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玉钗香》

第 七 章 阋 墙 之 争

作者:独孤红

凌燕飞压着心头火儿往外走,刚到前院,大门外闯进十几个人来。站门的几个戈什哈拦不住。而且被推得跌跌撞撞的退了进来,差一点没摔倒。

凌燕飞一见这情形更火儿了,震声一声大喝:“站住,你们是干什么的。”

一步跨过去,举手抬脚就打倒了两个。这一来乱了,那十几个拔出佩刀就要扑。

一声朗喝从门外传了进来:“都给我闪开。”

那十几个如奉纶旨,连忙收刀退向一旁。

大门外又进来十几个,福康安、孟兰、福康安的八个贴身护卫,还有孟兰那四个蒙古卫士。

一进门,孟兰便指着凌燕飞道:“大哥,就是他。”

福康安上下打量了凌燕飞一眼,冷冷一笑道:“就是他啊,我还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呢。”

目光一凝,望着凌燕飞道:“你就是凌燕飞?”

凌燕飞微一点头道:“不错,你是什么人?”

他是明知故问。

福康安道:“我是谁你不配问,安蒙呢?”

凌燕飞道:“不在,出去了。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。”

福康安道:“我找的就是你,你擅闯福王府内院,意图非礼福王的福晋,色胆包天,罪该万死。安蒙包庇你,他的罪也轻不了。我先拿了你再找安蒙,来人,给我拿下。”

先进来拔刀在手的那十几个里,应声出来了四个,提着刀大步走向凌燕飞。

凌燕飞站着没动,也没吭气儿。

那四个走近,仗着人多,贝子爷又亲自来了,根本就没把凌燕飞放在眼里,两个先到,伸手劈胸就抓。

凌燕飞一抖手,那两个人还没碰着他呢,便各结结实实挨了一个清脆的嘴巴子,紧接着凌燕飞一抬腿,那两个马上又倒了下去。

后头那两个大叫说道:“好大胆,竟敢拒捕伤人。”

毫不客气,抡刀就砍。凌燕飞脚下没动,上身连闪了两闪,轻轻松松地躲过两刀,然后两腿一抬:,两把刀已然到了他手里。他轻过刀尖往前一递,“噗”“噗”两声,那两个衣裳从领口到腰整整齐齐的破裂了,却没伤着一点肌肤。

尽管没伤着肌肤,可把那两个吓破了胆,惊叫一声忙往后退去。

凌燕飞淡然一笑道:“这样的身手也敢到贝勒府来拿人。”

两手一抖,两把刀飞了出去,直挺挺地插在那两个脚前,刀把直抖。那两个退后刚站稳,这当儿又吓得惊叫一声连忙又往后退去。砰砰两声全撞在了后头人的身上。

孟兰睁大了一双美目。

福康安脸上变了色,他恼羞成怒,一挥手,暴喝说道:“没用的东西,都给我上。”

 有了他这一声,十几二十个都全佩刀出鞘,抡刀就要扑。

嘉亲王不知凌燕飞身上藏有软剑,怕他手无寸铁会吃亏,忙偕同大格格带着李勇走了出去,喝道:“慢着。”

那十几二十个没有不认识嘉亲王的,谁敢再动,立即收刀垂下手去。

福康安怔了一怔,接着脸色变了一变,老远地欠了欠身道:“殿下,您在这儿。”

嘉亲王走近之后微一点头道:“不错,我在这儿。什么事儿你带着这么多人到这儿来?”

福康安一指凌燕飞道:“这个人闯进福王府内院,意非礼福王爷的福晋未遂,我听说他躲在安蒙这儿,所以带着人前来捉拿。”

嘉亲王道:“有这种事儿,你听谁说的?”

福康安道:“内城里的人已经都知道了!”

嘉亲王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福康安道:“许是消息还没传到您那儿。”

嘉亲王道:“你没有弄错吧……”

指了指凌燕飞道:“他是海青叔爷的再传,算起来该是安蒙的兄弟。”

福康安听得一怔,道:“他是海青叔爷的再传?”

嘉亲王道:“不错。”

福康安知道这个不假,也知道他作了辣。可是事到如今他是骑虎难下,万不能退却,况且他要扳倒贝勒安蒙这也是个绝佳的机会,错过这个机会,不但不可能再有第二次,安蒙要是再来个反击,他就糟了。有福王福晋那么一个有力量的人证,只要能扳倒强敌,拔去眼中钉,管他是谁,

一念及此,他马上恢复了平静,道:“这个我倒不知道,不过我绝没有弄错。”

嘉亲王道:“海叔爷的再传,安蒙的兄弟,会闯福王府内院做这种事,不会吧,怕是误传吧。”

福康安道:“画龙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,圣贤的门下也难免良莠不齐……”

李勇突然冰冷说道:“福康安,你这是跟殿下说话么?”

