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十一章 险 处 逢 生

作者:独孤红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桑傲霜突然醒过来了,她睁眼一看,不由为之一怔。

置身处,已不是那间石屋,而是一间华丽异常的卧室里,屋里有灯,想必是在晚上,她躺在一张床上,床前站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,白面无须,颇称俊逸,只是眉宇间一股阴鸷之气逼人。

桑傲霜想挺身坐起来,可是她发觉浑身酸软,没有一点力气,她一急便道:“你是谁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那中年文士一双锐利而阴鸷的目光盯在她娇靥之上,淡然说道:“我是赤魔教的三教主,这儿是我的卧室。”

桑傲霜猛一怔道:“你,你就是赤魔教三教主!”

中年文士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我就是赤魔教的三教主。”

桑傲霜忙道:“那你知道我是谁了么?”

中年文士道:“知道,他们已经告诉我了!”

他知道桑傲霜是谁,失踪十几年的女儿现在就在他眼前,他却跟个没事人儿似的。

桑傲霜有点奇怪,可是她没有多想,因为她自己也没觉得有什么激动,她道:“我,我怎么会起不来……”

中年文士道:“我没有拍活你的穴道,你当然起不来。”

桑傲霜目光一凝道:“你为什么不拍活我的穴道。”

 中年文土chún边泛起一丝笑意,道:“你想知道么?那容易!”

他抬手去解自己的扣子,似乎要脱衣裳。

桑傲霜看得一怔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中年文士道:“这还能干别的么?”

桑傲霜明白了,脸色大变道:“你,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不是三教主,你是什么人?”

中年文士道:“你错了,我确是赤魔教的三教主。”

桑傲霜道:“不,你不是,三教主是我的生身父。”

中年文士两眼之中闪过一道奇光,道:“你又错了,你是我那个美而多情的四师妹,也就是我的妻子的女儿,而我却不是你的生身之父。”

桑傲霜惊诧说道:“你说什么,我是你妻子的女儿,而你却不是我的生身父,你这话什么意思。”

中年文士道:“你想知道么?好吧我告诉你,现在让你知道,已经不要紧了,其实我也该让你知道一下,你那个母亲是个婬荡不贞的女人……”

话锋微顿之后,他道;“你的母亲,也就是赤魔教的四教主,本是我的妻子,可是她对我没有一点感情,她对我没有一点感情还则罢了,我也可以忍受。但是她却背着我跟我的大师兄,也就是赤魔教的大教主私通,你就是他们一对姦夫婬妇的孽种,你明白了么?”

桑傲霜娇靥煞白,不知是悲是怒,颤声说道:“你,你……”

中年文士道: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,纸包不住火,结果也是让我发现了姦情,我找上了我的二师姐,也就是赤魔教二教主,大教主的夫人。我跟我的二师姐联手,一个杀了她那不义的丈夫,一个杀了他那不贞的妻子。”

桑傲霜道:“我娘原是你杀的?”

“不该么?”中年文士道:“杀了她我还觉得那是便宜,这种婬荡不贞的女人,本就该杀。”

桑傲霜道:“那你为什么对外说是别人害了我娘……”

中年文士阴阴一笑道:“我要找我的女儿,我要为我的爱妻报仇。到如今赤魔教的表记,还用他们两个的信物,不这样你会自己找到我面前来么?”

桑傲霜道:“你找我真是要杀我?”

中年文士突然间变得狰狞怕人,道:“你那婬荡不贞的母亲背弃了我,我要在你身上施以报复,等我毁了你之后,我再杀你,我不能忍受他们俩的孽种留在世间。”

这当儿他脱得只剩了条短裤,话落,他伸手就抓桑傲霜的衣襟。桑傲霜明知道叫嚷恳求都是白费,她穴遭受制,也无从挣扎反抗,她也不想挣扎反抗,她伤心、她失望、她只想死。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,门上忽然响起了两声剥落声。

中年文士霍地转过头去喝问道:“谁?”

