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十四章 擒贼逢故人

作者:独孤红

庄稼人起得早,天边刚泛鱼肚就下田了。

可是山坳里几家庄稼人例外,天都大亮了,几间屋还关着门儿,烟囱里连炊烟都还没冒呢,静悄悄的,连一点声息都听不见。

不,有声响,不过这声响不是起自山坳里这几间屋里,而是从山坳外传来的,是一阵轮声跟蹄声。

这阵声响起先很远,可是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不过片刻工夫这阵轮声跟蹄声已到了山坳外,然后随着这阵轮声跟蹄声,山坳里驰进一辆单套黑马车来。

车辕上高坐着一个黑衣蒙面人,衣裳嫌大了些,可是他个子并不大,那件黑衣让风刮得飘飘的。

头上罩着个黑面罩,只露两个眼。手上戴着—双鹿皮手套,看上去那双手也不大。

这位车把式赶着马车一直驰到几间屋前那片空场子里,才收缰停住马车。

马车刚停稳,中间那间屋两扇门呀然而开,从里头走出个衣衫不整,睡眼惺忪的黑衣汉子来,他看了看马车还没开口,赶车的车把式已然冷笑了一声道:“你们可真是好福气啊,我赶了半夜的车到了这儿,你们才起来,徐香主呢?”

话声虽带着冷意,可仍不失清脆甜美,原来是个女子。

 只听一个阴恻而冰冷的话声起自车左:“我在这儿,有什么事吗?”

车左边一间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门,一个身材瘦高,惨白脸的中年黑衣汉子当门而立。

蒙面黑衣女子霍地转过脸去,旋即一笑说道:“我冤枉人了,看样子徐香主是早起来了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脸微微一扬道:“好教你知道,我根本就没睡。”

“好,”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徐香主忠于职守,受苦受累,我一定回报教主,对徐香主你—定有所奖赏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脸上马上堆上笑意,一抱拳道:“我这儿先谢了,你是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徐香主你天生的怕女人么?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咧嘴—笑道:“我怕女人不愿意近我。”

他迈步走了过来。容得他走到车旁,蒙面黑衣女子伸手递出一物,那是颗拇指般大小的骷髅。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一怔,忙仲双手接了过去,道:“这是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奉三教主之命来提人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道:“提人,人刚送到这儿来怎么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冷笑一声道:“看样子你还不知道,内城出事儿了,人全让人家赶了回来,连姑娘也落进了他们手里,三教主大为震怒,要拿人质开刀报复,你明白了么?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直了眼,傻了脸道:“真的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根本不容他再说下去,当即说道:“别真不真了,我还得往回赶呢,快些把人提出来吧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还真不敢怠慢,转过脸去—挥手喝道:“把他们都叫起来,什么时候了还在那儿挺尸呢,快去,快去。”

他这—发火,那黑衣汉子的睡意全没了,转身进了内屋,一转眼工夫出来了七八个,穿衣裳的穿衣裳,提裤子的提裤子,跑着往屋后去了。

蒙面黑衣女子冷笑—声道:“就冲这种材料,还想成什么大事,人在后头么?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忙道:“是的,尾后山壁上有个洞,地方比较隐密,我让他们把人藏在了那洞里,这样就算让那些鹰爪找到这儿来,只要咱们自己人不说,他们绝不会知道人在这儿!”

说话间那七八个黑衣汉子已从屋后转了过来,前头两个架着一个衣衫零乱,神情憔悴,但却掩不住她的绝代风华的姑娘来。

蒙面黑衣女子目光一凝道:“还有—个呢?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随即答道:“那—个早两天就让三教主派人带去了!”

