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侠种》

第 九 章

作者:独孤红

“好说。”张英双眉一扬,道:“皇上接格密报,鳌拜搅权纳贿,结党营私,有谋朝篡位之心,所以想借重李大侠证据,并除去他的党羽。”

李雁秋脸色微变,道:“大人,这就是第二件事?”

张英点头说道:“是的,李大侠,倘得李大侠鼎力,找着先皇除去熬拜,不但李大侠臣功在朝廷,而且朝廷幸甚万民幸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,道:“大人,我只是个江湖草莽……”

张英道:“但李大使却是天下皆知的侠义英雄。”

李雁秋摇头笑道:“大人,官家悬赏万两,要得只是李雁秋一颗脑袋,李雁秋称不得侠义二字。”

张英道:“李大侠,地方官府湖涂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,道:“大人,江湖至大,不乏奇人能士,李雁秋不过……”

张英道:“江湖虽大,异人能土无多,但非李大侠不足以成此两事,要不然田英雄不会向老夫推荐李大侠。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,道:“前者是大人看重,后者,田孟尝他陷我于不义。”

张英道:“李大侠这话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笑道:“大人该知道,江湖人素不过问官家事,也跟官家素称对头,这种事让李雁秋如何能伸手?”

张英点头说道:“固然,老夫也熟知这情形,但万请李大侠顾念朝廷……”

李雁秋微微摇头说道:“大人,恕我斗胆,李雁秋不避杀头罪,当今这朝廷,非天下万民之朝廷,国仇家恨尚待……”

徐文渊大惊失色,忙道:“李大侠……”

李雁秋含笑说道:“多谢徐师爷,李雁秋不怕什么!”

徐文渊惊慌地望向张英,张英乾咬一声,道:“缅怀先朝,心念故国,这是应该的,李大侠令人敬佩。”

李雁秋淡淡笑道:“大人好说,大人不加降罪,李雁秋已感万幸。”

张英老脸微红,乾咳说道:“只是,李大侠……”

李雁秋微一摇头,道:“大人,这件事李雁秋碍难从命,请大人另请高明。”

张英站了起来,徐文渊也忙跟着站起,张英道:“李大侠……”

李雁秋缓缓站起,道:“大人,你这不是找我帮忙,而是送我上刀刃,陷我于万劫不复。”

张英微愕说道:“李大侠这话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说道:“倘若我答应了这件事,大人可知道,江湖会对我怎么看,他们会拿我怎么辨,再说得大一些……”

张英忙道:“李大侠,老夫也是汉……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我不敢指及大人,请大人自忖该不该找我!”

张英老脸通红,强笑说道:“李大侠,这老夫自知,但老夫身受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大人,我不敢再提别的,一句话,这件事碍虽从命,大人请另请高明!”

张英脸色一变,猛可里须发皆动,道:“李大侠,老夫身奉密旨,在皇上面前也夺下海口……”

李雁秋淡淡说道:“大人,姑不论整个江湖,眼下北京城便卧虎藏龙,大人只消另外访一访,谅必不难……”

张英颤声说道:“李大侠,老夫这里跪下了!”

说着,他竟当真要跪!

李雁秋双眉一扬,道:“大人朝廷重臣,这是折煞草民,倘大人如此相逼,李雁秋马上离此回到江湖去!”

这一句话吓住了张英,他没敢往下跪地深知江湖豪客英雄本色,说得出做得到,他唯恐逼走了这位奇客,他低下了头,身形颤抖,须发皆动。

李雁秋道:“我不敢耽误大人机要公干,大人请回府另谋……”

张英猛然抬头,老泪已然满面,道:“只要李大快点个头,任何条件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一笑道:“大人看错了人,李雁秋淡泊名利无所要。”

张英见李雁秋执意不肯,又低下了头,但旋即他又突然仰起了泪渍纵横的老脸,颤声说道:“李大侠要老夫如何见皇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大人,我刚说过……”

徐文渊突然说道:“李大侠,大人一再苦求,您何忍……”

李雁秋双目一睁,道:“徐师爷,你虽不是江湖人,但你总该是个汉族世胄先朝遣民。”

徐文渊老脸通红道:“只是李大侠在‘乐圃山庄’点过头,亲口答应……”

