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十二章 赤 魔 显 形

作者:独孤红

九个人恨不得胁生双翅,拼了命地往回赶。到了桑宅外九个人都没走大门,腾身翻墙掠了进去。堂屋里点着灯,只是没看见人。

龙云扬声便叫:“冯老。”

没人答应。又叫了几声,仍没听见动静。

龙云一挥手,龙刚等七个散开来往四下扑去,他自己则跟着凌燕飞进了堂屋。进堂屋一眼便看见灯下压着一张纸条,上头写的有字,龙云伸手便去抓。

凌燕飞抬手拦住了他,伸手过去从灯下抽出了那张纸条,一看纸条上的字迹,凌燕飞心胆慾裂,魂飞魄散,一个人恍若掉进了冰窖之中。

那张纸条上写的是:

“姓凌的,认输吧,你这位长辈跟你那位宦门千金的未婚娇妻再度落入我手,这一次你不要想再找他们了,救他们只有一条路,一个办法,低头认罪去。你认罪之日,我放人之时,知名不具。”

龙云目眦慾裂,霹雳般一声大喝,扬掌劈了出去,一阵狂飙卷向门外。

院子里人影闪动,龙刚等都赶来了,显然他是听见那一声大喝赶过来的,几个人进来便问:“怎么回事儿,大哥。”

龙云无力抬了抬手,指了指凌燕飞手中纸条。凌燕飞默默地把纸条递了出去。龙刚接过纸条,几个人围拢一看,刹时脸色都变了。

龙刚叫道:“好兔崽子,他们竟……凌少爷……”

凌燕飞缓缓说道:“不要着急,大家先坐下来歇歇。”

他自己转身坐了下去。

龙云等没动,龙刚道:“凌少爷,这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我知道!”

龙天一跺脚道:“咱们怎么老这么倒霉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无他,敌暗我明而已。所以咱们老处在挨打的地位。”

龙飞振臂大喝:“我要杀人!”

他转身冲了出去,龙忠飞身追了出去,一把抓住了他。

龙飞回身就要挣,龙云已然赶到了,抖手给了他一个嘴巴,厉声叱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候,你惹的麻烦还不够么?”

龙飞低下了头。

龙云往堂屋一指,道:“给我进去。”

龙飞猛然抬头,眼都红了,叫道:“大哥,我好难受。”

龙云道,“大伙儿都不难受,就你一人儿难受?”

龙飞道:“祸是我一人儿惹的,你们难受什么。”

龙云两眼暴睁,道:“你疯了。”

扬手又要打。

凌燕飞到了,伸手架住龙云的胳膊,望着龙飞道:“八哥,要怪你不如怪我,要不是我到这儿来,这儿什么麻烦都不会有。”

龙飞叫道;“凌少爷,您怎么这样说?”

凌燕飞道:“要我怎么说,八哥你这么见外,我也只有这么想了。”

龙飞道:“凌少爷,您知道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我只知道家里出了大乱子,驼老到现在还没回来,咱们自己家里不应该再乱了。”

龙飞一脸痛苦神色,道:“凌少爷,我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我希望八哥什么都别再说了,我心里也不好受,你听我说过一句什么?咱们现在已经到了溃败的边缘,一根绳子一头拴在咱们脖子上,另一头握在人家手里,人家随时可以拉紧这个结扣,咱们要再不冷静应付,那是自求速死,这一点我希望八哥你能明白。”

龙飞脸上掠过一丝抽搐,道:“我明白,可是,凌少爷,总不能让您真去低头认罪!”

凌燕飞道:“那当然,我是不甘就此认输的,不过一时我还想不出能让我不去低头认罪的办法。”

的确赤魔教又掳去了冯七跟韩玉洁,冯七被掳是真,现在虽然没去韩府看看,但韩玉洁的被掳也应不假。

赤魔教既打算用这两个人质逼他就范。当然不会让他像上一次那样轻易救回人质,那么,除非他不顾这位长辈跟未婚娇妻的性命了,要不然他就得乖乖去低头认罪。

 事实明摆在眼前,一时他还能想出什么法子来?这一句话听得大伙儿都低下了头。

龙飞道:“总会有法子的,总会有法子的,要不然那就太没有天理了。”

凌燕飞两眼忽然暴闪寒芒。龙飞几个跟着脸色一变,腾身慾起。

凌燕飞伸手一拦,道:“别动。”

转身仰望堂屋瓦面,冷然说道:“不必躲躲藏藏了,现身说话吧。”

堂屋屋脊后冒出了一个黑影,嘿嘿笑道:“好敏锐的听觉,佩服,佩服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夸奖了,阁下有什么见教。”

那黑影道:“本教留给你的信你看见了么?”

