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三十章 功 成 身 退

作者:独孤红

出了胡家大院,凌燕飞道:“桑老,我这就赶到内城去——”

桑老忙道:“急什么,回去歇息歇息再说,怡宁还在庵里呢,她不也得回去一趟么?”

凌燕飞迟疑了一下道:“也好,我跟怡宁一块儿去吧。”

老董一个人过来了,欠个身道:“禀您,都截了,一个没漏,怎么处置?”

凌燕飞道:“有个九门提督衙门的荣师爷,也截下了么?”

老董“哎哟”一声道:“有个老头儿骑着马要跑,也让弟兄们截下了,怕就是他。”

凌燕飞道:“董大哥诸位辛苦,嘉王爷方面我会让他有所表示的,现在请董大哥陪那位荣师爷来一趟。”

老董谢了一声,飞步去了,转眼工夫他陪着荣师爷匆匆忙忙地从一条小胡同里走了过来,荣师爷脸上及衣裳上都是土,好生狼狈,近前竟冲凌燕飞打了个扦,白着脸道:“凌少爷,您千万开恩,奴才跟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匪类……”

凌燕飞摆摆手道:“念你不知情,往后交朋友小心点儿。”

荣师爷如逢大赦,竟然爬伏在地;“谢凌少爷恩典!谢凌少爷恩典!奴才以后绝对小心,奴才以后绝对小心。”

他磕罢头起来,凌燕飞道:“我的人擒住了不少匪类,这件事你可知道?”

荣师爷忙道:“奴才知道,奴才知道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我把这些匪类交给你,你把他们押回九门提督衙门去等候处置。”

转望老董道:“董大哥,让弟兄们暂时等一下,等荣师爷带着人来把那些人交给荣师爷就行了。”

老董应了一声,凌燕飞又望着荣师爷道:“你赶快回去命人来押人吧。”

荣师爷恭应一声:“喳,奴才告退。”

又打了个扦,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驼老摇摇头道:“真是一副奴才像。”

转望何逸尘道:“何老儿,咱们的事儿都已了,现在我往城外慈悲庵,不让你上那儿坐了,你要暂时不走,改天到我那儿坐坐去。”

何逸尘忙道:“那就改天吧,改天我们爷儿三个一块儿去!”

驼老道:“那咱们现在就分手吧。”

余少崑肃容说道:“桑大爷,凌大哥,您二位的恩情我不说谢了……”

凌燕飞拍了拍他道:“兄弟这是干什么,何叔叔跟桑老交厚,咱们就跟自己弟兄一样,我在京里待不了多久了,改天上老龙沟玩玩儿去。”

余少崑道:“我们兄妹俩一定会去喝凌大哥一杯喜酒去。”

凌燕飞笑了。何逸尘一点头道:“对,这杯酒一定要去喝。”

驼老道:“那你们爷儿三个就暂时别走,等日子定了咱们一块儿去。”

何逸尘一拍手道:“好极了,咱们就这么说定了,改天我们爷儿三个搬到你那儿住,住得下么?”

驼老道:“别说你们爷儿三个,就是再来十个你们爷儿三个也住得下,你可真是门缝儿里瞧人。”

顿了顿道:“咱们分手吧,庵里有人等着,燕飞也得赶快回去歇息一会儿!”

双方就这么分手了。

凌燕飞跟驼老回到了慈悲庵,把三位姑娘都吓得魂飞魄散,凌燕飞那苍白的脸色跟一身血渍,是怎么回事儿谁还不明白。

桑傲霜自小跟着驼老长大,这种事见多了,倒也好,韩玉洁也比较镇定些,怡宁没见过这个,都吓哭了。

凌燕飞反倒含笑劝起了她;“别这样,怡宁,没什么,只不过受了点儿轻伤,身为江湖中人,那一个不是要死上好几回的,这点伤算得了什么?”

话虽这么说,心疼个郎在所难免,三位姑娘把他当成了病人,三个人硬搀着他,把他搀到了后屋床上,韩玉洁跟怡宁没经验,端水的端水拿茶的拿茶,简直就慌了手脚,怡宁满脸都是泪渍,两眼红红的跟着忙,那份儿情景可真够感人的。

桑傲霜拦住了她俩:“姐姐、妹妹,茶水治不了伤,干爹有上好的伤葯,待会儿给他吃点儿,再让干爹给他推拿推拿就不碍事了,先给他换件衣裳让他躺下吧。”

有了她这句话,韩玉洁跟怡宁忙放下了茶水,七手八脚地把凌燕飞的脏衣裳换了下来,硬把他按在了床上。

凌燕飞笑道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,我又不是真不能动了,早知道有这么好的事儿,我宁可多受几次伤。”

