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八 章

作者:独孤红

山上,“卧佛寺”里,那间重重帘幕低垂的禅房中,云床上,坐着那位英武逼人,阴气隐透的和郡王。

他身边,垂手站着那两名贴身护卫,美福晋坐在对面的那张棉凳上,一旁,站着那位高大魁伟的索总管!

看情形,和郡王是才起来,他身上披着一件皮袍,低着头,不知在想些什么,美福晋没说话,自然,那位索总管与两名护卫也未敢开口!

禅房中,漫沉在一片隐隐令人窒息的静默中。

突然,和郡主抬起了头,犀利目光直逼美福晋:“海若,他走了多久了?”

美福晋道:“刚走,燕玉翎送他下去的!”

和郡王抬眼望向索总管,道:“索克图,燕玉翎回来了么?”

总管索克图一哈腰,恭谨说道:“回王爷,还没有。”

和郡王收回目光,冷哼一声,道:“他是很机警,先点了我的睡穴……”

凝目美福晋,道:“他还口口声声要小泰么?”

美福晋笑笑说道:“是的,他每年总要提一提的!”

和郡王倏然一笑,道:“海若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美福晋双眉一扬,道:“小泰是我生的,他如今是个贝勒,将来有一天会承袭你的王爵,我不能把小泰给他!”

和郡王笑了笑,道:“说得是,要是把小泰给了他,‘宗人府’问起来,咱们怎么说不能给他,是不能给他!”

美福晋道:“可是今年……”

和郡王两眼一闭,笑道:“海若,你以为今年他能像往年一样地离开北京么?”

美福晋一怔,道:“怎么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”

和郡王淡然一笑,道:“今年他要留下来了,我在‘卧佛寺’后替他找了一块地方!”

美福晋忙道:“可是你的病……”

和郡王微一摇头,笑道;“我的病已经用不着他了。”

美福晋讶然说道:“用不着他了?可是他说你的病不但今年没能好,而且还有点转坏,他明年还得再来一趟……”

和郡王微笑点头道:“不错,我的病今年没能好了,而且也比去年重一点,不过我已另有高明,用不着他……”

美福晋忙道:“你可不能再……”

和郡王笑道:“为什么不能,我就是要再找大内御医,他说我不能再延他医,乱投葯石,没有错,可是我不得不找那些御医!”

美福晋讶然说道:“那为什么?”

和郡王笑了笑,道:“很简单,我找到了病源!”

美福晋一怔,道:“你找到了病源?”

和郡王点头说道:“不错,我找到了病源!”

美福晋道:“你说是谁?”

和郡王目中掠过一丝狠毒光芒,chún边也浮现一丝怕人笑意,阴阴地笑了笑,道:“他。”

美福晋又复一怔,道:“他?你说是李……”

和郡王笑道:“你怎么老想着他,他没有机会,他也不是那种人,更不屑不齿这么做,我说的是他!”

“他……”美福晋沉吟着玩味着这个,“他”字,基地,她神情猛震,脸色大变霍地抬眼,急道:“你是说……”

和郡王一笑摆手,道:“明白了就好,放在心里!”

美福晋失声说道:“怎会是他,这,这可能么?”

和郡王迷着眼笑问道:“你认为不是?你认为不可能,海若,你冰雪聪明,再仔细想想看,是不是他,可能不可能。”

美福晋没说话,她在想,片刻之后,她突然点了头,圆睁着一双美目,惊声说道:“不错,确该是他,只是他为什么?”

“很简单,”和郡王淡然笑道:“这道理不难明白,在蒙古外藩中,你且细数,论机智,论武学,那一个比得上我。”

美福晋翟然说道:“你是说,他已经发觉……”

和郡王微微点头,道:“很有可能大当年那几个白死,死得突然,或称无疾,或称暴毙,如今我明白部几个是怎么死的了,没想到他也会用这种方法对付我……,冰冷而阴森地一笑,住口不言。

美福晋沉默了一下,忽扬双眉道:‘那么,你打算……”

和郡王道:“现在找到了病源,还怕治不好病?”

美福晋道:“所以你说他今年……”

和郡王点头说道;“是的,这不是很好么,永绝后患。”

美福晋迟疑了一下道:“你认为这样妥当么?”

