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十六章 再 劫 证 人

作者:独孤红

这一夜,凌燕飞睡得很踏实,虽然他没有去赴约,但是他料定马如龙绝不敢半夜三更跑进孝王府来找他,事实上他没料错,一夜安稳过去,马如龙果然没来。

他认为大格格怡宁一大早会来,马如龙也说不定会跟大格格怡宁赶个前脚后脚。这,他料错了,他起是起来了,可是他待在屋里没出去,大格格怡宁没来,马如龙也没见人影,马宏却来了。

马宏手里拿根筷子般粗细的银针,进来叫声“大哥”,就把银针往他眼前一递,那根银针乌黑!

凌燕飞脸色一变,站起来往外就走。马宏转身跟了出去。

两个人快步往厨房走,凌燕飞道:“什么里头?”

马宏道:“酱肉里头。”

凌燕飞忽然两眼一睁道:“兄弟,大小厨房的饭菜都送出去没有?”

马宏一听这话也明白了,忙道:“大厨房的饭菜已经送出来了,小厨房的恐怕要迟些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兄弟,你去见一个通知一个,也让他们转告,饭菜不能碰,我这就赶到厨房去,待会儿咱们在大厨房见,快去。”

马宏当然知道事态的紧急跟严重,答应一声,飞奔而去。

凌燕飞赶往了小厨房,还好,他刚赶到小厨房,丫头、老妈子刚端着饭菜出来,凌燕飞当即就拦住了他们,道:“上房的饭菜等会儿再送,还有,没我的话任何人不许碰饭菜。”

孝亲王府里如今谁不认识这位凌爷?谁都知道他跟王爷的亲子侄一样,连王爷都听他的,谁敢不听他的。丫头,老妈子嘴里直答应,连问都没敢问,端着菜饭要回厨房去。

“慢着。”凌燕飞拦住了她们,伸手向个丫头道:“姑娘头上的银簪请借我用用。”

那丫头一脸诧异,但没多问,忙拔下头上的银簪双手递了过去,凌燕飞接过银簪,掀开漆木盘里的那些盖碗,一碗一碗的试。别的都没事儿,当凌燕飞把那根银簪放进一碟酱肉里的时候,银簪变黑了。

这碟酱肉是孝王爷吃的,福晋早上一碗莲子汤就够了,王爷每天早上非吃烧饼夹酱肉不可,这么一来,谁都知道凌燕飞所以拦住往上房屋送饭菜,是因为饭菜里有毒了。

丫头,老妈子吓得脸上都变了色,有个丫头胆小,把整个盛粥的小瓷盆儿都掉了。

凌燕飞把银簪还给了那名丫头,刚要说话,厨房里出来了徐师傅跟黄妈,上房的饭莱都出自他俩之手。摔盆儿声惊动了他俩,他俩出来就问,黄妈一见摔了盛粥的盆儿,马上就埋怨了起来。

徐师傅则冲凌燕飞哈了腰,陪笑问道:“凌爷,您早啊,有什么事儿么?”

凌燕飞回了他一声“早”,然后问道:“徐师傅,这酱肉是什么时候买的,谁去买的?”

徐师傅两眼微睁道:“怎么了,凌爷,小厨房的菜一向都是我去买的,可是今儿个我人不大舒适,偷了点儿懒,菜是大厨房的王师傅代我买的。您问酱肉是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酱肉里有毒。”

徐师傅大惊失色,急道:“酱肉里有毒?这,这……”

黄妈也顾不得埋怨那个丫头,忙凑过来问了起来。

凌燕飞没工夫多解释,含含混混说了几句,吩咐上房的饭莱重做之后就匆匆地赶去了大厨房。

马宏已先到大厨房了,他在大厨房门口等着,大厨房的七八个也都在,显然马宏已经拦过他们了。

凌燕飞一见便问;“饭菜有没有人动过?”

马宏道:“还好赶得早,都拦住了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别的菜里都试过了么?”

马宏道:“都试过了,只酱肉里有毛病。”

这时候大厨房的王师傅忍不住问道:“酱肉怎么了,凌爷?”

凌燕飞道:“王师傅,听说今儿个的菜是你买的?”

王师傅道:“是啊,是我买的,怎么了,凌爷?”