嘉亲王一抬手道:“别打岔,让他说。”

福康安仗着极得皇上的宠任,并没有十分把这位皇太子十五阿哥放在眼里,当即接着说道;“况且我还有人证。”

嘉亲王“哦”地一声道:“你还有人证叫过来,让我问问他。”

福康安道:“回您,人证不在这儿,您要是不相信我,尽可以去问问福王爷的福晋。”

嘉亲王道:“这么说你已经见过福王府的人了?”

福康安道:“是的。我已经派人到福王府问过了。”

嘉亲王道:“你派的人问了谁,问了福王福晋本人了么?”

嘉亲王在等着他的话扣他。

福康安也是个机灵人,他可不敢随便落人话柄,他一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他是得承认,随便问个下人那能信以为真?

嘉亲王道:“有这种事儿,我还是不敢深信。”

福康安双眉微扬道:“我刚说过,您尽可以去问问福王爷的福晋。”

嘉亲王等的就是他这句话。他以为安贝勒去这趟福王府那位福王福晋一定会软化低头,他想利用这一点给福康安重重一击。

他吸了一口气道:“我是要去问问福王的福晋,可是万一她要不承认有这回事儿呢?”

福康安心里头跳了几跳,他也担心这位安蒙的好友皇太子出面,那位福王福晋不敢承认。可是这当儿却由不得他不咬牙。

他牙一咬,心一横道:“那是我的不是,我愿意听凭安蒙处置。”

嘉亲王一点头道:“好……”

福康安接着说道:“殿下,要是有这回事呢?”

嘉亲王道:“那好办,只要确有其事,用不着你到安蒙这儿来拿人,我负责让安蒙把人交由九门提督府治罪。”

福康安道:“殿下,安蒙也有包庇的罪嫌。”

嘉亲王双眉一扬道:“你放心,只要确有其事,安蒙他也跑不了的。”

福康安道:“那么现在这个人……”

嘉亲王道:“这个人怎么样?”

福康安道:“既然有人指控,我以为该先把人拿下。”

嘉亲王道:“你不提我倒还忘了。现在你既然提起来了,我倒要问问你,你不过一个宗室贝子,居然带着人闯进安蒙这贝勒府拿人,你请了旨么?”

福康安道:“回您,这个人闯福王府意图非礼福晋未遂,犯的是死罪,安蒙也有包庇之嫌,我以为不必请旨。”

嘉亲王道:“现在还不能证明他的确有罪,是不是?”

福康安道:“我刚才已经禀报我,已经派人到福王府问过……”

嘉亲王道:“那也不过是一面之词,是不是?”

福康安目光一凝道:“您是说福王爷的福晋无中生有,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?”

嘉亲王淡然一笑道:“福康安,冲你跟我说话这态度,我就可以治你的罪。你不要以为你军功显赫就目空一切,毕竟我是皇太子,我是个和硕亲王,可是我不跟你计较,我要跟你讲理,我说的是理,任何一件事,只听一方面的就是一面之词。话是我说的,我并不怕谁把我怎么样。你没有真凭实据,便硬指这个人有罪,并指安蒙有包庇之嫌,带着人直闯贝勒府拿人,未免太以胆大妄为。安蒙这个贝勒是皇上给的,你眼里还有皇上么?”

福康安听得脸色连变,道:“您不必这样,只要查明福王福晋是无中生有,这个人冤枉,我愿意领擅闯贝勒府之罪。”

李勇两眼直慾喷火,大叫说道:“福康安,你……”

嘉亲王抬手说道:“住嘴,你怎么也这么没规矩!”