和郡王阴阴笑道:“有什么不妥当的,小泰自己不知道,只要你不说,我不以为任何人会知道!”

美福晋神情一震,脸色微变,道:“你知道,我不会说的。”

和郡王笑道:“那你还怕什么不妥?”

美福晋眉宇间突然浮现一片怕人的阴煞,道:“为了我的孩子,我不惜一切,像他那么一个下贱的江湖草莽,怎配有小泰这种儿子?”

和郡王笑道:“说得是,像他那么下贱的人,怎配有小泰这种儿子?小奉若是跟了他,那日后还不是变得跟他一样,想想看,那有多可怕。”

美福晋紧咬玉齿,道:“只要对你的病没关系,就这么做。”

和郡王笑道;“当然没关系,海若,这是一桩大功,将来这桩大功算你的,老佛爷少不了会好好赏赐你一番,这一来,我也担保你在宫里成为大红人!”

美福晋那张美艳其外的娇靥上,闪耀着一种异样光采,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刺,两者不为毒,最毒妇人心,这光采,令人战栗,也令人感叹……

和郡王霍地转注索克图,道:“看看燕玉翎回来了没有,要是回来了,叫他进来见我。”

索克图“喳”地一声,施礼而去。

有顷,只听排房外响起燕玉翎话声:“禀王爷燕玉翎告进。”

和郡王唤道。“进来,进来。”

门外的燕玉翎听和郡王呼叫进来,急忙恭应了一声,随听步履响起,帘幕掀动,燕玉翎跟在索克图身后行了进来,打下千去!

和郡王一摆手,满面堆笑地道:“站着说话,站着说话。”

燕玉翎忙道:“谢王爷。”垂手退立一旁。

和郡王含笑凝目,道:“适才是你送客人走的?”

燕王翎道:“回王爷,是的!”

和郡王笑问道:“跟他谈过话么。”

燕玉翎颜色不变,道:“回王爷,随便交谈了几句!”

和郡主道:“都说了些什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不过说些江湖事。”

和郡王笑了笑,道:“毕竟是江湖人,江湖人碰见江湖人,难免谈些江湖事,燕玉翎,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此人机警,功智两高,人品绝世,不失为一个江湖豪客。”

索克图两眼一瞪,和郡王忙递眼色,笑道:“的确是,我深有同感,你对他熟悉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属下以前在关外听说过这个人!”

和郡主道:“你说他是个怎么样的人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对他,贬多于褒!”

和郡王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那为什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那是因为他使江湖同道谈虎色变,闻风胆落。”

和郡王笑道:“他那么可怕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在江湖人的心目中,他不只是可怕,而且可恨!”

和郡王“哦”地一声,道:“那是为什么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有他在一天,江湖同道就很难……”

和郡王笑道:“我明白了,你也这么想?”

燕玉翎一点头,道;“是的,王爷!”

和郡王chún边浮现一丝笑意,道:“刚才你送他下山,他可曾对你谈起过什么?”

燕玉翎道;“不敢瞒王爷,他向属下探问王爷的病……”

和郡王截口说道:“你怎么说?”

燕王翎道:“回王爷,属下说不知道!”

和郡王道:“事实上,你知道不知道。”

燕王翎道:“回王爷,属下听说过,王爷是随皇上在热河围场狩猎时不慎坠马受伤……”

和郡一点头笑道:“很好,很好,燕玉翎,可记得你进府多久了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还不到半年!”

和郡王道:“听说你在侍卫营干得很好,很得上面器重。”

燕王翎道:“回王爷。那是上面的恩典与……”

和郡王一摆手,道:“别跟我客气,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要来身边么?”

燕玉翎欠身说道:“那是王爷垂爱,王爷的恩典……”

和郡王笑道:“我这个人自幼生长在蒙古,随便惯了,也有一份豪迈,往后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别那么拘谨,我视你们每个人如知己心腹,希望你们也好好干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!”

燕玉翎欠身说道:“敢不竭智弹忠,粉身碎骨,以报王爷!”

和郡王哈哈笑道;“士为知己者死,你处处不脱江湖英雄本色,燕玉翎,在宫里,你还有什么知己朋友在?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在‘侍卫营’,属下还有两个知交……”

和郡王微微一笑,道:“‘侍卫营’三剑客中的那两位?”