蒙面黑衣女子“哦”了—声,没说话。这当儿两个黑衣汉子已架着那位姑娘到了车旁,就待往车上架。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忽地一怔,抬手拦住了那两个黑衣汉子,望着蒙面黑衣女子说道:”那一个早两天让三教主人提去了,你不知道么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没听三教主说,三教主只命我来提人,没告诉我提几个,三教主的意思许是只提这一个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眨眨眼道:“是这样么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霍地转过脸来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,我带着三教主的令符来的,令符现在你手里,难道你连三教主的令符都信不过?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道:“那倒不是,我有几个胆敢信不过三教主的令符,只是这人质关系重大,我职责所在,不能不小心,现在想想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冷笑说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见我,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香主,本教之中见过我的人并不多,想知道我是谁那容易,你直接去问三教主。”

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道:“我只不过是—个小小的香主,连你都没资格见,又有什么资格去见三教主,我小心点三教主总不会怪我,这样吧,把你的身份证明拿出来我看看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怒笑说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好吧,我就让你看个明白,等我回去见了三教主之后,我自会把你忠于职守的情形禀明三教主!”

她把长鞭交在左手,右手往腰里探去,等她右手从腰间抽出来的时候,忽然向着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一扬。没看见什么,却听见惨白脸瘦高黑衣汉子哼了一声,捂着脸倒了下去,满地乱滚。

那七八个黑衣汉子看得都为之一怔。就在七八个黑衣汉子这一怔神间,蒙面黑衣女子已鞭交右手,扬起身向着架住那姑娘的两个黑衣汉子抽了过去。

“叭”、“叭”两声,那两个黑衣汉子脸上各中一下,大叫着捂脸后退。蒙面黑衣女子动作奇快,腾出右手来,车辕上探身,一把抓住那位姑娘硬把她掀上了车,然后一声叱喝,赶动马车打个转向外疾驰而去。

另六个黑衣汉子定过了神,大叫一声腾身追向马车。马快,但刚开始驰动却不及人的轻功身法快,那六个黑衣汉子里的前两个,一个起落便追上了马车,两个人抓住车后翻上了马车,然后钻进车篷往前扑去。

这时候另四个也从两旁赶到了,蒙面黑衣女子抖手两鞭抽倒了两个。车旁的两个黑衣汉子滚翻着倒了地,车辕后钻出了那两个黑衣汉子,伸手便抓蒙面黑衣女子。

蒙面黑衣女子身后像长了眼,只见她上身往后一仰,那两个黑衣汉子顿时落了空,与此同时,蒙面黑衣女子戴着鹿皮手套的两只手,已硬生生地插进了两个黑衣汉子的胸腹之间,他两个大叫—声弯下了腰。

蒙面黑衣女子挺身坐起,手往回一带,两个黑衣汉子倒进了车里,她那双鹿皮手套上热腾腾的鲜血淋漓,一刹那间她已抓住了缰绳马鞭。

身旁那位姑娘吓得闭上了眼。马车驰出了山坳,剩下的那两个黑衣汉子没敢再追过来,马车驰行若飞,一口气驰出了十几里去。

 蒙面黑衣女子突然收缰勒马停下了马车,转望身旁那位姑娘柔声说道:“韩姑娘受惊了!”

那位姑娘微愕说道:“姑娘认得我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姑娘是顺天府韩大人的千金韩玉洁韩姑娘么?”

韩玉洁道:“我请教,姑娘是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不必问我是谁,只知道我不是赤魔教中人,是来救姑娘的,这就够了,现在容我问一句,韩姑娘能走路么?”

韩玉洁道:“姑娘这话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应该知道自己关系至大,要是韩姑娘被掌握在赤魔教手里,凌爷跟官家投鼠忌器,难以对赤魔教采取行动,我想尽办法,费了很大的事才好不容易救出韩姑娘来,绝不能让他们循轮痕蹄印追上我再把韩姑娘夺回去,所以从现在起我要弃车步行,不知道韩姑娘方便不方便?”

韩玉洁忙点头说道:“谢谢姑娘关注,我能走!”

蒙面黑衣女子微一点头道:“那就好,咱们赶一程之后再歇息。”

她先跳下车辕然后伸手把韩玉洁扶了下来。

蒙面黑衣女子把韩玉洁扶下车后,挥起一鞭打在马身上,那匹马拉着马车飞驰而去,她道:“让他们循着蹄印轮痕去找吧,韩姑娘请跟我来。”

马车驰向正东,她则转身往南行去。韩玉洁跟在蒙面黑衣女子的身后,一边走,一边想,而且一边看,她想的是这蒙面黑衣女子究竟是谁,她看的是蒙面黑衣女子的背影以及走路的姿态。

她想不出这位蒙面的黑衣姑娘是何许人,可是她看得出这位黑衣女子有一副相当美妙的身材,走路的姿态也很动人,她猜,想这位蒙面黑衣女子长得一定很美。

走了几步之后,她忍不住问道:“姑娘认识凌燕飞么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我认识他,他不认识我,以前在江湖上我见过他几次!”