他话锋微顿,望着福康安道:“话是你说的,咱们就这么说定,只等我查明确有其事,我会让安蒙把这个人交由九门提督治罪,然后我再把安蒙送交宗人府,要是没这回事,福康安……”

福康安道;“我领罪就是。”

嘉亲王一摆手道:“好,带着你的人走吧。这个人现在暂时由我看管,他要是跑了,你可以唯我是问。”

 福康安二话没说,施一礼转身往外行去,临走时他还深深看了大格格一眼。

树倒猢狲散,蛇无头不行。福康安这一走,孟兰跟其他的人也跟着走了,刹时间走了个干净。临走时,孟兰也深深看了凌燕飞一眼。

嘉亲王冲那几个站门的戈什哈摆了摆手道:“你们门口去吧,安蒙回来不许提这件事,那一个敢提一个字,我摘他的脑袋。”

那几个戈什哈恭应一声又出去站门去了。显然,嘉亲王是怕几个戈什哈嘴快,使得安贝勒从福王府回来不进门就找福康安去。几个戈什哈走了。

回过身,嘉亲王笑了:“这下福康安他要吃不完兜着走了,走吧。咱们进去吧!”

几个人往后走,李勇到了凌燕飞身边,激动地一扬拇指道:“凌爷,您真行,好俊的功夫。”

嘉亲王点了点头,道:“真的,不愧是海叔爷的再传。我们这些人好歹都会几手,可是我们武功跟你一比就不能叫武功了。”

凌燕飞道:“殿下夸奖。”

大格格没说什么,虽然没说什么,可是她那双美目里闪泓着一种异彩,不住地在凌燕飞脸上转。

嘉亲王摇头说道:“兄弟,自己人,我不是捧你,安蒙是京里第一把好手,李勇比他略差点儿。可是以我看他们俩就是联起手来,也难在你手下走几招。”

凌燕飞道:“那您还是捧我。”

李勇道;“凌爷,别捧不捧的,什么时候您教我几手,我给您磕头。”

大格格这时候也说了话:“还有我。”

凌燕飞道:“大格格,我怎么敢当。”

大格格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
凌燕飞道:“马总教习不比我强得多。”

大格格眨动了一下美目道:“跟我提他干什么?”

头一低,没再说话。

凌燕飞看得为之一怔,可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
这时候几个人已到书房门口。只见嘉亲王冲他递了个眼色,道:“咱们进去等安蒙吧。”

这个眼色不但没让凌燕飞明白,反而弄得凌燕飞更糊涂了,他又不便问,只有闷了在心里。

几个人进了书房刚坐定,一阵雄健步履声传了过来。

嘉亲王一喜道:“安蒙回来了。”

李勇一步迎了出去,安贝勒已经到了门口,脸色不大对,可是李勇没看出来,一躬身道:“您回来了。”

安贝勒“嗯”了一声,走进书房,一眼看见大格格,微微一愕,道:“怎么你也在这儿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大格格道:“来了一会儿。我是来……”

嘉亲王忙截口说道:“待会儿再说,待会儿再说,安蒙,这一趟怎么样?”

安贝勒没说话,坐下去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。

嘉亲王道:“怎么了,安蒙。”

 安贝勒满脸的怒气,道:“你猜怎么着,我去了,她竟不见我,七叔也挡我,我可不管那么多,我闯了进去……”

嘉亲王道:“见着她了没有?”

安贝勒道:“见着了,见不着她还行?”

嘉亲王忙道:“怎么样,她怎么说?”

“怎么说?”安贝勒怒笑说道:“这个女人真厉害,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女人。你猜她怎么说,她说她不在乎,当初是七叔非要她不可,可不是她求着要跟七叔的,要不然多少年轻的她都嫁了。

她说要抖露尽管抖露,倒霉的是七叔,她不稀罕这种荣华富贵,她随时可以走。”

嘉亲王道:“这么说你跟她闹僵了,这一着降不住她。”

“可不,”安贝勒道:“我要不是冲着七叔,真想狠狠给她一顿。”

嘉亲王一拳捶上了座椅扶手,道:“糟了,糟了,我还以为这一着准有用呢!”

安贝勒道:“怎么了,糟什么。”

嘉亲王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。

安贝勒一听就窜了起来,道:“有这种事,门口怎么没告诉我。”

嘉亲王道:“我怕你找福康安去,没让他们说。”

安贝勒冷笑一声道:“我现在找他也不迟,居然带着人闯到我门里来拿人来了。好啊,咱们就碰碰看。”

转身就走。

 嘉亲王伸手就去挡,可是没抓着。李勇横身要拦,安贝勒伸手一挡,李勇跄踉后退。

凌燕飞一步跨到,伸手抓住了安贝勒的胳膊,道:“大哥……”

“兄弟,放开我,我劈了他再进宫见皇上去。”安贝勒说着话又要挣开,可是他那只胳膊却没能动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 七 章 阋 墙 之 争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玉钗香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