燕玉翎拘谨地赧笑说道:“王爷,那是营里兄弟的戏称……”

“戏称,”和郡王道:“又跟我客气?内城里每个府去打听,谁不知道‘侍卫营’里的三剑客,人品好,武艺好,样样在‘侍卫营’称最。”

燕玉翎满脸赧笑,还待再说。

和郡王一摆手,道:“拆散人友好,那是罪孽,我也不愿让三剑客这儿一个,那儿两个,回去后你替我探探他俩的口气,如果愿意,我再去趟把他两个一起要过来……”

燕玉翎一脸喜色,忙道:“是,王爷,谢王爷恩典!”

和郡王道:“先别谢,你准知道他两个愿意。”

燕玉翎道:“回王爷,他两个早就有意思进府追随王爷左右,也早就让我代为请求王爷,我一直不敢讲……”

“不敢讲。”和郡王一瞪眼,道:“为什么,你怕我吃了你,燕玉翎,你该早说行了,我回去后就去找那位营头儿要人!”

燕玉翎忙道:“谢王爷。”

和郡王目光一转,道:“燕玉翎,成家了么?”

这句话竟然使得这位昔日关外豪客“八臂哪咤”脸一红,他红着脸银嚅说道:“王爷知道,江湖生涯,不宜成家,属下自投身官家后,每月的粮俸也只够自己吃穿……”

和郡王点头说道:’这是实话,‘侍卫营’的差事,是苦了些。

不过如今既进了我这郡主府就不同了,你尽管放心成家……”

燕玉翎红着脸道;“是,王爷,后日有机会……”

和郡王摆手截口说道:“别管后日有机会,机会是自己找的,你在家里这多年,可有什么知心人儿?”

燕玉翎的脸更红了,呐呐说道:“回王爷,没有,您知道,营里一直忙得很……”

和郡王摇头说道:“可惜了你这份人材,没关系,我跟福晋都留意着,后日碰见合适的给你挑一个……”

那年头儿,宦门中的官老爷都喜欢这凋调儿,老喜欢替别人张罗这档小事,不过,话又说回来,这也显出上对下的那份诚心,待人的那份好。

燕玉翎满脸感激,忙道:“谢王爷,属下不急。”

和郡王笑道;“你不急我急!”

一句话听得连默坐一旁的美福晋都笑了。

笑声中,和郡王突然转注索克图轻喝说道:“索克图,我府里的护卫不许比别个府里的差,回去后你替我张罗,每人添新行头,每月花用任他们拿,听见了么?”

索克图连忙躬身答应。

燕玉翎那脸上感激之色更浓,就连那另两名护卫也不例外。

和郡王一摆手,道:“没事了,我想歇一会儿,你们都退吧!”

答应声中,索克图领着燕王翎等低头而退,这禅房中刹时就剩下了和郡王跟他那美福晋两个。

他两个,互觑笑了,和郡王笑得阴鹫,美福晋笑得娇媚,那一切都在不言中……”

暮色初垂时,李雁秋回到了城里。

这一天,那“七狼”那些徒弟撤出城后,城里显得很平静,不过,李雁秋明白,这种平静,并不是好兆头。

他没往别处去,迟疑着到了“乐家老铺”,所谓迟疑,那是因为他本不想往那儿去,可是他又没别处好走!他这一进“乐家老铺”不要紧,接着而来的几拨客人使他应接不暇,如今,且看这第一拨--

他一进门,文子卫正在柜台里,一见他到,连忙迎了出来,近前一哈腰,忙道:“李爷,您可回来了,客人等了您好久了。”

李雁秋微微一怔,道:“客人?谁?”

文子卫道:“晏二夫妇俩。”

李雁秋又复一怔,道:“晏二夫妇俩?他夫妻俩来干什么?”

文子卫道:“您替他挡了‘七匕拘魂令’,自然是来谢您的!”

李雁秋眉锋一皱,道:“这是谁这么快的嘴?”

文子卫道;“除了杨春那几个,还会有谁?”

李雁秋沉吟了一下,淡然而笑,道:“该是他,好主意,子卫,他夫妻俩来了多久了?”

文子卫道:“刚过晌午就来了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八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