只听门外响起个女子话声:“禀三教主,是我,二教主回来了。”

中年文士脸色一变,抓起衣裳匆匆忙忙穿上,走过去开了门,门口站着一个中等姿色的中年女子,她向着中年文士浅浅施了一礼。

中年文士道:“看好了她,没有我的令渝,任何人不许进来。”

 说完了这话,他匆匆地走了。

那中年女子一步跨了进来,反手关上了房门,闪身掠到了床前,先掳起桑傲霜的左衣袖看了看,然后飞快在桑傲霜腰间连点了三指,道:“姑娘快跟我走吧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”

桑傲霜挺身坐了起来道:“你是谁,你为什么救我?”

那中年女子只道:“姑娘不要问我是谁,赶快走吧,迟了就走不掉了。”

桑傲霜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不想走,我愿意死。”

那中年女子一怔,讶然说道:“姑娘不想走愿意死,这是为什么?”

桑傲霜一摇头道:“不为什么。”

那中年女子目光一凝道:“姑娘,你可千万不能听三教主的,四教主不是那种人,四教主的命已经够苦的,你要再误会她……”

突然流泪低下头去,但旋即她又抬头拭泪说道:“这件事一时也说不清,只请您相信我,四教主绝不是三教主所说的那种人……”

桑傲霜伸手抓住了她,道:“你知道这件事?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,我从十几岁就跟着他们四师兄妹了,他们四兄妹之间的事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。”

桑傲霜道:“那么你告诉我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那中年女子着急地道:“姑娘,现在没那么多工夫,将来你会明白的……”

桑傲霜道:“不,我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要不然我不走。”

那中年女子迟疑了一下,脸上掠过了一丝异样神色,毅然点头道:“好吧,既然姑娘一定要问个明白,我告诉姑娘就是,请跟我来。”

桑傲霜道:“上那儿去?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这儿是三教主的卧室,等一下他会回来,要是等他回来了,姑娘就是长了翅膀也走不掉了,我带姑娘到个安全地方去,一旦到了那儿,就是他们发现了姑娘,姑娘也可以安安稳稳的逃走,快走吧。”

她走过去先开开了门,看了看,听了听,然后往后招了招手,轻快异常地行了出去。桑傲霜没再迟疑,急步跟了上去。

只听那中年女子低低说道:“带上门。”桑傲霜也回手带上了门。

屋里亮,外头黑,一出门眼前黑忽忽的一片,一点灯光都没有,桑傲霜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一条长廊下。她跟在那中年女子身后,东弯西拐一阵疾走,什么也没看见,也不知道都经过了些什么地方,只觉得一阵阵的花香扑鼻沁心。

走了一阵之后,忽见一座高高的塔般建筑矗立眼前,这座高高的塔般建筑两旁,连着一圈好几丈的高墙。桑傲霜还未及细看,那中年女子便拉着她进了那座高高的塔般建筑之内。

高高的塔般建筑之内,有一道盘旋上升的石梯,而且跟塔一样,里头也是一层一层的,那中年女子拉着桑傲霜直往上登,没多大工夫之后,两个人登上了最上头一层。

这最上头一层有扇形窗户,桑傲霜从这扇小窗户里看见了远处有几点灯光,也听见外面下方有徐徐的流水声。

那中年女子先没说话,找了一捆麻绳,把一头绑在石梯栏杆上,然后把整个麻绳从窗口掷了出去,这才开口说道:“我已经给姑娘安排好了安安稳稳的逃走之路了,姑娘请席地坐下,容我慢慢的告诉姑娘吧。”

她先盘膝坐了下去。

桑傲霜只有跟着盘膝坐下,道:“姑娘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你我是在一座瞭望堡里。”

桑傲霜道:“这个我知道,我是问……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并无关紧要,今后我不希望姑娘再到这儿来,所以我也不会告诉姑娘。”

桑傲霜还待再问。

那中年女子已正色说道:“姑娘,这个地方虽安全,姑娘的逃走之路虽然已经安排好了,可是你我的时候并不多,姑娘不要再说什么了,还是听我把当年的事告诉姑娘,希望姑娘有朝一日能为大教主跟四教主报仇雪恨!”