怡宁头一个叫了起来:“哎哟,你,你怎么……不许胡说。”

凌燕飞说笑归说笑,其用意也不过安慰三位姑娘,可是他自己知道他受的伤有多重,这当儿胸口隐隐作痛。

都忙完了,驼老来了,脸上带着笑,可却掩不住神色的凝重,他给凌燕飞吃了他珍藏的伤葯,然后把三位姑娘都请了出去。

韩玉洁跟怡宁都不想走,桑傲霜知道驼老要干什么,也知道待会儿会是个什么情形,一手一个硬把她俩拉走了,

三位姑娘走了,驼老掩上了门。

凌燕飞道:“长眉门的追魂天罗真够瞧的,今后半年之内我恐怕不能妄动真力。”

驼老目光一凝道;“你明白就好,我要告诉你,要是你们四个的婚期订在这半年之内,绝不可以洞房,懂么?”

凌燕飞脸上微微一红道:“谢谢您,我知道,唉,看起来我还是差得多,老人家当年破追魂天罗的时候就轻而易举。”

驼老摇摇头道:“当年任天君的追魂天罗恐怕也不够火候,别说什么了,躺好了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只有累您一阵了。”

驼老道:“我累还是小事,你要咬牙忍着点儿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我撑得住,您只管下手吧。”

眼一闭,不再说话。驼老走到床前,运掌如飞,先拍活了凌燕飞胸前四处穴道,凌燕飞突然哼了一声,驼老不敢有丝毫缓慢,双掌齐落,就在凌燕飞胸前推拿了起来。

很快地,凌燕飞一口牙咬得格格作响,两手也抓住了床柱,把床柱的木头都抓碎了,木屑一阵阵的往下落。

驼老的推拿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就这么足足半个时辰,凌燕飞突然翻身一阵呕吐,满地都是一块块紫黑的血块,吐完了,他乏力地躺下,驼老也收了手,这时候驼老一身衣裳都让汗湿透了。

凌燕飞看上去很疲乏,可是他脸色又有了红意,他望着驼老道:“谢谢您。”

驼老摆摆手道:“得了,谁教你是我的干女婿,你躺会儿吧,我去换件衣裳去。”

他拉开门走了。不过一转眼工夫凌燕飞竟睡着了。等他醒过来,晌午已过了,三位姑娘都在屋里,地上早已经打扫干净。凌燕飞一急就要下床,三位姑娘说什么都不让,就在这时候一个话声从门口响起:“让他起来吧,他可以下床了。”

驼老进来了,接着说道:“你收拾收拾这就跟怡宁一块儿进内城去吧,马车我已经准备好了,那位贝子爷也已装上车了。”

驼老想得真周到。

凌燕飞下床穿好衣裳,又洗了把脸,跟大伙儿出慈悲庵一看,门口停着一辆单套马车,龙氏兄弟都在,他几个一出来,龙氏兄弟返过来就问:“凌少爷,您好点儿了?”

凌燕飞道:“谢谢诸位,没事儿了。”

又说了几句之后,凌燕飞转望驼老道:“玉洁是不是也需要回去一趟?”

驼老道:“不用了,我已派人去请韩大人,待会儿你回来会见着韩大人的,上车吧,记住我的话,最好平平和和地解决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您放心,我知道。”

他偕同怡宁登上了车辕。

口  口  口

老远就有人看见马车了,等到马车驰抵孝王府门口,嘉亲王、安贝勒、马如龙、孟兰、马宏、李勇都迎出来了,连孝亲王都出来了。

凌燕飞搀着怡宁下了车,大伙儿又都拥过来了。

凌燕飞冲着安贝勒低低道:“大哥,福康安人在车上,找个人先把车赶进去。”

马宏道:“我来。”

一跃上了车辕,马宏赶着马车进了侧门,大伙儿也拥着凌燕飞、怡宁往里走。

嘉亲王忍不住问道:“兄弟,事情怎么样了?”

凌燕飞看看孟兰,迟疑了一下道;“幸不辱命。”

他把那张字据递了过去。嘉亲王接过字据当即就看,马上他的脸色变了,一句话没说把字据递给了孟兰。

孟兰接过去看了看,一双美目涌现了泪光,把字据还给了嘉亲王,道:“您看着办吧,我没有什么话说。”

马如龙拍了拍孟兰的香肩,没说话。孟兰低下了头。

嘉亲王默默地又把那张字据递给了孝亲王,孝亲王看过之后又递给了安贝勒,安贝勒看过之后浓眉扬了扬要说什么,可是他又把话咽了下去。

进了后厅落座,大伙儿的心情都沉重的,为的只是一个孟兰,大伙儿都想劝孟兰几句,可是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最后还是孝亲王轻咳一声道:“燕飞,这一趟辛苦你了,这些日子以来情形怎么样,你是在那儿找到这张字据的?”

