,退自洒脱下楼而去!李雁秋坐在那儿,没动,也没说话!”

他暗中闪电百旋,在想,想那似曾相识的那张脸,想那莫测高深的言谈举止,想那洒脱不凡的一切……

然而,他毕竟是失望了,到头来一无所获。他想不起那张脸究竟在那儿见过。

论那位的言谈,举止,服饰,他有可能是来自内城,但李雁秋他明白,那内城两字,绝对虚而不实。身份,住处既不实,那三字名儿就也可能假而不真了。

那么,他究竟是谁,知道那么多,所学也不俗。

这,李雁秋他一概茫然。

最后,他皱眉拍头站起,丢下一整锭银子,缓步下楼而去。

风吹起满天雪花,游人绝迹。这时候,踏着雪,冒着风,“西山”之麓,来了个人,那是李雁秋。

他步履洒脱,踏着寻,直上“西山”。

然而,在踏上登山之时,他停了步,仰望粉装玉琢、触目一片银白的琉璃世界皱了一皱眉。

脸上流露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,那神色,令人难以猜测,不知道他心里有什么感触!在想什么?

突然,他扬了眉,而适时一倏人影自“西山”上如飞掠下,来人身法好快,疾飞着流星,点雪未沾,转眼已至近前,影敛人现,那是个中等身材的中年汉子。

衣着服饰够称气派,长眉细目,眼神犀利夺人,chún上留着两撇小胡子,一倏发辫盘在脖子上,神态英武,打扮俐落,一望可知是个江湖好手。

他落地深深打量李雁秋一眼,然后拱起双手:“是李……”

李雁秋微一点头,道:“不错,阁下是……”

那中年汉子道:“王爷的贴身护卫。”

李雁秋值:“我往年没见过阁下!”

那中年汉子道:“我刚进府没多久!”

李雁秋:“阁下原是江湖上的朋友。”

“不!”即中年汉子摇头说道;“我以前任职‘侍卫营’,是王爷感的府里人手不够,所以把我从营里要到了身边!”

李雁秋“哦“地一声,淡然而笑:“原来阁下以前任职‘侍卫营’,怪不得具此惊人身手……”

那中年汉子微笑说道:“李爷夸奖了,有读法眼,不值您一笑!”

“好说!”李雁秋道:“我还没有请教……”

“不敢!”那中年汉子忙道:“我姓燕单字玉翎。”

李雁秋两眼一睁,道:“莫非当年关外……”

燕王翎截口说道:“正是,李爷,但最好不提当年,提了令李爷见笑,也令燕王翎脸上羞惭,李爷还是……”

李雁秋凝目说道:“我没想到阁下已离开了关外,投身官家,更没想到此时此地会碰上阁下,其实人各有志……”

燕玉翎淡淡一笑,道:“李爷,我久仰您,当年长住关外,很少入关走动,所以一直无缘拜识,这令我引憾至今,而如今得蒙王爷差遣,迎近李爷故此,该是我的荣幸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好说,阁下既知我,当知我一介江湖草莽……”

燕王翎截口说道:“李爷,我也出身关外草莽,我自己不愿妄自菲薄,自认还是一条汉子,也算得上一个英雄,何况李爷这等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,道:“我以为,这话不该出口阁下之口?”

燕王翎淡然说道:“英雄惜英雄,这是江湖人本色,是改不了的!”

李雁秋笑道:“倘若阁下如今不是身在王府,而是任职‘侍卫营’,恐怕今日这一度邂逅,就不会那么和谐了!”

燕玉翎双眉微扬,道;“李爷,‘侍卫营’但也有……”

淡然一笑,改口接道:“李爷,碍于我如今的立场,我不便多说。”

李雁秋含笑说道:“我也只有一句话,在我心目中,‘八臂哪吒’血远是条血性汉子,铁铮铮的没落英雄。”

燕玉翎有着一刹那间的激动,旋即他淡然而笑:“多谢李爷,燕玉翎足感汗颜羞惭,您请上山吧!”

话落,侧身让路摆了手。

李雁秋廉逊一句,跨步登山,他跟燕王翎行了个并肩,行走间,他含笑侧顾,道:“王爷跟福晋到了么?”

燕玉翎点笑说道:“早到了,等了李爷好半天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城里有点事耽搁了……”

燕王翎笑了笑道;“我听说了,是‘七狼’来找晏家的霉气。”

李雁秋“哦!”地一声,道:“内城里好灵通的消息!”

燕王翎道:“不瞒李爷说,在‘七狼’没来之前,内城里已经知道了!”

李雁秋讶异地道:“那‘侍卫营’跟查缉营怎么还任那些人进城。”

燕玉翎笑问道:“李爷,这两个营里的,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城。”

李雁秋道:“怎么说,开碑手晏二有一半属于官家。”

燕玉翎笑了笑,道:“李爷,那只能说是查缉营,实际上‘侍卫营’不管这种闲事,只要‘七狼’不问内城,就任他去。”

李雁秋道:“阁下,这是京畿重地。”

燕玉翎道:“那自有九门提督下的‘查缉营’跟那些小衙门里的去负责,‘侍卫营’只管大内禁宫平安无事。”

李雁秋笑道:‘可是侍卫营管捉拿李慕凡!”

燕玉翎淡然一笑,道:“那出自‘九门提督’的调借,实际上,据我所知有很多人不愿去,我就是其中的一个。”

李雁秋笑了笑道:“我该谢谢阁下!”

燕玉翎道:“李爷既知我‘八臂哪吒’就不该说这种话!”

李雁秋微微一笑,道:“阁下,算我失言,但我不敢以为‘侍卫营’个个如阁下!”

燕玉翎道:“事实不错,李爷,像我的只在少数,其实,就算只有我一个,以李爷又在乎什么?”

李雁秋笑道:“看来阁下对我估量甚高。”

燕玉翎道:“当今世上不只我一个这么想,但是,李爷,再高的身手也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