李雁秋脸色一变,道:“休提田孟尝,我当时并不知道是……”

徐文渊道:“固然,李大使当时并不知道内情,但李大侠便是江湖奇豪,就该知道英雄大丈夫,轻死重一诺,就算田英雄陷大侠于不义,但他对李大侠有活命大恩……”

李雁秋扬眉冷笑,道:“徐师爷以此扣我。”

“不敢。”徐文渊道:“徐文渊的话,请李大侠仔细想想。”

李雁秋勃然色变,目中寒芒方闪,但刹时间他敛去威态,沉默了一阵之后,突然淡淡说道:“从现在起,我李雁秋没有田孟尝这个朋友。”

徐文渊一惊忙道:“李大侠……”

李雁秋一摆手,道:“李雁秋从现在起不欠他的,这两件事我接下了,二位请回府吧。”

张英与徐文渊可绝没想到转眼之间有那么大的转变,绝没想到后来的那么容易,呆了一呆,急道:“李大侠,真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徐师爷说得好,英雄轻死重一诺,大丈夫一言既出如山似鼎,二位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张英与徐文渊大喜,张英老泪泉涌,躬身哈腰,一个劲儿地称谢,徐文渊也陪着说了一阵。

李雁秋方待说话,张英突然喝道:“文渊,把东西呈交李大侠。”

徐文渊应了一声,连忙从袖底取出一物,那是一张大红烫金帖子,他满脸陪笑,双手呈上李雁秋。

张英一旁陪笑说道:“李大侠,些微薄酬,不成敬意,尚请李大侠笑纳,事成之后,尚有御赐……”

李雁秋脸色微变,淡然笑道:“张大人,李雁秋所以点头,不在求酬,只在还田孟尝这笔债,所以我请大人在我没改变心意之前,把这收回去。”

徐文渊尴尬在了那儿,送也不是,收也不是,张英连忙陪上一脸窘笑,道:“李大侠……”

李雁秋截口说道:“大人,李雁秋倘索酬挽救一个朝廷,酬将不止放此。”

张英迟疑了一下,猛然点头道:“既如此,那么老夫把这份礼撤回,老夫离此后,马上进宫见皇上,请皇上下旨立即中止各地对李大侠的……”

李雁秋摇头说道:“不必,大人好意我心领,我不在乎官家对我怎么样,李雁秋行事但求无愧放心,不管世情之毁誉褒贬,官家到处悬赏缉拿李慕凡,让官家尽管悬赏缉拿他的。”

张英老眼一睁,道:“这怎么行,李大侠如今是替官家做事……”

“大人错了。”李雁秋淡淡说道:“我这不是在替官家做事,若提官家,李雁秋没有考虑的余地,绝不会点头答应,我只是在还我自己的债!”

张英神色微窘,迟疑着道:“既然李大侠执意不肯,那么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二位最好全当没到这儿来过,没见过我这个人!”

张英只有连声答应,随即说道:“那么,李大侠,老夫告辞了。”

李雁秋淡然道:“二位走好,恕我不远送了。”

张英口中连称不敢,也忘却了他那军机大臣,大学士的尊贵身份,施个礼,转身慾去。

李雁秋突然轻喝说道:“大人,请留一步。”

张英忙回身说道:“李大侠还有什么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大人,我改变了心意……”

张英与徐文渊脸色一变大急,张英道:“李大侠,你……”

李雁秋淡笑截口道:“大人别会错了意,也别那么紧张,我是指那份重酬,请大人将帖上的东西折为现银,明天派个人送到这儿来,不管交给谁都行,我接受了!”

张英神情一松,转忧为喜,连声答应着,偕同徐文渊出门而去。

李雁秋没送,他站在书房里根本没动,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就像一尊泥塑木雕的人像。

刹时间这书房里好静!只有灯焰吞吐伸缩,灯花毕剥作响……

良久,良久,突然--

“李爷。”

“李雁秋倏然而醒,文子卫就站在他的眼前,满面疑惑地望着他,那有诧异,也有关切:“客人走了?”

李雁秋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是的,子卫,客人走了。”

文子卫疑了一下,道“李爷,我不知道该不该问……?”

李雁秋淡然说道:“子卫,对我,没有什么不该问的。”

文子卫不安地一笑,道:“李爷,那两个,是谁?”