凌燕飞道:“王师傅,酱肉里有毒。”

七八个人脸上都变了色,王师傅一双眼更睁得老大:“酱肉里有毒,这,这怎么会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王师傅,府里押着几个重犯,有人不但想毒死这几个重犯灭口,而且还想毒死全府的人,要不是我事先想到,早有提防,恐怕这时候大家都中毒了。”

王师傅的脸马上白了,吓得直哆嗦忙道:“凌爷,我跟王爷十几二十年了,您不会怀疑是我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王师傅,府里的人都是跟了王爷多少年的老人了,我相信不会有一个有问题的,我不会、也不敢怀疑任何一位,我只问问,王师傅你这些酱肉是在那儿买的?”

王师傅道:“万福楼,府里吃的酱肉,一年三百六十天都是在他们那儿买的。”

凌燕飞道:“这么说,王师傅跟他们很熟了?”

王师傅忙点头说道:“熟、熟、熟得很,凌爷,这不是等闲事儿,我本不敢多说话,可是就因为大伙儿很熟,我敢说万福楼绝不会在酱肉里下毒,尤其是对咱们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老招牌,老字号了,谁也不愿砸自己的生意,何况这是杀头抄家的大罪,我也认为他们不会,不过酱肉里有毒是实,下毒人的用心也很明显,这件事事关重大,我不能不查一查,这儿没诸位的事儿了,诸位忙去吧,除了酱肉不能碰之外,其他的都可以放心吃喝,诸位请吧。”

他没容王师傅多说,带着马宏走了。拐过弯去,他停步拉住马宏,道:“兄弟,你监视着大厨房,别动声色,我去见王爷去,只要有异动,务必要制住人,防他自绝。”

他把马宏留下来,自己直奔上房见孝亲王去了。

孝亲王八成儿是饿了,等急了,在上房屋正打算让人催饭去,这时候正巧凌燕飞进了上房,他进上房便道:“您别让人催了,是我到小厨房把饭菜拦住了。”

孝亲王愕然说道:“你把饭菜拦住了?怎么了?”

凌燕飞把马宏的发现,以后处理这件事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孝亲王一听脸上就变了色,一拍桌子道:“好大胆的福康安,他要造反了,这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您认为是福康安下的毒手?”

孝亲王道:“除了他还有谁,我这就找他去,燕飞,叫他们给我备轿。”

凌燕飞站着没动,道:“您这就找他去?”

孝亲王道:“嗯,快叫他们给我备轿去。”

凌燕飞道:“王爷,他要是不承认您怎么办?”

孝亲王两眼一睁道:“不承认?由得了他?你想想看,不是他还有谁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我不用想,我也认为他脱不了关连,他不但想杀鲁天鹤灭口,甚至想毒杀孝王府每一个人,只是,王爷,您应该知道,没证没据奈何不了人。”

孝亲王呆了一呆,一拍桌子道:“气死我了,这真气死我了,这还得了,这还得了,这简直无法无天,他简直是要造反他……”

凌燕飞平静地道:“王爷,用不着生这么大的气,这种事您早就该料想得到,狗急了跳墙,这一定的,您请平心静气,把这件事交给我办,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他的证据给他一个罪状,就多一分扳倒他的希望,固然咱们掌握一个鲁天鹤已是能致他死命,但多一个总是好的……”

顿了顿道:“您告诉我,大厨房里那位王师傅人怎么样,是不是可靠?”

孝亲王道:“王添喜?跟了我十几二十年了,他不会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大厨房的王师傅没有问题,中厨房的徐师傅当然更不会有问题了。”

孝亲王道;“不会,不会,都是跟了我多少年的老人了,这些人家里往上数三代我都清楚。”

凌燕飞微一点头道:“好了,那么这件事儿您就别管了,上房的饭菜我已经让小厨房重做了,一会儿就送来,今后为慎重计较,您跟福晋手边不妨预备个银器,无论什么毒都瞒不过银器的。”

辞出了上房,他找到了马宏,马宏告诉他王师傅没吃饭,一个人回屋去了,正在屋里哭呢。凌燕飞听得怔了一怔,当即就带着马宏赶到了王师傅的住处。

王师傅的住处在大厨房后头,—排好几间,王师傅单住在头儿一间。这当儿门关着,关的紧紧的,但却听得见饮泣声,而且里头还有砸什么似的,“噗通”,“噗通”的直响。

凌燕飞走过去抬手敲门叫道:“王师傅,王师傅。”

屋里的饮泣声马上听不见了,只听王师傅在里头问了一声:“谁呀?”

凌燕飞道:“我,凌燕飞。”

王师傅在里头“哦”了一声,过来开了门,王师傅躬身哈腰陪笑直往里让,他脸上没见泪渍,想必已经擦掉了,可是他的鼻头却红红的。

 他把凌燕飞及马宏让坐下,然后陪着强笑问道:“您二位有什么事儿么?”