韩玉洁马上想到,这位蒙面黑衣女子可能是暗地里倾心于自己未婚夫婿的江湖女英豪,所以她才会赶来从赤魔教手中救出自己来,暗地里帮助自己的未婚夫婿。

她当即又道:“姑娘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姑娘是谁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又为什么非知道我是谁不可?”

韩玉洁道:“姑娘救了我,这是恩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言重了,赤魔教潜伏京畿,图谋不轨,小则危害京城一地的治安,大则将陷天下生民于水火,有道是:‘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’,我辈江湖人有一身武艺,为什么不替国家尽点心力。”

韩玉洁道:“姑娘让人敬佩,只是韩玉洁身受姑娘活命之恩……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不要再提了,我为的是韩廷,为的是天下百姓,不是为某一个人。”

人家既然这么说了,韩玉洁自然不便再说什么,沉默了一下之后,她道:“姑娘打算把我带到那儿去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跟姑娘同时遭赤魔教劫掳的,还有一位凌爷的师门长辈,他仍掌握在赤魔教手里,对凌爷跟官家仍是一大威胁,我不能不想办法把他救出来,我打算先把姑娘安置在一个安全地方,然后再去救那位老人家,等救出那位老人家之后,再由他陪着韩姑娘回到凌爷跟官家的保护下去。”

韩王洁道:“让姑娘冒险受累了,凌爷跟官家要是知道,一定会很感激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别客气了,请告诉我,凌爷的那位师门长辈是什么时候给他们派人提走的?”

韩玉洁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凌爷的那位师门长辈,也遭他们掳来了,却始终没见着那位老人家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呆了一呆道:“姑娘一直没见着那位老人家?”

韩玉洁道:“是的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那么姑娘是怎么知道那位老人家也被他们掳来了的?”

韩玉洁道:“我是听他们说的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沉吟了一下道:“他们可曾制姑娘的穴道?”

韩玉洁摇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那么刚才在山坳里,听他们那个香主说,凌爷的那位师门长辈早在几天前已经被他们派人提去了,显见得那位老人家也曾被他们囚在那处山坳里的洞穴中,姑娘怎会没见着那位老人家?”

韩玉洁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只是我始终没见着那位老人家是实!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这就怪了,他们把他弄到那儿去了?又为什么要把他跟姑娘分开,难不成是怕人—块儿救了去。”

韩玉洁道:“也许是,像现在,姑娘救只能救我一个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冷笑一声道:“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他藏到那儿去。”

蒙面黑衣女子有—身很好的武功,能跑能走白不在话下。韩玉洁虽是宦门千金,但并不娇生惯养,尤其经凌燕飞治好她的五阴绝脉后,她的身子已不像以前那样虚软,虽不能放开步怎么跑,但是走路之力却是绰绰有余。

两个人一口气走出好几里地去,这时候日头已经老高了,只是蒙面黑衣女子带她去的这条路相当偏僻,看不见一个人影。又走了半里多之后来到一处山脚下,紧挨着山脚下有一片枣林,枣林之中露着几角红墙绿瓦。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韩姑娘累了吧,已经到了。”

韩玉洁尽管不累,却已走得娇靥泛红香颜见汗,她赧然一笑道:“还好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枣林里有座慈悲庵,住持师太是我的朋友,韩姑娘尽可以放心住在这儿,她会照顾姑娘的。”

韩玉洁香chún启动迟疑了一下道:“姑娘为什么不送我回城去?”

蒙面黑衣女子道:“我知道韩姑娘迟早会有此一问,我可以告诉姑娘,我要是送姑娘回家,府上那些人不足以保护姑娘的安全,我要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四章 擒贼逢故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钗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