李雁秋道;“子卫,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,那一个是军机大臣,大学土张英,另一个是他的师爷徐文渊。”

文子卫一震,失声说道:“怎么,李爷,会是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道:“是的,子卫。”

文子卫一脸惊诧色,口齿启动,慾言又止,终于他微微低下了头,说了这么一句:“李爷,天不早了,您请早些安歇吧!”

李雁秋道:“谢谢你,子卫,你忙你的去吧!”

文子卫没再多说,头一低,转身行了出去!”

他刚出门,只听乐长春话声在院子里响起:“子卫,雁秋的客人走了么?”

随听文子卫漫应了一句:“是的,大哥,客人刚走!”

“雁秋呢?”

“在书房里!”

“真是怪,也不来堂屋里,一个人在书房待个什么劲儿,我跟你大嫂两人等了好半天了!”乐长春一路嘟嚷着,步履声近了

只听乐长春道:“兄弟,我进来了!”

李雁秋应道:“老哥哥请进来。”

他说完了话,乐长春也恰好跨进了书房,他何等精明老练,一眼便看出李雁秋神色不对,他当即凝目问:“兄弟,客人走了。”

李雁秋微微笑了点头,道:“是的,老哥哥,刚走。”

乐长春问得技巧,道。“是谁,我跟你嫂子认识。”

李雁秋微一摇头,道:“听说过,但不会认识,我那位客人适才要我代他向老哥哥致意,夜来打扰,未向主人……”

乐长春截口说道:“兄弟,你不就是主人么?”

李雁秋淡淡笑了笑,没说话。

乐长春贬动着老眼,道:“兄弟,究竟是谁,能说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对你,没什么不能的,说出来老哥哥也许会吓一跳,内城里的大人物,朝廷重臣,大学士张英……”

乐长春一怔,失声叫道:“怎么,是……兄弟,他来干什么?”

李雁秋淡淡说道:“他说的,专诚拜访。”

乐长春叫道:“专诚拜访?他是个大学士,而咱们……”脸色一整,接道:“兄弟,内情不这么简单吧!”

李雁秋笑了笑,道:“那么老哥哥以为……”

乐长春道:“别我以为,兄弟,你告诉我。”

李雁秋淡然说道:“并没什么,老哥哥,他来托我办两件事。”

乐长春道:“办两件事,什么事?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你非问不可么?”

乐长春毅然点头,道:“事态不轻,兄弟,你最好让我知道一下!”

李雁秋沉吟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好吧,我告诉老哥哥,他要我帮大内找寻他们的先皇,并且替当今暗中清除异已……”

乐长春脸色大变,失声说道:“兄弟,这,这怎么说?”

李雁秋淡淡地把内情概略地说了一遍!

听毕,乐长春神色极为凝重,道:“兄弟,你答应了没有?”

李雁秋一笑,反问道:“以老哥哥看呢?”

乐长春摇头说道:“咱们是什么?跟官家又是怎么样个情形,兄弟,我以为你绝不会答应,也不该……”

李雁秋淡然笑道:“可是,老哥哥,我答应了。”

乐长春似乎没听真,忙问了一句:“什么!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我答应了。”

乐长春老眼凝注,没说话,旋即哈地一笑,道:“兄弟,你开玩笑,你绝不会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不是开玩笑,我答应了。”

乐长春双目一睁,道:“兄弟,你真……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是真的、这没什么不得了。”

乐长春勃然色变,但倏又故态,柔声说道:“兄弟,你湖涂了!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我清醒得很。”

“你还清醒。”乐长春道:“这种事你竟答应,你能答应,该答应么?”

李雁秋道:“老哥哥,毕竟我是点了头。”

乐长春身形微微一颤,神情肃穆地道:“兄弟,你每年跑这一趟‘北京’,我不说你,也不怪你。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,性情中人谁都一样,可是这件事我不得不说你,不得不怪你,你又为了什么?”

李雁秋淡然说道:“老哥哥,不为什么。”

“不为什么?”乐长春道:“兄弟,撇开别的不谈,咱们是天生的江湖人,像咱们,都有万丈豪情,一腔热血,你有没有考虑到,江湖会对你怎么看,世人又会拿什么眼光对你?……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九 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侠种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