话锋微顿之后,她接着说道:“他们四位本是同门师兄妹,虽然身入邪道门墙,可是大教主跟四教主却很正派,人也都很善良,尤其大教主是位少见的美男子,四教主是位世间绝色,姑娘长得很像四教主,见着姑娘就好像又见着了四教主……”

她的声音突然哑了,停顿了一下之后,她才道:“本来大教主跟四教主是很要好的一对,在我们这些下人眼里,他两位本是天造的一对,地设的一双,可是偏偏他两位得不到老神仙的宠爱,只因为他两位没有心机,没有虚假,嘴不够甜……”

桑傲霜道:“老神仙是谁?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他四位的师尊,赤发神妪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廿多年前的一天,老神仙从外头回来,带着一脸凝重神色,回来就病倒了。师兄妹四人本要轮流侍候,老神仙却把二教主跟三教主先召进后头,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把大教主跟四教主召了进去,老神仙躺在床上交待,要四个弟子两两结为夫妻,并错点鸳鸯,指令二教主配大教主,四教主配三教主。这对大教主跟四教主来说,无殊晴天霹雳,棒打鸳鸯……”

桑傲霜忍不住道:“他二位可以当场明说,请求成全啊。”

那中年女子微微摇了摇头道:“老神仙规法极严,他二位不敢,其实就是敢也没有用,当时我在老神仙身边侍候着,我很清楚。老神仙回来不支病倒,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,她要在临去之前看着四个徒弟成亲,这原是人之常情,也是一番好意,可是老神仙做错了一点,她不该先把两个偏爱的徒弟召进来先问他们的意思。我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,二教主暗恋大教主,三教主暗恋四教主,他两个一个要嫁大教主,一个要娶四教主,当场求得了老神仙的点头……”

桑傲霜忍不住愤慨地道:“她,她怎么能这么做!”

那中年女子吁了口气道:“所以说大教主跟四教主命苦可怜,这也许是造物弄人,天心残酷,老神仙错点鸳鸯,偏偏他二位不敢说一句话,一件悲惨错事就这么造成了。老神仙限令三天之后成亲,当天晚上,四教主把大教主约到房里,置酒对饮,泪眼相望,那情景,就是铁石心肠,也会心酸泪下,大教主只当是四教主要见他最后一面,谁知道是四教主的巧安排,她要把她的身子交给心爱之人,她知道大教主的心性,若是明说,大教主一定不肯,于是她作此安排,含泪劝饮,人在伤心的时候最易醉,大教主很快的就醉了,那一夜他就留在了四教主房里……”

她吸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三天之后行了嘉礼,成亲的当天晚上,老神仙就去了,临终嘱两对夫妇继承她的遗志,完成她未能实现的心愿,合力创立赤魔教在江东六十四屯打下根基,然后再向中原武林争一席之地,赤魔教在他四位合力之下创立了,但是两对夫妇却貌合神离,同床异梦,根本没有一点感情可言,久而久之,二教主跟三教主也许是由于同病相怜,暗中有了往来,这件事大教主跟四教主都知道,就是连我们下人也都看得清清楚楚,但是他二位一句话没说,也根本懒得管,四教主那时候已经有了身孕,她知道,那不是三教主的骨肉,可是大教主跟三教主并不知道……”

桑傲霜一双美目之中闪起了冷芒,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,他自己卑鄙无耻,害了我娘一辈子,反耻我娘不贞,他罪该万死,他后来是怎么知道的,是谁告诉他的?”

“不,”那中年女子摇头说道:“四教主的心性为人,这件事要是让三教主知道,他必不肯放过她以及她腹中那点骨血,而且还会连累大教主,她怎么敢让三教主知道。”

桑傲霜道:“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那中年女子道:“是这样的,姑娘出生之后,四教主认为可以瞒三教主,但不能不让大教主知道姑娘是他的骨肉,有一天晚上,趁三教主私会二教主的时候,她抱着姑娘去找大教主告诉了大教主。那知那天晚上三教主回来得早,他回来不见四教主,就怀疑四教主是去私会大教主去了。他找到了大教主,他听见了四教主跟大教主的谈话,可是他却没有进去,他没动声色地又回去了。还好,四教主是个聪明人,她回来一见三教主已经先她回来,她马上就觉出不妙来了。她知道,以三教主的心性为人,回来后见她不在一定会有所怀疑,也一定会跑到大教主那儿找她去。既是这样,他就一定听见了她跟大教主所说的话。他所以不动声色是他阴险,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一章 险 处 逢 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钗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