凌燕飞道:“看见了……”

龙飞厉声叫道:“你们要是真英雄,就面对面光明正大地跟我们斗一斗,尽是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法……”

那黑影“哈”地一声道:“什么叫做卑鄙,什么又叫下流,兵不厌诈,有勇无谋的算不了真英雄,对敌人不讲什么光明正大,只要置敌人于死地,是用不着择什么手段的。要是本教这掳人之举叫卑鄙下流,你们掳本教一名巡察,那又叫什么?”

龙飞怒道:“好一张利口,我们正愁找不着你们这帮兔崽子呢。没想到你竟送上门来,只要擒下你来,何愁换不回人质……”

那黑影怪笑一声道:“傻大个儿,你打错算盘了,这一点本教早想到了。要是怕,我也就不来了,不妨老实告诉你,我身上带有旗花信号,只你们那个敢接近我,我就抖手一放,自有人先拿一个人质开刀。当然要是你们能在我放旗花之前制住我,那另当别论,不过你们得冒很大的险!”

龙飞道:“我就不信,我要试试。”

他闪身要动,那黑影抬起了手。

凌燕飞伸手拦住了龙飞,道:“你赤魔教掳去了我们两个人,又派你到这儿来是什么意思?”

那黑影嘿嘿一笑道:“有道是:‘识时务者呼为俊杰,知进退的才是高人’,这俊杰、高人你,姓凌的可当之而无愧。你问我的来意是不是?好吧,我告诉你,我是奉命来通知你一声,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,本教限你在两个时辰之内,也就是天亮之前,乖乖低头认罪去。该到那儿去低头认罪,你自己明白,用不着我多说,要不然天亮之后你去永定门外官道上去收那两具尸体去,言尽于此……”

凌燕飞陡然喝道:“慢着。”

那黑影道:“怎么?”

凌燕飞道:“你传的话我已经听见了……”

那黑影笑道:“不怕你听不见。”

凌燕飞道:“请告诉我,桑姑娘现在怎么样了?”

那黑影道:“桑姑娘,那个桑姑娘?”

凌燕飞道:“此间主人的义女。”

 那黑影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你是问我们姑娘啊,我们姑娘是我们三教主失踪多年的爱女,现在一旦骨肉团圆,她怎么样这还用问么?”

凌燕飞道:“说的是,是我多此一问。只是,她真是你们三教主失踪多年的爱女么?”

那黑影道:“这个你放心,错不了的,我们姑娘胳膊上有特征,再说她跟我们已然故世的四教主长得也很像。”

凌燕飞道:“那就好,能不能让我见她一面?”

那黑影道:“你要见我们姑娘一面?干什么?”

凌燕飞道:“我跟她已经订了亲……”

那黑影笑道:“原来如此啊,不必,不必,跟你订亲的是桑驼子的义女,不是我们姑娘。如今我们姑娘已归了宗,认了自己的亲人,这婚约么自然也就无效了。”

凌燕飞道:“这是你们姑娘的意思么?”

那黑影道:“我们姑娘并没有告诉我们三教主说她跟你订过亲,而且本教对付你的事,我们姑娘也知道,她并没有阻拦,足见她已经把你当成了本教的仇敌。”

凌燕飞点点头道:“说的是,既是这样那就算了。阁下请回吧!”

那黑影道:“我是要走了,你可别忘了我告诉你的话。当然,你要是不顾两个人质的性命,那另当别论了。”

他身子向下一缩,又隐入了屋脊之后。龙云闪身慾动。

凌燕飞伸手一拦道:“大哥,不要跟他。”

龙云道:“我是去看看他走了没有。”

凌燕飞收回了手,龙云腾身掠上了堂屋瓦面,他居高临下四下里看了看,然后掠了下来道:“真走了。”

凌燕飞目光一凝,道:“大哥,我跟你商量件事。你们几位在家等驼老,那儿都别去。等驼老回来之后告诉驼老,就说我说的,请他再觅良策对付赤魔教,务必要把赤魔教铲除消灭……”

龙云道:“您要干什么?”

凌燕飞扬了扬眉道:“我这就进内城去。”

龙飞叫道:“您这是开玩笑,您怎么能真听他们的,您以为您听了他们的,他们就会放冯老跟韩姑娘?”