凌燕飞道:“我听马兄弟说王师傅一个人躲在屋里难受,饭也没吃,特意来看看,王师傅,你可别误会,没人怀疑你,这件事关系重大,我不能不查一查,你要原谅。”

王师傅急了,脸都胀红了,忙道:“你这不是折我么,您这不是折我么,您这么说,叫我怎么当得起,您别误会,我只是心里难受,我跟王爷多少年了,王爷待我这么好,府里的大伙儿也都跟一家人一样,今儿个……这幸亏让您跟马爷发现了,要是您二位发现得迟,我这不是亲手杀了王爷、福晋跟大伙儿么,我就是把自己千刀万剐也赎不过这个罪来啊,这今后叫我拿什么脸见王爷、福晋跟大伙儿。”

凌燕飞拍了拍他,慰劝说道:“王师傅,你也用不着这样儿,俗话说的好:‘人有失神马有乱蹄,吃饭没有不掉饭粒儿’,‘百密有一疏’,再小心,再仔细也会出错,何况这是有人暗中下手,存心害人,本不算你的错,连我们这些成年过刀口舐血生涯的江湖人,都难躲那暗地里的冷箭,你又何必过于自责,好了,过去的事儿不提了,吉人有天相,好在府里上下并没有什么损失,已算是有惊无险,不幸中的大幸,现在我有几句话问问你,你坐下,咱们慢慢说。”

王师傅坐了下去,一拳砸在自己掌心里,道:“王爷、福晋常日待人这么好,这不知道是那个绝子绝孙的东西竟昧起良心干出这种事儿来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论私,王爷、福晋平素待人好,论公,王爷嫉恶如仇,刚正不阿,就因为这八字嫉恶如仇,刚正不阿,在官场上难免得罪小人,这是谁下的毒手,王爷跟我都猜着了八成儿,可是没证没据奈何不了人,我现在找的就是证据,所以有些话我要问问你。”

王师傅睁圆了眼,忙道:“凌爷,您只管问,我是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只要能抓住证据,找出那绝子绝孙的东西来,让我上刀山,下油锅我都干。”

凌燕飞笑笑说道:“那倒没这么严重,用不着王师傅你上刀山,下油锅,你只告诉我今儿早上你是跟万福楼谁买的肉,这个人平素怎么样,今儿个你去买肉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状就行了!”

王师傅道:“我是跟万福楼—个姓王,叫王泰顺的伙计买的肉,我们是同宗,他老跟我套近乎,所以每回我都找他切肉,王泰顺在万福楼干了不少年了,一个人,到现在还没有成家,人算不错,可就有两样子毛病,一个赌,一个嫖,辛辛苦苦挣那几个钱,全送到这两样上头了,大伙儿都劝他把这两样戒了,攒几个钱成个家,可是他就是戒不了,至于今儿早上我去买肉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状……好像没有什么,他只是没留神把手指头切了块肉去……”

“够了,”凌燕飞含笑站起,道;“你歇着吧,我这就上万福楼去一趟看看去,心放开点儿,别再难过,也别再自责了,怎么说这也怪不到你头上来。”

 他带着马宏出了王师傅的屋,马宏道:“大哥这就上万福楼去?”

凌燕飞道:“我去一趟看看,要是这个王泰顺有问题的话,可能他现在已经不在万福楼了,我总得找到他,他是个重要的关键人物,我还得快一点儿,去迟了就算能找到他,怕也只能找到一具死尸。”

马宏道:“我跟大哥去。”

凌燕飞道:“不,孝王府这些人经验不足,也都不是办事儿的人,你得留下来照顾鲁天鹤跟孙太和两人,防他们计中藏计把我调出去,然后下手来抢人,王爷那边儿你不用管,我会找人去请安贝勒来保护王爷,你千万要小心,鲁天鹤跟孙太和等于是插在福康安要害上的两把刀。”

马宏扬眉说道:“我知道,您只管放心去办您的,鲁天鹤跟孙太和倘若有任何差池,我提着脑袋见您。”

凌燕飞拍了拍他道:“兄弟,没那么严重,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,你多小心就是。”

他走了,临走派人给安贝勒送信儿,要安贝勒火速赶来孝王府找马宏。

口  口  口

万福楼这个铺子相当大,也的确是老招牌,老字号,门口几乎挤得水泄不通,铺里五六个伙计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十六章 再 劫 证 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钗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