孝亲王引起了话头儿,凌燕飞把几天来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冯七跳崖的事他轻描淡写,他受伤的事儿他一个字儿没提。

静静听毕,大伙儿无不震惊,孝亲王更是惊叹出声,“没想到他们兄妹竟会……这,这是从何说起,这是从何说起!”

嘉亲王叹了口气道:“说来说去还是这两字仇恨害人哪!”

凌燕飞道:“王爷,那位老人家请您厚待福贝子夫人跟孟兰。”

孟兰一颗乌云螓首垂得很低。

嘉亲王肃然点头道:“这是一定的,我有生之年绝不会亏待玉佳跟孟兰。”

孟兰突然抬起螓首道:“十五哥,燕飞刚才所说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示,我堂叔的下场也是个很好的例子,他伤在燕飞手里,我那位姑姑为什么不报仇,为什么不想法子救我哥哥,反而把这张字据给了燕飞?这都很明显,我也想通了,尽管他是我的胞兄,可是我也不能让朝廷留下这么一个祸害,您不必再为我担什么心了!”

大伙儿没想到孟兰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,没一个不对她是既钦佩又同情。

怔了一怔之后,嘉亲王道:“谢谢你,孟兰,我会永远感激你。”

孝亲王也拍了拍她道:“好姑娘,你简直让九叔肃然起敬,你放心,我跟你十五哥以后会对你有所补偿的。”

孟兰道:“谢谢您的好意,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,可怜的是我嫂子,您二位有什么表示,不如给她。”

孝亲王道:“你放心,玉佳的今后包在你九叔身上,你九叔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曲。”

孟兰道:“那我就代我嫂子谢谢您二位了。”

孝亲王又拍了拍她道:“别谢了,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个。”

凌燕飞望着嘉亲王道:“孝王爷这么一提,我倒想起了件事儿,驼老手下那帮弟兄为这件事也出了不少力……”

嘉亲王一抬手道:“兄弟,这还用你说,我早想到了,我这就让李勇告办,东西送到那儿去,慈悲庵还是桑府?”

凌燕飞道:“我看还是慈悲庵吧。”

嘉亲王可真是说办就办,马上把李勇派出去了。

孝亲王忽一凝目光望着凌燕飞道:“燕飞,你只知道为别人张罗,你自己呢,要不要我给你张罗张罗?”

话虽是对凌燕飞说的,却不啻是提醒嘉亲王。

嘉亲王可也一点就透,当即说道:“兄弟,你……”

凌燕飞又何尝不明白,马上截口说道:“我正要求您三位—件事儿,只要您三位能帮我这个忙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安贝勒道:“干嘛呀兄弟,不管什么事,你只管开口就是,你的事还不就是这些人的事儿。”

凌燕飞赧然笑笑指指怡宁道:“就是我跟怡宁的事儿,礼王府方面……”

安贝勒不等话完便道:“哎呀我还当是什么事儿呢,原来是这个啊,一句话,包在这些人身上,准叫我那位六叔点头。”

“可不是么。”孝亲王道:“有我们这些人出马,你还怕什么事儿办不成?只是你自己……”

凌燕飞忙道:“王爷,大哥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孝亲王一摆手道:“你说,你说。”

凌燕飞暗—咬牙道:“我们几个打算最迟明天一早离京回老龙沟去,这一点还请您三位在礼王爷面前提—提。”

此言一出,孝亲王、嘉亲王、安贝勒六只眼对望上了,安贝勒皱了一皱眉道:“兄弟,你干吗这么急……”

凌燕飞道:“大哥,我的事已经完了,我师父身子本就不好,再加上这一阵折腾就更弱了,我不能不尽早赶回去。”

他是个聪明人,拿孝道两字当挡箭牌。

孝亲王点了点头,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:“这是你做徒弟的一番孝心,理所当然,也让我们不便阻拦,只是你要不待在京里,礼王府那边恐怕不大容易说话。”

凌燕飞倏然一笑道:“王爷,您几位的好意我非常感激,这也是别人求都求不到的事,不是我不识抬举……”

孝亲王微一摇头道:“燕飞,你误会了,虽然我们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三十章 功 成 身 退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