凌燕飞道:“八哥,事到如今,我只有相信他们了。”

龙云正色说道:“凌少爷,事关冯老跟韩姑娘的安危,我不敢劝您怎么做,只是有一点恐怕您没有想到。这不只是您一个人的生死,只您到福康安那儿低头认了罪,安贝勒、嘉亲王爷就全完了。”

凌燕飞神情猛震,肃然说道;“大哥,多谢明教,我差点铸成大错。”

龙云道:“您别这么说,对冯老跟韩姑娘……”

凌燕飞chún边掠过抽搐道:“大哥不要再说什么了,我分得出轻重的。”

他转身往堂屋行去,刚走一步,他霍地转回身来喝道:“小心。”

他扬手一掌劈了出去。

 一点白光从东墙外飞进来,速度并不怎么快,凌燕飞劈出的掌风正好举中。那点白光一折往南面飞去,“拍”地一声撞在南墙上掉在了地上。

龙飞飞身掠个过去,看了看然后俯身拾了起来,腾身掠过来往凌燕飞面前一递道,“凌少爷,是这个。”

那是一张纸,里头包着一颗小石头。

凌燕飞讶异地接了过来,剥开那张纸小石头掉在了地上,他展开那张纸看,他怔住了。

那张纸上写着一笔潦草的字迹,似乎是在相当匆忙的情形下写的,写的是:‘请通知嘉亲王、安贝勒带有关人证,半个时辰之后到福王府后隐身暗处看赤魔现形,然后擒之当场。’

没有上款,也没有署名。

龙云叫道:“这是谁,会有这种事?”

龙飞道:“一定又是那帮兔崽子玩的鬼花样。”

龙天、龙忠飞身掠上东墙,看了一阵之后又掠了回来,他俩没说话,想必是没看见什么。

凌燕飞定过了神,道:“你们在家等驼老,我这就到内城去一趟。”

“慢着,凌少爷,仔细推敲推敲,这不是闹着玩儿的。”

凌燕飞道;“大哥是怕这又是赤魔教玩的花样。”

龙云道:“您不能不预防,这上头说是让您逮人去,怕只怕是他们布好了圈套等着擒您的。”

龙飞道:“对,我也这么想!”

凌燕飞淡然说道:“他们已逼我走上绝路,用不着再多此一举。即使是他们串好福康安布的圈套,我已经豁出去了,还怕他们什么,再说有人证在,他们也难以经嘉亲王跟安贝勒扣什么罪名。半个时辰并不宽裕,我不能再耽搁了,记住我的话,在家等驼老,并防他们调虎离山。”

他没容龙云等再说话,腾身破空掠去。

口  口  口

凌燕飞点尘未惊地进了安贝勒府。安贝勒府四下黑忽忽的,只有书房里仍亮着灯。

他扑向书房,书房里静悄悄的,听不见什么。他在书房门上轻轻地敲了两下。

只听安贝勒在里头问道:“谁?”

凌燕飞道:“大哥,是我。”

“兄弟,”安贝勒在里头叫了一声,只听见椅子一声响,接着两扇门豁然大开,安贝勒当门而立,一双虎目圆睁,眼珠子上布满了血丝,他道: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进去再说。”

书房里落了座,安贝勒一杯酽茶送到凌燕飞面前,喝酽茶熬夜,要不然眼珠子上不会有血丝,足见安贝勒心里够乱够烦的,凌燕飞为之不安。

只听安贝勒笑着说道:“兄弟,怡宁可是往我这儿跑多少趟了。今几个更在我这儿待了一天,刚走没多久。你可真行,她干什么也没这么勤勉过。”

 是英雄,够意思,尽管他心里烦、急,可是见面他还真先逗,绝不提凌燕飞办的那件事。

凌燕飞更加不安了,他勉强笑了笑道:“大哥,您先派个人到十五阿哥那儿去一趟,请十五阿哥尽快赶来,最好能带个人证一块儿来。”

安贝勒两眼一睁,难掩兴奋,道:“怎么,事儿成了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您先把人派出去,别的咱们待会儿再谈。”

安贝勒霍地站起,‖潇湘书院独家连载‖开开书房门扬声叫道:“来人,来人哪。”

一条人影飞掠而至,是安贝勒的贴身护卫,他一见书房里的凌燕飞先是一怔,继而躬下身去。

安贝勒道:“你骑我的墨龙到十五阿哥那儿去一趟,请十五阿哥尽快地赶到这儿来,就说我说的,让他带个能作证的人来,听明白了么?”

那护卫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二章 赤 魔 显 形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钗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